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224章 击杀擒获
    不错,挡在那女人前面的就是她的弟弟,也是她一生唯一爱过但却不应该爱的人。而在这一刻,他坚定的挡在了自己面前,用那并不厚实的身躯挡住了那惊心的力量,她只觉得他的身躯一阵颤抖,随后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液,他的内脏全被这一招击碎了。

    “不……不要。”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叫也让江熙俊暂时停了下来,他也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挡在她面前替她受这一击,没想到那个男人对她的爱会是这么的深,全都没想到,本来他的一招行天破最多让那个女人重伤,然后将她俘虏,这是最好的计划,只要俘虏了这个女人,那后面的就不难了。

    两行带着血丝的眼泪从她的眼中流了出来,看了一眼江熙俊,眼中没有愤恨,有的只是无奈,可能是无奈自己的命运吧。抹了抹眼眶的泪水,笑容重新浮现在她的脸上,这一刻,她是那么的美,但随即,江熙俊感受到一股不正常的能量波动。这似乎是从女人身上传来的。

    “都给我卧下。”江熙俊说完这句话后并没有依言卧下,而是快速来到女人的面前,精神力冲击发出,精神力冲击是每一个懂得精神类功法的人都会的招数,而其他精妙的招数就要看各自的功法了。在他精神力冲击发出的下一刻,因为女人的精神力无法集中的缘故,那本来庞大的临死一击只能发挥出三分之一的威力,但这也够不简单的了,整个楼层就像被投入了一个威力巨大的炸弹一样,那威力足以让九品下层的人毁灭。

    这也够恐怖的,一个九品中层的高手运用秘法的临死全力一击,只是三分之一的力量就足以让九品下层的高手毁灭,要是真的全力发出来了,那可能九品上层的也会含恨吧。

    在这一击的庞大威力下,首当其冲的就是江熙俊了,因为他要发动那精神力冲击,所以距离不能太远,所以当那足以毁灭九品下层的恐怖能量作用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好像被丢进了岩浆里一样,全身都是那种无法言喻的剧痛,而且他感觉在这一招下,身体在不断的受到破坏,好在他的肉体力量够变态,所以在破坏的同时也在用鸿蒙真气来修复着,这一边破坏一边修复,居然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平衡。

    这也就是他,要是换了一般的九品下层高手,在那恐怖的威力下只是一个照面恐怕就被完全毁灭了,哪里还有机会让他修复呢。

    而在这爆炸持续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后,那恐怖的能量终于平复下来,在那女人本来的位置上周围十多米直径的地板已经全部消失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洞,周围的人还能看到洞下面的一个人,他正躺在下一层的地板上,浑身冒着烟,看上去有点狼狈。但却还在动。那当然就是江熙俊了。

    除了他受了伤外,其他人都因为听到了他的呼叫声快速远离了那里,所以周围的人只是被那力量冲击了一下,倒没有什么大碍。

    江熙俊缓缓的站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殉职了,现在他是正宗的赤身裸体。连忙从魅影镯中拿出衣衫,一拳再次打在地上,扬起一阵灰尘,等灰尘落地后,江熙俊已经全身穿戴完毕了。

    而就当江熙俊想上去把事情处理完时,一个身影居然从上面跳了下来,然后迅速的朝大门跑去,这是下一层,没有那铜墙铁壁,所以是肯定困不住他的。九品上层高手想逃跑也不是那么容易捉的。

    刚才那个女人的做法也是让江熙俊大吃了一惊,很果断,她要以死殉情,但也要报答少主的多年养育之恩,所以果断的用了秘法临死一击,这是她当时唯一想到的办法了,但想不到还是被江熙俊阻止了,而且还一个人也伤不到,要是他真的有灵魂看到这一幕的话,恐怕也会气得魂飞魄散。但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那个九品上层的高手没有了困死的危机,也是间接的救下了一个九品上层高手了。

