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66章 长孙无垢
    江熙俊也不是什么真的文人,不解何意,只好装作品诗,等老人解释了。

    “情情爱爱的实在不适合我老头子,只好借喻友人之情来表达出来了,这首诗的意思是……”

    刚想发一遍长篇大论,江熙俊连忙阻止他,说道:“我明白,我真的明白。”其实这首诗也挺浅显的,直接从字面看也能看明白,所以即使江熙俊不怎么专业也能看出是什么意思。

    “那好,小俊,你请。”

    想要得到尊重,最重要的是显露出自己的实力,这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所以江熙俊也没想玩什么装猪吃老虎什么的,想了一下,然后吟道:多愁佳人为谁愁,灯火阑珊独倚楼。

    思君念君不见君,悠悠长江天际流。

    一诗作毕,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望了一眼碧清音,眼中居然流露出歉意的感觉。

    碧清音被电晕了,这首诗江熙俊是用那种男女间表达歉意的语气读出来的,然后配合上那简易的诗意,最后那一瞥,她感觉自己心底有一些什么东西融化了一样。

    而碧磷海则没有想那么多,而是听完后片刻就已经把诗意剖白出来了,一时暗赞江熙俊果然是非凡之才。

    “好,小俊果然不错,我这个孙女没看错人啊,哈哈”

    不说还好,一说,碧清音的脸一下子红了,看着江熙俊那英俊的脸,对碧磷海撒娇道:“什么没看错人啊,他只是我的朋友。”她以为爷爷是在说她看上了江熙俊,所以就反驳了。

    “对啊,我就是说你没看错这么朋友啊,你以为是什么啊。”碧磷海仍然是笑眯眯的问道。眼中居然露出狡黠的眼神。

    碧清音的脸更红了,只好借口去做饭离开了。

    整个过程中,程志启都没能插上一句话,让他坐在那里假笑,十分尴尬。想到刚才碧清音看江熙俊的眼神,他快要疯狂了。但一想到等下能吃到碧清音做的饭,他还是忍住坐在那里了。

    碧磷海拉着江熙俊来到了他的书房,里面挂着不少的山水画和一些书法。从书桌的抽屉拿出一幅画出来,指着对江熙俊说:“这是我的一幅写意画,你来点评一下?”看他那珍而重之的样子,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画。

    江熙俊这下头痛的,好死不死的装什么文人啊,这下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根本不会点评,就连上面画的是什么也是看了良久才发现的。正当他想随便忽悠几句的时候,跟着他进来的珂珂突然开口道:“这应该是徐伟的《墨葡萄》吧,水墨葡萄一枝,串串果实倒挂枝头,水鲜嫩欲滴,形象生动。茂盛的叶子以大块水墨点成。风格疏放,不法语形似,代表了徐伟大写意花卉的风格,也是古代写意花卉高水平的杰作。自题:“半生落魂已成翁,独立书齐萧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痫抛闲掷野藤中。天池。”下钤“湘管齐”朱文方印一,尚有清陈希濂、李佐贤等鉴藏印多方。但依我看来,这应该是一幅临摹画吧,因为徐伟的风格更趋奔放、简练,干笔、湿笔、破笔兼用,风格清新,恣情汪洋,自成一家,形成“青藤画派”他自己尤以书法自重。自称“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但这幅画明显是画比书好,所以我猜是临摹的,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这些话江熙俊是听得迷迷糊糊的,但碧磷海则连连点头,望向这个本来忽略了的小女孩,问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啊。”刚才珂珂说名字的时候他显然没记住,但他却一点也没为这个而尴尬。

    “我叫江珂珂,他是我哥哥,也是我的老师,这些东西都是哥哥教我的。”在男人面前使劲的抬高哥哥,在女人面前使劲的踩低哥哥,这是珂珂的一贯作风。

    江熙俊不用问,也知道她一定也是在神农市时闲着没事学的,听到她的话也只是微微一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好,果然是虎兄无犬妹啊,没错,这幅《墨葡萄》是临摹的,那你知道是什么人临摹的吗?”

