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37章 哪个江熙俊?
    “先生麻烦七十三万八千六百块,去掉零头是七十三万八千。请问先生是要刷卡还是付现金。”这句话明显是废话,但服务员还是照例说了出来。

    “当然是刷卡,我这种人怎么可能带钱出来啊,真是笑话。”况子豪似乎听不清楚多少钱,只是一脸阔气的把一张卡递了过去。

    服务员小姐接过卡,带着微笑离开了。

    当况子豪望向同桌的人时,发现全部人都在望着他,而且目光中全是惊讶。他心中有点满意,说道:“其实没什么的,只是一顿饭而已,那一点钱我还不放在眼里呢。”

    江熙俊郁闷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男人居然比他还要阔气,几十万花出去眼也不眨,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他不由有点改观了。

    珂珂和江诗樱则是脸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杨诗颖则是被那价钱吓呆了,只是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但很快,江熙俊几人就知道他们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先生,你卡上的钱已经不足了,请问你还有其他的卡或者现金吗?”服务员小姐很快的又走了过来。

    刚享受着众人惊讶眼光的况子豪有点不满服务员的打扰,说:“怎么可能,我卡上明明还有五十多万的,怎么可能不够呢,是不是你们的刷卡机坏掉了啊。”说完还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

    “先生,你卡上的确是有五十多万,但这顿饭总数是七十三万八千啊,这怎么够啊。”服务员一脸委屈的说。

    本来况子豪还有点不以为然的,但听到总数的时候差点忍不住从椅子上掉了下来,指着服务员说不出话来。

    良久,况子豪才平静下来,语气里有点怒气的问:“莫不是你们餐厅以为我况子豪好欺负,居然敲诈起我来了,就一顿饭能吃掉七十几万?你吃给我看啊。叫你们经理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想骑到我头上拉屎撒尿了。”本来看上起也算是文质彬彬的,但没想到突然爆了句粗口,这让他的形象无限接近小混混。

    服务员这下反而平静下来了,“这件事不需要找我们经理了,我就可以回答你。刚才你的那位朋友先是点了十五份沙拉,十五份牛扒,还有五只大龙虾,之后又叫了十七只极品三头鲍,这里的价钱一共是十一万八千块,又叫了我们店的镇店之宝,美人鱼的血泪,单价是六十二万,全部加起来就是七十三万八千,我可以把清单拿给你看。”原来江熙俊今天突然心血来潮,给十个尸人和乔峰周天明都各自买了一份,虽然说尸人是不需要吃饭的,但他们也跟普通人一样,有口有手的,所以时不时吃一顿也没什么大碍。

    在说到十几份极品三头鲍的时候况子豪已经有点愤怒的看着江熙俊了,后来说出那瓶价值六十二万的美人鱼的血泪时,他直接呆住了,刚才喝那瓶红酒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一瓶不错的红酒,还准备等下带点回家讨好一下他老爸呢,但那六十二万的高价下来,他脑中已经全是空白了,虽然他家中是有一点小势力,但一个月的零花也就那十万块左右,他平时也没有存钱的习惯,这次卡上能有五十几万还是因为他的生日刚过,老爸给了几十万给他过生日的缘故呢。

    他看着江熙俊有点无辜的眼神,怒气一下子就飙升了起来。腾的一声冲到江熙俊面前,抓着他的领口说道:“原来是你想特意捉弄我,好啊,看我今天不把你弄死。”说完就抡起拳头向江熙俊的脸上砸去。

    江熙俊的身材看起来很瘦弱,整一个小白脸的样子,况子豪的力气也不少,看到江熙俊那体型也不放在眼里,这才敢直接动手。准备把江熙俊打残了出口恶气。

    但很快,他又呆住了,因为他打出去的拳头已经被江熙俊稳稳的抓在手中,然后江熙俊的另一只手慢慢的撬开他抓住江熙俊领口的手,在况子豪目瞪口呆下拍拍他的脸,说道:“你刚才吃太少了,没力气啊。”手中突然用力,一巴掌把况子豪打飞出去,整个有脸变成了猪头。

