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三色衣部队的强势

第133章 三色衣部队的强势

    在十个尸人冲向三色衣部队的时候,乔峰也朝那个袭击过他的老人迎了上去。周天明知道乔峰不是老人的对手,所以也跟着乔峰对上了马家的那个老人。

    江熙俊没有出手,而是悠哉游哉的坐到马家几人对面的沙发上,淡笑道:“不用太拘礼啊,就当是自己家就可以了,都坐啊。”那样子,就像人家是客人他是主人一样,让马家几人咬牙切齿,只有一个人由此至终都只是一副表情,那就是马云飞,他看着珂珂的眼神没有以前的猥亵,而是惊讶。

    “马少爷,这么久没见,怎么这副模样啊。来,坐下,我们来叙叙旧啊。”没有理会大厅另一边的打斗声,江熙俊对着马云飞淡淡的说道。

    “你,你是谁?我以前认识你吗?”马云飞有点结巴的问。

    “唉。马少爷真是贵人多是忙啊,这么快就连我也忘记了,难怪,都已经过了两年了,不记得也很正常。”说到这里,用眼角看了一眼马云飞。

    果然,马云飞本来在江熙俊几人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珂珂,当时就已经怀疑江熙俊的身份了,但无奈江熙俊的样子变化实在太大,根本不能和以前那个看上去平平凡凡的小子相比。但现在听到江熙俊说两年前,马上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看着江熙俊。

    “不知道这位朋友到底是哪位呢,我们马家在哪里得罪你了,要这样对付我们?”没等马云飞再问,他的父亲马虎就沉声问道。因为人太多了,大厅根本不可能容得上几十人在里面打斗,十个尸人和三十几个三色衣部队已经转移到院子外了,所以马虎根本不知道战况如何,但那三色衣部队是马家的秘密部队,三个赤衣就可以和周天明打平了,马虎也没那么担心。

    “哦,其实我们之间是没什么恩怨的,要说恩怨也只是当初你儿子和韩家一起追杀过我而已,但那毕竟是两年前的事了,这次我来也不单止是为了那件事,最重要的只是问你几个问题,当然,马云飞还是要留下一点东西的。”当初江熙俊记得小王说黑白两道都在追杀他的,所以那件事和马家脱不了关系。

    “啊。”

    一声惊呼从马云飞的口中发出。“你真的是江熙俊?”

    “嗯,没错,我是江熙俊,我回来了。”江熙俊肯定了他的猜测。

    “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马云飞结结巴巴的问道。

    “唉阎王也不收我啊,没办法。”江熙俊叹了口气,故作忧伤的说。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成竹在胸再把对手玩弄一下,享受其中的乐趣,这让他那有点扭曲的心产生快感。

    “云飞,他到底是谁?”马虎旁的马龙听不下去了,开口问道。

    “大伯,你还记得吗?两年前,有一个小子得罪了韩宇,然后被警察局和黑道追了个把月的那个人,据说他后来跳崖死了那个。就是他。”马云飞说出来的时候也有点不敢置信,但事实摆在面前,他也只好无奈接受了。

    “哦,当初我见过那个小子的照片啊,跟这个人相差实在太大了,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啊。”马龙不解道。

    “好了,你们也不用再猜来猜去了,我就是江熙俊。信也好,不信也罢,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们几个问题,然后你们再把飞斧帮交给我,那我可能会饶你们一命。不然,就只好请你们下去和阎王爷聊天了。”江熙俊有点不耐的挥手道。

    “哼,你认为你有资格问我吗?”马虎不知道院子外的战况,但他看到江熙俊带来的两个高手已经被那个老人牵制住了,根本不把江熙俊的话放在心上。

    江熙俊淡淡一笑,也不说话。

    但过去十多分钟后,江熙俊已经喝了几杯茶了,当然,是他自己倒给自己的。院子外的战斗还没有停止,在江熙俊认为,尸人凭着他们那强横的身体要对付那些打不破他们防御的人根本不会太废劲,但事实却是十多分钟过去了,外面的战斗还是没有停止。

    看着江熙俊那皱着的眉头,珂珂知道他不耐烦了。在他耳边说:“我带诗樱出去帮忙。”

