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百零四节 别寒VS牧萱 【第一更】

第九百零四节 别寒VS牧萱 【第一更】

    别寒学习战将的过程,远比一般人想象得要艰难。人们只听说,在悬空寺有两个出色的少年天才,一个叫江哲,一个叫别寒,其中的内情,却极少人知道。

    别寒很早就展露才华,但是很快,他敏感的身份,却成为他进一步学习的障碍。于是,他只有自学,自我推演,他就像一个孤寂的天才,在悄无人知的角落,孤独枯燥地推演、思考着。

    他的偏执、冷静,便是那时成形。

    哪怕到后来,他独领孽部,除了得到翻阅战将玉简的权利之外,依然没有人指点他,没有人和他交流。

    但是,他就像所有沉默寡言的天才一样,能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反复做无数次。

    战阵是他研究最多的东西,也是他少数能够研究的内容之一。悬空寺里,允许他翻阅的玉简的战阵,几乎所有变化,他都烂熟于心。他不满足于熟记,开始解构、推演变化,尝试从源头上了解战阵。

    而孽部,成为他的实验对象,验证他想法的对错。

    他总结出许多不为人知的办法。

    五星破阵便是其中之一。

    这门手法没有见于任何一枚玉简,这是别寒总结了大量战阵,找到的一种简单有效的破解方法。

    这是他第一次用于实战。

    五点光芒似缓实疾地没入漩涡之中,不断流转的漩涡,忽然一滞。

    牧萱大骇,这是什么东西?

    这套水涡剑阵,是她最擅长的剑阵之一,在历次战斗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哪怕声势更可怖的攻击,落入剑阵之中,也会层层化去。

    这是……

    她能够感觉到,好似有一层无形的隔阂,把剑芒之间的联系,阻隔起来。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水涡剑阵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剑芒之间,以一种极其特殊的方式排列,相吸相引,剑芒之间充斥着充满黏性的力场。

    水只有在流动的时候,才有莫大威能。

    一旦缓慢下来,它的威力就在急剧变小。

    那五点光芒,到底是什么……

    看着剑芒流转愈来愈慢,牧萱的脸色极其难看,当机立断,沉喝一声:“三冲剑阵!”

    只见原要本水涡状的战阵,陡然散开,层层叠叠,如浪涌动。战阵就好似水面荡起的波浪,一波一波,有节奏的分分合合。

    忽然,战阵最后方的剑修,挥洒出剑芒。

    从战阵后方往前,递次挥出剑芒,一道道剑芒,如同一道道小波浪,不由地汇集。当剑芒出现在战阵前方时,剑芒已经汹涌如怒涛!

    呜!

    数千道剑芒组成的怒涛,带着令人震颤的轰鸣。

    别寒面无表情,三冲剑阵战阵这般经典的战阵,他怎么会不认得?三冲剑阵,一波强过一波,而且每一波相连,当第一波冲到敌人面前,第三波便已经完成。

    一波接一波,一波强过一波,一般人往往会手忙脚乱。

    牧萱战部每一名剑修的实力都相当出色,挥洒出的剑芒,凝实而凛冽,她们对战阵执行也堪称完美,控制得极其精准。

    近万道剑芒汇聚,竟然没有一丝散乱。

    别寒明白牧萱的想法,牧萱就是欺负孽部人少。三冲剑阵不是什么精妙的剑阵,更多的比拼的是战部人数和素养。

    牧萱战部在人数上占据优势,作为昆仑的顶阶战部之一,昆仑强大的剑修体系能够让她轻易地组成庞大的战部。如果不是她偏爱女剑修,战部的规模完全可以再大数倍。和薛东不同,牧萱挑选的并非本身实力最出色的剑修,而是更强调剑修的服从性和纪律性。她的战部更容易补充,因此人数也维持在较高的规模。

    之前在公冶小容手上吃了点小亏,但是她依然有近一万人的规模。

    别寒不为所动,顶阶战部之间的较量,并不以人数多寡来论。

    迎面呼啸扑来的剑芒怒涛,别寒面无表情,忽然身形一动,迎着剑芒怒涛冲去,他身后的孽部无声散开。

    手掌一斩。

    红色的掌芒如刀。

    孽部同时出掌齐斩。

    数千道红色掌刀芒,如同群鸟归巢般,没入别寒挥出的掌刀芒。

    刀芒陡然膨胀数十倍,挟着骇人的声势,迎向剑芒怒涛。

    一青一红,一汹涌,一凛冽。

    但是别寒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人吓一跳。

    冲阵!

    他率领孽部,在空中划出丝丝缕缕的红芒,紧跟着刀芒之后,悍然扑去。

    这家伙疯了么?

    牧萱一怔,差点失声惊呼。如同强大的两股力量正面碰撞,必然轰然爆裂,这个时候迎上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如此强度的神力碰撞,威力之强,足以夷平一座城镇。便是孽部,冲入爆炸范围内,也必死无疑。

    别寒猫着腰,他身旁的孽部,动作和他一模一样。他们紧紧跟在别寒身边,战阵严阵。

    倘若放在其他地方,牧萱一定会觉得说不出的滑稽好笑,可是眼下,她却笑不出来。

    因为他是别寒。

    牧萱瞪大眼睛,不敢眨一下。

    接下来的一幕,几乎让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嘶!

