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88章 碧清音的琴声
    “我不知道他在哪,我只知道他叫刘德华,其他的都不清楚。”江熙俊胡诌道。

    “刘德华,刘德华。”碧清音念了两遍,然后展颜一笑,对江熙俊说:“谢谢你了,我记住了,我叫碧清音,碧海蓝天的碧,清新的清,音乐的音。是声乐系学生会的副会长。”其实以碧清音的地位和威望都是应该坐上学生会会长的位置,而且也不会有人和她争,不仅是因为她的绝代风华,更是因为她多次在华夏的个人乐器演奏比赛中获得冠军。不过由于她并不想管那么多系里面的事情所以才挂了个副的名头,即使是副的,她也照样不管事。

    “我叫江熙俊,新转学来的,希望学姐多多关照。”看到碧清音的笑容,江熙俊又再次想起一笑倾城的故事,心底暗骂一句妖孽,也报以笑意随口说道。

    一边站着的程志启越看越不是滋味,虽然经常被这个自己喜欢的女人无视,但这次竟然在外人面前无视自己,跟那个外人聊的热火朝天,他怒了。在他看来,碧清音已经是自己的人了,所以看到她和江熙俊这个外人这么投契,当然不舒服了。

    他绞尽脑汁想不经意的引起碧清音的注意,灵光一闪,既然你喜欢吟诗,我就吟一首给你。他腆着脸走过去,对碧清音献媚道:“清音,我刚才也想到了一首诗,现在我念给你听啊。”他清了清嗓子,然后摇头晃脑的吟道:“北方一只鹅,整天鹅鹅鹅,摆在餐桌上,变成了烧鹅。”

    看到两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程志启洋洋得意的问道:“怎么样,我这首鹅不错吧。”

    江熙俊都快笑喷了,但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好当着他的面笑出来,只好憋着笑意硬着头皮说道:“嗯,嗯,学长的这个冷笑话很好笑,真的,很不错。”

    碧清音听完程志启的诗,居然被口水呛着了,想笑又笑不出来,听到江熙俊的话,也只好理顺气跟口道:“嗯,这个冷笑话有点水准了。”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浅笑。

    程志启听到江熙俊的话,知道自己的诗不怎么样,听得江熙俊为他铺的下台阶,赶紧说道:“是啊,我这就是冷笑话嘛,不然你们以为是什么啊,哈哈,哈哈。”干笑了两声,见没人接话,想起初衷,又一次问道:“对了清音,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碧清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是你刚才不是说要在这里看那些残谱的吗?怎么出来了。”程志启又重复了一遍。

    “哦,我刚才看一章残谱的时候心有所感,所以想去练习室试一试。”如果是程志启一个人,碧清音大多数不会理会他,但不知道怎么的,看到江熙俊也在这里,不自觉的就说了出来。

    程志启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刚才是为了使开江熙俊才说带他去练习室,没想到现在碧清音也要去,他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了,早知道就打发他去林老师办公室门口,让他自己等了。

    无奈,程志启带头,碧清音和江熙俊随后,三人来到了所谓的练习室,华夏大学果然是财大气粗啊,里面的乐器还有设施比江熙俊见过的录音室里面的还要齐全,三三两两的人在里面练习着,但一看到碧清音进来马上停了下来,翘首以望,好像在期待些什么东西。

    江熙俊跟着两人走进练习室里,本来在里面的人都没有多看江熙俊这个帅哥一眼,都是直直的盯着碧清音,因为他们知道碧清音进来要做什么。

    碧清音直接走到一架古筝前,先是试了试音,没来由的看了一看江熙俊,然后一曲淡雅芬芳的曲子就这样回荡在练习室里,没有快节奏的旋律,没有过重的音节,没有所谓的激情,有的只是如潺潺流水般的节奏,练习室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自己来到了小河边,听见的是河水流过的声音,每一个人都被碧清音指尖弹奏出的音节带到了一个宁静安瑟的环境,那里没有一切累人的事情,是一个完美的国度。

