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71章 殇之乐章的威力(下)

第71章 殇之乐章的威力(下)

    顿时,淡淡的笛声在小小的包厢中环绕,众人似乎看到了那高大雄浑的高山,似乎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整首曲子把高山之巍巍,流水之洋洋表达的淋漓尽致,又让人听到了对知己的欣喜。

    江熙俊没有把脑海中的音符用出来,他怕太惊世骇俗了。但就算是这样也够几人吃惊的。江熙俊的技术可谓是一代音乐大师了,他用心唱出来的《高山流水》又是旷世名曲。让众人对他的评价可是又上升了一大截。

    两老还在回味那曲子的余韵,萧晴就走过来好奇的问道:“这首曲子我好像听过,是在一个音乐网站上听过的,我听说现在还没有人能模仿出来呢。你真是太厉害了,不过网上的似乎是古筝版的,你用笛子吹出来的感觉又万全不一样,不然我还真以为你就是这首曲子的作者呢。”

    江熙俊微笑不语,没有打扰两位老人,只是自顾自的和珂珂小声说话。萧晴自讨了个没趣,马上就把眼光转到珂珂身上,仔细一看,这可了不得。这个小女孩不就是当初那个人身边的小女孩吗?怎么现在跟着他了。之前她在车上抱着珂珂的时候因为太紧张了,再加上又是一年多没见了,印象总会有点模糊,刚才江熙俊两人进包厢的时候因为包厢为了萧楚歌的生日而把灯光调暗了,一时也没有看清楚。现在仔细一看,顿时把这个可爱的丫头记起来了。又联想到眼前的男人也是叫江熙俊,马上惊呼道:“你是江熙俊?我在炎黄市认识的那个江熙俊?”

    惊呼声把两个老人惊醒,萧楚歌不满道:“小晴,你干什么啊。他不是江熙俊是谁?”

    江熙俊也没想到珂珂会他的身份,脑袋一转便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苦笑道:“这么快就被你知道了。”

    萧晴气呼呼的骂道:“好你个江熙俊啊,竟然敢骗本姑娘。”说完竟然用手锤了一下江熙俊胸口。在炎黄市的时候两人虽然算不得太熟悉,也只是几顿饭,帮过几次忙的交情。但因为江熙俊出了那样的事,再加上在这里人生路不熟的,所以看到一个熟人还是有点开心的。转眼看了一下珂珂,又问道:“你是珂珂吧,来,让姐姐抱抱。”

    谁知道珂珂还是如以前的一样,直接无视萧晴,躲到江熙俊的身后。

    萧晴尴尬的收回双手,然后又恶狠狠的对江熙俊说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去整形了吗?还有,我好像听说你已经死了,怎么又活过来了。”

    江熙俊还没有说话,珂珂就抢着开口了,“这才是哥哥的真面目,以前的那个才是假的。”

    江熙俊也没想到珂珂会这样说,他也只好应和道:“没错,但我没有死,上天注定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说着又露出那丝惊心动魄的邪笑。

    萧晴无意中看到了那笑意,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变得急促了一点,但马上就强制自己不要乱想,说道:“你想报仇,我看你还是放弃了吧,韩家在炎黄市的势力没有那么简单的,就凭你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掀起什么浪花。”

    江熙俊冷哼一声,“我不管他们的势力有多大,但我绝对不会让他们生活得那么开心的。”虽然他自信过一段时间自己可以创造一个更大的势力,但他不自负,他知道这不是短时间能达到了,现在只能忍气吞声。

    这时候萧晴吞吞吐吐的想说什么,但又好像说不出口。江熙俊看她在那里呐呐的就是不说话,知道她有什么难言之隐要说,马上开口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反正我也不怕被打击。”

    萧晴看了看江熙俊的脸色,才缓缓说出一个令他震惊的事实,“其实我们听说陈可儿背叛你是有原因的。”

    江熙俊的脸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马上冷了下来,冷声道:“她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看韩家有财有势,卖了我换取她的荣华富贵罢了。”

    萧晴闻言居然大怒,对江熙俊吼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呢。其实是因为韩家拿她的家人要挟她,在万般痛苦之下才做出那样的错事。事后韩宇要她顺从,但她宁死不屈,在听到你死了后还还割腕自杀了呢。”说道这里,就连萧晴也忍不住留下了泪水。为陈可儿的悲哀而落泪。

