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56章 音乐是可以救人的(下)

第156章 音乐是可以救人的(下)

    女:春风吹呀吹吹入我心扉想念你的心呯呯跳不能入睡为何你呀你不懂落花的有意只能望着窗外的明月。

    男:月儿高高挂弯弯的像你的眉想念你的心只许前进不许退我说你呀你可知流水非无情载你飘向天上的宫阙。

    合:就在这花好月圆夜两心相爱心相悦在这花好月圆夜有情人儿成双对我说你呀你这世上还有谁能与你鸳鸯戏水比翼双双飞。

    合:明月几时有把醉问青天女:不知天上宫阙男:宫阙合:今夕是何年碧清音不愧是拿过无数大小奖项的人,曲谱到了手上只有十五分钟,她就可以把整首曲子都烂熟于心,就连词也是一个不差。加上那淡雅的声音,声音中带着一点羞涩,就像是真正的热恋中男女一样,更妙的是她时不时投向江熙俊的眼神,眼神中更是有淡淡的爱慕,让江熙俊不得不赞叹她的心绪调整的不错。

    其实江熙俊哪里知道,这是碧清音真实的一面,自从想到江熙俊可能就是那个人后,碧清音似乎决定了一些事情,望向江熙俊的眼神也变了很多。一首曲子弹完,她似乎还没有把情绪恢复过来,看着江熙俊的眼中还是带着桃花。

    江熙俊则不然,他一向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当然,要看是什么场面,要是一些诱惑大一点的场面,他就很难确保自己可以控制了,就像早上那样。

    看向青冥,青冥正把手搭在慕容指路手腕上,片刻后,对江熙俊点了点头,表示成功了。

    慕容指路的表情完全轻松下来,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似乎在回想着那甜蜜的片段,含笑而睡。

    “好了,走吧,把他送回去,我也要回学校了,等下要放学了。”本来以为赚了,但却白白又弹了两首,让他有点吃亏的感觉。

    但其他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都是各自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江熙俊无奈,用大拇指和中指放在他们耳边,一个大响指,口中呼道:“醒来。”

    这个方法果然有效,第一个醒来的是秀雅,她的脸有点羞红,那淡雅漂亮的脸蛋上带着羞涩,让江熙俊都有点看呆了。

    其他人陆续醒来,碧清音虽然眷恋刚才的感觉,但她是一个知道大体的女孩,不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青冥和秀雅凤舞送慕容指路回家,江熙俊载着碧清音和那个刚才在流口水的程志启一起回学校,程志启可以想到了什么龌龊的事情,那眼睛死盯着碧清音,让后者有点厌恶。

    “江熙俊,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碧清音终于忍不住了,想问个清楚。

    “说。”江熙俊还在意着刚才白弹了两首曲子,所以心情有点不太好。

    “萧邦音乐里面那个佚名是不是你?”碧清音吸了口气,问了出来,心底在扑通扑通的跳,希望自己期待中的答案能出自他的口中。

    “哦?你为什么会认为他是我呢?”江熙俊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露馅了。

    “因为你刚才唱的那首《说好的幸福呢》,它的曲风和《千里之外》差不多,还有,虽然后面那首《花好月圆夜》不同,但我知道佚名最擅长的就是不同曲风的搭配,再加上你前面两首歌的曲风到现在还没有人能模仿出来,所以我大胆猜测那就是你了。”碧清音的心思果然细腻,居然能从这些小方面看出本质来。

    “如果我说我不是,你会不会很失望。”江熙俊笑道。

    “不可能,你一定是,我不会错的。”碧清音的声音有点斩钉截铁。

    “你刚才说的都是建立在那些歌都是我作的基础上,但我告诉你,那些歌都不是我作的,我只是在一个朋友的口中听过而已,随你相不相信。”江熙俊不想这个身份曝光,所以不得不撒谎。

    “你那个朋友是谁?”碧清音明显不信。

    “他叫李白。”这当然是江熙俊胡诌的。

    “李白?哦,我知道了。”碧清音虽然没有听到期待中的答案,但她心底已经肯定了江熙俊就是那个人了,上次说的诗是什么刘德华写的,现在又说是李白,这的确让人不怎么相信。“对了,你周末一定要来上学哦,不然我找不到你了。”

