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69章 送魂曲为谁送?

第69章 送魂曲为谁送?

    “你来?”萧晴有点疑惑,她是女警出身的,车技可以说的上不错,但这个看起来挺帅气的男人……

    “我来。”江熙俊的话里有一丝不容置疑。

    快速的换过位置,江熙俊握着方向盘,心里不由激动起来。原本像他这样年纪的最喜欢的就是激情了,但自从上次去韩家的庄园时飚过一次车后,几乎就没有再碰过车了,几次想买车都因为没有时间的关系而搁置下来。

    快速的挂挡,起步,车子就像是火箭一样疾飞了出去。而这时候后面的两辆车已经离他们不到五十米了。

    萧晴快速的绑好安全带,抱着珂珂的身体有点颤抖,看了看身后的两辆车,两辆小车看到前面的车突然停下又提速,马上也跟着提速,也不管这里是繁忙路段的高速公路,直接就一股脑到底,追了上来。

    高速公路是三车道,江熙俊驾驶着车在中间车道上行驶,前面有一辆大型货车,左边车道有一辆面包车,而右边车道竟然也有一辆小车,三辆车并行在道路上,江熙俊看着后视镜一阵冷笑,突然变档加速,码表上已经指到了170,车子就像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一样,慢慢的超过右边的小车两个车身的距离,而离前面的大货车只有几米。

    萧晴现在很紧张,紧紧的抓住靠椅,而珂珂则像没事人一样坐在她的腿上,看着江熙俊的表演。“坐稳了哦。”江熙俊猛地向左一打方向盘,告诉飞驰的车就好像是直接横移了一样,直接从中间车道横移到左边车道。而离身后的大货车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

    这辆车的性能的确不错,作灵活比一般车好多了,江熙俊不由说道:“你的车性能不错嘛!刚才的动作如果是一般的车,肯定会被追尾的。”

    谁知道这时候萧晴突然脸红了起来,呐呐的说道:“这车不是我的,是我在路上‘借’来的。反正我是警察嘛,借他的车是为了执行公务。”

    “哦,那你到底拿了人家什么东西啊,搞得这么大阵仗。”江熙俊很疑惑,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组织连枪都出动了呢。

    说到这里萧晴好像突然有了精神一样,兴奋的说道:“我原本是在一家服装店买衣服的,但在试衣间的时候居然让我听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有人要在神农市偷卖几件国宝出国,而卖国宝的那家公司就是全神农市最大的企业,源生企业。而源生企业就是神农市内的黑帮四合帮的产业,为了除掉这颗大瘤,我就决定亲身犯险,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我录下了他们交易的录像,但在即将离开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也想得出来了。”

    江熙俊暗骂一声俗套,脚突然把油门踩到底,车子一下就直接上两百码了,排气管冒着黑烟,车子就像是一溜烟似的跑出老远。后面追来的车被前面的车挡住了,江熙俊换挡超车一气呵成,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没有了目标的身影,只好在后面狂按喇叭催促前面的车让开。

    事实证明江熙俊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徒劳,对方明显已经做好准备。怎么说也是全市大帮之一,要拦截他们实在不是很难。在这种事情上黑帮的确比警察好用的多。江熙俊虽然在冠东街可以称的上车神,但面对前面三辆大拖车一字排开的阵势还是一筹莫展,三辆拖车速度一样,前后相差不到一米,而中间的空隙勉强只能通过一个人,再好的车技也是白搭,江熙俊刚想急转弯到头逆行,但从倒镜上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也有三部大拖车跟在后面,这下真的是把江熙俊几人的前后路都堵死了。

    “这下怎么办。”毕竟是女人,面对这样的情况,萧晴还是忍不住的慌张起来。

    而作为这里唯一的男人,这个难题当然由他解决。

    江熙俊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可不能把车开上天去。”

    萧晴都快要哭了,听到江熙俊的话不由怒了,火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风凉话,如果我被人捉住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前后六辆大拖车车夹住江熙俊三人的车一直行驶,到了一个小树林旁时突然停车,然后车上下来几十个人,显然是来捉萧晴的。

    “他们还真会挑地方啊。”

    这时候萧晴反而表现出一股警察应有的姿态,给自己打气道:“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死嘛。”虽然说作为一个警察就应该常常把脑袋放在腰间,但这只是向外人说的,做警察比做路边小贩还安全呢。一般的小贼听到警察来了不是投降就是逃跑,凶狠的歹徒自有特种部队的人去拼命。

