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百零三节 以大师兄之名

第九百零三节 以大师兄之名

    整支战部,瞬间在林谦眼前爆裂。

    爆裂的神力组成狂暴的大海,瞬间把林谦吞噬。一紧手中的太古,光罩牢牢把他护住,林谦心中充满惋惜。

    一代名将,就这样殒落了。

    玉石俱焚么?真是可惜……

    忽然,林谦似乎察觉到什么,几乎在同时,一股强大莫御的力量,重重撞上他的光罩。

    光罩当场四分五裂,这是双雨的临死反击。

    光罩碎裂的同时,林谦手中太古一抖,圆形剑圈护在身前。

    啪啪啪!

    汹涌的力量像找到目标般,轰然狂涌而来,每一波的力量对林谦来说,都微不足道,但是它们实在太密集数量实在太多!

    剑圈破碎。

    林谦闷哼一声,借着这股力量,挣脱这片狂暴的力量海洋。

    挣脱的林谦,远远地注视着这片力量海洋。

    注视着它从暴烈渐渐归于平静,力量余波,逐一消散在空中,踪影全无。

    真是个刚烈的对手啊!

    林谦心中轻叹。谷梁刀最后的反击,是他操纵战阵的巅峰之作。利用战阵和惊人的操控技巧,把整支战部在瞬间引爆,这样的事情,不仅闻所未闻,便是林谦,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位值得尊敬的对手。

    神级之后,第一次受伤。

    伤势不重,静养数日便能痊愈,林谦没有放在心上。以这样的代价,消灭一位顶阶战将和一支顶阶战部,实在划算。

    可惜,养元浩要狡猾得多,飘忽得多。若不是谷梁刀复仇心切,昆仑也无法如此轻易捕捉到他的具体方位。

    谷梁刀之死,对莫云海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想到这一点,林谦十分满意。

    就在此时,一声长啸,远远传来。

    啸音之中,竟然蕴含淡淡的龙威。

    林谦朝啸音来处望去,远处的天际,有如血染,一片猩红,说不出的可怖。一道人影,有如划破血色天际,以惊人的速度,向这边冲来。

    视野内,人影忽然凭空消失。

    下一刻,一道挺拔扛剑的身影,出现在林谦面前。

    林谦的瞳孔骤然收缩。

    韦胜!

    更让林谦心往下沉的是,除去淡淡的龙的气息,韦胜身上,有着和他一般无二的气势。林谦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神级!

    韦胜是神级!

    他心中如同掀起惊涛骇浪一般,当年央土原一战,他是亲眼见到韦胜是如何燃烧神力,拼死一战。燃烧神力的结果是什么,他一清二楚。以当年韦胜那般实力燃烧神力,只有死路一条,哪怕侥幸还活着,也必然和废人一样。

    怎么……怎么可能也踏入神级!

    韦胜眼中闪过一丝悲伤。

    来晚了一步!

    空气中残留的神力余波,显示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但是当韦胜的目光,落在林谦脸上,便化作如同钢铁般的坚决。

    “韦兄别来无恙。”林谦温和有礼:“没想到韦兄也踏入神级,韦兄终于找到自己心中的剑道,果然不愧我辈剑修。”

    韦胜摇头:“我修的剑,和你的不一样。”

    “没错。”林谦点头:“剑道殊途,谁对谁错,难以明了。但谁强谁弱,却是可以分出高下。韦胜,以剑之名,可敢与我一战?”

    林谦剑指韦胜,白衫飞扬,风华绝代,气势惊人。

    “若是别人,我会给别人公平一战的机会。你我之战,非剑道之别,是死仇。”韦胜没有避让林谦的目光,坦然磊落道:“我曾立下剑誓,必灭昆仑,祭奠无空。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韦胜语气铿锵有如剑鸣,决绝凛然,手中弑神血剑嘶声尖啸,直指林谦。

    林谦知道,自己的心机白费。他刚刚受轻伤,若是旁人,他也不惧,没想到韦胜竟也是神级。神级之间的战斗,这看似没什么的轻伤,却足以致命。

    他本欲以语言相激,韦胜对剑的虔诚,无人能及,以剑之名,本以为韦胜会中着,再不济,也在韦胜心中留下一处胜之不武的阴影破绽。

    没想到,韦胜性情磊落,直指本心,这样的人,非语言能撼动。

    当年无意中的举动,却惹下如此大敌,只能说造化弄人。

    林谦抛开心中杂念,他虽身处劣势,但是却并不畏惧。他洒然一笑:“也好!昆仑大师兄,无空大师兄,那就以大师兄之名,来作个了结吧!”

    无上昆仑,和山野小门派无空剑门,在林谦口中,终于第一次放在平等的位置。

    韦胜面色如常,心中却激荡难平。

    师门在上,弟子韦胜,终于等到这一战!

