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百零五节 韦胜的剑 【第二更】

第九百零五节 韦胜的剑 【第二更】

    刀芒没有破碎!

    它几乎在瞬间消失在空中,下一刻,它深深没入抱圆阵内!

    牧萱大脑一片空白,刚刚那道可怕的刀芒,紧擦她的身体掠过,凛冽的锋芒,让她浑身毫毛直竖。她身旁的剑修,就没有那么幸运,周围的空荡,让她感觉好似全身暴露在空气中,没有半点安全感。

    她身旁犹如空荡无人的长街。

    从天空望下去,厚实的战阵中,出现在一条可怖的伤口,贯穿整个战部!

    大大小小的战斗,牧萱经历过很多,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危险,但是今天依然是最危险的一次。

    危险来得如此突然,如此毫无征兆。

    当刀芒从身边除而又险地擦过,她甚至来不及作出任何动作。

    天空中的别寒暗呼可惜,若是刚才那一击,干掉牧萱,那这场战斗就结束了。不过,他很快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投入到眼前的战斗之中。

    很快,别寒就察觉到对方战部的异样。

    刚才那一击,似乎给对方带来的震撼比他想象得更强,对方还是一副没有回过神来的模样,反应有些迟钝。

    机会!

    别寒敏锐地意识到,这是难得的机会。

    孽部就像机敏的狼,在牧萱战部周围游弋,瞧准机会,便上去咬一口。

    别寒出手极准,每一次出击,必然带起一蓬血雨。他带着孽部,紧贴着牧萱战部的边缘,来回冲杀。短短几个回合,牧萱战部便死伤惨重。

    牧萱终于缓过劲来,看到战阵岌岌可危,心中顿时无比懊恼。

    自己竟然被别寒吓到!

    太不应该了!

    牧萱打起精神,她亦知道,今天稍有不慎,就极有可能交待在这。她忽然想起薛东的命令,拖住别寒,争取时间,为米南和薛东的夹击包围创造条件。

    她眼前顿时一亮。

    她承认别寒在战阵上的造诣,比她更胜一筹,但她决定防守的话,别寒想取胜,也没那么容易。

    拖!

    打定主意的牧萱,立即作出应对。

    别寒很快察觉到敌人的变化,心念一动,他猜出牧萱的意图。

    拖?

    他面无表情,开始放缓攻击节奏,在牧萱战部缓缓游弋。

    牧萱能够保持长时间的专注,但是她的战部,却不可能保持长时间的专注,她们会疲倦,会分心,会松懈。可是孽部,却没有这个问题,只要别寒专注,孽部就能始终保持专注。

    别寒有足够的耐心。

    他同样不着急。

    哪怕对手是薛东,他依然对公孙差充满信心。

    至于米南,别寒没有放在眼里,在他看来,米南已经失去顶阶战将的资格。

    米南看似强大,实际战部的战力下滑得极其惊人,他们已经失去了心中旗帜。穆双虽然人少,但是抱着必死之心的穆双,有能力把米南拖入地狱。

    此时别寒把守,后方压力陡减,大量的物资和人员,开始向穆双那里汇集。

    而且,别寒刚刚得到消息,公冶小容并没有回去整顿,而是悄然向穆双防线逼近。

    别寒知道,公冶小容并不是为了去击败米南,而是为了去阻止穆双赴死。

    别寒看了一眼牧萱战部,目光冰冷。

    ※※※※※※※※※※※※※※※※※※※※※※※※※※※※※※

    轰轰轰!

    天空中一青一红两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在空中不断充数幻位置,不断地撞击!

    每一次碰撞,恐怖的神力,便如同火山爆发般,轰然炸开。无数肉眼可见的神力波纹,肆意横扫一切。

    在他们脚下,山崩地裂,无数可怖的裂缝、深不见底的巨坑,到处都是。

    就连天空,都开始出现一道道的龟裂纹。

    红色的身影,浑身缭绕着无数鲜血,好似刚从血池中捞出去。他手中的神剑,不断发出嗜血的嗡鸣,每一剑,必然伴随漫天血幕。

    青色身影纤尘不染,优雅雍容,神剑锋芒气息,直冲云霄,每一剑挥出,必然是斩天开地,无坚不摧。

    这一界,在两位神级强者的火拼之下,开始出现崩溃的迹象。

    韦胜冷峻有如岩石,每一剑,必出全力!

    龙心强大的造血机能,和弑神血剑,简直天造地设。他对剑极其虔诚,本心纯净无碍,多么年来剑心如一,从未变化。

    加之他心无旁顾,没有琐事相烦,他的剑意比起林谦,竟然更纯净一分。

    暴戾弑神血剑,牢牢在他的驾驭之下。哪怕是漫天血幕,天地间都充斥着呛鼻的血腥味,但是没有影响韦胜半点。

    林谦心中讶异无比。

    他没有低估韦胜,但是他没有想到,韦胜在剑上面的成就,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林谦本身就是昆仑千年来,最杰出的天才,无论在哪方面,他都拥有令人称羡的天赋,修炼亦是如此。

    他掌管着昆仑,然而修炼之快,昆仑内无人可及。

    他在剑上的造诣,已经超过师傅,在昆仑的历史上,无人能出其右。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人,比自己更强!

