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06章 凤舞
    是我现在的情节不够吸引大家吗?为什么订阅会这么少啊,是的话,大家可以给我建议啊……

    “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谈一谈。”第二天一回到学校,江熙俊就拉着郁风和费雷回到宿舍。

    “什么事啊?”郁风挣开江熙俊的手问道。

    “我希望我们能合作。”

    “什么合作。”郁风还没有反应过来。

    “合作除掉姬家。”姬家居然让李欣悦失去了梦瑶,这是江熙俊不可原谅的,而且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哦?”郁风眼中一亮,但马上又恢复道:“老大,你说的是真的?”

    “废话,难道我会闲着没事忽悠你啊。”江熙俊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嗯,我看也不像,不知道老大你准备怎样合作啊。”

    跟郁风谈了一个上午的合作细节后,江熙俊没有直接行动,而是去了象棋社,昨天答应了象棋社的社长林寒,说今天要和他切磋一下象棋,所以他就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过来看一看了。

    林寒似乎在专门等着江熙俊一样,他刚一进门,就被林寒拉了进来其中一张摆好棋子的桌子上。林寒是红色,江熙俊是绿色。

    “是你先走还是我先走?”林寒也不废话,一坐好就马上问道。

    “你先走吧。”不是江熙俊谦虚,其实走先的不一定就是占先机的,通常一般的高手都喜欢谋定而后动,先观察敌人怎样走,然后推算出下一步的走法。这也不是说江熙俊就是高手,而是他想让林寒先走,而他自己就暗中计算接下来的路线。

    但出乎江熙俊意料的,林寒没有发出进攻的号角,而是把一只左边的仕放到帅上面,这让江熙俊百思不得其解,这样一来,江熙俊想要计算林寒的下一步将会困难几倍,江熙俊也不希望花费那些时间,直接也学着把士放在将上面,以不变应万变。

    林寒看了微微一笑,又把仕放了下来。

    江熙俊眉头一皱,难道他想这样耗下去?也学着把士放下去。

    其实江熙俊不知道的是,林寒的第一步不是为了攻或守,而是为了麻痹江熙俊的一个做法,这样会让江熙俊心中的疑惑变大,疑惑变大,思绪就会变乱,思绪一乱,再好的计算力也没有用,在常新的解说下,他已经知道江熙俊的经验不足,应该是凭借着优秀的大脑而获胜的,所以想出这个办法。

    不得不说林寒这个办法的确不错,江熙俊现在的状态正如他的估计一样,良好的计算力发挥不出来,总是疑心自己有没有算错算漏,这就使得他的行走路线不完美,不完美就是说有漏洞,就是有机可乘,随着林寒的优势变大,江熙俊的脑子就越乱,因为他的心境还是不够好,开始变得焦急了。

    直到林寒的棋子全都兵临将下,江熙俊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开始慢慢的思考这盘棋的得失,居然真的被他悟出了一点东西,可能是一瞬间,也可能是千百年,江熙俊已经把感悟到的东西完全吸收了,器灵也一个劲的说运气好,居然就这样被他把悟出的东西结合在乐章好,现在器灵说江熙俊已经完全悟透第一乐章,能发挥出八成的威力了。

    不是说完全悟通就可以发挥出十成威力的,剩下的是要通过不断的实践才能提升上来。

    看着面前的林寒,江熙俊微微笑道:“再来一盘?”

    “不用了,下一盘我必输。”林寒叹息一声,缓缓说道。

    常新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睁大眼睛问道:“必输,怎么可能,这盘棋社长你完全是大优势赢出的啊,下一盘怎么就必输了呢?”

