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55章 音乐是可以救人的(上)

第155章 音乐是可以救人的(上)

    你的回话凌乱着在这个时刻我想起喷泉旁的白鸽甜蜜散落了。

    情绪莫名的拉扯我还爱你呢而你断断续续唱着歌假装没事了。

    时间过了走了爱情面临选择你冷了倦了我哭了离开时的不快乐你用卡片手写着有些爱只给到这真的痛了。

    怎么了你累了说好的幸福呢我懂了不说了爱淡了梦远了开心与不开心一一细数着你再不舍那些爱过的感觉都太深刻我都还记得。

    你不等了说好的幸福呢我错了泪干了放手了后悔了只是回忆的音乐盒还旋转着要怎么停呢本来江熙俊想弹命运交响曲的,但想到这些人都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可能听不懂,如果用音符唱的话又怕被看出,所以这首《说好的幸福呢》就出来了,这是他比较喜欢的歌之一,在这个时候就自然而然的唱了出来。

    他没有用音符唱,但以他那音乐大师的实力弹奏起这首歌再加上自弹自唱,一点也不比原唱差。至少碧清音是唱不出让里面六个人都产生想哭的感觉。唱分手的伤,爱情离开的惆怅;那些爱过的感觉都太深刻,都还记得。

    每句都写着对爱情的不舍与后悔,只是所有的疑问得不到对方的回答,回忆的音乐盒还旋转着,要怎么停呢?只剩下钢琴声,代替了回答。

    不大的录音室里充斥着哀伤的感觉,第一个有反应的不是单纯的凤舞,居然是江熙俊最不敢置信的慕容指路。只见他那俊俏的脸在扭曲着,看上去极其恐怖,而且看起来似乎很痛苦的样子。轻呼一声,居然倒在了地上。

    慕容指路倒地的声音让其他人都惊醒了过来,程志启和青冥还好,碧清音凤舞和秀雅三人脸上都略带泪痕,青冥第一个抱起倒在地上的慕容指路,手搭在他的手腕上,每一个会一点武功的人都能听清楚一个人的脉搏,只见青冥眉头深皱,沉声说道:“这下遭了,慕容兄弟的经脉错乱,而且最糟糕的是思绪不清,再这样下去可能会走火入魔。

    江熙俊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建议道:“我看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老头的啊,去叫那个老头来接他去医院啊。”那个老头给江熙俊的感觉是最深的,深藏不测的实力,那虽然平淡却充满不容置疑的语气,无不让江熙俊记忆深刻。

    “风伯今天被他们的家主叫去办一件事了,所以没有在慕容大哥身边,这下糟了,该怎么办啊。”凤舞听到江熙俊的话,连忙站出来说道。看她的眉宇间的焦急,可以看着楚她对慕容指路的担忧是出自真心的。

    “难道这时候回学校找珂珂来看?”以珂珂的医术,如果她都不行的话,那世上就少有人可以救他了。

    “来不及了,如果他再这样胡思乱想,不消半柱香的时间就会彻底失去理性,走火入魔了。”青冥的语气有点沉重。

    “怎么会这样啊,不就是听首歌嘛,用不用激动成这个样子啊。”江熙俊嘀咕道。

    “我知道了。”这时候凤舞突然大喊道。

    “你知道什么?”五个人异口同声的问。

    “我听风伯说过,慕容大哥以前喜欢过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忍受不了他的野心和冷淡所以和他分开了,慕容大哥一直痛不欲生,但又不想放弃心中的理想,所以把那件事一直深藏在心底,今天听到你的歌可能是掀开了他的伤口,所以他变成这个样子吧。”看起来凤舞和慕容指路家族的关系不错,连这些事都知道。

    “那这就难怪了,这件事他一直淤积在心底,心中有一股郁气在,一旦爆发出来就很非常猛烈,这些他们家族的长辈应该提醒过他啊,这种情况我根本没有经验。”青冥的声音更加低沉了,可想他也不是很想慕容指路死。

    “是不是只要把他的情绪舒缓下来就可以了?”碧清音似乎想到了什么。

    “舒缓他的情绪只能让他安静下来,但心中的郁气还是不能清楚,就是说只能治标,不能治本。”青冥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保住他的性命,江熙俊同学,这次又要麻烦你了。”碧清音自问自己的琴艺也能做到舒缓人的情绪,但她不得不承认江熙俊比她做得还要好,好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被他远远的抛在后面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让江熙俊来了。