    自从有了能力后,江熙俊就变成了一个脾气不大好的人,哪容的下其他人在他面前耍酷,当下就把况子豪打飞了。

    杨诗颖已经彻底呆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本来是自己提议和江熙俊一起吃的,但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连忙拉着江熙俊的手,阻止了他想继续上去虐待况子豪的举动,说:“江先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打了可以吗?”她本来就和江熙俊不熟,只是因为心中的那一丝好感而想和江熙俊在一起罢了,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不能不做点事情,不然,惹起况子豪的怒火也是挺麻烦的。

    看着杨诗颖眼中带着的点滴水雾,江熙俊愣了一下,但瞬间就恢复过来,只是淡淡的说了声:“本来我是不想打他的,只是他犯贱罢了,既然说请客,在买单的时候居然因为太贵了而出手打点菜的人,这简直是素质问题,你承受不起可以阻止我点菜啊。”虽然没有直接承认是他捉弄况子豪,但在言辞间显然已经了。

    江熙俊的借口虽然有点牵强,但也的确如他所说的,既然要请客,想要不付那么多钱,那就应该在点菜的时候阻止啊。

    现场已经因为况子豪的飞出产生混乱了,越来越多的人在围观,最后江熙俊受不住了,向站在一旁看戏的服务员问道:“他还差多少钱啊,我来付好了,认识到这样的人,真是不幸。”他没有说认识到谁,但服务员能猜到是在地上的况子豪,但另外一个人却不是这样想了。

    站在一边的杨诗颖已经留下委屈的泪水了,在她听来,江熙俊说的那个人就是她,认识她是江熙俊的不幸。想到这里,又想到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无视,对自己的不咸不淡,岁自己的拒绝,坚强如她毕竟也只是个女人,所以一时之下忍不住留下了泪水。

    江熙俊平生最郁闷的事情就是见到女人流泪了,看到面前这个女人突然间留下了眼泪,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只好冲口袋拿出纸巾,递了过去。

    但杨诗颖只以为他是在施舍自己,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还是很认死理的,认定了一件事就很难回头了。美目死死的瞪着他,好像他做了什么万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好了,你搞什么啊,我都已经说了不打他了,你哭什么哭啊,真烦。”

    “没错,认识我就是你的不幸,那你还管我干什么啊。”她没有想普通女人一样大喊大叫,只是小声的说道,但语气尽是委屈,加上那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惹起了在场大部分雄性动物的同情。

    “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他啊。”江熙俊无奈的指着况子豪说,但却发现他正在打电话,刚把电话收了起来。

    江熙俊冷笑一声,先付了帐,推开杨诗颖,不屑的说道:“请不起就不要请,我还不缺这点钱,当是给你看病去吧。”嗤笑一声,就像离开这里了,他不喜欢被人当猴子看。

    身后传来况子豪的声音,“小子,有种你就不要走,等下我的人来了我要你好看。”

    江熙俊眉头紧皱,他最不喜欢就是被人威胁,本想不当回事,没想到这时餐厅的门则被推开了,进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十几人,十几个五大三粗,民工样子的大汉跟在一个穿着西装的肥胖中年男人身后,一眼就看到了被众人围着的江熙俊和还在地上的况子豪,怒吼一声,冲了过来,两眼发红的问道:“是谁敢打我的儿子。”

    众人纷纷目光投向江熙俊。

    “小子,你什么来头,连我况老大的儿子都敢动?”况老大是炎黄市一个不大不小的黑帮老大,手下有几百号人,大都是一些中低产阶级的,聚集在一起,因为出手狠辣而被人叫成况老大。他没像他儿子一样一来就动手,而是问清楚对方的背景先,不然很有可能惹上大麻烦,这是他总结出来的经验。

    “我叫江熙俊。”

    没等江熙俊说下去,况老大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地上,还在有人扶住,才不至于出洋相。

    “你是那个江熙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