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77章 突如其来的刺杀

第77章 突如其来的刺杀

    隔日李欣悦就传来消息,税务局承认内部有蛀虫,梦瑶的事情都是那所谓的蛀虫做出来的,已经把其开除,现在梦瑶可以继续营业了。但本来的员工都已经走了七成,现在只好让留下的人勉力支撑着,她再从市场上请一些员工,公司勉勉强强算是重新营业了,以前的老客户走了一些,反而让梦瑶的供货不会太紧张。

    萧楚歌帮江熙俊解决了一个麻烦,江熙俊决定要请他吃顿饭答谢一下。萧楚歌虽然推迟说这是蒋裕拜托的,没什么。但还是拗不过江熙俊的盛情,答应了他的饭局。

    江熙俊和珂珂带着乔峰天没黑就来到了轩辕市知名的碧源庄腊梅包厢等候了,没多久,萧楚歌就带着萧晴来到,萧晴看起来已经忘记了那件事,脸上也已经恢复到以前一样,见到江熙俊就锤了他一拳,笑道:“回来这么久都没约我出来玩过一次,看来你忘了我了哦。”

    江熙俊也满脸微笑,说:“哪敢哪敢,萧大小姐风华绝代,就算是忘记了克丽丝叮也不会忘记你啊。”这句话是江熙俊以前在中国的时候常说的,但他似乎忘记了这里没有那么一个女人,果然。

    “克丽丝叮?那是谁。”萧晴好奇的问道,连江熙俊说她风华绝代都忘记反驳了。

    “哦,那是一个童话故事的女主角,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江熙俊随口胡诌道。

    萧晴见江熙俊竟然拿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和自己比,心里就像开了朵花一样甜蜜。脸带羞红道:“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漂亮。”

    不料江熙俊马上收敛笑容,认真的对她说:“不,你比她漂亮多了,毕竟你是真实的,她只是虚幻的。”说这话的时候江熙俊有一丝苦涩,对啊,以前的一切都只是虚幻的,按器灵说的,自己是那什么声魅老头的转世,那不是说在中国过的那么多年都只是梦里看花吗?

    但萧晴明显会错意了,她以为在江熙俊心里自己比那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更漂亮,心里那朵花就好像蘸了蜜一样,更甜了。

    这时候江熙俊终于说到了正题,向着萧楚歌敬了一杯酒,感谢道:“萧老,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的公司就完蛋了。”

    萧楚歌才想举起酒,萧晴就一把抢过来,在江熙俊目瞪口呆下说道:“爷爷不可以喝酒的,你竟然要他喝酒,你到底是什么用意啊。”

    江熙俊苦笑一声:“我能有什么用意,不就是想谢谢你爷爷嘛,让你这样一说,我倒成了想要谋杀你爷爷的凶手了。”

    “就是,如果你要爷爷喝酒,那你就是谋杀爷爷的凶手,医生说过,爷爷不能喝太多酒的。”萧晴一本正经的说道。

    江熙俊无奈,只好以茶代酒,敬了萧老一杯,苦涩的茶一进口,连心也变得苦涩起来了,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啊。

    突然,江熙俊感觉到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着一样,十分不舒服,就在一瞬间,危险的感觉逐渐放大,江熙俊果断的往后一跃,他刚坐的椅子马上就被洞穿了,他向着子弹射来的方向一看,刚好看到那寒光再次一闪,他又向左边一纵,整个身子躲在墙壁后边,大声喊道:“快趴下,有狙击手。”

    萧楚歌见多识广,马上就反应过来,拉着萧晴就躲到桌子下,而另一边的珂珂虽然平时看起来是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但在这种情况下反应却是很快的,也快速的躲到桌子下,江熙俊快速的分析了一下,那个杀手看来就是“传说”中的狙击手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所以就把狙击手归类为传说中了。他的目标应该是自己,因为第一枪是对着自己的脑袋开枪的,他的反应也很快,见第一枪不中,第二枪马上就到了,完全没有因为江熙俊躲过第一枪而有稍微的错愕。

    据江熙俊的目测,那反光的地方应该是对面楼的天台,自己现在冲过去的话,那个杀手早就不知道躲在哪里吃宵夜了,况且现在还有几个人要照料,他给乔峰示意了一下,乔峰就像是苍鹰一样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直接向着对面楼天台跑去。