    “真是麻烦,等下要收多你们一倍钱。”江熙俊自言自语的走回钢琴前,不用试音,直接捻手就来,一首最熟悉又能舒缓人情绪的月光曲就回荡在这个不大的录音室。

    随着淡淡的乐声,几人发现自己又一次沉溺在其中了,刚才那剩下的一丝哀伤感觉在这一刻也消失了,根本就顾不上躺在地上的慕容指路。

    除了慕容指路外,还有一个人是例外的,他没有被这乐声吸引,只是静静的看着江熙俊一眼,这才再次把眼光放在慕容指路脸上。

    慕容指路那扭曲的脸庞已经平静了下来,那皱成川字型的眉头也松开了,但眉宇间还是有一丝痛苦的感觉,很显然,这乐声并不能完全把他的情绪舒缓下来。

    一曲完毕,江熙俊睁开眼睛,对上的是青冥那略带失望的脸,说道:“还是不行?”江熙俊一直对自己的曲子很有信心,根本没想到居然不行,当然,这是在他没有用处乐章的情况下,他不希望自己变成被人觊觎的对象。

    “虽然情况好了一点,但还是不够,经脉还是一团麻一样乱。”青冥摇了摇头,叹息不语。

    青冥的声音再一次惊醒了众人,程志启暗骂自己不争气,居然在情敌的曲子下沉醉了,想要争回一点颜面。“不会是你的曲子不行吧,还是说你不行?”但他说这句话显然不是时候,说完后不单止江熙俊在看着他,连剩下的四人也看着他摇头,那样子就想看一个傻子一样。

    没有理会程志启那铁青的脸,反正他在江熙俊面前一直都是这样的。凤舞再一次建议道:“既然单是舒缓不行,那如果来点温婉缠绵的呢,让他想起以前的幸福日子,这样应该可以吧。”

    “这样做的后果只有两个,一就是他能完全安静下来,情绪完全舒缓下来。另外一个就是,他想到以前的事情,心里更加难过,症状更加严重。可能会当场走火入魔。”青冥冷静的分析道。

    短暂的沉默后,凤舞忍不住了,说道:“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然就试一试吧。”慕容指路的脸色已经变回一开始的样子了,江熙俊那首月光曲的功效彻底消失了。

    这里的话语权在青冥手上,因为他的地位最为显赫,而且那沉稳的气势让人不由的产生信任的感觉。

    只见青冥沉吟片刻,望着江熙俊,是在征求他的意见。之所以征求他的意见,是想要他确定能不能唱出那种效果。

    江熙俊当然明白,想了一下,摇头道:“如果你需要的是那种热恋的感觉,我想我不能,因为热恋的感觉是双方的,单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把两种感觉都演绎出来,那这曲子就不能完美,这样的曲子我不会弹,更不要说在这种情况下了。”

    这下青冥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也知道江熙俊不是故意在推脱,而是确有其事。

    “不然就让我和你一起试一试吧。”敢说和江熙俊这样一个如此出色的音乐家合作的,在场就只有一个人有那个资格,没错,这句话就是碧清音说出来的,能和一个琴艺更方面都比自己要出色的人合作,这是让她进步的捷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毅然站了出来。

    “你?”这不是其他人的疑问,而是江熙俊的,虽然他知道碧清音的琴弹的不错,但上次只是看到她弹古筝,现在的是钢琴,不要说她可能不行,即使是能发挥上次的实力也不足以和他合作,他虽然这些日子都在杀戮中度过,但他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音乐家,一个成功的音乐家,他有他的规则,就像那些音乐家不喜欢和一些花瓶合作一样,这只会让他感到不屑。

    “我凭借钢琴得的奖比古筝的还要多。”碧清音没有生气,虽然被一个人怀疑不怎么爽,但对方有那个资格。

    “好,希望你不是言过其实。这是曲谱,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记下来。”江熙俊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画满音符的纸,递给了碧清音。这是他在刚才短时间下画出来的。

    接过曲谱,碧清音有点不解,因为他本以为江熙俊会找一些华夏流行的歌,但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把曲谱给她。

    第一次大致的扫过,碧清音没社么感觉。第二次,她终于发现了不妥,纸上那钢笔的墨水还没有完全干透,而且这首歌连词都填好了,在自己的印象中也没有这首歌,这一切的一切让碧清音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这首歌是江熙俊临时想出来的。

    碧清音震撼了,如果自己想的是真的,那这个年轻人就不是一般的有才了,再想起他刚才唱的那首《说好的幸福呢》,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