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天行九歌之零点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嗜血悬翦

第一百二十四章 嗜血悬翦

    “师哥,好久不见了。”冷漠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悸动。

    面前的男子正是他一生当中的宿敌,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标,同时只要他在自己的身边,总会无比的安心,这种感情亦敌亦友,说不清,也道不明。

    他明白,他们迟早有一战,而胜利的人会替失败的人活下去。

    这一天终会到来的。

    他希望,这一天不要来的太快。

    “从你们的剑中,我感受到了殊途同归的气息,直觉告诉我,你们是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晚风微凉,夕阳透过树枝之间的缝隙照在他沧桑的脸庞,那是一道蜿蜒曲折的伤疤。

    玄翦看起来并不害怕,仿佛千军万马在他面前也面不改色,这种人!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盖聂一脸严峻的注视着玄翦,悦耳好听的声音从口中低沉转出:“剑客之所以为剑客,就在于其剑魂,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持剑之人要有一身正气的气概与精神,才配称为——剑客。”

    “而我只看到了你剑的锋芒,却看不到持剑的人,你——已经沦为了剑的奴隶。”

    玄翦淡淡的冷哼,却是那样的讽刺至极:“剑!原本就是凶器,为杀人而铸,哪有那么多理由。”

    再抬头遥望天际处,恰好看到最后一抹霞光渐渐消失,无尽的夜幕已经降临,四周也随即漆黑寂静一片。

    即便如此,他们各自还是感觉到一股危险袭上心头,使得他们都不禁打起万分精神面对对方。

    玄翦一步步向二人走去,越走越快,两把凌厉的双剑被他反握在手里,最后逐渐变成飞奔冲去。

    盖聂与卫庄也不甘落下,一同向着玄翦左右夹击,犹如两道相互交叉的影子。

    多年的练剑相处下来,让盖聂与卫庄不仅配合的天衣无缝,更是心有灵犀,鬼谷纵横之术,讲究一开一合。

    在离玄翦不到半丈的距离,几乎同时拔剑,左右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所攻之处也是致命之处。

    但玄翦根本就没想着躲避,他的道,就是杀,以杀止杀,霸道却又强硬。

    玄翦下意识的举起双剑,一瞬间挡住二人看似无法躲避的攻击,这几乎只是他身体的本能反应。

    玄翦正想给卫庄致命一击。可是一瞬间察觉盖聂已经出现在后方,剑正要刺到他后背之际,他微微侧身,两人的剑在他面前交叉而过。

    随即玄翦在上方劈下。卫庄巧妙的从右侧避过,反手向玄翦挥剑刺去,玄翦格挡住,却飞出了几尺远。同时盖聂已经在玄翦身后飞出,双剑劈出,也被他挡了回去。说时迟,那时快,二人再次一跃而上。

    他们的动作相当快,身形不断的闪动,看得让人眼花缭乱,只看到半空不断碰撞的火花四溅。

    “你的剑,也是凶器,我已看到无数冤魂在哀嚎。”玄翦说道。

    “我手中的剑只为拯救天下生灵而挥动,杀奸恶之徒,救情义之士,但求心之所安,义当所为。”盖聂的剑与对方狠狠的抵在一起,续而又分开。

    三人落地的瞬间不退反进,下一刻三道大小不一的身影直直相撞。

    “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就算你杀一人而救百人,也是罪。罪孽的多少,并不会因为你杀戮数量的多少而改变,所谓的救赎,只是为了给你犯下的罪孽,寻找一个借口罢了。”

    无论是玄翦、盖聂还是卫庄,都带着惊人的剑气,毫无保留的把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四周剑气横飞,其声势更为壮大,他们无意中所激起的剑芒甚至比一般感受发出的还要强大,哪怕是一些普通的铁块也能轻易削断。

    三人的战场所过之处,均是乱石飞溅,宛如被犁耙耕过一遍似的,呈现出一片狼藉之态。

    “一切权力,威望,最终都是建立在杀戮上,虽然杀戮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足够的杀戮却可以根除问题。”

    “杀一人不行,那就杀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我会一直不断杀戮下去,直到再也找不到问题的自身。”玄翦越说越激动,手里挥动的力道越来越大,眼中如一团燃着烈火的地狱,涌起无尽的杀机。

    仿佛从他的眼球之中看到了无数厮杀惨叫的画面,盖聂眉头轻皱,此人的剑术不在他们二人之下,但对方的杀意完全却压制了他们二人。

    黑夜中的剑光纵横交错,犹如白昼一样,没有虫鸣鸟叫,没有狼嚎狗叫,仿佛生怕被受到什么波及似的。

    这时,玄翦借着力道腾空而起,双手旋转从盖聂的头顶钻下,剑影呼啸,飞沙走石。

    盖聂身体一摆,手中的剑在原地画了一个圆,借用对方传来的巨大力量,居然硬生生的将玄翦甩飞出去。

    卫庄紧跟着快步追上去,手中的沙齿化作一道疾影,一瞬间剑光耀眼,划破了黑夜的宁静。

    玄翦大惊,在半空中的身子躲无可躲,双剑交叉挡在身前,只见那凌厉的剑芒以一种无法理解的轨迹,变幻而来。

    沙齿剑没入他的左肩,玄翦被这巨大的力道抵着不断后退,身体撞在一块石头上,抵住了推进的剑尖。

    剑在他的肩骨中剑卡住,身后的石头被撞出了无数裂缝,宛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血液从他的嘴角处流下……

    “鬼谷纵横之道,果然名不虚传。”玄翦低头看着刺入肩上的剑,平静的说道,

    “值得我,开始认真起来了。”

    ————————————————

    ps:哎……每天仿佛都有写不完的作业,放学回到家,面对着一张张空白的试卷,脑海中全是长宽高面积与文言文,莫名的一阵焦灼,完全提不起半点兴趣去码字。

    每当我写完作业之后,我总会躺在床上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快乐童年吗?竞争、压力、危机感、紧迫感!天天如此!我仿佛活在了宫斗剧,我害怕我书没背完,容嬷嬷会拿针扎我,为什么?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少年身体竟被如此的摧残,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到几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