    “周末?我可能不会来。”江熙俊一般都不会在周末上学,因为那时候珂珂和江诗樱都不用上学,他喜欢陪着她们逛街或者去玩。

    “你答应我周末去见我爷爷的。”碧清音顿时横眉竖目了。

    江熙俊这才想到有这么一回事,讪笑道:“我给你电话号码,到时候你打给我吧。”说完就把电话号码告诉了她。

    碧清音显然有点不相信江熙俊,拨通了电话,听到江熙俊口袋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

    “你就这样不相信我?”江熙俊苦笑。

    “哼,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三天两头不来上学,上学也不是早退就是迟到,你说你像是个学生吗?”碧清音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反驳道。

    “好了,不跟你说,到学校了,你下车吧,我妈说跟女人吵架是没有好结果的。”

    碧清音还想说些什么,不料江熙俊居然先下车了。

    慕容家。

    “青冥,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一个看上去威势十足的中年男子坐在首座上,问坐在左边的青冥道,语气虽然听上去平淡,但却似乎惊涛骇浪一样,让青冥有点吃不消。这也难怪,慕容指路是他的儿子,儿子差点殒命,任他再好的脾气也是有点怒了。江熙俊上次见过那个风伯站在他的身边,面无表情。

    青冥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还说道:“其实指路体内的郁气还没有消除,现在只是暂时压制住而已,慕容家主你还是先把他体内的郁气排出来吧,不然长此下去,必然会出事的。”

    被叫做慕容家主的中年男子脸色一变,也没有了那咄咄人的气势了,脸上有点苦涩。“我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啊,但那股郁气不是我们想清除就清除得了的。这需要他自己的心真的通了才行,当初都怪我得他太紧了,让他养成这个性格,唉。”一声哀叹让他看起来有点苍老的感觉。

    “事情我也听凤舞说过了,那个人真的不愿意回到他身边?”青冥也有点叹息,两个相爱的人因为性格不符而分开的事情,这是一个遗憾。

    “不可能的,对指路来说,那个位置永远都是在他心中排第一位的,深爱的女人只能是第二位,这是我从小就教他的事情,怎么可能忘记呢。”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权倾华夏的一族之长,而是一个父亲。“对了,你说的那个小子看起来不错,你知道他的背景吗?”

    “我在从神农市回来的时候已经查过他的身份,他就是最近在炎黄市闹得沸沸扬扬的韩家倒台事件的主角,是他一举把韩家在炎黄市多年的积蓄打掉,而且把他的人放上去,可以说,他现在就是炎黄市的唯一霸主了。”看来青冥的身份也不简单,居然连这些江熙俊暗中做的事情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韩家只是一个夜郎自大的家族,仗着有司空家族的撑腰,居然想去惹神农市的赵家,最后居然被赵家牵制住司空家族的人,所以才会这么容易倒台,不然就算那个江熙俊再怎么厉害,凭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铲除一个生根多年的家族。不过这也可以看得出他的势力不小,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更大的野心,如果他把轩辕市当成是炎黄市那种城市就大错特错了,这可能会让他吃一个大亏呢。”慕容家主轻笑道。

    “我看他的音乐造诣已经出神入化了,根本就可以跟那些精神类功法媲美了,这次如果不是他,指路可能就危险了。”即使是青冥这么显赫的身份地位,也不得不赞叹江熙俊的音乐造诣。

    “嗯,你确定那真的不是精神类功法?”慕容指路还是有点不放心,以为那东西只要一出世,肯定会引来腥风血雨的。而且青冥的年龄也不是很大,只是比慕容指路略大几岁罢了,见识差点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我可以肯定,精神类功法我曾经见识过,再加上我自己对音乐也有一点兴趣,所以我可以肯定江熙俊的不是精神类功法,只是单纯的音乐罢了。”青冥也没有什么不满,慕容家住的身份和地位都证明他可以说那样的话。

    “这次的事情就算了,风伯,你以后给我看着指路,最好不要让他和那个女人见面,有什么事我会麻烦长老们照看的了。”慕容家主在跟站在一旁的风伯说话时显得十分客气,因为风伯可是他的父亲,上代家主留下来的一个超级高手。

    风伯点了点头,低头不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青冥,可以的话,你去帮我向那个小子道声谢,怎么说也是他帮了指路,可以承诺一点好处,相信你会处理好的。”也不知道青冥和这个慕容家族有什么关系,慕容家主居然让青冥去帮慕容家族办事。

    但青冥似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是的,我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说完之后,也悄然后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