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百零九节 剑神韦胜!

第九百零九节 剑神韦胜!

    牧萱的处境非常糟糕。

    别寒比她想象的更加厉害,她的战部,折损得非常厉害。她并没有什么不甘心,别寒比她更出色,她输得心服口服。

    但是当她收到薛东的飞剑传书时,整个人都懵了。

    掌门战败!

    掌门竟然战败?

    这怎么可能?牧萱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但是这个消息,是薛东传来,她很快明白过来,这是真的。

    牧萱立即意识到这是一场空前的危机!

    韦胜孤身只剑杀上昆仑主峰,若是他真的踏上主峰,那对于昆仑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无上昆仑,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

    该死!

    牧萱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昆仑,然而别寒的孽部,却如同附骨之蛆,死死咬在她们身后,一旦牧萱稍露破绽,便上来咬一口。

    别寒就像狼一样,狡猾奸诈,冷酷无情。

    牧萱战部遍体鳞伤,短短的几日之间,便有一千多人,倒在别寒孽部的獠牙之下。更糟糕的是,有差不多同样数目的伤员。牧萱明白,这是别寒故意为之,伤员对士气的影响极大。

    牧萱战部在这样一连串的打击下,战部的士气前所未有的低落。牧萱很清楚,在这样的条件下,她已经不可能战胜别寒。

    现在她考虑的是,如何尽快地赶回昆仑。昆仑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时局变化无常,便是牧萱,也有些茫然无措。

    可是,别寒似乎猜出她的意图,就像狗皮膏药般,牢牢咬着她们,让她们无比的难受。

    深深的无力感,第一次出现在牧萱身上,自己该怎么办?

    “大人!”牧萱的副官,打断她的思绪。

    牧萱抬起头。

    “属下断后吧!”副官一脸平静,就像在叙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牧萱心中一颤,她看着这位跟着自己超过十年的搭档,对方的目光坚决。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感情深厚至极。

    “为了昆仑!”副官语气认真而坚定。

    凝视良久,牧萱强自忍住自己心中的悲伤,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为了昆仑!”

    副官脸上露出温婉的笑容,她转身离去。

    牧萱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悲伤壮烈的气氛充斥战部,每个人都知道上面的决定。伤兵和两千剑修,被挑选出来,她们将用生命,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寒风凛冽如刀。

    “为了昆仑!”

    ※※※※※※※※※※※※※※※※※※※※※※※※※※※※※※

    韦胜执剑而行,神色肃穆,所过之处,天空和地面,就仿佛血染一般。

    手中的弑神血剑饱饮鲜血,杀意冲天。

    韦胜的目光清澈而坚定。

    这些天,到底杀了多少人,数也数不清。昆仑的剑修,就像潮水般,悍不畏死地疯狂扑向他。

    他们的实力不值一提,但他们的意志,却让韦胜动容。

    但也只是动容。

    韦胜心如磐石,当年立下的剑誓,在他心中激荡不休。与昆仑,不死不休,是死仇。

    为了阻挡他,昆仑把沿途的传送阵全都毁掉。然而这对于韦胜来说,没有任何用处,神级强者,破虚空无碍。

    当昆仑山脉映入他眼帘,便是韦胜,也不由被它的巍峨雄伟,深深震撼。

    数以万计的山峰,犹如万剑之林,绵延不见尽头。每一座山峰,就像一把飞剑,它们姿态各异,气质也截然不同。或险峻,或雄奇,或万年冰山,或熔岩横流,哪怕走过那么多地方的韦胜,也第一次见到如此奇特的地方。

    昆仑果然得天独厚。

    韦胜心中感慨,他的目光,落在昆仑主峰上。

    昆仑主峰在万峰之中,最为醒目,因为它的高大。昆仑主峰占地范围极广,没有一座山峰能与它相媲美,其他山峰,和它比起来,就像筷子般。而它的高度,更是超过其他山峰不知多少,如巍峨巨剑,直指苍穹。

    无上昆仑!

    层层禁制的光芒,忽隐忽现,给主峰披上了一层美丽的轻纱,在阳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这就是昆仑么?

    韦胜的眸子陡然炽亮无比,虽然眼前的昆仑主峰充满震撼人心的力量,但是他眼前浮现的,却是无空山这座籍籍无名的偏野小山。

    它不巍峨,它没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它没有人被无数人崇拜。

    但那座山,才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山!

    以无空之名!

    韦胜深深吸一口气,眸子里已是一片坦荡坚决,他扬起手中的弑神血剑。

    ※※※※※※※※※※※※※※※※※※※※※※※※※※※※※※

    “他来了!”