    在他说出是临摹的时候,江熙俊也吃了一惊,以他的身份,应该不屑去那些临摹的画作啊,但这幅却被他珍而重之的起来,再听他这样一问,江熙俊顿时知道这个临摹的人是谁了。

    珂珂也是人小鬼大了,一看江熙俊那了然的神情,马上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想哥哥一定会知道的。”这不但能让江熙俊出一下风头,而且还能让碧磷海更加相信刚才那些东西是江熙俊教她的。

    江熙俊给了她一个好样的眼神,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我想这应该是着名临摹大师张大万的画作吧,据说被他临摹过的画都能价值狂飙。看这幅画的蛛丝马迹,应该是他的力作吧。”张大万这个人江熙俊是从电脑上看到的,一代临摹大师,如果用两个字形容他的话,那就是“鬼才”了。

    碧磷海哈哈大笑,眼神带着欣赏的看着江熙俊,才想再拿点东西出来一起讨论一下,大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应该是碧清音开的门,但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江熙俊却感受不到任何气息,正觉得奇怪,书房外的走廊就响起脚步声了,随着那高跟鞋声渐渐接近,书房门被敲响了,门没关,所以那个人走了进来,里面的三个人都是下意识的往门外看去,江熙俊是惊讶,程志启是惊艳,碧磷海是哈哈大笑。

    “无垢,怎么有空来看外公啊,不用上班吗?”

    映入江熙俊眼帘的是一个女人,如果要用两个字来形容她的话,那只能是“完美”没错,就是完美,普通的居家休闲装,穿着高跟凉鞋,即使是在有点宽大的休闲装的掩饰下也能看到那完美的身材,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加上那高跟鞋差不多到江熙俊额头了,樱桃小嘴上那小巧的鼻子加上那不是很大却明亮非常的眼眸,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而且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犹如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质,让她看起来有几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的味道。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是江熙俊给她的评价。但可能是有点惊讶,居然直接说出来了。这个女人江熙俊见过,但不是在现实中,而是在电视上,赫然就是那个拥有音乐女神称号的长孙无垢。

    碧磷海听到后又是沉吟片刻,然后眼中一亮,拍手称赞道:“果然是好诗好诗。”就连那刚进来的美女也美目一盼,看着江熙俊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

    “好说好说。”江熙俊也不知道怎么的,遇到美女就好像吃了激素一样,平时想不到的东西居然都一清二楚,特别是以前说过那些泡妞用的诗词。

    几人互相介绍了一下,这时碧清音叫众人下去吃饭了。

    饭菜十分丰盛,但不是那种奢华的丰盛,只是菜式多了一点,而且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欲滴。

    “想不到我一来清音就做这么好的菜招呼我啊。”长孙无垢不想电视上的那样冷冰冰的,而是像一个邻家大姐姐一样,说话亲近,让人不觉生出好感。

    “哼,如果知道你来,我就叫外卖给你了。”碧清音似乎对她不太感冒,根本不给她一丝面子。

    但长孙无垢也没有任何恼意,只是轻笑道:“看来你对表姐很是不满啊,难道我抢你男朋友了?”

    “懒得跟你说话。”

    “我听说江先生是清音的同学,看来你对音乐方面的了解也不低吧,不知道有时间能不能切磋一下?”如果不知情的人会认为她是在挑衅,但碧磷海却不怎么想,因为长孙无垢自小对碧清音很好,所以对她的朋友也很是苛刻,上次她也是用这个方法把程志启收拾了一顿,当然,只是让他收敛了一点。

    “不敢,哪能跟长孙小姐相比呢。”江熙俊对她们之间的事情不怎么了解,所以当下也对这个在音乐界神交已久的女人很是失望。

    “哼,你才不比她差呢。”说完又看着长孙无垢有点骄傲的道:“你还不知道吧,其实他就是萧邦音乐那个创始人,佚名呢。”

    本来长孙无垢还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因为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但听到碧清音的话,就连她那心如止水的心境也产生了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