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八十八节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们以冥境之名

第八百八十八节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们以冥境之名

    冰冷的语言,不带一丝情感。

    然而这句话,却如同一盆冰冷的雪水,把三十万大军浇个通透,众人心头刚刚燃起的那团火焰,瞬间浇灭。

    那个戴面具的家伙,就那样漠然地盯着他们,就好似在他眼中,他们只不过蝼蚁一般的存在。

    可恶!

    许多人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成名多年,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

    他们不自禁地紧紧攥着拳头,青筋毕露。

    左莫接下来的一句话,瞬间让这些备感屈辱的高手们,失去理智。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们以冥境之名?”

    冰冷淡漠的语气,像在述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但是没有任何掩饰的霸气和居高临下,却如同肆意张扬却又凛冽冰冷的寒风,在众人心头扫过!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

    大军中,陡然响起一声暴喝,一道恍如野兽般的身影,如同闪电般扑向天空中的左莫!

    极其强悍的气息,如同卷起的怒涛,轰然向天空中的左莫扑去。

    夏侯之!

    海心冰麾下大将之一,北原冰府四大将中个人实力最强悍的高手!在北原冰府的大将之中,他是一个极度的另类。到了他们这般实力,很少有人会完全不通战阵,大家只不过有高下之分,夏侯之却是一丁点也不懂。

    他痴迷于个人武力,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个人战力极其强悍,在北原冰府仅次于海心冰。

    他性烈如火,天不怕地不怕,左莫的话顿时把他点爆!

    轰!

    狂暴的杀意四下席卷肆虐,半空中的夏侯之,周围空气扭曲变幻,他的身形陡然膨胀,身体冒出滚滚黑烟。

    一股惊人的气息,在黑烟中,以惊人的速度变强。

    就好似黑烟里面正有一只可怕的怪物在迅速孕育成形。

    很快,一只巨大怪物出现在众人眼前。

    嘶!

    三十万军阵之中传来整齐的倒抽冷气声。

    这只怪物的身形实在太庞大了,它就像一座山峰蹲伏在天空,光是这般惊人体积所带来的压迫感就足以让人失去斗志。

    怪物浑身布满深色的刺青,刺青复杂玄奥,它的眼睛就两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黑洞。它的四肢粗短有力,身形微伏,微微张开的嘴,每根獠牙上,都环绕着浓郁的黑烟。它的尾巴,起码超过十里,随便在空中抖动一下,便会引起一场风暴。

    安漠的脸色微变,这只冥兽一出现,便给他带来极强烈危险感!

    夏侯之绝对没有这么强!

    这是安漠第一反应,眼下夏侯之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他也丝毫不逊色。但是很快,安漠的脸色就彻底变了,两个字如同闪电般照亮他的脑海。

    死士!

    不好!

    这个级别的高手,若是一心求死,所爆发出来的战力,会变得极其可怕!

    他没有想到,夏侯之竟然甘愿为海心冰而死,这个女人……

    安漠一咬牙,便欲冲上前,王上的部众之间,唯一能够与之抗衡,便只有他。安漠的眼中闪耀着炽烈的光芒,就像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仿佛知道安漠的想法,左莫竖起手臂。

    安漠看到王上的手势,不由一愣,跟随王上这段时间,他对王上的手势也比较熟悉,王上这个手势的意思只有一种,那就是示意安漠不要上前。

    王上想干什么?

    安漠有些疑惑,难道王上想亲自来?

    他相信以王上的实力,对付夏侯之应该不是问题,但若一个夏侯之,便与王上纠缠许久,那王上之前积累的气势便会丧失殆尽。

    双方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气势。

    但是安漠的纪律性极强,而且这些天的经历,也让他明白,王上绝不是鲁莽之辈。王上许多看似不合理的选择和决定,最后都会得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结果。

    安漠知道,这些看似奇迹的结果,绝不是光运气两个字可以解释。

    他止住身形,按捺心中的急躁,好奇地关注着王上。他很好奇,王上会怎么解决这只冥兽。

    ※※※※※※※※※※※※※※※※※※※※※※※※※※※※※※

    祝南月看着天空中的巨兽,心情有些低落。

    冥主这一招,确实非常巧妙。新王此时挟七日突进的余威,却是气势最巅峰的状态。用夏侯之,无论是去拼安漠,还是新王,都足以消磨对方的锐气。

    祝南月甚至敢肯定,冥主根本不会寄希望夏侯之能够打败对方,她只要求夏侯之,能够挡一挡对方的气势。要么能纠缠新王一段时间,要么缠住安漠这位新王麾下第一战将。

    只要对方的气势一滞,冲击力便会锐减,便迟早被三十万大军磨死。

    为了这一挡,冥主不惜牺牲这样一位实力超强的高手。

    就像下棋一样,拼子!

    虽然祝南月觉得,其实光靠这三十万人,就已经足够了。但是面对这位神秘莫测的新王,冥主还是谨慎无比,为了尽可能增加胜算,她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这个男人,给冥主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祝南月和夏侯之的交情并不深厚,但大家都北原冰府大将,平日里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夏侯之,她的心情难免有些低落。

    但她很快把这些情绪抛之脑后,目光重新恢复冷静。

    夏侯之,足以成为对方的麻烦!

