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九十七节 凉微的计划

第八百九十七节 凉微的计划

    所有人都被凉微提出的作战计划彻底惊得呆住。

    大殿之内,凉微低沉的声音回荡。

    “对方拥有一个不是弱点的弱点,对方没有神级强者。另外,各界驻守的战部,不属于同一个势力,彼此之间的合作,必然不会那么默契。对方精心打造的防线,防御力极强。若是一般的冲击,进攻方必定撞得头破血流,死伤无数。”

    “但是,王上是神级,是我们最强的一点。”

    凉微如狼般的目光,扫过全殿,此时的他,锋芒毕露。

    没有人反对,凉微说得没错。在神级强者面前,这条防线远远达不到完美的程度。可即便如此,他们每个人都被凉微这个大胆的作战计划深深震惊。

    “我们在正面战场上,一次性投入四十万的兵力,正面强攻五界防线。目的只有一个,给五界防线全面施压,足够大的压力。如此一来,他们只能各自为战,彼此之间的联系被切断。”

    凉微侃侃而谈,神色沉静自信,面对满殿高手,他没有丝毫怯场。

    “当对方全面被压制,王上亲率五万精锐,突击魔帅联盟驻守的天木界。天木界是我们这次的最终进攻目标,原因有两点。一,魔帅联盟的实力不强,是理想的突破口。二,这是魔帅联盟的地盘,一旦公子希溃败,最好被杀,那无论魔神殿,还是英豪盟,就变成真正的异地作战,他们无法借助本土的力量。”

    “如果能打开这个缺口,对方死守五界防线便失去意义,只能撤退。我们顺势而下,便可以成功进入百蛮境!”

    凉微缓缓说出自己的结论。

    大殿一片死寂,大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在凉微制订的这个作战计划中,第一波进攻,投入兵力达到惊人的四十万。在第一波进攻中,投入所有兵力的八成,这样情况在历次战争极为罕见,而在如此规模的战役中,更加罕见。

    如此规模的战役,大伙都是第一次,大家都相当谨慎。

    有人反对:“一次性投入如此多的兵力,会不会太冒险?”

    凉微解释道:“对方有防守之利,添油战术万万不可。假如不能一举打出缺口,对方信心倍增,防守意志会更加坚韧,那五界防线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血肉磨盘。我们很有可能会被拖死在这。”

    另一个站起来反对:“计划不错,就是伤亡太大!”

    凉微没有丝毫避讳,坦然道:“没错,这个计划的伤亡肯定不小。但是,我想说的是,兵力是我们的优势。这种程度的伤亡,我们能够接受。用一定的伤亡,来赢得时间、空间和士气,我认为值得。而且,突破这样的防线,不可能没有伤亡。”

    反对者默然,无论是谁,想攻破五界防线,伤亡必然不小。

    凉微忽然看了左莫一眼,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咬牙道:“这个计划的关键是王上,王上胜,我们就胜!”

    其实他后面还有一句话,王上败,他们就败,但是这句,他没有说出口。

    王上会败吗?

    大殿没有人敢吭声。

    安漠站了起来,摇头道:“眼下战斗才刚刚开始,还没到需要王上亲上前线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先试探性进攻,寻找防线的破绽……”

    左莫摆了摆手,打断安漠的话,他站了起来,环顾全场:“就用这个计划。安漠,凉微,你们今晚安排进攻各界的各战部序列。各部按计划,进入进攻阵地。”

    左莫的话,为了整个讨论定下结论。

    他不得不承认,凉微的计划相当出色,看上去并没有太出彩的地方,却是堂堂正正,哪怕对方知道他们这个计划,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这才是真正的名将风采。

    没有人知道,时间对左莫来说,是多么重要。

    难怪蒲妖对凉微赞不绝口。这样的计划,并没有太复杂的地方,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般魄力。只有把其中的利害看得透彻,才能有这样的决心和勇气。

    “是!”

    安漠和凉微齐声领命,安漠虽然不赞同,但是王上决定,他依然会认真执行。

    左莫看着诸人,冷声森然道:“本王将冲杀在阵前!各部谨记,此战有我无敌!有进无退!凡不听号令者,杀!凡畏惧不前者,杀!”

    连续两个“杀”,让大殿内温度骤然下降。

    众人第一次见到王上如此冷酷决然,无不心中凛然,刷地起身,轰然应命:“是!”

    ※※※※※※※※※※※※※※※※※※※※※※※※※※※※※※

    无数耀眼光芒,划破天际。光芒如雨,照得黑夜亮如白昼,剧烈的爆炸声,恍如强劲的音攻,一波波摧人心,耳膜欲破。

    公冶小容死死咬着嘴唇,几乎要把嘴唇咬破。前方的阵地,几乎完全被昆仑的攻击笼罩,不断能看到尸体被爆炸抛飞、血柱飙射入空中。

    这支他花费了无数心血一手打造的战部,正在不断地损耗。那条简陋的符阵防线,是他抢时间修建的。

    他早就料到,昆仑肯定会不惜一切地进攻,但是他依然低估了昆仑的进攻强度。进攻他的战部,是牧萱战部。

    这位以打法细腻而著称的女战将,强攻起来的气势,竟然如此霸道!

