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古道混成 > 第三卷 中土大劫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平阳八百骑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平阳八百骑

    以嬴天如今的修为,召唤出六界本尊,元婴之下堪称无敌!

    即便是遇到元婴期强者,他也有一战之力!

    但是在这平阳公主府,他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这股不安,让嬴天不敢长时间逗留。

    既然叶隐已经决定暂时跟随平阳公主,那一切变得简单起来,嬴天留给了叶隐部分修炼资源,便匆匆离去。

    然而刚飞出这府邸围墙,一柄短剑飞舞成圆轮激而来,伴随着一道清亮凌厉的声音:“是谁胆敢夜闯本公主府邸?”

    嬴天心中一惊,居然暴露了?

    他匆忙避开那柄短剑之时,一道火红的影蓦然出现,接住那柄短剑的同时纤腰一扭,火红的衣裙顿时旋转起来,她手中紧握的两柄短剑灵力暴增,朝着嬴天激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嬴天只觉得刚刚闪开,那道火红影便到了眼前,好惊人的速度!

    嬴天抽出岁月黑剑,“锵锵”两声与那两柄短剑对拼了一记,形爆退。

    只不过此时那道火红影速度更快,极速跟进了嬴天,她手中两柄短剑此刻“咔嚓”一声竟融合在了一起,剑蓦然放大,变成了一柄一人多高的重剑,剑上吞吐着狂暴的剑气,呈扇形之状朝着嬴天轰然斩下!

    嬴天心中不由得发出赞叹,此人短剑连招,紧紧贴近,根本不给敌人一丝喘息的机会,关键时刻那两柄断剑竟忽然变成了一柄重剑,如此近的距离,一般人谁能抗下这刚猛绝伦的重剑?

    只不过嬴天不是一般人。

    那道火红人影自信满满地看着自己重剑劈中了那人,忽听后传来声音:“公主下,在下并无恶意,不必再斗了吧?”

    七公主神色一变,却见眼前的人影慢慢消失,猛然转过,只见那人稳稳地站在了自己一丈之外。

    嬴天看着七公主如今的打扮,不由得又是暗赞了一番。几前看到的她一蓝白色盔甲,英姿飒爽,让人印象深刻。

    而今看到的她,一火红衣裙,青丝飞扬,一对凤眼不怒而威,当真是一代侠女风范。

    “阁下修为高深,本公主佩服。能在本公主‘旋舞之华’下毫发无损逃走之人,寥寥可数。”七公主目露惊色,不过语气仍是平淡,“只不过,这平阳公主府邸,自父皇赐下至今,所有擅闯而入之人,从来没有一个能逃出去,你可知为何?”…奇..…最快

    嬴天脸色一变,心知不妙,沉声道:“在下没时间与公主打哑谜,这就告辞!”言毕影一晃,骤然消失不见。

    七公主望着嬴天消失的方向,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此人,给本公主活着带回来!”

    刹那间,七公主后浮现出三道人影,化成了三缕黑烟,朝着嬴天消失的激而去。

    嬴天刚刚出了府邸,便感知到了后出现了三股凌厉的杀气!

    这杀气之强,竟如同那千军万马一般,带着一往无前的铁血气息,片刻后便要击中他的躯。

    “好强的杀气!这得是杀了多少人才凝聚成的杀气?”嬴天一惊,他本就不愿与七公主为敌,此刻更没有了战斗之心,影化成一丝白光,一闪即逝。

    “光明闪!”那三道人影猛地停下,“难道是光明神教的人?”

    “管他是不是,七公主要的人,还能跑的了?”

    三人纷纷取出一枚蓝色玉简,冷声道:“光明神教的‘光明闪’虽快,但我们中土‘咫尺天涯’神通亦是不弱!”

    话音刚落,三人捏碎了手中的蓝色玉简,三道人影化成了三丝蓝光,紧紧追上了嬴天。

    “咫尺天涯!”嬴天眉头一皱,未曾想这平阳公主府中之人如此难缠,便扭转了方向,朝着皇城之外飞去。

    此刻若是往阿房宫方向跑,岂不是暴露了么?

    远远望去,只见一道白光之后,尾随着三道蓝光,冲出了大夏九道巍峨的城墙,消失在茫茫黑夜。

    足足一炷香过后,嬴天见还甩不开他们,心中恼怒,蓦然转,劈出了三道青色剑气。

    而实际上嬴天若是再多飞一刻钟,这三人就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了。毕竟他们并未领悟“咫尺天涯”,只不过借助那神通玉简施展的罢了。

    这“咫尺天涯”神通玉简宝贵的很,数量稀少,往往都是修生逃亡所用,只不过这七公主财大气粗,并不在乎。

    嬴天剑气入微已经大成,这三道剑气蕴含的威力,堪称恐怖。

    三人猝不及防下,被嬴天的三道剑气生生bī)退近百丈。

    “剑修!如此纯正凌厉的剑气,在剑修中也是佼佼者!”三人大惊失色。

    “我说你们三人,死死跟着老子干吗?”嬴天懊恼道,“大半夜的,老子还要赶回去睡觉!”