    对方手上的弑神血剑,在他手上,威力骇人,每一剑相交,林谦都能感受到,手中的太古神剑,被鲜血侵蚀一丝。

    若是平时,这丝侵蚀,林谦心神一动,便能消去。但此时,双方激战正酣,一息之内,交手百次。

    他必需要全神贯注,才能接下来,无暇化去侵蚀。

    好在太古神剑并不弱于弑神血剑,甚至更强一分。每一剑,对方的弑神血剑,同样会受到太古神剑的锋芒之气挫伤。

    双方都咬牙坚持,没有半点后退。

    林谦的微伤,开始让他逐渐落下风。

    韦胜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激烈无比的战斗,他的心却飘得很远。

    剑的极限是什么?

    他还没有找到答案。

    剑的极限,一直是他追求的目标。忽然间,他想起自己一路修炼的经历,想起无空山、掌门、师叔们,想起和左莫他们在封绝战场,剑誓在他耳边轰鸣,有如风雷般。

    他面前的血海,无数面孔一闪而逝,此生彼灭。

    什么是剑?

    自己到了神级,自己的剑,依然无法让掌门他们活过来。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惘。

    他本能地挥舞着手中的弑神血剑。

    强大的力量传来,他蓦地回过神来,浮现一丝明悟。

    剑的极限是什么?他依然没有答案,但是此时,他却明白了另一些东西。生命之河无常,人永远活在当下。再强大的剑,也无法挽回已失去的美好。剑的意义,永远是守护和捍卫现在的美好。

    自己的兄弟亲人!自己的誓言决心!

    剑,就是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本心。手中有剑,才能守护捍卫那些,愿意用生命来守护捍卫的美好啊!

    这就是自己的剑!

    什么东西,在韦胜体内无声破碎,他心中一片宁静平和。

    似乎感应到韦胜心中的想法,手中的弑神血剑蓦地血光暴涨,血光中的暴戾之气,消弥无形,一起消失的,还有呛鼻的血腥味。血光纯净柔红,有如水晶,多了一股直指人心的坦荡之气。

    林谦立即感觉到不同,原本韦胜的剑意之中,总带着一丝暴戾和仇恨之意。这一丝暴戾和仇恨,虽然凶悍,但是林谦却凛然不受侵。

    当年之事,他本就没有半点后悔惭愧。

    他的生命和魂魄,只属于昆仑!

    其他万物,在他眼中有如蝼蚁。

    然而,如今韦胜剑意平和中正,多了一份坦荡之气,却让他感觉得压力陡增。就好像对方的剑突然变得沉重数倍。每一剑,他体内的神力,都是一阵翻腾。

    这是……

    他的目光落在韦胜脸上,他的眼睛陡然眯起来。韦胜脸上看不到半点仇恨,他的目光清澈如水,然而,林谦同样看出来,韦胜眼底深处的坚决,竟然比之前更强!

    顿悟!

    竟然在这个时候顿悟!

    林谦的心往下沉。

    到他们这个级别,技巧反而变得不重要。双方比拼的是剑意、心神、神力、意志,双方每一击,都蕴含他们各自对剑意对天地法则的理解。最先承受不住的人,会受到对方全方位的影响,心神、视野、声音。

    两人的每一击,对于神级以下的强者来说,都极其骇人而致命!

    但是在双方眼中,他们洞悉彼此所有的奥妙,他们亦明白,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取巧没有任何意义。

    但他们没有退却。

    双方攻击频率极其惊人,其中之凶险,非神级根本无法理解。

    他们的神力同样以惊人的速度在消耗,这一界的神力,都被他们抽空。

    界开始崩溃。

    林谦眼中,韦胜变得越来越高大伟岸,他就像战神一般凛然,每一剑都充斥着毁天灭地的威力!

    林谦知道,这是他心神受到韦胜剑意侵扰,出现动摇。

    他体内的神力,快要枯竭。

    韦胜愈战愈勇,这并不是说,韦胜的神力比林谦更强。而是韦胜的心境越来越坚固完整,破开魔障的韦胜,心如磐石,坚不可摧。

    而林谦之前的轻伤,只不过是一个微小的破绽,然而,如今破绽正在不断变大。

    林谦甚至清楚,再过二十息,自己就会落败。

    他只有一个办法。

    走!

    林谦心中轻叹,这一走,必然在自己心中留下一个深深的破绽。想要化去,不知要费多少力气。

    为了昆仑!

    林谦眼中闪过坚决之色。

    ****************************************************************************

    PS: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