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39章 崖底
    江熙俊幽幽醒来,才发现自己没有死,内心暗暗窃喜,可才做了一个转头的小动作,马上痛得咬紧牙关。无奈,他也只有暂时不动,开始检查起身上的伤势来。

    这一次真是幸运啊,在那么高的地方掉了下来竟然没有死。身下是一块大沙地,沙子柔软,加上掉下来的时候悬崖边生长了很多小树,江熙俊一路掉下来就一路去抓那些小树,这样下坠的力量就越变越小,再加上沙地的迟缓才没有死掉。但是身上还是有不轻的伤,现在即使是蒋裕在这里面对这样的伤势也只能摇头了。单单是外伤就已经够严重的了,拿着电脑的左手已经是动也动不了了。电脑摔了个粉碎,右手看来已经是粉碎性骨折,两条腿也是血肉模糊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有金光的事情。

    在原地愣了片刻,江熙俊也不想浪费时间了,现在如果不能找到人来救他的话,那他就算没掉下来摔死也要饿死的。但现在双腿一动也不能动,他不想坐在这里等死,所以只能用唯一可以动的左手慢慢的往前面爬去。

    崖底有河,但是只是一条死河,根本就流不出去。这里看起来很大,至少也有上千平方的面积。但是常年照不到阳光显得阴沉沉的,上面被云层遮住了,根本就看不见崖顶离这里有多高。草木也少见,生机惨淡,再加上阴沉沉的气氛让人有一股莫名的心理压力,带着未知的死亡气息,总缠绕在人内心。

    江熙俊慢慢的往前面爬,越往前植被就越厚,到了最后就好像是到了原始森林里一样。跟着就已经没有路了。看来这里就这么大了,但是从上面看下来好像很宽阔啊,一望都看不到头的。现在这里却只有千米左右的面积,真是奇怪得紧啊。

    前面是山壁,左边是小河,而后面已经看过了,现在也只有望右边走了。江熙俊沿着山壁往右边爬去,但是爬了半天也好像没有找到离开的或者是有人的地方。

    现在的江熙俊真是又累又饿,河里是有很多的鱼,但是江熙俊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可能捉到。随便找了点果子也不管有没有毒就丢进口了,毒死总比饿死好的。吃完之后又继续爬了。

    江熙俊差不多是沿着山壁爬了一圈了,但是当他即将回到那堆电脑残骸那里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就在他掉下来的地方旁边竟然有个山洞,洞口上满是蔓藤,把整个洞口都遮住了,所以第一次他才会看不到。江熙俊使劲的爬到了洞口,也没有清理上面的蔓藤就整个人钻了进去。

    洞穴里面的情景让江熙俊大吃一惊,这里好像是被人把内部挖空而形成的山洞。圆柱形,高三米,直径大约有五十米。但是最令江熙俊吃惊的不是这些,而是山洞中间一个平台上面。上面有一个人,一个道士一样的老人。

    那个盘腿而坐的道士看起来是一个大活人,身穿道袍,头发挽在头顶上打了个发髻。面目清晰,白眉长髯,眼睛半闭,眼光下垂,双手微抬,手上好像是打了个手印,在腿上放了一把拂尘,整个人看起来仙风道骨、飘然出尘啊。

    “师父,这位师父你好啊。”江熙俊爬到平台的旁边看着眼前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人”根本就好像是石头一样,一动不动的。本来江熙俊还欣喜终于找到人带他出去了,但是却没想到是一个石头人。

    江熙俊四周的打量着这里,山壁内部没有多少东西。一张石桌子,石桌子用的石头明显是山壁的石头,能把这里挖空,还把石头变成桌子。看来这里原本的主人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他继续打量着山洞内的一切,但是当他看见道士身后处那悬浮在空中半米的一滴金色液体的时候他呆住了。金色液体大约有拳头大小,上面传来一股无法言喻的浓香。江熙俊在那香味的诱惑下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就往那滴液体爬了过去。

    靠那滴液体越近,问到的香味就越浓,等他爬到了金色液体下面时,那股浓香就好像已经是化作了实体一样笼罩着江熙俊,江熙俊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伤也没那么痛了。他看了一眼金色液体,然后眼神坚定的用自己唯一能动的右手撑住地面,嘴巴就往金色液体凑去。

    当江熙俊把那滴金色液体吞下之后,身体突然浑身颤抖起来,痛,撕心裂肺的痛。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一个大力士用力的撕扯着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

    当那滴金色液体进入利润腹部之后,江熙俊浑身上下那疼痛的感觉猛然的加剧起来,让江熙俊忍不住的全身抽搐。江熙俊用力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尽量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是那疼痛还是直让他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然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少爷,江熙俊那小子跳崖死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把他活捉回来。”一个脸上有一条大刀疤的中年汉子对着面前一个带着温和笑容的年轻人说道。

    “没关系,死了就死了吧。你有把他的尸体带回来吗?”温和青年开口说道。

    “没有,他是跳下神农峰的。那里的地形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敢下去,所以他的尸体。”疤脸大汉干笑了一声解释道。

    “哦?竟然跳下神农峰了?那是死定了。好吧,虽然你没有把他活捉回来,但我们韩家的承诺依然有效,你想要什么?”温和青年就是陷害江熙俊的韩宇,而疤脸大汉就是本在神农市的山猪。

    “哦,真是多谢韩公子了。我是想说我们黑猪堂的人太多了,而地盘实在是太小了,如果是整个县的话。”山猪那带着一条大刀疤的脸上堆满着笑意,看起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

    “哦,这样啊。那你们就回去准备准备,过几天再去县上的其他镇子接手那边的地盘吧。”韩宇的脸上带着他那经典的温和笑意,简直就是经典的笑里藏刀。

    “谢谢韩少爷,谢谢韩少爷了。以后韩少爷有什么吩咐的话,我山猪一定照办。”山猪一边保证,一边的往外走去。

    直到山猪离开一阵子后,韩宇的脸色才变得难看起来,“江熙俊啊江熙俊,你死的实在是太轻松了,我还想把你捉回来慢慢的折磨呢。叫了你不要得罪我的,是你自己找死。”韩宇一阵恶狠狠的自言自语后表情又变回了那温和的样子,刚才的事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韩宇走进一个房间里,里面的家具很齐全。但是唯一不协调的是床上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可儿,你的那个江熙俊已经死了。哈哈,他已经死了。再没有人跟我争你了,现在你还是不肯接受我吗?”韩宇现在的样子好像有点疯癫,那大笑的样子哪有一丝往常那温和的笑容啊。

    “哼!俊是不会死的,想让我接受你。没可能。”陈可儿的生意听起来很虚弱,脸色也很憔悴,显然也是吃了不少苦。

    “哈哈,好,你不肯接受我是吧。那我就先和你父母培养一下感情,然后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把你嫁给我。”看到陈可儿还是不肯松口,韩宇也不想浪费时间了,直接就去和陈可儿的父母说了。

    陈可儿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窗外。“俊,你真的死了吗?要不要可儿来陪你啊。”她慢慢的用桌子上的小刀割开手上的动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