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小道友之红山巫书 > 第一卷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布阵前准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布阵前准备

    毛豆豆拿出八卦镜,还特地在大家面前显呗了一番,嘴里还念叨着:“这水晓星送给我的八卦镜比我之前买的那个好多了,竟然在我背包中这么久还没有摩掉色。”

    林姚是懒得再听下去,于是弯着腰几个大步就跑了出去,就差捂住耳朵了,新月上前看了看,嬉笑着说道:“毛豆豆,你这个八卦镜可得好好保管啊!人家晓星哥可是说这东西是送给你的定情信物,若是以后晓星哥他不认账,你今后再找出来,也许会派上大用场吶!”

    新月纯属是逗着毛豆豆玩呢,她心中早已知晓,晓星哥心中的确有毛豆豆,但多情的晓星哥心中还有林姚等人。

    可这忽远忽近的距离,根本谈不上是爱情,只能算得上是兄妹一层的关系,至于水晓星今后能与谁走到一起,新月可一点都不在乎,因为水晓星与新月可是有着十年之约的,见毛豆豆斜眼瞧了一眼新月,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一个八卦镜我才不稀罕!”

    新月那嘴也是很快的,她急忙问道:“那毛豆豆你喜欢什么呀?”这还真问住了毛豆豆,她毕竟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手下人马又不计其数,在师父毛十三天师的笼罩下,甚至都没有人敢大声与她说话,而且毛豆豆自身道法极强,头脑又过于灵力,这无事之人或者什么邪祟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往前凑去!

    只听毛豆豆说道:“我想要的,恐怕这辈子是得不到了,那新月你稀罕什么?”而反过来毛豆豆竟然也问住了新月,新月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喜欢什么?她看了一眼毛豆豆,脸上也不再带有之前的笑容,她说道:“我似乎与你相同,我喜欢的东西,恐怕这辈子也很难得到。”

    这女生说话就是这样,虽说二人时常来往,但关系总是没有苏心那么近,故而话语间都有些遮遮掩掩的,毛豆豆说道:“竟然都不知道,那还是完成任务去吧!”接着毛豆豆就直接冲出了庇护所,她走到庇护所的外面才叮嘱新月说道:“新月,画点也是很有学问的,如果你做不来,我可在安排其她人。”

    新月心想,这明显就是激我去画线,听新月回答道:“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走一过的事,毛豆豆你还是快些想去画符咒吧,耽搁了时间可不能赖在我的头上。”

    毛豆豆没有再说话,便是直接跑到了空地之处,她找好了方位,便是用八卦镜盘算了起来,这定点之事也并非简单之事,因为七七四十九跟木桩的位置,分布在不同的区域,并非是常见的圆形,故而毛豆豆盘算一个点,新月就好去画,然后还要在点与点之间画线,都知晓画点很简单,可点与点之间画线这可是极其难的事情,因为这条线必须是直线,若是中间弯曲,那么将来两点之间木桩与木桩上贴的符咒角度就会有所变化,这样符咒就会被完全打乱,也就失去了原由的作用。

    可为何要画线,可在于这七七四十九跟木桩所在的位置,有许多都在这几条相交线当中的点上,若是没有线,交叉的找不到,同样阵法也会失败。

    大脑袋此时在搬着木头,红山中最不缺少的就是树木,而且极其的多,但也不必去费力砍几棵树,一颗倒地的大树就足以制成四十九根木桩,那木桩不必过粗,也不必过高,只要高低相同即可,可即便是如此,看似简单的任务,做起来可是极其的麻烦与费力。

    一棵倒下的大树上,便是有着不计其数的分枝,这枝就足意作为木桩来使用,听大脑袋喊道:“那啥晓星啊,咱们这一会也能砍断十根了吧!”大脑袋在将水晓星砍断的长枝归拢到了一个地点,水晓星回答道:“十根长枝看来未必够,我再砍几根,作为后备,大脑袋你先休息一会,等我下。”

    水晓星知晓大脑袋胖,虽说他的力气大,但时间短,也就是说大脑袋的蛮力比较强,用完了就要休息一会,由于大脑袋也有道行,故而他的蛮力可以再次使出,只有这样接二连三的,他的身体才吃得消,他的耐性才得以保留,没有林姚与毛豆豆看着,若是大脑袋不想动,恐怕水晓星还真的拿大脑袋没有办法,而水晓星的力气分布却是极其的均匀,砍几个树枝倒也不至于让他累着。

    就这样,大脑袋休息了片刻,看着水晓星拿着工兵铲不停的砍伐树枝,自己的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这才坐着帮着将已经砍好的树枝分成了均匀的小段。