    ※※※※※※※※※※※※※※※※※※※※※※※※※※※※※※

    左莫的目光冰冷如常,眼前的巨兽,没有让他的目光有丝毫波澜起伏。他就像刚才漠然地看着三十万大军一样,漠然地看着眼前巨兽。

    但是谁也不知道,左莫面具后面,嘴角微不可察地弯起一道冷冽的弧线。

    眼前巨兽身上散发的那股苍凉蛮荒的气息,他太熟悉了。

    荒兽!

    这只巨兽,根本就不是什么冥兽,它是一只荒兽!虽然它的样子,和左莫汲古荒兽诀召唤出来的荒兽完全不同,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十分类似。不同的是,眼前的荒兽,多了一分死亡的味道。

    这是一只已经死去的荒兽。

    真是可惜!

    左莫心中惋惜,这只荒兽死后都有如此余威,活着的时候该是多么威猛。

    吼!

    面前的冥荒兽,突然张嘴咆哮,令人震颤的力量,轰然爆发!

    它的身形微蹲,如同黑洞般深不见底的空洞的眼眶,紧紧盯着左莫,作势欲扑。

    左莫的目光一冷。

    连真正的荒兽,他如今都不惧,更何况一只已死的荒兽!

    对方虽然用冥神力炼制过这只荒兽,但是,左莫一眼便看出来,这只冥荒兽还未炼制完全。这很正常,荒兽是远古百兽之王,哪怕已死,没有神级的境界,根本无法炼制完全。

    没有炼制完全的荒兽,还残留着生前的本能,这些本能对于炼化者来说,是最大的敌人。

    这个跑出来的家伙,只是燃烧神力,才压制住荒兽残留的本能。

    只可惜,他小看荒兽的本能了!

    汲古荒兽诀,在他指尖变幻,只不过这种,指尖流淌跳跃的是丝丝缕缕神力!

    一点黯淡的光芒,从左莫的指尖飞出,没入荒兽的身体。

    荒兽的身体实在太庞大,这点光芒和它庞大的身体相比,实在微不足道。反而有几分说不出的荒诞感,难道那个戴面具的家伙,想用这么点神力,就打败如此强悍的大家伙?

    他脑子真的正常么?

    对付这样恐怖的大家伙,只有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力量,那点米粒大的光芒,算什么?

    许多人脸上浮现不以为然的神色。

    但是天空中的海心冰,心脏却猛地一紧。

    一股不好的预感忽然从心底泛起,她距离最近,但依然没有看明白那个戴面具的家伙勾勒出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连她都没有看明白手段……

    她的心微微一沉,但是她并没有出手,夏侯之虽然经常脑子不好使,但是战力之强,绝对毋庸置疑!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失去语言,他们目瞪口呆,表情凝固在脸上。

    如同山峰般的荒兽,身体不断地颤抖,极其剧烈地颤抖。丝丝缕缕的黑烟从它的身体不断冒出来,它的身体像筛子一样抖动,一波波肉眼可见的波纹,不断在空中荡漾开来。

    吼吼吼!

    带着深深痛苦的怒吼,如同飓风般扩散开来。

    肉眼可见的波纹,以更快的速度扩散,它蕴含着强大的力量,横扫整个战阵,实力稍弱的魔族,只觉头昏脑涨,身形摇晃不定。

    呆若木鸡的众人如梦醒,他们无不骇然!

    怎么回事?

    “啊啊啊!”

    痛苦的惨嚎声,忽然从荒兽体内传出来。

    北原冰府众人脸色齐变,夏侯之!这是夏侯之的声音!

    夏侯之的惨嚎中充满痛苦,仿佛正在承受惊人的酷刑一般。

    很快,惨嚎声渐渐变弱,直至消无。

    如同山峰般庞大的巨兽,停止颤抖。原本如同黑洞般深不见底眼眶,忽然亮起一点极细的光芒,好似夜幕中的一颗星辰。

    它忽然张嘴咆哮怒吼,四肢猛然用力,扑向左莫。

    轰!

    巨大的身形,如同雷霆般的扑击,产生的冲击感极其可怖!好似一座大山迎面碾压过来,没有什么能抵挡!

    “王上,小心!”安漠失声惊呼,他脸色大变,这只冥兽的速度比他想象得还要快!

    左莫恍若没有听到,身形纹丝不动。

    荒兽如同凭空出现在他面前,一个如此庞然大物,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几乎令人的心脏停动。它离左莫如此之近,它的眼睛,跟离左莫只有三丈。

    轰!

    如海啸般的破空声和带起的狂暴飓风,迟来一般,轰然砸向左莫!

    铜骨冥鸟王背上,那个傲然挺立的身影,一动未动,恍若未觉,只有那雪白的长发,被狂暴的气流带得肆意狂舞!

    在荒兽如山般的体形面前,左莫渺小无比。

    忽然,荒兽伏下身体。

    那个像岩石雕刻的男子,终于动了,他抬起脚,踩上荒兽的鼻子。

    荒兽的鼻子就像宽阔的山路。

    沿着荒兽的鼻子,就像沿着山路,他一步一步向上。

    眼前的景象,没有声音,没有光芒,却充满震慑人心的力量。

    鸦雀无声。

    当他走到荒兽的额头顶部,停了下来,他转过身体,面向三十万战部!

    趴伏的荒兽同时站立起来。

    三十万战部在他的视野中急剧地缩小,荒兽托着他不断升高,他的视野前所未有的宽阔,高空的罡风吹起他如雪白发。

    他居高临下,俯瞰下方密密麻麻的敌人。

    青铜面具依然冰冷淡漠,一如他回荡在天空的声音。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们以冥境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