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 > 卷二 109 【奥丁的三个预言】

109 【奥丁的三个预言】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卷一109奥丁的三个预言“祭品。”诺恩之灵没有回答。

    奥丁闭上眼睛,挥了一下手。

    “献祭巨龙。”弗丽嘉看向负责看管巨龙的英灵战士,说道。

    英灵战士点头,当即便多人合力,将巨龙缓缓推入真视之水的水池中。

    “吼——吼!!”巨龙显然知道这池子的危险,拼命挣扎,奈何伤势未愈又有锁链加身,却是做了无用功。

    “哗——”

    巨龙进入水池,掀起波澜。

    “嗷!!”

    一进水池,巨龙的咆哮就变成哀嚎,眼神中满是惊恐。

    紧接着,在罗维等人的注视下,庞大的红龙迅速衰老,曾经火龙光亮的鳞片变得黯淡,坚韧紧致的龙皮变得松弛,充盈的龙肌变得枯萎……

    不到半分钟,这头正值壮年的巨龙便成为垂垂老龙,有气无力地低吼着:“嗷……”

    又是不到半分钟,老龙死去,静静地伏在池水中,随即血肉开始消融,渐渐化为洁白的龙骨。

    洁白的龙骨又渐渐枯黄,同时锁链也开始消融。

    最终,龙骨、锁链也消融瓦解,大部分不见了踪影,小部分则化为沙砾,缓缓铺在池底……

    一切归于平静,短短片刻,一头威猛雄壮的红龙就只剩下池底的些许沙砾。

    看着这一幕,罗维的额头隐隐有些冷汗。

    巨龙凋亡又过了片刻,诺恩之灵终于再次开口,并且语出惊人,直白地说了一个词:“你。”

    奥丁愣了一下,随即露出难以置信的笑容。

    然而诺恩之灵紧接着又说道:“不过你不能杀死你前一任的神王,否则你将是最后一任神王。”

    奥丁皱眉,脱口而出问了句:“为什么?”

    “我只是命运的转述者,并不知道原因。”诺恩之灵不回答。

    奥丁默然。

    诺恩之灵又道:“还有一些意外的收获,是关于你的另外两个预言。”

    奥丁露出期待之色。

    诺恩之灵缓缓说道:“关于你的第二个预言是,。”

    “宝石?”奥丁再次皱起眉头,不过没有再询问什么。

    诺恩之灵继续说道:“关于你的第三个预言是,。”

    此言一出,奥丁的眉头更加紧锁。

    “命运言尽于此。”诺恩之灵说完,便从奥丁的世界里消失,也从其他人的感知里消失,大约又回到池水中沉睡了。

    娇德不由问道:“奥丁,你得到了什么预言?”

    奥丁的脸上阴晴不定,笑了一下:“诺恩之灵告诉我,未来的阿斯加德会更加美好。”

    显然很多人并不相信,不过他既然不愿意说,其他人自不敢再打探。

    献祭仪式到此结束,众人陆续散去。

    “罗维!”

    不料刚走出时光洞穴,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传来。

    罗维和海姆德走在一起,闻声也一齐转头,却见一个神态妩媚的金发美女走了过来,一脸惊讶:“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

    此女却是阿莫拉,当初以吻与罗维打赌的女孩。

    她长期在诺恩海姆学习魔法,并不常在阿斯加德,罗维又无意见她,两人已是十余年未见。

    罗维有点尴尬,不过还是客气了几句:“好久不见,阿莫拉。我当然是来参加狩猎节的。”

    “你参加狩猎节?”阿莫拉眨了眨美目,显然不相信他有参加狩猎节的本事。

    罗维:“……”

    阿莫拉是个非常漂亮的金发女郎,但由于打赌的事情,以及前世的一些了解,罗维对她毫无好感。

    海姆德说道:“你可别小瞧他,他可是这次狩猎节胜负的关键。”

    阿莫拉却目光一转,看着他想了想:“你是海姆德?阿斯加德最快的男人?”

    见自己竟然被认出来,海姆德略有些得意,笑道:“没错。”

    “听说你跑得比天马还快,是真的吗?”阿莫拉轻咬嘴唇,一脸崇拜状。

    “当然了。”

    于是阿莫拉就和海姆德聊了半天,相谈甚欢。

    海姆德虽然一百多岁,也算是一名长者,但在男女感情上显然还很稚嫩,缺少人生经验,面对阿莫拉这种大美女,渐渐有些飘了。

    而阿莫拉似乎有调戏男人的恶趣味,就在海姆德对她产生了明显好感的时候,她忽然话锋一转,又看向罗维,语气诱惑道:“罗维,你想吻我吗?”

    海姆德的笑容瞬间僵住,有些懵逼。

    罗维也是笑容僵硬:“不了,我说过那个赌约不算数。”

    阿莫拉抿了抿嘴,看上去楚楚可怜:“真的不要吗?你以后再要的话,可能就不是初吻了……”

    “真的不用。”

    海姆德开始了高频率的眨眼,就像把速度神力用在了眼皮上,似乎陷入到某种深深的困惑之中。

    “好吧。”阿莫拉有些失落,看上去大约的确是真的失落。

    “阿莫拉。”这时一个有些年长的女性经过附近,严肃地喊了一声,“卡尔尼拉大人的教导你又忘了?”

    阿莫拉似乎有点害怕她,匆匆就和罗维、海姆德挥手告别:“我有事先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气氛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海姆德又好奇又有点酸溜溜地问道:“罗维……你和她发生过什么?好像故事挺多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一个愚蠢的赌约。”罗维摇头,又补充了一句,“建议你最好别和她走太近,她害死过一个人。”

    “害死了谁?”

    罗维没有回答。

    回到家,他在制药间练习制药。

    天赋合剂毕竟是高难度的合剂,虽然这些年来他的学习路线就是专门针对它制定的,但一些技术依然需要更多的练习。

    一直练习到晚上,埃尔从外面回来。

    姐弟俩吃晚餐的时候,罗维说道:“埃尔,今天我去看了诺恩之灵的献祭仪式,有个疑惑。”

    “什么疑惑?”

    罗维问道:“真视之水连巨龙都可以迅速吞噬,为什么弗丽嘉可以用手触碰?”

    埃尔摇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九界之内,能触碰真视之水的只有三个人,其他人谁都不了解。”

    罗维:“其他人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真视之水吗?”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