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仙尊 > 章节目录 第2章 不同的地球 (2)
    这时候声魅老人似乎已经知道事不可为,连忙吩咐衔烛之龙道,“老龙,现在看来我是死定了,你去把我徒弟带走,离开这里,待机再帮我报仇。”

    看到声魅老人眼中的坚定,衔烛之龙也没有多说什么,马上就以极速以远方走去。那三大帝级高手的目标是声魅老人,所以也没有去追,再说就算他们去追也未必追得上。

    声魅老人看着神龙远去,视线终于回到三大帝级高手身上,“既然你们想我死,我也不回让你们好过。”说完把身上全部的仙力和生命力都灌注在脆弱的元婴中,一股恐怖的气息传到几人的战场上。

    三大帝级高手一感到这股气息,马上就知道声魅老人要做什么了。都纷纷后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声惊天巨响响起,直把整片空间炸成了混沌。而原本在这里的一切人与物,全部都消失了。

    “哇,头好疼,这里是哪里?”当江熙俊的意识回到他身上的时候,他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条肮脏的下水道。

    “怎么事啊,我不是在上网吗,是有什么人把我弄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我一没钱,二没色。劫都不应该劫我啊,你想劫的话我介绍些明星给你劫啊。”江熙俊郁闷地想到。我江熙俊大学的时候怎么说也是冠东街老大啊,虽然已经金盘洗手了,但是在街上还是不错的人脉的,什么人那么好胆把我给绑来了。但是发现自己并没有被人绑着,也没有人看守着。按照绑匪原则的第一条和第二条自己应该被人绑着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绑匪在看守着自己的啊。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江熙俊站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上发现没有遗失什么东西,当江俊的视线看到他下的东西的时候他差点骂娘。“啊,啊,啊……伦哥的本本,这下惨了,还可以用吗?”翻开笔记本的盖子,输入网址,‘你输入的网址有误’。看看其他的文件,好在其他的歌谱和方哥的词都没事,除了上不到网笔记本基本没什么问题。

    现在的工作对江熙俊来说意义非常重大,是他在音乐学院毕业金盘洗手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其实在这份工作之前他也找过其他的工作,但是其实江熙俊是一个很乐观的人,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向周围看了看,除了臭水和垃圾还是臭水和垃圾。哎向前走吧,总有出口的。郁闷的江熙俊就向着自认为没那么脏的一边走去。

    另外一边,怎么突然间停电了啊,快用备用电源。江熙俊呢,那个白痴去了哪了,下一个场景要开始了,叫他出来准备。一个高瘦中年大声吼道。

    副导,江熙俊刚刚在那上网的,但是突然间就不见了,还有伦哥的本本也不见了哦。高瘦中年对面的一个满脸猥琐的青年阴声阴气的说。

    岂有此理,你出去找下,找不到的话,叫其他人先顶着,明天就再找个场务。还有他是哪个带来的,叫他等下到找我。高瘦中年气愤的说。

    哦哦。看到高瘦中年发飙了,猥琐青年也不敢再说了。

    江熙俊走了半天还没有看到有出路,累的都想先找个地方睡一会再找了。但是当他才想坐下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拐角的地方有一把墙梯,而墙梯上面有一个盖子。以前看电视的时候那些人就是从这些地方出去的,想来现实和电视应该没差多少吧。江熙俊攀上墙梯,顶开盖子,突如其来的阳光让江熙俊下意识的眯着眼睛。当他适应了外面的阳光的时候映入江熙俊眼前的是一条街道,人不多,两边商铺林立,行人三三两两的走过,掀开的下水道口和下水道口德江熙俊在街上显得是那么突兀。

    哇,那人是神经病吗?忍者神龟?怎么从下水道爬出来啊。”

    不是,我看像是那些刚刚抢劫完银行的劫匪,你没看过电视吗?那些劫匪打完劫最喜欢从下水道逃走了,你看,他还带着电脑呢,肯定是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等下他发起狂来乱杀人就惨了。刚把头伸出下水道的江熙俊听到这话差点没掉回下水道,这什么跟什么啊。我是被绑匪带到下水道的,什么时候我成了劫匪了,我冤啊,比窦娥还冤啊。