    江熙俊更是听得傻了,一直最恨的那个人居然有苦衷,在自己“死”后居然自杀。他沉默了,张了张嘴,但却说不出话。他一直最恨的人不是韩宇,不是韩家。而是那背叛他的陈可儿,他生存下来的目标只是想有朝一日强势的回到陈可儿身前,用一种嘲笑的语气对她说:“看来你当初的选择是错的。”但事实却是如此的残忍,对他的残忍,也是对她的残忍。

    包厢里两老安静了,乔峰珂珂安静了,萧晴也安静了。只剩下江熙俊孤独的坐在那里,身上散发出一股孤独寂寞的气息。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座恒古就矗立在那里的孤独神祗一样。

    这让萧晴突然生出了羡慕的感觉,羡慕陈可儿能让他变成那样。然后马上又被自己的念头惊了一下。心里暗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又看了一眼那忧郁俊朗的男人,脸居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江熙俊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一直推动他前进的动力突然消失了,那颗极度仇恨,已经冰封的心居然有了一丝裂缝,然后裂缝慢慢扩大,只听到砰的一声,那冰封的心似乎活了一样,但却眼神暗淡,心中尽是迷惘。

    “难道哥哥就不要报韩家的仇了吗?你忘记了韩家对你的羞辱了吗?忘了为了你付出的人了吗?”这时候,珂珂那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说出的话让江熙俊眼中重新焕发出神采。

    江熙俊微微一笑,摸了摸珂珂的头发,说道:“谢谢你了,珂珂。”在珂珂眉开眼笑后又对两老说:“不好意思,刚才让两老心了。”

    转过身来,看着萧晴那微红的脸蛋,江熙俊疑惑的说:“萧晴,你怎么了。”

    萧晴回过神来,暗骂自己不争气。小声的说:“我没事,只是这里有点热。”

    江熙俊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她现在怎样了。”

    萧晴听他这样问,顿时对陈可儿更加妒忌了,但还是答道:“经过抢救已经没事了,韩宇威胁她说如果她在寻死的话就把她父母杀了,她为了家人唯有安定下来,但在韩宇威迫其顺从的时候却宁愿死也不从。所以大致来说,她现在除了不能随便走动外,在韩家过的还挺好。”

    江熙俊静静的听完萧晴的话,突然叹了口气,心里的那丝感觉已经消失了,恐怕今后不能恢复道以前的样子了。对这个结果他也只能无奈。

    到得现在,他那颗报复的心更加坚定了,认真的对两老说道:“过几天我就要回轩辕市了,不努力壮大自己的实力,不然的话,我永远也不能报仇。”

    两老颔首,萧楚歌道:“那就三天后吧,到时我和小晴跟你一起回去,这次来也只是为了和蒋老头过完这次生日,然后告诉小晴那件事,做完这些事后,我也要回去了,工作落下这么多天,到时候有的是我忙。”

    萧晴疑惑的问:“爷爷,你要告诉我一件事?到底是什么事啊。”

    众人皆叹了口气,萧楚歌说:“明天我再告诉你,现在你还是不要问了。”

    萧楚歌这样说,萧晴也只能止住心底的好奇,跟江熙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以前的事情。直到众人决定散场,蒋裕在萧晴不在意的时候为了萧楚歌一句:“真的决定要告诉她了吗?你现在还有时间决定。”

    萧楚歌坚定的道:“不用再劝我了,虽然我也希望她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但如果不告诉她这件事,这对她实在太不公平了。”

    蒋裕张了张口,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拍了拍老友的肩膀,无声离去。江熙俊留下送两人回旅馆。

    乔峰一直没有说话,在送完萧楚歌爷孙两人会旅店后终于忍不住问江熙俊:“老板,你刚才在吹笛子的时候,我体内的那些刚修炼出来的真气突然忍不住颤动了一下,我想你吹的曲子一定不简单吧。”

    听到乔峰的话,江熙俊从沉思中醒来,淡淡的说道:“你修炼的功法叫《战决》,只要是你这样血脉的人练起来很容易上升到一个很高的境界,你刚才真气颤动不是曲子的问题,而是一些其他的原因,我不方便告诉你。反正你只要知道这对你没有坏处就行了。”虽然现在乔峰表现的很忠诚,但人心隔肚皮,江熙俊还是没有告诉他是因为乾坤笛里面的器灵而使他体内的真气颤动。

    无言的回到蒋裕家中,蒋裕可能也是不胜酒力了,已经睡去。江熙俊洗刷后抱着珂珂在床上深思,眼光闪烁,似乎在想着那遥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