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百一十二节 尤琴烈的十年准备

第九百一十二节 尤琴烈的十年准备

    妖族的高层正在激烈地争吵。

    林谦誓死反击,对妖族的震撼同样极大。一想到几百万的人海,像潮水一样涌来,所有人都不禁生出绝望无力之感。

    除了以同样的手段对抗,任何人都没有其他的办法。

    昆仑和莫云海之间的决战,妖族更看好昆仑,昆仑强大的凝聚力,此时将发挥出恐怖的威力。莫云海这十年来,左莫未归所产生的影响,平时看不出来,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令人无法无视。

    还有魔族,曾经妖族的天然盟友。

    此时,却给他们极大的压力。

    激烈的争吵,充斥着会议室。明月夜坐在上首,似乎在闭目养神。在她身旁,风信子和尤琴烈,肃立左右。

    妖族处于弱势,最致命的是,他们没有神级强者。

    无论是木希,还是冰兰,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在现阶段,神级无解。

    忽然,一个声音毫无征兆地插了进来。

    “各位,请不要浪费时间。”

    声音不大,却全场可闻,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子,男子脸上戴着一张青铜面具。

    “你是谁?为什么我不认识你?”一位长老脸色微变,他蓦地怒目大喝:“你是什么人!竟然胆敢混进来……”

    戴面具的男子,完全无视这位长老的怒斥,他神色从容地站起来,从容向众人一礼,温声道:“大家好,我是冥王。”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惊得呆住,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开口。

    “哦,不对。”面具男子轻笑一声道:“现在各位应该称我为魔王。”

    左莫深不可测的威压,有如神祇天威,瞬间降临会议室,每个人只觉得全身被一只无形大手紧紧攥住,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们大脑一片空白。

    风信子身上爆出强烈的光芒,神力在他体内疯狂地涌动。他不知道冥王是怎么混进来的,但是外面层层包围,高手云集,只需要引起动静,那些守在外面的护卫,一定会蜂拥而来。

    然而,一道冷冽的目光,有如利箭般,瞬间洞穿他的防护,他体内的神力,竟然一僵!

    不好!

    风信子的脸色大变。

    这就是神级么?

    风信子身为明月夜麾下头号高手,一身准神级的实力,平日几乎没有敌人。可是,对方只是一道目光……

    强烈的恐惧从内心涌上来,他不是没有想过神级强者有多强大,但是双方实力上差距,比比他预计的还要大。

    这简直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风信子陷入短暂的茫然之中,完全没有注意,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

    幽紫的光芒一闪而逝。

    风信子这才如梦初醒,强烈的危险感,让他几乎如同疯狂的野兽。

    就在此时,忽然周身一紧,他竟然无法挣扎。

    瞪大的瞳孔里,那个戴着面具的可怕家伙,正朝他伸开手掌虚抓。

    神级……

    这是他脑海里最后浮现的两个字。

    一名准神级,在一名神级和一名准神级的联手之下,怎么会有反击的机会?

    一击必杀!

    风信子的头颅飞上天空,血柱冲天而起,溅在天花板上,染红了半边。

    会议室里响起一阵尖叫,许多长老面色惨白,他们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坏了。但是整个会议室全都被隔绝起来,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连风信子都在一招之下被杀,原本蠢蠢欲动的众人,此时全都噤若寒蝉。

    连风信子大人……

    明月夜的目光,转向尤琴烈身上,冷若寒冰:“好!很好!尤琴烈!你竟然勾结冥王!”

    明月夜并不傻,整个会场的保卫工作,基本都由尤琴烈完成。只有尤琴烈才有能力,如此轻松地带一个人进来。

    尤琴烈恭谦一礼:“我这是为了大家好。”

    在场众人无不面若死灰。

    他们知道尤琴烈手中掌握的力量,如此重要人物的反水,这也意味着他们对方的布置必然十分周全。

    明月夜没有理会尤琴烈,她转过脸,冷冷道:“冥王真是好手段,好算计。”

    左莫笑了笑,心中对蒲妖和卫这两个家伙佩服得五体投地。当年蒲妖和卫曾和他说过血召种子之事,但左莫没太当回事。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三颗种子,都发挥出极其关键的作用。

    如果没有尤琴烈在其中接应,他跑到这里来,也找不到明月夜。

    左莫就像主人一般,随便找了位置坐下来。

    “好吧,各位,相信不需要我说什么狠话了,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妖族的未来。”

    左莫的话,清晰地传入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你痴心妄想!”明月夜脸色如冰霜,她的语气里有异乎寻常的坚决:“今天,就算所有人都死在这里,也不会通过你的决议。想征服妖族,就派你的大军来吧!”

