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农家明月 > 第二卷 【0127】陈年往事
    要是凌红军知道孙巧珍的这一番心思活动,非得啐她一脸不可。狂沙网

    你的脸是用发面捏的?

    咋恁大啊!

    他有时候不计较,只是为了耳根子清净,为了几个儿女,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不想跟个娘们一般见识罢了!

    要是她再蹬鼻子上脸没完没了的,惹恼了他真不过了,管他娘的人家笑话不笑话的。

    子是自己过的,又不是过给人家看的。

    凌月看着神色不明的爷爷和,思绪逐渐飘远。

    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爷爷略显沧桑的影,他之前说要跟老太太离婚,自己比老太太过的还要委屈的话,让她猛然间想起上辈子的一件陈年往事。

    对他们家来说,也算是深有影响的一件大事。

    具体时间她不太记得了,好像是在她小学五年级的那一年。

    某一天,爷爷忽然就跟发疯似的,跟老太太闹起了离婚,一闹还是好多天。

    这么大年纪还想要离婚,在农村也算是个惹人笑的话题了。

    而爷爷之所以一定要跟闹离婚的原因,竟然是他在外面有个比凌爸还要大几个月的私生子。

    这个劲爆的消息一出,让一家人目瞪口呆。

    老爷子之所以会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在外面,是因为年轻时被他辜负的那位姑娘,她爹去世了从外地赶回来奔丧,边还带着个大儿子。

    老爷子知道她回来后,忍不住心里多年的愧疚,毕竟当年是他另娶他人辜负了人家。不知道她现在子过的如何,夫家对她好不好,便想躲在一边偷偷的看几眼。

    若是她过的好,自己也就放心了。

    谁知道这一看,就给看出问题来了。

    他被跟在她边的那个儿子给吸引住了目光。

    因为那孩子的面容和形,看上去跟年轻时候的他竟然有着八成的相似度。

    要是他俩站一块,不知道的人一看就会说这肯定是爷俩,比他的三个儿子跟他都像父子。

    大儿子凌伟也就随了他的三分长相,不过却比他长得要好看许多。

    岳母分外待见他,说凌伟长得随他的舅爷爷,也就是岳母的亲哥哥。

    二儿子长的整个就是孙巧珍的翻版,也就是随了他那个老混混岳父,倒是生了一副好皮相。

    小儿子长的就比较综合,随了他四五分,只有两分像孙巧珍,却跟大伟有三四分相像。

    这一发现让老爷子的心里既是忐忑又是激动,他心里清楚那个跟他有着八成相似的年轻人,肯定就是他的儿子。

    因为当年自己和那姑娘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

    本来差不几天两人就要结婚了,一时没有忍住。

    后来他寻到机会找那孩子的娘求证,开始她怎么也不肯说,在他一再的苦苦追问之下,才说出了当年的真相。

    原来,那个孩子真是他的。

    当年凌红军因为被孙巧珍威胁只能跟她成亲,没多久那姑娘就发现自己有了孕。

    心里慌乱又害怕不得已只好远走他乡,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一个忠厚善良的退伍老兵。

    她的丈夫因为保家卫国曾经在战场上受过伤,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所以对她很好,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来疼。

    不幸的是在孩子八岁那年,她丈夫上山救人,却被意外滚落下来的大石头给砸死。

    这么多年她也没有再嫁,而是一个人熬寡含辛茹苦的把孩子拉扯大又给他成了家。

    只是没想到娶了个不贤的媳妇,结婚没多久就闹着和她分了家。

    如今她自己一个人过,养点家畜种个地,这子也过得去。

    好在儿子是个孝顺的,总是背着媳妇偷偷帮她干活。

    老爷子听了这些心里的愧疚更浓,要不是他造下的孽这娘俩也不至于会受这么多的苦。

    都过了大半辈子了,他也不知道还能活多少年,可是却想用自己剩下的子好好弥补一下对这娘俩的亏欠。

    他也没有跟那娘俩说自己的打算,就几天就跟孙巧珍提出离婚。

    这个家里他啥也不要,净出户,只要求孙巧珍答应跟他离婚,就让老太太放了他。

    说自己迁就了孙巧珍大半辈,也算对得起她了。

    毕竟当年是她种下的恶果,才有了今天的这幅局面。

    剩下的子,他想按照自己的心意过。

    孙巧珍自然是死活也不肯答应,还为此一哭二闹三上吊,反正是啥手段都使出来了,就是坚决不肯离婚。

    老爷子也没继续bī)她,而是不吭不响的在一个深夜里卷了自己的行李和一点私房钱独自离家出走了。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没几天的功夫,附近的村子以及凌月所在的学校同学们,几乎大都知道了她有个闹离婚没闹成而离家出走的爷爷。

    她和家人一下子便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再背后指指点点的多看两眼。

    那时候只要她一出门,便有人议论她爷爷的事。

    有那讨厌的甚至还会抓住她,私下打听咋回事她爷爷去哪了?

    是不是找他年轻时候的那个相好和儿子去了?

    毕竟那个时代还不像后来那样思想开放,他爷爷整出个私生子离婚不成还离家出走这事,在十里八村那就是个大新闻。

    有事没事就被人拿出来当话题议论好久。

    她记得那段时间自己只要是出门,就没敢抬过头看人,怕接触到别人异样和嘲笑的目光。

    原本就因为内心有些自卑不太合群喜欢独来独往的她,变得更加孤僻了。

    一心就想着好好读书离开农村,逃得远远的不要被人嘲笑。

    那时候她的心里是非常怨恨凌红军和孙巧珍的。

    为什么自己的爷爷是个不负责任的渣老头,是个让人不喜的混不吝,她怎么就摊上这样的一对爷爷。

    其实不光是她,家里的每个人差不多都受到了影响。

    走到哪里都要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和背后的嘲讽。

    反应最大的就是小叔,他受不了别人没玩没了的扰和嘲笑,也学着爷爷离家出走了。

    后来凌爸到处去找,终于在离家几百里的一个山上的小寺庙里找到的小叔,凌爸要是再晚去一天,他就要剃度做和尚与木鱼为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