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八十一节 糟糕的形势

第八百八十一节 糟糕的形势

    蒲蒲战将之家清冷得很,这里早就被人们遗忘。以前的时候,还经常会有些低阶战将,前来学习讨论,但是随着蒲蒲的消失,这里的人气迅速地消散。

    再也没有人来。

    凉微有些激动起前来,今天左莫对他说,蒲蒲要见他一面,当他听到这句话时,抵抗力极强的心脏也忍不住蓦地跳动一下。

    和费雷不同,对凉微而言,他服从左莫的命令,然而左莫却非他的信仰。在他心中,有两个人占据着特殊的位置,一个是冰霜军团的军团长,昔日的长官对他青睐有加,倾囊相授,大力栽培。

    而另一个人,就是神秘异常的蒲蒲。

    认识蒲蒲,正是他最失意最消寂的时候,勒令停职、赋闲在家,那时的他,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同僚的嘲笑讥讽。而在之前,他刚刚经历最光彩耀人的辉煌,万里奔袭,立下不世奇功,挽回妖族最后一点颜面。

    从最辉煌最耀眼的地方,突然狠狠摔下,摔得如此彻底。

    突然之间的转变,若非他性格顽强,只怕彻底沉沦。但即使如他,那时也心灰若死,而在那时,他发现了蒲蒲战将之家,他遇见了蒲蒲。

    一位强大得惊人的绝世战将!

    他依然能够记得那时自己的震撼和惊讶,他想不到,一位如此强大的战将,怎么会出现在十指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但是从那之后,他开始跟随蒲蒲学习战斗。

    他开始发现自己的不足,每一次与蒲蒲对战,都是他最兴奋最期待的事情之一,虽然每一次他都被打得凄惨无比。

    就是在这般一次次的惨败中,他迅速地成长。他开始变得沉稳起来,他开始摆脱依靠本能战斗,他开始学习如此掌控复杂庞大的战役,他开始学习战略。

    他变得愈来愈强,他自己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当蒲蒲给了他一个可以重入战场、可以组建属于自己战部的时候,那种浑身血液骤然燃烧起来的炙热感,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对费雷来说,坚守的原因,是使命感和责任感。

    对凉微来说,更多的原因,却是因为他视如师长的蒲蒲。虽然蒲蒲从来没有承认他这个学生,他也从未称呼蒲蒲一声老师。

    当视野出现那个熟悉的背影,凉微的心脏猛地跳动一下。

    蒲妖察觉到凉微的到来,他转过身,露出微笑:“不错,我当年没有看错人。”说罢他上下端详打量着凉微:“看起来,要比当年沉稳不少嘛。看来这些年的磨砺,没有白费。”

    凉微大脑一片空白,如狼般的目光消失不见,他就像木讷的孩子,有些不知所措。

    蒲妖看出来凉微的激动,微微一笑温声道:“说说你们的近况吧。”

    他目光带着挑剔、欣慰、得意,凉微是他又一位杰出的弟子。他能看得出来,凉微的气质和以前相比,有质的蜕变。早在当年,他就十分看好凉微,在他眼里,这位聪敏好学的少年战将,只要把多余的狠辣和冲动磨去,他就会闪耀出惊人的光芒。

    蒲妖对眼前的凉微很满意,他原本以为,公孙差这样出色的学生,可遇不可求。可是没有想到,他还会遇到另一位。更让他得意的是,两者的风格截然不同,但却同样的厉害,同样拥有可贵的品质。

    蒲妖老怀大慰

    ——呆会要好好向卫炫耀一下!

    说起这些年的经历,凉微很快变得正常起来,他语气低沉地讲述着这些的经历。

    蒲妖沉默下来,脸上的笑意消失,他没有想过他们的日子,过得如此艰难。蒲妖不由感慨道:“真是辛苦你了!”

    蒲妖的话发自内心,他知道带着这么一批人,想要不饿死,那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想要像维持正规战部的作风纪律,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凉微心中一暖,但却只是笑了笑:“其实还好,费雷做得比较多。”

    蒲妖凝视着自己的得意门生,想了想,认真道:“你要小心,这一路只怕不太平!”

    凉微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神色凝重:“难道有人会对我们不利?”

    ※※※※※※※※※※※※※※※※※※※※※※※※※※※※※※

    忽然,沙偶从地面升起,出现在尸的面前。

    “海心冰的计划失败了。糟糕的是,加曼头号大将理查德,投靠了海心冰。加曼的势力,几乎全都投靠海心冰。”沙偶道。

    “哦,很正常,这个时候,除了海心冰,没有别人敢接收他们。”尸有些不太在意。

    沙偶看尸的表情,有些奇怪:“你不担心?”