    听到这些人说的话,江熙俊施展开了刘翔的速度和越障能力挤开围过来的人群跑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郁闷好在跑的快啊,如果来警察的话就麻烦了,哎人衰起来就是连喝口水都会咽死,还是快点找个人问下这是什么地方吧,快点找到回家的路,再不把笔记本还给伦哥我就死定了。刚站起来,眼光扫过身上的衣服,都快成条状了,就算是江熙俊那么厚的脸皮都不好意思再出去走了,刚刚是匆忙间不觉得,现在一静下来一想就有点脸红了。还是找套衣服换下吧,东兜西转的走了20分钟才找到一个小院子,在里面“借”了一套普通的运动服,换好后把2张老人头放到了其他衣服的口袋。到了后来江熙俊才知道这个做法有多无聊。

    咕噜。噜···肚子突然传来一阵响声。唉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伦哥那边都不知道要怎样了啦,反正现在回去是死定了,倒不如找个地方吃个饭先吧,刚刚收了工资,找个好点的西餐厅吃顿好点的吧。都不知道是吃午餐还是晚餐了。

    走了几条街都没找到什么像样的餐厅,刚想随便找家饭店吃了算了,突然在街中心看见一间看上去挺幽静的咖啡厅,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装饰精细的大厅,一张张的桌子放得很有层次感,悠扬的钢琴声,让人就像在竹林深处一般。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和里面的原木色桌子绝妙的结合让人心旷神怡。

    先生,请问一个人吗?刚找张桌子坐下来,服务员小姐就走过来问道。点了点头,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要两个起司蛋糕,来杯曼特宁,可以了,就这些谢谢。今天真是饿死了,叫再多也吃得完。其实这样的环境更适合拿着一本书再叫上一杯香浓的咖啡,看着街上的来往行人和车水马龙,这样的生活足以让人忘掉一切烦恼。

    好的先生,你等下啊。服务员小姐面带微笑的说。

    听着舒缓的音乐,看了看身上的东西,一只盗版的卡西欧手表,一部按多几下都会死机的手机,还有那台伦哥的笔记本,好像没少什么啊,难道是仇家寻仇?但是我好像没什么仇家啊,除了小学时抢了同班小女孩的波板糖,难道那胖妞现在还记得,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了十年再来找我报仇?江熙俊在那里胡思乱想着……

    先生,您的蛋糕和咖啡。服务员小姐打断了我的沉思。

    哦,好的,谢谢。这个时候的江熙俊已经没有办法保持他吃东西的风度了,狼吞虎咽的吃完两个蛋糕,然后慢慢的品着咖啡,曼特宁这种咖啡很特别,有人说曼特宁厚重浓烈,是咖啡中的恺撒大帝,它的铁蹄踏碎亘古的荒凉,纵横黄沙的遥远天涯;有人说曼特宁温柔随和,即便是心肠最硬的男人也会心甘情愿地臣服于它的温柔。静静的听着音乐,看着街外走过的一对对情侣,心这一刻仿佛静了下来一样。但是当他看到街对面大楼的挂墙式液晶电视时,他再也静不下来了。

    电视上播的是国家和总理等人汇报工作的新闻,本来这样的新闻除了那些政客之外没什么人回去关注它的,但是看在江熙俊眼里就有如晴天霹雳一样,因为上面在汇报工作的不是江熙俊熟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和老朱,而是另外两个不认识的慈祥老人,上面写的是华夏国汇报工作。原本江熙俊还以为是别的电视台为了收视而找人冒充的,但是听到隔壁桌子的人说的话他彻底绝望了。

    “看到那些政客的嘴脸就郁闷了,说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看着那个说话的男人一副不屑的样子,江熙俊差点就晕了过去,真的不是和老朱,遭了,难道我这一晕就晕了上百年,换了了吗?

    “大哥,现在说话的是和总理?是华夏国不是中国?难道是什么小国吗?”江熙俊有点惶恐的问道“废话,他们不是和总理是什么啊。当然是华夏国啊,什么中国啊。还有你说我们华夏国是小国?我们华夏国是全世界第三大的大国啊,是人口第一大国啊。小子,你懂不懂常识啊。”那个男人用一副你是怪兽的表情看着江熙俊。

    男人的话把江熙俊那一丝丝的侥幸给彻底扑灭了,江熙俊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那现在是什么年份啊。”江熙俊已经彻底失望了,现在的他只想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

    “现在是2009年啊,兄弟你不是从精神院出来的吧。”那个男人一副你果然是怪兽的表情看着江熙俊。

    世界第三大国,人口第一大国,不就是中国吗?什么时候变成什么华夏国了呢,还是2009年啊,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难道是我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