    “不要,她的任务就是保护你,不要让她轻易出手。”珂珂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江熙俊用最强大的力量去保护她。

    “诗樱不需要出手的,只要她的旁边指挥,那些尸人就会变得更厉害的。”

    “你怎么知道。”江熙俊吃惊的问。

    “当然是诗樱说的啊。”珂珂翻了翻白眼,一副你是猪的模样。

    “那好,速战速决。”说完,似乎不放心的又加了句“小心点。”

    “知道了。”珂珂甜甜一笑,带着诗樱走出了大厅。

    如果说十个竹元一乙在三色衣部队众人的围攻下,那是输定的,不要说那些赤衣部队,即使是最差的灰衣部队时不时发出的冷枪也够受的了,最后的下场只能是两个。一就是十人被直接杀死。二是尸人被活活累死。

    三十几个三色衣部队的高手,这股实力绝对是恐怖的,怪不得马家能在偌大的炎黄市占据半壁江山了,但是这次也算是他们的不幸了,因为他们遇到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不知道疲惫,不知道疼痛的尸人。而且那些尸人还是刀枪不入的,这就让他们十分郁闷了。灰衣部队的热武器打在尸人的身上只是发出声声的金铁交加之声,根本就不能伤害到尸人。也有一些人试图瞄准尸人的头部射击,但没想到那威力极大的子弹居然没能把尸人的头打爆,只是在表面擦出一条白痕,这结果让灰衣部队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十分憋屈。只好时不时的用抢扰乱一下尸人的行动,这也给其他人造成了一些便利。

    黄衣部队的高手如果放在古代,那绝对是无敌先锋的存在。每一个身上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显然是从一场场战斗中走出来的百战战士,当他们拿着手上的刀时,凶神般的气势能让人心中一凛。但他们也是悲哀的,因为他们那砍掉过无数脑袋的刀砍在尸人身上时,居然没在上面留下一点点的划痕,即使是一点白痕都没有,就像砍在一块极其坚硬的金属上,没能伤害到尸人,反而被那反震之力震得手中的刀差点落地。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对于一群杀人当游戏的人来说,这样的结果只会更激起他们心中的凶性,十个左右的黄衣部队成员眼睛都变红了,手中的刀像是机器在控制一样,快而狠的砍在尸人的身上。看他架势,分明是想拼命的架势,但好在他们不是只有十个人,不然他们的命运就将更加悲哀了,十个尸人根本不理会砍在身上的到,只是身子微微一震就双手成拳向不要命攻来的黄衣部队打去了。

    赤衣部队,这不愧是马家最精锐的部队,虽然人数只有八个,但八个赤衣部队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比其他两个部队的都要大,只见尸人的拳头即将打到黄衣部队众人身上时,赤衣部队连忙示意一旁的灰衣部队集中火力阻挡其中两个尸人的行动,而他们则没人迎向一个尸人,一边阻止尸人对黄衣部队的打击,一边使出全力向尸人攻去。

    十几声响亮的枪声过后,三十几个三色衣部队的人没有任何损伤,而十个尸人也没什么大碍,只是看起来有点狼狈。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刀砍烂,露出那钢铁般的肌肤,面无表情的再次向三色衣部队攻来,他们收到的命令是把这些人铲除,只要这些人还没有死,那他们就永远不会停止,知道其中一方死去为止。

    这样下去,不是三十几个三色衣部队的人把十个尸人耗死,而是十个尸人把三十几个三色衣部队的人累死了。虽然有点滑稽,但三色衣部队的人都知道这结果。

    但这时,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走了过来,一个顶着一双大眼睛,身材极其火爆的小萝莉牵着一个长得祸国殃民的美女走到那些尸人身边,看了一眼场上的情况,说道:“这么久还没有把这些废物搞定,真是没用。”接着跟身边的美女小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就静看场上的战斗了。

    在两个女人走来的时候,三色衣部队的众人都知道,机会来了,只要把这两个看起来身份不低的人抓住,那他们就可以用两个女人作为要挟,以此活命了。在他们心目中,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了,只有成功和失败,这是马家赋予他们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