    “担心什么?”尸笑了笑:“你不要小心看左莫。”

    “我没小看他。”沙偶摇头:“他能从封绝战场出来,这么短的时间,踏入神级,没人有资格小看他。但他对这里毕竟不熟,海心冰的势力很大,如果不能很快消灭海心冰,冥境很有可能会陷入混乱的局面,你的心愿很难完成。”

    “不会。”尸摇头。

    “不会?你这么确定?”沙偶有些惊讶。

    尸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摇头失笑,方抬头道:“这家伙最奇怪的地方,就是你和他斗着斗着。你的底牌一张张丢出去,你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底牌也一张张丢出来了。然后很快你就会发现,他剩下的牌竟然比你更好,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些牌还在变得越来越好。”

    “听上去很可怕。”沙偶瓮声道。

    “是啊!太可怕!这一点,连我都觉得有点招架不住。”尸哈哈大笑:“他的敌人,该多么痛苦啊。”

    “好吧。他们五个什么时候能醒来?”沙偶问。

    “或许能赶上他登位仪式。”尸有些遗憾:“可惜我们去不了现场。”

    ※※※※※※※※※※※※※※※※※※※※※※※※※※※※※※

    左莫的心情非常好,成功把蒲妖和卫解救出来,让他无比开心,就连听两人吵架火拼,似乎也变得有趣许多。

    从尸那里得的消息,大师兄阿鬼五人,情况也大为好转,他的心情自然开朗许多。

    神力恢复、与莫云海联系上、解救出蒲妖和卫、大师兄阿鬼五人苏醒指日可待,左莫感觉这段时间,几乎把十年来困扰他的问题,一下子差不多全都解决了。

    如果这样心情还不好,那还有什么能让心情好?

    对于冥王宫之行,他反倒没有什么担心,在他看来,走个过场而已。尸的余威犹在,而且还有杀招布置,自己尽管放心大胆地接收冥境就可以了。

    忽然,队伍停了下来。

    很快,安漠飞了过来,神色难看:“王上,前面有人拦路,来意不善!”

    安漠的战斗经验丰富无比,而且他对冥境更是熟悉得很,有人明目张胆地拦路,这绝对是一个极其糟糕的信号。

    说明反对新王的势力,已经没有半点敬畏。

    从小在冥境长大的安漠很了解冥境的魔族,在冥境,大家只认拳头!之前还有许多人顾忌老冥王的威信,不敢出头,一旦有人公然挑头,大家心头的顾忌会立即大为消减,反对和质疑新王的声音会越来越多,局面也会变得更加糟糕。

    这对新王非常不利。

    虽然安漠知道左莫还是莫云海之王,但是远水不解近渴,鞭长莫及。新王手上冥境的真正忠心实力,只有安漠的西狱府!

    以一府之力,抗衡整个冥境,那只有粉身碎骨一个结果。

    但旋即他怒意从他心底深处迸发,王上的队伍,竟然有人敢拦!

    左莫恰在这个时候,收到尸的传信,抬起头,眼中寒芒闪动。不知为何,安漠的目光触及到左莫闪动寒芒的眸子,心中一紧,周身压力陡增。

    “哦,尸传来消息,海心冰计划失败,海心冰要我们自己解决了。”左莫寒芒敛去,脸上恢复轻松的笑容。

    “海心冰计划失败!”安漠失声惊呼,他虽然不知道老冥王的海心冰计划究竟是什么内容,但是他不难猜出这个计划只怕是老冥王布置的杀招。

    杀招失效,那就意味着他们需要面对北原冰府。

    安漠压力陡增!

    “还有,加曼溃败的部下,什么理查德,几乎全都投靠到海心冰手上。”左莫饶有兴趣道。

    安漠再也忍不住,脸色大变:“这下糟了!”

    情面变得糟糕得不能再糟糕!

    安漠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敢公然站出来,拦截新王的队伍!

    原本大家对新王就信心不足,如今更是不看好。理查德是加曼手下的头号大将,在个人实力上比起安漠会有差距,但是在指挥作战方面,却能与他抗衡。除了理查德之外,其他几人的实力也同样非常出色。

    北原冰府原本只是家底厚实,神装出色,如今加曼的东冥府被他们接收,他们的势力陡然膨胀,一跃上升为冥境第一大势力!北原冰府战力不强的短板,迅速得到补足,更何况,北原冰府本身就拥有祝南月这样的出色战将。

    更糟糕的是,海心冰无论在人望和能力上,在冥境都拥有极佳的口碑。

    安漠判断,一旦海心冰把消息放出去,大面积的倒戈很快便会出现。

    他们的处境,已经变得极其危险!

    该死!

    ****************************************************************

    哈哈哈哈!在十二点之前写完了!大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