    明月夜的话,引起许多人共鸣,他们皆是一脸愤怒地瞪着左莫。

    “没错!想征服妖族,派你的大军来吧!”

    “哼,想用这样见不得人勾当,就拿下我们妖族,天真!”

    ……

    左莫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明月夜,他并不是奇怪明月夜意志的坚决,而是惊讶此女的眼光,在如此不利的处境下,还能够冷静地洞穿自己的顾忌和意图。可以说,原本她手上没有筹码,如今却找到一些筹码,虽然不多,但也是筹码。

    她料定了左莫是想迅速而和平地解决妖族,否则的话,直接把这里的人全都干掉,然后大军压境,才是最干脆的做法。

    一片混乱的妖族根本无力抵抗魔族大军。

    左莫没有这么做,明月夜立即敏锐地意识到其中的关键。

    面具后传出一声轻笑。

    如果在如此有利的局面下,还被人拿捏住,那左莫就不是那个能被称作剥皮僵尸的家伙!

    啪,左莫打了个响指,向尤琴烈示意。

    尤琴烈会意,他出来,平静地看着木希。

    木希忽然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木希大人,宫湖木氏这些年的发展,实在令人称赞。但是,繁荣的外表下,总是有些致命的危机。我们调查了宫湖木氏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达到白银战将的,竟然只有二十五人。而乾记于族、里海冼族,有希望达到黄金战将的少年,有四位之多。如果木希大人不在……”

    尤琴烈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木希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她没有想到,尤琴烈竟然在暗中调查宫湖木氏!宫湖木氏这些年繁花似锦的场面之下,是不为人知的虚弱。尤琴烈提到的乾记于族和里海冼族,却是宫湖木氏的宿敌。这些年,因为木希的存在,这两族被压制得厉害,不断被削弱。

    如果自己真的倒下……

    她很清楚,只要尤琴烈勾勾小指头,那两族就会毫不犹豫效忠。宫湖木氏的命运,可想而知。

    “冰兰大人!”尤琴烈像往常一样,恭敬地向冰兰行一礼。

    冰兰冷笑:“怎么?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办法对付我?”

    冰兰从小是孤儿,没有家族之累。

    “冰兰大人没有家族之累,换句话说,冰兰大人除了本身战将的价值,其他价值可以忽略不计。”尤琴烈从容道:“至于冰兰大人的军团,核心十二女将,经历和大人差不多。十二人中,其中有九人已经成婚。哦,对了,她们夫家所属的九个家族族长,此时正在暗影卫做客。冰兰大人放心,我们会把他们照顾好的。”

    冰兰的脸色终于变了。

    如果她不在,这支军团的命运……

    尤琴烈的目光没有在冰兰大人身上停留,他转过脸庞,落在一位老神在在的长老身上。

    “许长老是所有家族中,情况最好者。许长老治理有方,内部团结,周围没有敌人,牢不可破。手上战部,也实力出众。”

    眯着眼睛的许长老,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尤琴烈所说,正是他心中得意之处。他是长老会中的实权人物,仅次于冰兰、木希等人,德高望重。

    “只可惜。”尤琴烈忽然摇头叹息:“当年许长老摆了万理会一道,几乎让万理会全灭。许长老大概没有想到,万理会还有人活着,还惦记着长老。”

    万理会三个字,让在场的长老们不由色变。这个组织,他们都有耳闻,万理会行事诡异狠辣难缠,当年惹下无数血雨腥风。但是几十年前,万理会却突然销声匿迹,谁也没有想到,许长老竟然和这个神秘组织有关。

    始终淡定从容的许长老就像屁股着了火般,霍地站起来,失声惊呼:“不可能!”

    尤琴烈朝他微微一笑:“许长老请勿着急,我们待会再详谈。”

    说罢,便没有理会许长老,他一个个点名过去,在场几乎所有人的资料,各种秘辛,尤琴烈如数家珍。

    令人窒息的恐慌和绝望,在会议室里蔓延。

    明月夜睁大眼睛,脸色煞白,她不能置信地看着尤琴烈。

    如此翔实的资料,如此精心的准备,不知策划了多久,没有经年累月的调查,绝无可能。自己竟然毫不知情!她本以为,尤琴烈是暗中勾结冥王,此时她一个更加荒谬的猜测却不可遏制地浮现在她脑海。

    尤琴烈是冥王布下的暗棋!

    她的心不断地往下沉。

    尤琴烈这招釜底抽薪不可谓不狠,这些妖族的实权人物,必然会倒戈。这群人,他们身后的豪族。才是妖族真正的中坚,才是整个妖族真正的统治阶层。

    她手中的筹码,瞬间消失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