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67章 萧楚歌的往事
    “这位就是轩辕市十大人大代表之一,萧楚歌,萧老头。”蒋裕把坐在江熙俊对面的老头介绍给他,然后又对萧楚歌道:“老头,这个是我的一个外甥,也是在轩辕市的,以后有点什么事还要你帮忙照看着。”

    江熙俊闻言一惊,想不到蒋裕竟然把这样一个大人物介绍给自己,为自己的以后铺路,如此举动让江熙俊心底一阵感动,也没有拂晓他的好意。站起身来对萧楚歌道:“萧老,小子在轩辕市薄有产业,以后还请萧老多多关照。”虽然是很场面的话,但也不能不说。

    萧楚歌深深的看了蒋裕一眼,看到了后者眼中的坚定后,他叹了口气摇头道:“不要说什么关照不关照的,蒋老头子的外甥就是我的外甥,以后你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找我。”然后递了一张名片给他。

    萧楚歌也不是说大话,对于他的影响力,没有人敢否认,也没有人敢怀疑。他不单单是轩辕市的人大代表,而且因为轩辕市是华夏的国都,所以同时也是全国的人大代表。在人民群众心目中享有很高的地位,一个好人大代表,常常为民说实话,办实事,最可怕的是,他的号召力,曾经有一个市级领导的贪污犯,让他集合全市的人大代表,直接向中央汇报,没几天就给办了,打掉了一条腐烂了多年的政线。更让萧楚歌的威望在本市,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凡是有冤屈的人,都会去找他。

    这时候蒋裕一声大笑打断了有点尴尬的气氛,说道:“好了,老头子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要净说那些不愉快的事了,来咱们喝酒。小俊,倒酒。”

    这里是神农市的一家普通的小饭店,就算是包厢里也能听到外面的喧吵,喝的也是高度数的白酒,江熙俊刚帮萧楚歌加满了酒,才想敬酒,萧楚歌却说:“我不能喝太多的酒,这次我家那丫头也来了,如果让她知道我又喝酒了,准没好果子吃。”说到自家的丫头,萧楚歌满是骄傲。

    “萧丫头也来了?我说老头,你真的希望让她知道那件事?”说道那件事,蒋裕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萧楚歌脸色不变,但语气明显低沉下来,说道:“如果她连这些小事都接受不了的话,那她就不配当我的孙女。”他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威严,上位者的气势一览无余。

    江熙俊这才发现原来这个老头也不简单,他不想大打听别人的家事,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在一旁听着。

    “唉,那丫头也是可怜啊。一直叫着妈那个女人竟然是当年害死她真正妈女人,这个仇还不能报,真不知道她知道了这件事后会变成怎么样。”蒋裕说出来的话让江熙俊着实吃了一惊,这个女孩好可怜。再看了一眼身边的珂珂,他也只能叹上天不公了,经历过一次巨变后,他懂得了这个世界不一定凡事都公平的。所谓的公平有时候要自己去争取。

    酒过三巡,萧楚歌已经有点醉意了,连忙止住想要继续倒酒的江熙俊道:“不行了,再喝的话那丫头铁定会发现的。”说完就自顾自的吃着小菜。

    蒋裕的酒量明显没有萧楚歌好,现在一惊有点神志不清了,见萧楚歌的动作,大笑道:“萧老头,喝酒你终于输给我一次了。”说完拿起桌子上的酒瓶,竟然想就这样整瓶来。

    江熙俊忙拉住蒋裕的手,把他手上的酒拿过来,劝道:“好了蒋老,不能再喝了。”

    谁知道这世间蒋裕反而不想醉酒的人了,大声说道:“叫什么呢,你是我外甥,要叫我舅舅。”然后就直接倒下了。

    江熙俊对萧楚歌苦笑一声,后者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他的外甥,我和他当年有些约定,所以你不必在乎。反而是蒋老头,他这辈子没什么子女,一直希望能有人为他送终,看来现在是找到了。”

    江熙俊看着这个平日里总是或温和或严厉的老人,心里及其不平静,想不到他的愿望如此简单。

    这时候萧楚歌却突然开口问道:“你到底是怎么认识蒋老头的?”他说话时不怒自威,久居高位的气势自然散发出来。

    江熙俊也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淡淡的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当然其中隐瞒了一些不能说的事。以蒋裕对萧楚歌的态度来看,这个老人和他的关系肯定很好,江熙俊有心把两人的关系拉近,所以把那段黑暗的经历全盘托出。