    本来听了她陷害自己的原因后,江熙俊对她就已经改观过来了,现在听得她这样说,更是生出了一股好感来,不由闻声说道:“没事,还有我呢。”

    萧晴看着江熙俊的小胳膊小腿,没什么表情的‘嗯’了一声。

    “美女,你倒是继续跑啊。”窗外传来一声冷笑,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黑西装汉子站在车窗前。

    江熙俊推开车门走到大汉身前,冷笑道:“叫你们的人让开。”

    这句话让大汉和身后的几个小弟一阵大笑,一个小弟笑道:“老大,那小子是不是被你的王八之气震傻了。哈哈”不单止壮汉那边的人笑,连车上的萧晴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我再说一次,叫你们的人让开。”这次根本就没有人理他,十几个黑西装大汉迅速站好位置,把江熙俊和整辆车包围住。

    大汉嘿嘿笑道:“小子,算你运气不好了,下辈子记得投个好胎啊。”

    “你要杀我?”江熙俊的语气还是那么平淡,但其中已经有点不耐了。

    “嘿,兄弟我每天做的不是劈人就是杀人的,我不喜欢把人弄得半死。我这个人很善良的。”

    “你就那么有信心能杀死我?”

    “就算我一个人杀不了你,但我们这里四十多号人总能把你杀死的。”周围十几个大汉一起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江熙俊。

    江熙俊既然知道了他们有枪还敢下车,自然是有万全的把握,靠自己那半吊子的武功可能难以存活,那只能出绝招了。

    “死之前能让我吹首曲子吗?”江熙俊平静的道。

    “嘿,死之前让你吹一首送魂曲,也让你走得安心。”黑衣大汉根本就不害怕有意外发生,这里十几个人,没人一支枪,跟本就不可能玩什么花样。

    江熙俊缓缓的拿出乾坤笛,来到这里第一次用他来对敌,如果不能发挥出江熙俊心中理想的威力,那他也只能死拼了。

    笛声响起,江熙俊把脑海里的音符从口中传到笛子里,一阵阵悠扬的笛声荡漾,这首曲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哀伤,浓浓的哀伤几乎能把一个人击垮,分明就是江熙俊掌握不久的第一章乐章殇。

    笛声还在继续,江熙俊第一次使用出来根本就不知道效果,只是一味的按照器灵所说的方法使用出来,笛声到了最后竟然有一股与天地同哀的感觉,让那些听到笛声的人不自觉的掉下泪水。在这里恐怕也只有珂珂一个人还能努力的保持着清醒,这不是说她有多强大,而是因为她天生精神力强大无匹,再加上小的时候有人交过她一些奇怪的功法,所以她还能在江熙俊这不是十分娴熟的笛声下努力保持着清醒。就连一边的萧晴也已经泪流满面,脑海中尽是爸爸临终前望向她的眼神,愧疚,无奈,不甘。

    一曲尽时,江熙俊缓缓收回笛子,发现就连自己也留下了浅浅的泪痕,连忙用手抹去,心中苦笑:原来自己还有泪水啊。

    看到场上的情况,即使他有心理准备,还是被震撼了一回,几十个汉子倒在地上失声痛哭,这个场面有点残忍,有点诡异,也有点暴力。

    这些在追逐自己时露出不凡身手的汉子居然在一首曲子下心神失守,直到几分钟后还沉溺在那片哀伤的海洋中。

    回到车上,珂珂马上高兴道:“恭喜哥哥学到了这么厉害的武功,以后有什么人欺负珂珂,哥哥就帮珂珂教训他们。”

    看到珂珂那毫无反应的样子,江熙俊也是暗暗吃惊,这个小丫头也不简单啊。这么厉害的笛音居然没有让她有任何的不适。

    没有理会还在哭泣的萧晴,江熙俊缓缓的启动车子,绕过几辆大拖车再一次回到高速路上。而这时多日没有说话的器灵突然开口了,说道:“你刚才只是把乐章的基础威力发挥了出来,如果你想要让乐章的威力更大,就必须要更加熟练,只要能让乐章的能量化成实质停留在外界,那你就算是成功了。”

    这下江熙俊更加吃惊了,刚才那么大的威力也只能是基础的,那如果真正掌握了乐章,即使是第一章恐怕也难有敌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