    江熙俊轻轻的微笑起来,他也感觉到了那丝宁静,可想而知碧清音已经初步掌握了音乐的真谛了,用江熙俊的话来说,就是已经懂得用心来弹奏乐曲了。同时他也听出来了,这首曲子其实就是《高山流水》中的《流水》一章,其实高山流水可以分做两章,分别是《高山》和《流水》。但江熙俊把它们合在一起弹奏了出来,以为他知道《高山》《流水》本是一曲,初志在乎高山,言仁者乐山之意。后志在乎流水,言智者乐水之意。至唐分为两曲,不分段数。

    显然是有人把曲子分开了,然后当成残谱卖给了华夏大学。这已经算是侵权行为了,因为法律规定,申请了专利的曲谱未经专利所有人同意,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只要江熙俊现在去法院告华夏大学,铁定胜诉。因为人证物证俱全,即使是华夏大学这个庞然大物也不能逃过法律的制裁。但江熙俊不会这么做,不要说告上法院引起的一连串事件,单是引起华夏大学毕业的精英们仇视,这就够江熙俊头痛的了,华夏大学毕业出来的经营遍布世界各地,只要其中百分之一联手,那江熙俊就只能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夹着尾巴跑路了。更何况他也不想告华夏大学,敝帚自珍不是他的风格。

    指尖离开琴弦,古筝声却缭绕在整个练习室,在每一个人的耳畔,碧清音没有立即站起来,而是在回味着余音,直到众人回过神来,掌声如雷般响起,她才缓缓站起来,感叹道:“能创作出这首曲子的先贤真是惊世之才啊。”

    这时一声喝彩响起,碧清音抬头向门口望去,看到来人后淡淡的笑道:“是林老师啊,原来林老师一直都在门口看清音出丑啊。”

    来人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一身白色运动服,白色球鞋,白色袜子,配上那略显沧桑的脸,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气质,听到碧清音的话,江熙俊才知道原来这和男人就是林于心啊,本来以为林于心是一个女人,想不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特别的男人,让江熙俊小小的吃了一惊。他苦笑道:“如果你这样都算出丑的话,那整个声乐系的学院就只能吐血了。”

    碧清音淡淡一笑,随即转眼看到也在门口不远的江熙俊,移步走向前介绍道:“林老师,这位就是新转来我们声乐系的江熙俊同学,听说他在找你呢。”他的确在走出教室门口的时候听到江熙俊说要找林于心的。

    林于心看了江熙俊一眼,围着他走了一圈,啧啧称奇道:“就是你啊,真看不出来。”

    江熙俊疑惑,难道他知道自己到华夏大学的任务?装作不经意的接口问道:“看不出来?林老师看不出来什么啊?”

    林于心拍了一下江熙俊的肩膀,轻声解释道:“你不用再装了,楚胜男是我外甥女,楚行天是我姐夫,你看这里做什么我都一清二楚。”

    江熙俊送了口气,怪不得楚行天放心把自己交给这个人了,挤出笑脸,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以后就要林老师多多关照了。”

    “好说好说。”

    碧清音疑惑的看着这两个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熟络的男人,不由想到:难道这两个人是Gay的?一见钟情?她被自己那邪恶的念头吓了一跳。

    “你先来我办公室填一些资料,然后才可以正式上学。”然后转身对其他人说:“你们继续该练习的练习,该做什么的做什么,不要偷懒哦,过几个月就是一年的总结了,到时候谁要是落单了,都给我去扫厕所。”

    江熙俊跟着林于心走过几条走廊,来到三楼的办公室,刚一打开门,林于心就拉着江熙俊进来,然后鬼鬼祟祟的看了下外面,才小心翼翼的关上门,那样子就像两个偷情的人害怕被发现一样。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高手?”林于心好奇的问道,这小子看起来比自己还瘦弱,一副小白脸的样子,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高手?

    江熙俊抓了抓头,不明白他说什么?

    “我听姐夫说派了一个高手来保护胜男的安全啊,难道不是你?”

    “呃楚老先生的确是派了我来保护胜男小姐的安全,但我不是什么高手,只是会一点皮毛功夫而已。”江熙俊谦虚道。

    “切,不用再装了,老子看人绝对不会有错的,你的武功应该只比我差一点点而已。”想不到刚才还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一进门就变成一副流氓样,还在那大言不惭。

    江熙俊抹了抹头上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冷汗,说:“没错,看来是那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