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百零六节 米南之死 【第三更】

第九百零六节 米南之死 【第三更】

    霞公主有些忐忑。

    她早已经接替过家族,在她的带领下,家族这些年发展得非常不错。虽然需要在几大势力的夹缝中生存,但是她长袖善舞,外柔内刚,内心意志又是极为坚决,遇挫而不气馁。家族上下,对她亦是信服无比。

    她依然美丽无瑕,但眉宇间更加成熟。

    但是突如其来的召见,让她有些提心吊胆。魔神殿已经强大到让她需要仰视,那比魔神殿更强大的冥王,让她心里发虚。这些天她一直在关注冥王与魔神殿的战事,双方战斗十分激烈,魔神殿的情况非常不好,处于劣势。

    百蛮境已经找不到魔神殿的盟友,大家都在猜,冥王什么时候,会一统魔族。这样一位极有可能成为整个魔族主宰的人物,却忽然莫名其妙召见自己,霞公主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福还是祸。

    “请进,王上等候您已久。”一名高阶魔族战将客气地指引霞公主进去。

    安漠出征,便从他的护卫中,挑选了几人,充当护卫。

    这些人跟随他创下七日突进的奇迹,绝对忠诚。战将被霞公主的美貌恍惚了一下,心中恍然,难道王上喜欢这个类型?

    霞公主定了定神,小心地走进大殿。

    一个白发胜雪的男子,似乎在凝望远处,他听到霞公主的声音,转过身子。

    “好久不见!”

    霞公主看到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呆在当场。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

    公冶小容带着战部潜伏着。

    他手上只剩下一千人,这一千人,一个不落地跟着他。打到现在,所有人都明白,天環没有了。但是没有人做逃兵,因为大人告诉他们,他们亲人的未来,需要他们用鲜血和战功去争取。

    更何况,大人带他们来打米南。

    如果说哪个人最让他们痛恨,那只有一个,米南!

    这个身居高位、享受了天環无数好处的家伙,是天環分裂的罪魁祸首!打米南,没有人会后退。

    他们悄然接近战场,米南战部一无所觉。

    双方的战斗极其残酷,打到这个地步,任何一分力量,都是极其宝贵的。米南战部把所有的探哨收回,投入到惨烈的战斗之中。

    穆双的战部几乎已经消耗殆尽,但是这里是北天環,普通战部的补充,并不困难。而米南的战部虽然更加精锐,但是他们无法得到补充。

    穆双就像冷血战将,源源不断地投入普通战部,用人命把这里变成绞肉场。

    这些平日里不受重视的普通战部,此时却悍不畏死,因为,他们的敌人是米南,他们最痛恨的仇人!

    他们之中,无数人的家园,因为这个人被毁。长达十年的南北天環之战,双方之间的仇恨,早已深入骨髓。

    前赴后继。

    人命在这里,就像冰冷的数字,超过五万人的普通战部,已经在这里倒下。

    然而消息传到后方,不仅没有引起骚乱,反而源源不断的战部,像潮水般朝这里涌来。有些战部已经准备撤出北天環,等待进入莫云海,他们义无返顾地杀回来。

    而那些因为长官不愿意杀回来的战部,许多士兵自发离队,三五成群地杀回来。

    连穆双大人都可以死,他们又算得什么呢?

    米南就被这样的“炮灰”,死死拖住。很多次眼看就要突破了,但是对方悍不畏死的疯狂反突击,硬生生夺了回来。

    环顾四周,看到诸将脸上灰败的士气,米南心中一片冰凉。

    怎么会这样?

    自己是顶阶战将啊!自己麾下这支战部是顶阶战部啊!

    怎么会打成眼前这般局面?

    他的战部,只剩下不到一半人。更可怕的是,从前天开始,已经出现逃兵。米南统军这么多年,他的战部还是第一次出现逃兵!

    他知道,自己赖以骄傲的战部距离崩溃,已经不远了。

    但是,他没有任何办法,他甚至无法撤退。若不是他投入昆仑的时机,恰到好处,他们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待遇。昆仑人才济济,已经没有空间接纳外人。若这次没能完成任务,回去之后,等待他的,只会是无尽的冷遇。

    昆仑不会再信任他。

    他的族人,将失去一切,他们再也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光明。

    他可以死,但不能退!

    然而,他愿意死战,他麾下的战部,却不愿意。为了昆仑死战?那是什么?