    二人大致忙了两个时辰,这才分别背着已经砍好的一部分树枝缓慢的走回,一次不背不动,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这样二人来来回回的大致又走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将五十五根树枝全部背了回去,多余的那六根也是有备无患,说不好毛豆豆在什么地方就又弄出了几个点,那么也不至于将之前订好的木桩再挖出来,除非必须挖的,这样也可以节省一些力气。

    而林姚与小晴老师,之前也是在毛豆豆指定的地点挖好了坑,新月无论是画点还是画线,她的速度都是及其的快,这速度越快,画的线也就会越直,若问新月画线直到什么程度,倒也不如红外对点,可与掉线不相上下,毛豆豆心中暗自惊叹,她倒也不想到新月画线会如此的笔直。

    林姚与小晴老师任务完成了,便是坐到了一旁的大树下休息,至于苏心,毛豆豆可是很会偷懒的,她将未画好的黄符通通都递给了苏心,心中还暗自流泪,平时对付邪祟三五张符咒她都舍不得拿出来用,这一下子就弄出来四十九张,简直就像在割毛豆豆的肉一番,但自己还不能当着苏心的面表现出来,可见到黄符心中还难受,只好让苏心画起了符咒。

    苏心哪里会画符咒,可毛豆豆不知从哪里就取来了***书,而且这本道术并非是普通常见的道术,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茅山道书,这与茅山道术还大有不同,茅山道术只是茅山道书中的一个分支,而茅山道书涉及面极其的广,虽说广,见这本书是黄底金边,并非很厚,但字字都是精髓,没有一字是虚化的,没有一图是无用的。

    毛豆豆她这会正在与林姚相对的一面大树下,正巧这里有几块比较光滑的岩石,在这上面写字或者画东西可是最佳的,听毛豆豆对苏心说道:“苏心,我知晓你不懂道法,不过不懂道法可以学,并非要学习招式与方法,可理论是要懂些的,这是我们茅家的道书,你若是想帮着我完成任务,那么你就必须看茅家的道书,不过看了茅家道书的人,就是我茅家中的人了。”

    明摆着毛豆豆就是拉苏心加入茅家,可这件事情,苏心又怎么会拒绝呢,听她说道:“毛豆豆,我很想帮助你做些事情,可加入茅家这事我……我……”

    苏心陷入了两难当中,此时加入也不是,不加入也不是,但按常人来讲,加入茅家,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但对苏心不然,苏心知晓这不是说说就算了,这不是游戏,关联这茅家,听毛豆豆说道:“好!既然苏心你没说话,那暂且就这么定了,我就当你默许了,到时候我跟师父说一声,争取让师父破例收你为徒,这样我俩就齐名了。”

    “毛豆豆……”苏心傻乎乎的看着毛豆豆,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见毛豆豆翻起了道书,又见她翻到符咒的那几页,接着对苏心说道:“这就是我们茅家的符咒……”

    苏心看了看,单单这几页中就足足画了成百甚至上千总符咒的样式,而且极其的小,若是远些看去,这些符咒简直都是一个样子,若是平常人定然会看得眼花缭乱,估计也记不得几种,可苏心不然,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记忆力可以说超强,又见毛豆豆随意翻了翻几下,说道:“苏心你先看看,一会我告诉你画哪四十九个,记得看完了就喊我,反正这么多,想记住可是很难的,只好不搞错位置就好。”

    毛豆豆知晓苏心记忆力好,但那毕竟是课本上的知识,这从未见到过的符咒,恐怕不是那么好记的,故而也只是让苏心不要记错了行与列。

    毛豆豆这边安排好了苏心,于是又来到水晓星的身旁,她背着手就像位领导视察一样,来来回回的瞧了半天,水晓星与大脑袋就只好眼巴巴的看着她来回走动,毛豆豆这才从鸡蛋里挑出骨头,说道:“水晓星,你看你这木头是怎么砍的,这根明显比这些长,快修修,三心二意的,就像你的用情不专一一样!”

    水晓星心想,这怎么还扯到我的用情不专一上面去了,哎!不过豆豆吩咐的事情,那还是得完成,见水晓星起身说道:“我知道啦!我这就去修。”

    之后水晓星就屁颠屁颠的修树枝去了,而此时毛豆豆突然就回头看了一眼大脑袋,大脑袋此时也在看着毛豆豆,见大脑袋急忙低下了头,冷汗都从额头流了出来,毛豆豆倒也没有说些什么,又转过头去,大摇大摆的向着苏心走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