    前方的战部在不断地损耗,每个人的牺牲,他的心都在滴血。他的手不自禁地微微颤抖,他的目光却坚定没有一丝波澜。

    他在等待,等待反攻的时间。

    牧萱战部如此不惜一切地进攻,神力的消耗会非常惊人。公冶小容用一半战部,用禁制拖住对方,为的就是等待反攻的机会。

    他很庆幸,进攻他的,不是薛东战部,而是牧萱战部。一如他所料,牧萱战部的水平很高,但是很显然,她们并不擅长强攻,强攻时的神力消耗控制得并不好。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也是一半战部用命换来的机会。

    性格坚韧的公冶小容,并没有因为承受着巨大痛苦,而失去敏锐的洞察力。

    对方的攻击,依然狂暴如雨,但是公冶小容却察觉到暴风雨中流露出那一丝颓势。

    就是现在!

    公冶小容毫不犹豫出击,厉声暴喝:“杀!”

    他身边,只有不到两千人!

    然而,这一千多人早就看得目眦欲裂,个个状若疯狂。

    天環独有突击战阵,陡然亮起耀眼的光芒,谁也没有想到,几乎同时,牧萱战部侧部的地面,陡然亮起同样的光芒。早在牧萱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公冶小容便在周围悄然布下数座小距离的传送阵。

    这些传送阵,上面都用厚厚的泥土遮盖,牧萱战部根本没有察觉。

    刷!

    战阵凭空消失,又凭出空出现在牧萱战部的侧翼。

    而战阵的气势亦攀升到顶点,冲天而起,瞬间,上百道耀眼的光圈,飞入对方战阵之中。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牧萱的战部立即陷入一阵混乱。无数血花飞溅,这些耀眼的光圈布满无数符纹,一飞入牧萱战部,一边高速旋转,一边迅速变大,所过之处,血花飞溅。

    但是牧萱战部亦是天下有名的精锐战部,在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立即反应过来。

    立即有一部分修者,迅速施展防御神术,而另一部修者,则在准备反击神术。

    然而,很快,所有人的脸色变了!

    她们的神力,已经接近枯竭!

    呼呼呼!

    又是数百道光圈,没入牧萱战部!

    牧萱花容失色,她终于明白,公冶小容打的是什么主意,心中懊悔无比,太大意了!

    之前的势如破竹,公冶小容和穆双几乎在她和米南的联手攻击下被打残。虽然北天環加入莫云海,但是远水不解近渴,公冶小容和穆双都没有放在她眼中。在她看来,攻下北天環,只是时间问题。

    由于林谦要求他们以最快速度拿下北天環,她便毫不犹豫选择了强攻。

    神力近乎枯竭的牧萱战部,虽然人数上占据绝对的优势,但是面对生龙活虎的一千多人,竟然处于下风。

    公冶小容率领一千多人,疯狂地冲击着牧萱战部。

    失算了!

    牧萱脸色恢复正常,毫不犹豫下令:“丁部缠住对方,其他人撤!用灵兽!”

    很快,牧萱战部飞出一支两千人的队伍,迎上公冶小容。

    其他人纷纷取出灵兽,向后方撤退。

    公冶小容见状,也不追击,只是不断地围剿送上门来的两千人。半个时辰后,两千人没有一个人还活着,这两千人没有一个逃跑。

    公冶小容心中没半点开心,只有无尽的苦涩。

    这次不能算胜利的反击,是用一半人的性命换来的。牧萱下次卷土重来,他们没有半点机会。

    好在,终于打退这波攻击,可以赢得几天的时间。

    自己也要向后撤退了。

    在他后方,整个北天環在不断组织着规模惊人的撤退,大量的民众源源不断地向莫云海方向转移。天環的防线几乎完全被摧毁,这里的防守难度极大。

    公孙差他们定下的计划,北天環可以被昆仑占去,但是只留下一片焦土,整个天環将被全部搬入莫云海。

    莫云海庞大的销售网络,此时展现出惊人的力量。

    无数只体积惊人的运输宝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组成一只只庞大的船队,像蚂蚁搬家般,不断把天環的民众运走。

    而所有的传送阵,此时都排起惊人的长队。一枚枚晶石,就像流水般,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然而莫云海却丝毫不在意,他们不断运来一批批晶石,许多传送阵旁,人们第一次见到晶石堆积如山的场景。

    强大而富足的莫云海,进入全面战备状态,没有人可以低估。

    北天環之前便进入战备状态,民众已经进入战时状态,而且公孙差定下的原则是只运人不运物资,效率非常惊人。

    公冶小容赢得的几天时间,珍贵无比。

    而另一个传送阵,一支诡异的战部,从传送阵鱼贯而出。这些人漠无表情,眸子灰白,身上布满华丽的刺青,没有一丝生气。

    当一个神色冷酷,浑身布满魔纹的男子,从传送阵走出来时。

    “是别寒大人!”

    人群中响起一声惊呼,顿时骚动和惊呼迅速蔓延。

    “他就是别寒大人?”

    “天呐!这是孽部!”

    ……

    惊呼之后,惊喜和笑容在人们脸上浮现,他们的心终于落地。有别寒大人在,他们安全了!

    莫云海的人,个个挺胸抬头,脸露崇敬之色。

    他是别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