    但这次看来是一次精心策划的阴谋了,乔峰才刚走,大门就被人踢开,然后进来的人向包厢每一个角落开枪乱射,足足狂扫了几分钟才停下,枪声刚停,江熙俊就从窗户窜了进来,原来刚才江熙俊在窗户边挨着墙看窗外的动静,一听到门被踢开的声音,转过身就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他反应可谓是非常的迅速,一下就跳出窗户,反手抓住窗户边缘,现在一听到枪声停了,他单手一用力,整个人就飞进窗,在枪手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果断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身上的外套,一把扔到门口,暂时遮挡住枪手的视线,然后快速的窜到萧楚歌几人躲藏的桌子下,不得不说这些桌子没有偷工减料啊,也不知道是什么木质做成的,经过枪手一轮的扫射竟然没有子弹洞穿桌子,所以躲在桌子下的三人也没有受到丝毫伤害。他轻声向萧楚歌说:“你们先躲在这里,等我一下,很快就没事了。”

    萧楚歌点头,看到眼前年轻人的自信,他没有丝毫怀疑的相信他的话。紧紧地抱着萧晴,对江熙俊说道:“小心点。”

    江熙俊回给他一个自信的笑,拿起因为枪手扫射而掉在地上的瓷碗,瓷碗只剩下一小块,好像硬币大小,江熙俊拿在手中,把灰色气状物灌输进去,猛地跳出桌子向门口扔去,他刚从窗户跳出来的时候有机会得手的,但因为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而不敢冒险,现在抽眼一看,门口果然不止一个人,至少五六个人每人拿着一支手枪对着里面,他们可能知道江熙俊的武功不错,都不敢贸然进来,只是守在门口,时不时扫出一梭子弹。

    江熙俊眼力极佳,扔出的瓷碗碎片正好从一个枪手的眉心穿过,只见那个枪手眉心有一个硬币大小的血洞,潺潺不倦的留着鲜血和脑浆混合在一起的液体。

    几个枪手好像有点惧意了,但他们还是对视了一眼,集体冲了进来对着江熙俊落地的方向胡乱的开枪,不料一声犹如魔鬼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出:“你们够了吗?”

    几个枪手顿时感觉浑身冰冷,好像掉进了冰窟一样,但马上就感觉喉咙一紧,永远的失去了知觉。

    原来江熙俊刚扔出手上的瓷碗碎片后,落地的时候又身子一跃,马上就躲在了门后面,门是向里面拉的那种,所以江熙俊躲在里面根本就没有人看到。

    江熙俊快速的冲出门外,确定已经没有人后,才把桌子下的几人都叫出来,但事情明显没有那么快就解决了。

    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几个人,两个老头带着五六个中年人站在门口,其中一个老头开口说道:“年轻人好功夫啊,方才那招摘花伤人可谓是用得出神入化,不知是出自什么门下。”

    江熙俊心底震惊的无可复加,这几个人都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那里,显然能够很好的收敛气息,是不可多得的高手。但他的脸却没有露出丝毫惊异,只是淡淡的说:“刚才就感觉到好像有人窥视了,想不到果然还有几个老东西在。”他这招故弄玄虚用出来,只希望几人能有所顾忌,不敢出手,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对手,也有一丝拖延时间的意思,只要乔峰回来了,那胜算就大很多了。按武功来说,乔峰比江熙俊强很多,因为战族血脉一旦觉醒就会变得十分可怕,不然远古时期也不会被人联手剿灭了。而江熙俊的《鸿蒙道》只是练到气成上层,气成境界的他可以说是筑基阶段,根本就不会有多大的威力,只有到了凝元才能发挥出不凡威力。

    虽然武功不如乔峰,但江熙俊还有乐章可以用,但场上还有人需要自己照料,他不可以采用游击战法边打边退,然后再拿出乾坤笛对敌,因为他现在只掌握了乐章基础的用法,不拿出乾坤笛根本没办法用处殇之乐章,所以只能拖延时间等乔峰回来,让他应付前面的高手,自己在后面用乐章相助。

    果然,两个老家伙听到江熙俊的话,心里果然被震撼了一番,他们本来就是以藏匿着称的,现在居然被一个年轻人察觉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但镇静下来仔细一想,面前的年轻人怎么看也就二十岁左右(因为他大变样了,所以样子也变得年轻了一些)就算打娘胎开始修炼也不可能那么强啊,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其中一个老人就桀桀笑道:“小子,你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你已经威胁到我们家族了,所以留你不得。”

    江熙俊暗骂一声老家伙果然不好糊弄,也认真起来,准备对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