    就像厚布撕裂的声音,仿佛烧红的刀划过凝固的牛油,火红的刀芒,竟然不费吹灰之力,轻松切开第一道剑芒怒涛。

    嘭!

    当火红刀芒掠过剑芒怒涛,第一道剑芒怒涛犹如装满羽毛的枕头,突然爆裂,数万计的剑芒,就像羽毛般炸开,场面壮观至极。

    那声“嘭”声音并不大,但是落在牧萱耳中,却不啻惊雷。

    她呆呆地看着漫天激射的剑芒,它们完全失去控制。

    不可能……怎么可能……

    眼前的一幕,完全颠覆了她所有的常识认知,三冲剑阵的破解方法,从来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手段。

    一个词跳入她的脑海:肢解!

    没错,就是肢解!

    剑芒怒涛在瞬间,被肢解!

    没有爆炸!

    失去控制的剑芒,没入别寒的战阵,然而孽部此时亮起幽幽光芒,战阵方法,一朵巨大白莲若隐若现,缓缓转动人,洒下淡淡光幕,剑芒打在光幕上,却只泛起点点涟漪。

    牧萱认识这战阵,悬空寺的经典护守战阵,木莲护法!

    牧萱心中惊骇莫名,然而战场却没有丝毫停顿。

    别寒脸上冰蓝色的魔纹蓦地一亮,他前方呼啸嘶鸣的火刀,角度出现一个极小的偏转。

    嘶!

    嘭!

    和刚才如出一辙的声音,亦和刚才如出一辙的效果。

    第二道剑芒怒涛再度瞬间肢解,化作漫天剑芒如羽。

    嘶!嘭!

    第三道剑芒怒涛来得更快,几乎同时到达,然而,却没有对别寒构成任何威胁。

    牧萱心中一寒,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别寒在战阵方面的造诣,让她感到一丝恐惧。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人打败。

    别寒对三冲剑阵的了解,比她更深刻,她做不到这种地步。

    她知道,别寒的火刀,只不过找到剑芒怒涛的关键中枢切入,才会产生如此惊人的效果。然而知道归知道,她依然感到莫名的敬畏,那可是由近万道剑芒组成的啊,一息之间,它们的变化,何止千万。

    在如此复杂的变化之中,准确找到剑芒怒涛的破绽!

    她做不到!

    然而,时间已经容不得她胡思乱想,别寒已经拉近双方的距离。

    若是刚才,她定然欣喜万分,剑阵困敌,是她们最有效的手段。但是到此时,她信心全失,剑阵还能困得住对方么?

    这个问题她不敢深想。

    她强自镇定心神,手中长剑下压,哗,她身边的战部,如同流水般散开。

    空中的别寒,一切尽收眼底,他无动于衷,继续紧跟刀芒,身边的孽部,却在悄然间,变化位置。

    木莲护法战阵,变成一个经典突破战阵,无畏冲阵!

    无畏冲阵出自禅修的无畏印,讲究的是心无畏惧,众心如一,正面强击,以强破强。

    大名鼎鼎的无畏冲阵,牧萱怎么会不认识?

    深吸一口气,剑身举起,圆形剑芒从她脚底浮现。

    如流水般散开的战阵,所有人如牧萱般,举起手中飞剑,每个人脚下,圆形剑意浮现。

    抱圆阵!

    一道道圆形从剑修们的脚底升起,滑过她们的身体,顺着她们的剑身,飞上天空。

    从天空望下去,下方升起近万道大大小小的圆形剑意,它们看似绵软不着力,就像海底浮起一群水母!

    抱圆阵破无畏冲阵。

    在昆仑任何一位经过正规培养的战将,都不会在这上面犯错误。当年的四大门派,彼此之间的竞争关系激烈,彼此之间的战阵,都非常熟悉。在战将培养中,其他几门派的经典战阵,都有详细的破解应对的方法。

    昆仑战阵重攻轻守,但是抱圆阵,却是破解无畏冲阵的最佳选择。就连悬空寺当年的教材中也强调,不可用无畏冲阵去冲击昆仑的抱圆阵。

    别寒的嘴角忽然浮现一抹微不可察的弧线。

    一如他所料!

    他没有丝毫改变的意思,双方之间的距离,以惊人的速度拉近。

    孽部全体忽然身上光芒闪动,别寒双手,如花绽放。

    一只金色凝实巨掌,出现在战阵前方。

    掌结无畏印!

    一股无畏无惧的刚猛气息,轰然勃发。

    无畏印一出现,有如泰山压顶,威势之凶悍,让人生出无可抵御之感。那道红色的掌刀芒,反而显得微不足道。

    牧萱心中疑惑,但是此时来不及细想,而是作好抵抗冲击的准备。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刚猛无俦的巨掌无畏印,却蓦地一沉,拍在那道已经被人忽视的红色掌刀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