    萧楚歌作为在官场混了那么久的人,看人自然有他的一套,他看出了江熙俊眼中掩饰不住的怒气和其中的悲哀,自然而然的确定了事情的真实性。

    他大怒的拍了一下桌子,顿时把醉了的蒋裕惊醒起来,然后又缓缓躺下。“那韩家真是岂有此理,还有没有国法了。”但随即他又叹了口气道:“但这件事想澄清不容易啊,韩家在炎黄市可谓是只手遮天,过了那么久了,所有的证据恐怕都被他们消灭干净了。”

    江熙俊淡淡的道:“无妨,现在的我已经换了一个身份,他们想追查也没那么容易。”

    “你能这么想就好,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江熙俊握紧拳头坚定的道:“我要报复,我要让韩家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看着江熙俊眼中的坚定,萧楚歌只是淡淡的说道:“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有血性的男人,不想当初的我一样优柔寡断,葬送了儿子和孙女一生的幸福。”虽然语气很平淡,但江熙俊还是听到了其中的悔意。

    “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江熙俊很好奇,两次的听到这件事情,但都只是听到了冰山一角,让他有了想要知道全部的冲动。

    萧楚歌叹了口气,缓缓道来。

    原来萧楚歌原本只是一个小村子的村长,但是他却宏图大略,把村子管理得有声有色,成了整个县的模范村,但因为其早期的耿直性格,在一次镇的会议上得罪了镇委书记,在村长的位置上呆了十几年一直没有调动,这让他那颗不甘平淡的心忍不住的骚动起来。而那时候他的儿子已经二十岁,在读大学,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女生,两人处于热恋中。

    谁知另一个富家大小姐也同时喜欢上了他的儿子,居然派人前来求婚,当时父母在子女心中的地位还是蛮高的,可以说父母掌握着子女的婚配大权,但萧楚歌为了儿子的幸福,硬是拒绝了,理由是儿子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

    但就在儿子和那个女人结婚半年,生了一个女儿后。那个女人突然被车撞死了,肇事司机也逃之夭夭。当时萧楚歌一家都以为是意外,一个月后,那个富家大小姐又来了,她说不介意他儿子曾经结过婚(当时结过婚的人想要再婚可是很难的)愿意嫁给他儿子,并且许下能让萧楚歌平步青云的条件,萧楚歌那时正值壮年,雄心勃勃,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阴谋。

    萧楚歌的儿子跟那个富家大小姐结婚后两年,那时小晴也有三岁大了,那个富家女人对小晴也很好,正当一家人相处的其乐融融的时候,已经当上轩辕市人大代表的萧楚歌竟然得到一个自称是当年撞死他第一个媳妇的凶手寄来的包裹,包裹里面居然是一支录音笔,里面清清楚楚的录下了那个富家大小姐如何买通人去撞死他第一个媳妇的证据。

    萧楚歌大怒,马上就把富家大小姐叫来,给了她一巴掌然后把事情和盘托出。显然富家大小姐也有点惶恐,但马上就安静下来,用其身后的势力要挟萧楚歌。萧楚歌深知那个女人身后的势力有多大,为了家庭着想并没有把事情,只是告诉了他儿子。

    想不到他儿子即使结婚多年也未曾忘记过以前的妻子,咋听得父亲的话语,怒急攻心之下竟然病倒了,然后过了几天混混沌沌的日子就撒手人寰了。而那个女人也后悔了,看得出来她是真正喜欢萧楚歌的儿子。在其灵柩前跪了一天一夜后也回了娘家,只是时不时来看看小晴。小晴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也是把那个女人当妈妈看,直到现在两人感情还是非常好。

    江熙俊听得头皮发麻,这个女人爱得发疯了。竟然做出这种事,如果自己娶到这样的女人,还不知道是好是坏呢。

    想到一个问题,他问道:“那个小晴就是您老的孙女?”

    萧楚歌点点头,说道:“不错。”

    “你想告诉她当年的事?”

    “她有权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如果告诉了她,后果将是怎样。”江熙俊平淡的说,随即分析道:“有几种可能。一,是当没事发生过,继续按原本的一切生活,但这可能性很小。二,是咋闻真相,无法接受,独自离去。三,为她那没见过面的母亲报仇,然后毁掉下半生。”

    萧楚歌虽然想过后果,但毕竟是局中人,看得没有江熙俊这个外人看得透彻,惊闻后果之下也吓了一跳,但随后还是坚定的道:“不管怎样,她都应该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