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04章 姬家?
    把车停在华夏大学的门口,江熙俊一边等两个女孩放学一边思考着到底这次是什么人要对付自己。

    楚胜男是第一个上车的,上了车后也没说什么话,只是坐在后座上望着窗外发呆,而这次江熙俊看向她的眼神明显有点不同,因为曾经在脑海里幻想过她以前的样子,而现在再看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刚好过肩,望向窗外的眼神是如此迷离,好像根本找不到人生的方向,那没有一丝表情的脸蛋让江熙俊突然觉得十分心痛,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多可怜的一个女孩啊。

    这时候珂珂也打开车口上车了,她没有坐到后车座上,而是坐到了副驾驶座上,一看到江熙俊就忍不住拉着他的手说:“哥哥,我饿了。”这小丫头真不知道是不是饿鬼投胎的,每次一放学第一件事准是喊饿,似乎她那小小的肚子永远都是饿的样子。

    江熙俊无奈的摸着她的小脑袋,说:“好了等下带你去吃饭,先把楚姐姐送回家好不好?”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根本没有等珂珂回答,他就发动车子,直接以高速往楚行天的家疾速驶去。

    在楚家门口放下楚胜男,江熙俊这才说道:“胜男,以前的事还是忘了吧,不管你是对是错,但一切早以远去,只有真正的走出来,你才能真正的发现人生的美好,你以前的一切,青春,善良,温和,美貌才会加诸于你,不会让你继续在往事中沉沦,不要在乎别人的言论,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只要你做回自己就可以了。”这是江熙俊第一次叫她为胜男,但却一点也不觉得别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因为那只是潜意识觉得自己应该开导一下她而已。

    这已经是江熙俊第二次叫楚胜男放下过去了,上次她也挣扎了很久,但那些同学丑恶的脸面总是让她撕不开脸上的伪装,现在经江熙俊这么一讲,她只觉得自己那冰封了良久的心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越来越大,最后只听到叮的一声,那包裹着心的冰封终于粉碎了。笑言重新挂在了她的脸上,那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让江熙俊愣了一下,因为这仿佛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笑容了,如果能把那一瞬间的笑容记忆下来,那自己也无悔了。

    “谢谢你,我已经想通了,以前是自己太执拗了,从今天开始,楚胜男将会变回一年前的楚胜男,这是我对你的承诺。”说完她居然就在珂珂面前亲了江熙俊一下,江熙俊只觉得脸上一阵温润,也料想不到楚胜男会偷袭自己,一时间居然脸红了。

    看着江熙俊那红到耳朵的脸,楚胜男娇笑一声,银铃似的笑声逐渐远去。但这时珂珂突然在江熙俊另一边脸上也亲了一下。江熙俊好奇,问道:“你干嘛又亲我啊。”

    “怎么,她能亲你,我就不能亲你。不行,我还要亲,不能输给那个女人。”珂珂好像吃了什么大亏一样,突然扑到江熙俊身上,小嘴就凑到江熙俊的嘴上,小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了江熙俊微张的嘴巴,居然就这样起江熙俊的舌头来了。

    江熙俊又一次陷入了那无限美好的感觉中,每次都下定决心要抵制珂珂的诱惑,但每次都会迷失在其中,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直到珂珂觉得足够了,自己离开江熙俊的嘴巴后,他才清醒过来,记起刚才发生的事,又是一阵头痛,这小丫头,真是无法无天了。但他只能无奈,因为他舍不得怪责珂珂,即使是责备了她,她也不会当回事,所以江熙俊只好循例的说:“小丫头,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当然,珂珂是直接无视的。

    把珂珂接回酒店,乔峰正在修炼战决,江熙俊也没有打扰他,本来乔峰打算和江熙俊一起上学的,但被江熙俊喝止了,笑话,乔峰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的样子了,就算自己有关系让他上学,难道让他在学校被人当猴子看啊。

    把珂珂丢在家里,江熙俊就直接开车前往梦瑶,李欣悦说的问题非常严重,已经不是上次的小打小闹,这次如果处理不好,梦瑶将会面临倒闭的危机。虽然梦瑶从没有帮江熙俊赚过一分钱,但江熙俊也舍不得梦瑶就这样倒闭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第一个产业,而且还是李欣悦一生的努力结晶,他不允许有人来破坏它。