    “唉……刚才只是打了小俊一个措手不及,如果真的认真起来对弈,我的胜算只是五成,更何况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象棋的真理,我想赢他,除非棋艺再上一层。”林寒的话一个子一个子的敲打在常新的胸口上,在他心目中那个从无败绩的常胜将军象棋社社长居然亲口说棋艺不如江熙俊,这就好像是一个信仰突然倒塌了一样,让常新实在有点难以接受。

    “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也要走了。”江熙俊也不强求,刚刚从棋理中悟到琴理,他也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所以就一个人回到声乐系,来到了练习室,可能到了午饭时间,练习室里空荡荡的,江熙俊找到一个小隔间,这里的隔音系统还是不错的,只要不是在隔壁就能隔住里面的声音。

    缓缓的拿出乾坤笛,凑到嘴边,淡淡的哀伤飘荡在空中,让人不觉闻之流泪,随着那淡淡的哀伤,江熙俊渐渐的把音符通过乾坤笛释放出来,顿时,那让人落泪的感觉更是强烈了几倍。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悲伤的的感觉突然间变得暴躁起来,是那种悲极生怒的感觉,让人不由的充满暴力倾向,只想要眼前的一切东西全部消失。

    但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太久,就又变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好像和刚开始的第一种有点相似,但慢慢的进入时,那悲伤的感觉突然变大了无数倍,让人的心好像有种快要心碎的感觉,这不是说意义上的心碎,而是真正的心碎,心真的有一种痛苦的感觉,好像随时都会忍受不住而心碎。

    江熙俊的耳朵很灵,即使是在这种隔音室里,怡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一声倒地的声音。江熙俊忙开门,一看,居然有一个漂亮的女孩蹲在地上,痛苦的捂着心脏,好像是那些心脏病人病发一样。

    但江熙俊不会把她当成是那些人一样,只是稍一想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拿出乾坤笛,一首优美的月光曲的横笛版就这样现世了,本来江熙俊没有想到吹月光曲的,他是想直接吹一首欢快点的曲子,但想到如果让一个人直接从大悲到大喜,这会让心脏更加受不住,从而爆裂开来,所以他选择了比较缓和的月光曲,月光曲的故事大家应该都十分熟悉,在这个时候吹这首曲子简直是再完美不过了。

    随着漂亮女孩的情绪慢慢平定下来,江熙俊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把那个女孩扶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而这时那个女孩也缓缓张开眼睛。江熙俊这才仔细的看了下这个女孩,但只是看了一眼,马上就呆住了,好美的女孩啊,齐耳的短发柔顺的搭在头上,脸上不施半点粉黛。五官是那种无可剔透的绝美,但其中却有一丝倔强的感觉,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极有个性的女孩了。

    “你看够了没有。”美女没好气的说了一声。

    “哦,不好意思啊。”其实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江熙俊不会那么容易被吸引到的,即使是被吸引到了,也会在瞬间精神力集中起来,马上就可以清醒过来。但现在的他先是开始的时候尝试第一乐章的威力时因为不熟悉,所以浪费了许多的精神力,再加上刚才替这个美女吹曲子的时候也用恶劣精神力,所以现在的他精神力空虚,甚至有一种头昏的感觉,才会这么容易被吸引住。但这也能说明这个美女到底有多美了。

    美女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瞪大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问道:“刚才是你在里面吹奏吧。”

    江熙俊点了点头,既然这个女孩一直站在门口,显然是看到有人进来的,所以即使是隐瞒也没有用。

    美女看了一眼江熙俊,这才从他的眼中深处捉摸到一丝埋藏得极深的忧郁,哀伤。不是她的实力有多强,而是江熙俊精神力消耗极大,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罢了。看到那些被埋藏的情绪,美女已经相信了江熙俊的话了,这才讶异的说:“刚才的曲子好奇怪哦,我听了一开始的居然会忍不住哭了起来,而过了一会,我则觉得我有一种想要把那扇门砸开的冲动,但因为曲子通过隔音室后实在太小声了,所以我听得不太真切,也忍住了那股冲动,到了最后,断断续续的听完最后一段,我居然有一种心碎的感觉,这实在是太神奇了,你能教教我吗?”

    江熙俊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活泼的女生哭笑不得,教她?即使是第一次见到她也能知道她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了,如果真让她学会了,那这里就真的要大变了。再说也不是想学就学的,需要天赋还有机遇,努力,这是缺一不可的,而且“声魅派”的传统是只有一个人的,更加不可能教她了。

    “我是开玩笑的啦,先认识一下,我叫凤舞,是古舞系的,很高兴认识你。”

    凤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