    “韦胜!”

    昆仑主峰一阵骚动,主峰上人头攒动,不光是主峰,昆仑山脉的每一座山峰上,如今几乎全都是人。

    无数昆仑弟子从四面八方赶来。

    “为了昆仑!”

    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几乎所有人都举起手中的飞剑,嘶声高喊:“为了昆仑!”

    “为了昆仑!”

    如雷霆般的怒吼,在空中激荡,在群山间激荡,在所有昆仑弟子心中激荡!

    “杀!”

    “杀!”

    无数身影,从昆仑山脉中腾空而起,天空黑压压的一片。

    他们就像炽烈燃烧的火海,想用他们自己的生命之火,把那个可怕的身影烧化。他们脸上洋溢着狂热,他们悍不畏死。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远处那个人,竟然没有向这边冲来。

    不知为何,许多人心中松一口气。

    但就在此时,遥远的韦胜忽然扬起了手中的剑。

    所有人都不由一怔,就连那些向韦胜冲去的昆仑弟子,也不由齐齐一愣。

    他想干嘛?

    韦胜距离昆仑主峰,超过一百五十里,若不是他们早早布下符阵,根本看不到韦胜的身影。

    难道是挑衅?

    这么远的距离,扬剑有什么用?

    然而,还没等他们想明白,一道红色的剑芒,从韦胜的剑飞出。

    红色剑芒并不耀眼,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惊人之处,但就是么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剑,如破虚空,瞬间飞到他们面前!

    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血海汪洋!

    汹涌的血浪高高扬起,犹如无数怪兽张开血盆大口,轰然朝他们扑来。

    这些昆仑弟子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便被狂暴汹涌的血浪吞噬。血浪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愈发肆意滔天,以更加惊人的速度和声势,扑向主峰。

    遥远的距离,就仿佛不存在一般。

    几乎瞬间,汹涌鲜红的血海滔天巨浪,挟着狂暴无比的力量和坚决如铁的意志,一头撞上昆仑主峰!

    轰!

    主峰的禁制,就像纸糊一般,无数五颜六色的碎芒,在空中飞溅,旋即被血浪吞噬。历代昆仑苦心布下的层层禁制,连一息都没撑住,便飞灰烟灭。

    失去阻挡的血浪结结实实撞上昆仑主峰!

    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所有人神情呆滞,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

    巍峨如巨剑的昆仑主峰,在他们眼中,缓缓倒下。

    轰隆隆!

    主峰的山体何等庞大,它倒下时,碎石灰尘被高高扬起,形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轰隆巨响,震得整个昆仑山脉都在颤抖。

    死寂!

    一片死寂!

    每个人脸上的神情,他们的脸色煞白,他们的嘴唇哆嗦着,他们神情恍惚。

    主峰、主峰被一剑斩断……

    所有昆仑弟子面若死灰,他们心中,仿佛什么东西轰然崩坍。

    “不!”

    凄厉的尖叫哀嚎,带着最深的绝望!

    ※※※※※※※※※※※※※※※※※※※※※※※※※※※※※※

    韦胜只身杀入昆仑,一剑斩断昆仑主峰!

    这个惊人的消息,如同飓风般,横扫天下。没有哪件事,比这更惊人。昆仑,天下至强的昆仑,竟然被一个人,一剑斩断其主峰!

    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呆立半天。

    倘若林谦之败,让人们已经觉得不可思议的话,那么,这件事,已经不是不可思议来形容。

    昆仑数千年,一直是天下门派之首,天下最强大的势力!

    没有任何一个门派,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无上昆仑!

    这个说法不是昆仑自封,昆仑数千年积累下来的威信,已经深入人心。昆仑弟子总是骄傲的,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有资格骄傲,这是理所当然的骄傲,因为他们出自昆仑。

    他们永远踌躇满志,他们永远自信满满。他们是最杰出的年轻人,最强大的剑修,他们是未来天下的主宰。在别人眼中如此,在他们自己内心深处,更是深信不疑。

    昆仑更是剑修圣地。

    他们开创了剑修这种强大的修炼道路,并把它发扬光大。剑修成为所有修者之中,战力最强大的修者。

    然而,这个剑修圣地,却被一位其他门派的剑修,杀上门,一剑斩断昆仑主峰。

    对于任何一个门派来说,这不仅是奇耻大辱,而且已经伤及根本。

    所有的剑修,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全都说不出话来,他们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间崩坍。

    昆仑,再也不是那个无上昆仑了。

    轰然倒塌的主峰和昆仑的无上威名,成为一个人最完美的陪衬。

    剑神韦胜之名,此日之后,再无争议。

    无上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