    见到李欣悦的第一眼,江熙俊只觉得一阵怜惜,面前的李欣悦脸色憔悴,双目无神,嘴里还在喃喃的说着什么,一副崩溃了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江熙俊脸面含煞的问了一句。

    “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李欣悦好像没有见到江熙俊一样,只是在喃喃的说着这一局。

    江熙俊咬了咬李欣悦的肩膀,大声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啊。”

    李欣悦好像从迷惘中清醒过来,看到江熙俊关心的看着自己,她突然觉得脸上的泪水有忍不住的趋势,扑到江熙俊怀中呜呜地哭了起来。她的哭声很悲悸,听起来似乎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让人闻之心碎。过了良久良久,李欣悦的哭声才慢慢的小了一点,缓缓抬起那憔悴的脸蛋,通红的眼睛望着江熙俊,双目无神的对江熙俊说:“没了,公司没了,怎么会变成这样,短短的一天,为什么一切都变成这样。”

    江熙俊温声的安慰道:“好了,不哭啊,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好吗?”

    “江熙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把你的公司弄跨了。”她还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胡言乱语了一阵,这才带着点哭音的说:“昨天我们梦瑶的新产品开始发售,本来我们的产品是挺受欢迎的,而且销售量也不错,但就在中午,一切都变了,和我们合作的原材料供应商的工厂失火,原材料供应不足,接着代理商纷纷解除合约,产品失去了销售的渠道。最后在下午的时候有科研人员在产品中发现有不及格的产品,本来已经只是几个而已,但派人去工厂检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整整一批货都是不及格的,最后勒令我们把所有销售出去的产品收回来,最后经过检查那些销售出去的都是不及格的,所以已经正式发出公告,撤销我们的品牌,让我们停业整顿了。”

    江熙俊安静的听着,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但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只好继续问道:“那你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吗?”

    “没有,根本没有一点线索,供应商的工厂失火原因是电线老化,而销售商都说产品可能有问题,所以才解除合约的,产品是真的检查出了问题,而那些负责监督的员工也都是老员工了,根本不可能背叛公司。”

    听到这些,江熙俊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有人故意对付自己了,如果真的所有事都是意外,那也不可能会这么巧,而且那些销售商居然在产品没有检查出问题之前就提出解除合约,而且后来才说出理由,就是产品有问题,这一切的一切都很完美,但就是因为太完美了,所以江熙俊更加怀疑有人在使坏。

    “萧老,你知道我公司发生的事了吗?”江熙俊当场就打了个电话给萧楚歌。

    “嗯,这件事我已经查出来了,你们梦瑶的原材料供应商的工厂真正失火的原因是有一个员工在抽烟的时候把烟头丢到电线上,所以才造成的火灾,而最后那个员工也消失了,销售商的问题则是有人去和他们谈过,所以他们才会一致解除合约,最后检查出的产品问题,我怀疑是你们工厂出现了内奸,不然没可能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萧楚歌的能力果然强悍,事情才刚发生,他就已经得到了这么多消息,真不敢想象他的关系网有多大。而且他的确是时刻关注着自己的一切情况,这可能是蒋老的原因吧。

    “那你知道和销售商谈话的那些人的身份吗?”

    “迅电,那个人是迅电的高层,虽然迅电只是一家汽车制造企业,但它在华夏的影响是巨大的,在它的压力下,那些销售商屈服是很正常的。”

    江熙俊这时终于知道是什么人要对付自己了,原来是上次见过一面的那个姬电,但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他啊,为什么他要对付自己,这是江熙俊百思不得其解的。

    看着怀中那本来美艳非常的女人变成现在这样失魂落魄,两眼无神,江熙俊就觉得十分愧疚,都是自己惹得祸啊,才使得这个女人十几年的努力白费了。

    江熙俊紧紧的抱着她,希望能给她一丝的温暖,能让她早点恢复过来,但她躺在江熙俊怀中根本就没有一点反应,还是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江熙俊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安慰道:“不要想那么多了,相信我,我会帮你把公司重新站立起来的。”

    听到这里,李欣悦的眼中终于有了一点神采,看到现在两人的姿势,想到刚才江熙俊的亲吻,虽然是额头,但也让她心神俱颤的。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那些人是对着我来的。”江熙俊怜惜的摸着李欣悦的脸蛋,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

    李欣悦的脸蛋通红,细蚊般的声音响起:“先放开我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