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嫡女的小目标 > 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你的意思是,母蛊现在死了?”皇后娘娘的口气带着几分不确定。

    若是夕雾,皇帝不可能会这般对待,但是若是沈雅静,现在她就在皇帝的身边,看上去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皇后娘娘,这母蛊应该还没有死,只不过远离了陛下,因此陛下才没有醒过来。”

    几个太医商量了一下,给出皇后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毕竟是皇帝的命,谁也不能太过保准,万一真的出了什么闪失,自己死了不要紧,定然是会连累家人的。

    “你们怎么会如此的肯定?”沈雅静皱了一下眉头。

    对这个东西,其实自己也算不上熟悉,只是在纳兰明熙那拿来便直接用在了几个人的身上。

    原本以为,自己这里的母蛊死了,唐宸豫身体里的小蛊也会跟着玩完,但是现在了看来,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在情况未明的情况下,自己还是要收敛一下才是。

    “回娘娘的话,这样的情蛊在盛冉还是很常见的,一般都是新婚的时候,夫妻两人共同用下,用来表明彼此之间的心意。

    一般来说,女子的寿命长过男子,因此母蛊都是在女子的身体里,而子蛊在丈夫的身体里,若是男子死去,他身体里的子蛊便会跟着死去,女子身体里的母蛊便会大病一场然后死去,这女子便会断情绝爱。

    但是若是母蛊受了伤害,子蛊的危害便相对大了很多,这也是为了避免男子的花心。

    但是陛下的这个还很特殊,看上去这将情蛊中在陛下身上的人,还同时养了几个小蛊,因此,陛下的伤并不算致命,只是要经历些波折才能清醒过来。”

    大顺的皇宫,自唐风古开始便已经逐渐的海纳百川了,有些懂得这样医术的倒是也不足为奇。

    唐芃芃在镜子外面看的也是瞠目结舌,自己就算是再聪明,也算计不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沈雅静竟然给唐宸豫下了情蛊,所以,他才会疯魔一样的喜欢上自己的嫂子,做下大逆不道天理难容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情蛊,他才会不顾念自己和他的情谊,将自己的全家尽数杀绝,甚至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原本以为他是没有心的,但是现在看来,他竟然也是个受害者,这件事,简直是太荒谬了。

    唐芃芃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引得身边的“夜”和卓宝频频侧目。

    “你在笑什么?”“夜”实在是忍不了,这丫头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这怎么还越笑越大声了?

    “没什么,只不过觉得如此的好笑,他对我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到头来竟然连他自己都是被人控制的。

    他这一生竟然全都是假的,你说这事是不是太可笑了?他既是施暴者又是受害者,你说老天爷是不是很会捉弄人?”

    “哎呀,这话可不好瞎说,这老天爷做事一向都是最有安排的,这些都是个人的命数。”

    “夜”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但是对老天爷还是很尊重的,毕竟这上面的人实在是得罪不得。

    “好吧,我闭嘴,咱们继续。。。”唐芃芃耸耸肩,忽然觉得“夜”对上天那些人还是很尊敬的,

    自己是个从善如流的人,只要身边的人有需求,自己还是很愿意满足的。

    那些太医仔细的将唐宸豫检查了一边,见他还没有清醒的痕迹,纷纷都没了主意。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不知道这母蛊现在到底在哪里,若是能找到还好,若是找不到,这陛下的命应该也是活不长了。

    天色已经之间的泛白,眼看这就要亮天了,皇后娘娘带着一种嫔妃几乎是彻夜守着,生怕自己的一个不留神,唐宸豫出了什么意外。

    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唐宸豫这才幽幽的喘息了一下,有了清醒的痕迹。

    沈雅静几乎是一个箭步的窜上去,抱住了唐宸豫,看的周围的嫔妃们纷纷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唐宸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知道有人扑上来的同时,双手便紧紧的环住了来人,语气含糊不清道:“不要走,不要不理朕,这一切都是朕的错,芃芃,你不要走。。。”

    唐芃芃在外面深吸气,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唐宸豫,我们之间的夫妻情分,早就随着家人和孩子的死去而烟消云散,不管是上黄泉下碧落,我们之间再无牵绊。

    此时的唐芃芃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既然老天爷让唐宸豫的上一世成为了皇帝,那这一世,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老实说,看见了这样的唐宸豫,自己的心情还真的是超复杂的,一方面,是家破人亡的恨,一方面还有一些同情。

    这一世,自己的心已然给了成晋,自然是和唐宸豫没有半分关系,但是上一世的情分多少自己还记得一些,在看现在他的样子,说实话,自己还真的是有些不怎么好下手。

    镜子里的时间应该是已经亮了天,唐宸豫也渐渐的转醒,看见趴在自己身边睡着的沈雅静,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恼怒,这样的情绪突如其来,让唐宸豫一瞬间觉得有些奇怪。

    而更奇怪的是,自己伸手,竟然觉得自己的眼角有泪。

    “朕发生了什么?”开口,嗓音是性感的沙哑。

    “回陛下,您中了情蛊,所以昏迷了,是几位太医联手才让您清醒过来的!”一边的内侍小心的回答。

    “陛下,您终于醒了,可真的是吓死静儿了。”他的起身惊起了沈雅静,沈雅静一脸着急的看着他,泪水从脸颊划过,还是那般的惹人怜爱。

    只是非常奇怪的是,他现在对沈雅静似乎已经没有了那么狂热的感情,甚至于还有些厌恶,更神奇的是,只要自己一靠近她,就会觉得自己的头疼欲裂。

    这样的情况以前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在结合刚才内侍告诉自己中了情蛊,下意识的就想将她推离自己的身边。

    “皇后呢?”

    “臣妾在这里。。。”皇后走上前来,温顺的坐在了皇帝的身边,毕竟是他的正妻,身份地位在那摆着,气度自然很是风华。

    “这段时间,辛苦皇后了。”唐宸豫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怜惜。

    自己对这个正妻只是利用,但毕竟是少年夫妻,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最关键的是,她一直妥善的管理后宫,这才没让自己的荒唐事酿成大祸。

    当初也不知道自己被什么迷住了心窍,竟然想着要下毒害死皇后,将沈雅静扶上后位,想来,若真的是情蛊作祟,一定和沈雅静脱不开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