    但她死也想不到的是,这个人还真是色心不改啊,本来已经可以逃跑了,但因为在战斗的时候看到了珂珂和江诗樱,两人都是那种绝色美女,是正常的男人就会受到诱惑,他也不例外,在看到珂珂的实力不怎么样的时候,当下在可以逃跑的情况下毅然返回。只是片刻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珂珂和江诗樱的面前,双手齐出,一只手是攻向江诗樱的,让她无暇分身救人,另一只手则是抓向珂珂。

    正的那个他快要碰到珂珂的时候,面前的两个身影突然都消失不见了,而这时他才惊惧的发现,自己正被十个鬼卫围住,而且还是一个阵法,这种阵法他知道,是那蛊术世家赵家的古阵法,据说没人可以修炼成功,但他今天却看到了。这一切都预示着他的失败。不是败在实力下,而是败在色心下。

    在江诗樱和十个尸人的轮番打击下,那个九品上层的高手只是支撑了几分钟就被放倒了,浑身都是伤,至于不杀他是要知道一些司空家族的资料,这个人的实力不错,在司空家族的地位应该不低。

    留下十个尸人打扫战场,而所谓的打扫战场就是把剩下的那些高手消灭掉,然后吸收场上的尸气,这一向是那十个尸人的升级手段。

    这一次的行动宣布失败。两位主要人物失望,一个被俘,剩下的三百多高手全军覆没,这样的战果够江熙俊骄傲的了。

    看着面前这个全身都是青红淤血的人,众人都有点好笑,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十足一个猪头,好像准备被杀而蜷缩在地上。

    “用水把他弄醒。”

    江诗樱连忙到洗手间拿出江熙俊昨天的洗脚水,一下子泼在那人的脸上。

    “噗”的一声,那个地上的男人终于幽幽转醒过来,但马上似乎想到什么似地,一下子就像跳起来,但只是稍微动了一下,浑身的骨骼都似乎忍受不住一样,让他在地上不断的打滚。而且还在磨牙,看来是够痛的。“你们想怎么样,杀了我吧。”这样的折磨真的比死还要痛苦,这个男人想死也是正常。

    “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不杀你,要是不说话或者乱说,我先把你下面的东西割掉,然后再煮熟强迫你吃,要是还不说,我再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割下来,也是喂给你吃,我不会杀你,我割肉会小心点的,割完马上帮你止血,好让你尽快结痂,只要你可以熬住九九八十一天,我会考虑改变策略,不割肉,只是天天给你喂****,再叫几个精壮的男人伺候你。要是你还不说,我就承认你是条汉子,我会直接放了你。”这话说的绘声绘色,那男人的脸上冷汗直流,浑身都在发抖,看着江熙俊的眼神就想看着魔鬼一样。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想问什么啊?”男人的声音居然带着点哭音,真让江熙俊鄙视。

    “你是司空家族的什么人?”江熙俊冷笑一声,淡然问道。

    男人似乎浑身颤抖了一下,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说道:“什么,什么司空家族啊,我根本都不认识。”不是他不怕江熙俊的刑,而是司空家族那位少主也不是好人,所以本着侥幸的念头还是装不知道。

    “把他下面割了,慢慢割,用最钝的刀,一片片的割下来,然后煮熟了再喂他吃。”江熙俊的声音依然淡然,但地上的男人则是浑身冰冷,想不到这个年轻人这个不客气,问都不问就要动手了。

    “不要,住手,我说了,我什么都说了。”想到江熙俊说的话,他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家少主的威胁,大喊饶命了。

    江熙俊嘴角露出冷笑,再次问道:“好,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会珍惜,你是司空家族什么人?”

    “司空家族内院护卫副统领。”这名称够长的,但江熙俊还是从这身份中知道了些什么。

    “司空家族内院?难道还分内外院的吗?”

    “当然,内院是家主和少主的所在,外院只是一些普通高手和产业所有人所在的地方,两者之间的身份是天差地别,内院的一个护卫可以命令外院的一个产业所有人做事。”

    “你们护卫队的实力怎么样?”这是江熙俊最想知道的一件事。这护卫队应该就是司空家族大部分的精锐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