    “七公主下已经发话,让我们把你活着带回去。你只需老老实实跟我们走即可,不会伤你分毫!”一人冷冷说道。

    “我呸!”嬴天不再废话,影一晃,手中的岁月黑剑泛起淡淡青芒,再次朝着三人劈下。

    三人不再大意,纷纷取出佩剑,形成三才剑阵,将嬴天围在中间,游斗不止。

    嬴天本想速战速决,不过见这三人剑阵奇特,招式绝伦,不由得心生好强之心,压制了岁月黑剑剑气,想完完整整的体会下他们的三才剑阵。

    这三人修为皆是金丹初期,嬴天灵力修为虽不如他们,可也是实打实的金丹初期,若结合自神通秘法,解决这三人绰绰有余。

    不过嬴天还是只使出了剑道,一招一式,认认真真地跟他们拆解起来。

    这

    三人本是心高气傲之辈,不知多少高手曾败在了他们的三才剑阵之下,那怕敌人有数十位金丹初期修士,他们也夷然不惧,可今没想到连一个筑基大圆满的小子都拿不下。

    三人越斗越是心惊,气势一点一点的弱了下去,而嬴天越斗越是勇猛,古剑道传承在他脑海中一一涌现出来,打的酣畅淋漓。

    只见他的剑法越来越精妙,如行云流水般任意所至,浑然天成,简直找不出丝毫破绽。

    但是他出剑往往出人意料,不成章法,跟寻常剑法背道而驰,有时候甚至跟顽童打架一般,胡乱抽拍,哪有招式可言?

    三人突然间停了下来,怒道:“你这什么剑法,完全不合常理!”

    嬴天哈哈大笑:“常理?这世上打架都要讲常理吗?修真界的战斗,往往都是你死我活,只要是能杀人的剑法,就是好剑法!”

    三人脸色一沉:“阁下剑气纯正,必然是出自大宗门的弟子。若是贵派的一代宗师也如同顽童一样的打法,岂不是贻笑大方?”

    “我呸!”嬴天嘲讽道,“什么一代宗师,狗不通!你们是喜欢看一代宗师的表演?”

    言毕嬴天摆出了几式华丽丽的剑招:“就这种剑招,不是作秀是什么?莫非要在原地跳上一支舞,才慢悠悠的朝敌人刺上一剑?”

    三人神色一呆,瞪出了眼珠子,哑口无言。

    “来来来,你们三人再陪我练练。”嬴天只觉得意犹未尽,很多绝妙的招式还没使出来。

    “不比了!”三人忽然扔下了手中的剑,一脸颓丧地跌坐在了地上,“你说的很对,我们打不过你。”

    嬴天一愣:“你们不比就不比,坐地上作甚?”

    三人苦笑:“我们现在无处可去,不坐地上还能干吗?”

    “回你们公主府去啊!”

    “我们抓不住你,哪还有脸回去见公主?”

    “难道抓不到我,公主会杀了你们?”

    “公主仁慈宽厚,怎会杀我们?”

    “那你们怕什么?就对公主说,你们打不过我,公主怕是一句责怪你们的话都不会说吧?”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无脸回去!”

    嬴天惊讶地看着这三人,他们这脑子倒与常人不大一样。

    “那你们准备怎么样?”

    “我们打不过你,只能跟着你。”

    “跟着我做甚?”

    “我们跟着你,直到你愿意跟我们回去见公主!”

    “我上茅厕你们也跟着?”

    “不错!”

    “难道不怕我杀了你们?”

    “你要杀,早就杀了,哪里会和我们废话到现在?”

    “......我很好奇,你们这种格,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为什么不能活?当年跟着公主的十万骑兵,大部

    分都死了,可我们还活的好好的!”

    嬴天眼中精芒一闪,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你们是‘平阳八百骑’中的三人?”

    “早已经没有‘平阳八百骑’了!”一人脸上露出惆怅之色,“只有八百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守着公主不肯离开罢了。”

    嬴天一怔,惊道:“你是说,‘平阳八百骑’隐藏在公主府众多护卫之中?”

    “你错了,整座公主府,只有八百人。连同看门守卫、管家、奴才,加起来总共只有八百人。”

    “为何会如此?”

    “当年,七公主下bī)得大虞退兵,一时间在大夏威望甚高,甚至掩盖了启皇之名。启皇虽赐给了七公主‘平阳’封号,但是剥夺了她所有兵权,只留给了她八百人。”

    “莫非就是你们‘平阳八百骑’?”嬴天惊声道。

    “不错,正是我们!至此之后,我们再也无法上战场,只能在那公主府中,坐等老死!”三人脸上露出无尽的悲哀之色。

    “我们眼睁睁看着十万同胞葬沙场,却不能为他们报仇!”

    “我们曾经血满腔,一心报国,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儿!‘平阳八百骑’之名,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可如今,我们只能躲在这那空dàng)dàng)的公主府中,整无所事事!”

    “我们好恨,好恨啊!倘若这辈子都不能上战场,我们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你说说看,我们还活着做什么?”

    “我们老了,已经很久没有上战场,这剑已经生锈了,连你这么一名筑基期的小娃娃都抓不住。你说,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公主?”

    “我们可是‘平阳八百骑’,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平阳八百骑’啊!!”

    三人忽然仰天长吼,面露凄苦之色,落下两行滚滚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