    手中弑神血剑似乎感受到韦胜心中的悲愤和激荡,嗡嗡震颤,整个天空,化为一片血红,如血海翻腾不休,狂暴肆虐的杀意,充斥天地间。

    地面的草木,迅速地枯萎,河流染得鲜红,地面裂开一道道可怖的口子,里面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天地好似化作血海地狱。

    林谦手中的太古神剑,急剧地颤抖,无数锋锐无匹的剑意,在天空中纵横交错,铮然作响。

    那丝丝缕缕的血芒,一靠近林谦,便会被绞得粉碎。

    感受到手中的太古神剑沸腾战意,林谦低头自言自语,却异常坚定:“师傅,弟子必不辱我昆仑之名!”

    抬起头,林谦的眸子化作金属般的青白,锋芒无匹的剑意,多了一份沉凝威严。

    一青一红两把神剑,有如宿敌般对峙。

    ※※※※※※※※※※※※※※※※※※※※※※※※※※※※※※

    别寒看着眼前的牧萱战部眼花缭乱的变化,就恍如没有见到一般,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他看出对方的意图,牧萱想拖住他,拖到援军到来。

    可惜,若是牧萱知道,薛东会被公孙差截住、米南死伤惨重的话,还会如此么?

    别寒的目光,在孽部身上扫过。

    那一张似是还非的脸庞,他想起安息岛祭殿里那整齐如林的灵位牌。灵位牌一张没缺,昔日的孽部,全都安息于此。

    如今的孽部,早就不是以前的孽部。全新的孽部,拥有完整的魂魄,它们从诞生开始,就与别寒心灵相连。它们更接近魔骑,却保留了以前孽部的战斗本能。莫云海的神晶,几乎全都投入在孽部身上。

    这支孽部,大概是世上最昂贵的战部。

    当最后一块灵位牌摆上,别寒心中最后的枷锁破碎,新的孽部,竟然让他焕发宛如新生婴儿般的喜悦和希望。

    以前的孽部,充满了死的气息,而如今的孽部,却充满勃勃生机。

    他踏过灰暗绝望的边界,触摸到阳光温暖。

    悬空寺孤寂冰冷的日子,他们看他在昏暗灯火下研究战术,他们听他池边的自语自语,无论是艰难,还是困苦,他们一直没有离开他。

    安息吧。

    请不要担心我。

    别寒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暖意。

    他抬起头,眸子重新恢复冷冽,眼前以惊人节奏变幻战阵的牧萱战部,却没有在他心中惹起半点波澜。

    牧萱战部是他见过变化最多的战部,他们就像一滩流动的水,可以随意变幻战阵。

    如果普通战部,偶到这样的敌人,会备觉棘手。

    但是对于别寒来说,却一眼洞穿对方的弱点。牧萱战部过于追求变化,而在力量上,则要逊色得多。

    缺乏力量的繁复变化,只是花拳绣腿。

    别寒深吸一口气,只见孽部每个人忽然飞出一朵朵火焰,数千朵红火怒焰,升上天空,绚烂美丽。

    别寒身上的【纵火犯】陡然炽亮起来,漫天怒焰,飞快地没入别寒体内。层层叠叠的火焰,沿着神兵表面流淌,一根根如火焰的羽翎,肆意生长。

    脸颊脖子等处的冰蓝魔纹,闪耀着妖异的光芒。

    牧萱脸色顿时微变。

    魔族战法!

    她猛然想起来,别寒是唯一一位,精通修者和魔族两种战法的战将。而孽部也是唯一的能够同时具备两族战法的战部。

    牧萱同样清楚自己战部的强项和弱点。

    她并不惧怕魔族那种蛮不讲理的战法!在她看来,魔族的战法野蛮、缺乏技巧、单一。一般的魔族战将,她亦不丝毫不惧,虽然说一力降十会,但是变化的极限,就是柔能克刚。

    在战阵变化方面,牧萱自信自己的战部已经做到登峰造极。没有哪支战部,会完美无缺。

    如同被火焰包裹,别寒的心,却是冷静如冰。

    偏执的冷静,让他在任何时候,都心如冰雪。

    眼前的战阵,一变再变,丝丝缕缕的剑芒,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任何强硬的攻击,都会被这些巧妙的剑芒,层层剥落,直至消弥。

    可惜,很多人忘记了,在与赏雨生那一战之前,别寒能跻身顶阶战将,从未依靠过魔族战法。

    战阵变化,亦是别寒最擅长的武器之一。

    别寒的眸子一片森寒,嘴角浮起抹冰冷的弧线,放下心障的别寒,仿然偏执,依然疯狂,却更加冷静。

    伸出手指,朝剑芒漩涡的中心处,临空虚点。

    澎湃的力量,在他指尖炸开。

    一点耀眼的炽红光点,如同掉落的火星,飘向牧萱战部正中心。并没有结束,别寒其余四指就好似弹琴般在空中虚点。

    又是四点更细一分的红色光点,飞向漩涡的四角。

    五星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