    米南心灰意冷。

    他不知道,在暗中有千双仇恨的眼睛,在盯着他。

    公冶小容的袭击,发动的时机挑选得极为巧妙。

    米南战部刚刚撤退下来,还没有休息,公冶小容悍然发动突袭,原本就已经接近崩溃的米南战部,一瞬间,就彻底崩溃了!

    “杀米南!”

    “干掉米南!”

    ……

    怒吼声响彻整个营地。

    米南战部就像没头苍蝇一般,许多人甚至惊慌失措地转身投入黑暗之中。他们的表现,就像最糟糕最业余的战部,看不到半点顶阶战部的痕迹。

    米南仿佛苍老了几十岁,他茫然地立在风中,对越来越接的厮杀声,浑然未觉。

    一道凛冽的光芒,斩向他的脖子。

    他像木头人一般,一动不动。

    一颗头颅飞上天空。

    依然神情木然。

    ※※※※※※※※※※※※※※※※※※※※※※※※※※※※※※

    别寒的孽部,就像不知疲倦般,在牧萱战部周围游弋了数个时辰。

    牧萱不敢有丝毫松懈,她知道,只要稍有不慎,别寒就会露出他的獠牙。她不断地鼓舞自己的部属,打起精神。

    只要能挺住别寒,她们就赢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

    时间过得越久,牧萱心中寒意就越重。她无法想象,一个人竟然始终能保持无规律地游弋,超过五个时辰。别寒游弋路线,绝对没有重复,根本无法预估他下一步的动作。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牧萱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哪怕她不断地提醒,手下战部依然有很多人,不可避免地分神。

    别寒的袭击发动得极其突然,没有半点预兆。

    孽部就像独特的刀片,瞬间切入牧萱战部的一角,刹那间,血花四溅,残肢横飞!

    许多人甚至还没有回过神来,死神就吻上她们的脸。

    一击便遁!

    甚至牧萱还没有来得及反击,孽部就已经闪电般脱离,重新进入游弋状态。

    这支战部全是女剑修,虽然她们个个都是久经沙场之辈,但毕竟是女子。突如其来的血肉横飞的场面,让众人的脸色变了。

    她们不畏惧死亡,也不畏惧战斗,但是如此血腥的场面,她们本能地排斥,更何况,就发生在自己在身旁?

    这一下,没有人敢再松懈了,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别寒重新恢复那似睡非睡的模样,带着孽部,在牧萱战部周围无规模地游弋。

    夜幕降临。

    牧萱的心又再度提起来,她心中焦急无比,然而无论她如何联系,都无法和米南和薛东联系上。

    难道他们出什么变故了?

    牧萱心中,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米南这类人,她打心里看不起,若是放在昆仑,她第一个肯定上去把他砍了。若不是掌门要求对他客气些,牧萱绝对不会给米南有什么好脸色。其实不光是牧萱,昆仑上下,对米南的感观都极差。

    昆仑凝聚力之强,外人很难想象,也因为如此,像米南这样享受了门派无数恩泽同,却叛出门派,分裂门派的家伙,他们从心里鄙视和看不起。

    可是薛东呢?

    什么人能够拦得住薛东?

    她不相信。

    可是到现在,依然不见薛东的踪影,最为可怕的是,她联系不上薛东。

    薛东战部是昆仑最强大的战部,薛东在昆仑的地位远不是其他战将所能比拟,因此薛东战部几乎汇集了昆仑最精华所在。

    最典型的一点,就是昆仑子,超过一半的昆仑子,在薛东战部。

    战部每一位剑修,都经过超过六轮的考核筛选,每一位都实力强大。

    薛东超强绝伦的战将水平,再加上层层筛选的战部剑修,还有无数高手,严酷至极的修炼,以至于牧萱相信,这样的战部,根本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支。哪怕名震天下的谷梁刀,遇到薛东,也被打得极惨。

    这样的战部,谁能打败?

    牧萱不相信。

    眼前的别寒虽然厉害,孽部也让她觉得意外地强大,但若是薛东来了,别寒没有半点机会。

    可是……薛东他们遇到什么状况了?

    她心中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这次的行动,好像处处都不顺。

    昆仑和莫云海之间的冲突,已经无法避免。

    现在,已经进入双方角力的阶段。

    然而和她想象中的势如破竹完全不同,她总有种层层受阻,十分不顺的感觉。

    如果说公冶小容的反扑,还只是自己的疏忽的话,那与别寒孽部之间的较量,她却没有半点留力,却始终被压制。

    别寒比他想象得更强,而且,她隐约有种感觉,别寒并没有使全力!

    难道,这才是莫云海真正的实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