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八十节 蒲卫
    左莫的心神沉入体内。

    黑色的墓碑,孤零零地飘浮在太阳树的上方虚空。看着眼前的黑色墓碑,左莫心中一阵激动,自己终于等到这一天。

    那个肆意张狂而又邪意凛冽的蒲妖,那个像老太婆一样嘴碎一脸温和其实腹黑得很的卫。他们伴随自己一路成长,他们尽心尽力地给予他各种帮助,虽然蒲妖嘴上喜欢对他各种嘲笑鄙视。

    十年!

    为了为他争取一丝生机,俩人付出被禁锢的代价。

    我来了!

    左莫在心中对自己轻轻道,他的手,伸向墓碑。

    墓碑蓦地产生强大抗力,黑色的烟雾喷涌而出,以惊人的速度向四周扩散。左莫神色不动,体内恢复生机的太阳树释放淡淡金光。

    金光看似淡薄,却异常强大,黑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暗金珠消失不见,它已经被左莫完全吸收,痊愈的左莫,体内的太阳树不仅恢复生机,而且吸收远古太阳部落强者的精血,它结出三颗太阳。

    三颗太阳源源不断地释放神力,新生的神力比起以前,精纯不知多少。

    这才是真正的神级神力!

    十年的时间内,左莫不断地尝试过,但是每一次都拿这些诡异的黑烟没有半点办法。这些黑烟代表着誓言献祭的力量,很难对付。左莫尝试用太阳神火炼化,但没有效果。

    现在的左莫,光用神力,便能够压制墓碑喷出的黑烟。

    黑烟不断地喷涌,不断地消融。

    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

    墓碑终于不再喷出黑烟,墓碑的黑色似乎也变淡了一些。

    左莫的手,终于摸上墓碑。

    冰冷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忽然左莫只觉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传来,把他向墓碑里扯去。左莫没有抗拒,他只觉眼前一花,周围的世界变了模样。

    灰色的荒野,一眼望不到尽头。

    荒野上,矗立着一个又一个的祭坛,每处祭坛的中间,都立着一根柱子。每一根柱子,都雕刻着一张脸谱,有的张着血盆大口,有的威严肃穆,有的邪意阴冷……

    脸谱雕刻得十分传神,萦绕着某种难言的力量。更让人背脊发冷的是,这些脸谱竟然是活的。它们的眼睛,随着左莫的移动而转动。它们的表情,不时地蠕动变化。

    左莫的脸色很难看,每一张脸谱里,都拘禁着一个魂魄。

    放眼望去,一个个祭坛,连绵不绝。

    这个诡异的墓碑里,究竟拘禁了多少魂魄!

    左莫的速度加快,他四下搜寻,寻找蒲妖和卫的波动。然而,连续飞行了五天五夜,左莫依然没有找到蒲妖和卫的波动。

    眼前的祭坛,还是望不到尽头。

    左莫没有停止,他继续朝前飞行,直到第三天,他才停了下来。

    面前的两处祭坛,并排一起,两根柱子上的两张脸谱,左莫一眼就认出来是蒲妖和卫。

    “好久不见。”

    左莫喃喃低语,眼眶有些湿润。

    两张脸谱剧烈地变幻,他们仿佛受到极大的痛苦。

    左莫深吸一口气,不再迟疑,走到其中一根柱子前,手搭上柱子。

    他的手甫一搭上柱子,耳旁便响起如同山崩海啸般的尖叫声。这些尖叫声中蕴含无比的痛苦和绝望、恐惧,若是定力稍差的人,此时眼前已是幻象丛生。

    左莫的充耳不闻,目光坚定,一缕太阳神火,沿着他的手指缠绕上祭坛柱。

    祭坛柱立即燃烧起来。

    祭坛柱表面的一层如同冰雪般迅速融化,紧接着,第二层、第三层……

    一层接一层,有如剥洋葱一般。

    左莫体内的神力在不断地消耗着,然而他太阳神树上的三颗太阳,光芒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无穷无尽般源源不断地释放着精纯无比的神力。

    左莫专注无比,他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

    嗤!

    第八十一层!

    柱子轰然崩碎成无数粉末微尘,湮灭在虚空中。

    一个黑色的身影冲天而起。

    “哈哈哈哈!我蒲妖又回来了!”

    依然和以前那般肆意张扬,依然和以前那般无所顾忌,依然和以前那般疯狂无我。

    空中黑火一卷,蒲妖便出现在左莫身边,一脸鄙视道:“来得真够慢!我还以为你五六年就能来,果然,我还是高估了你啊!”

    一如十年前的鄙视嘲笑口吻语气,左莫却差点一下子掉下眼泪。

    蒲妖径直走到拘禁卫的柱子面前,笑咪咪地打着招呼:“卫,我出来了哦,外面好爽哦!真的好爽哦!空气又好,天气又好,又自由,啧啧,啊哈哈哈……”

    他面前柱子上的脸谱剧烈却挣扎着,显然被他深深刺激到了。

    左莫目瞪口呆地看着蒲妖,刚才的伤感被蒲妖这样无良的行径击得粉碎。

    这家伙该多坏啊!

    左莫摇摇头,赶紧跑向另一根祭坛柱,估计现在卫肯定被蒲妖气得够呛。

    轻车熟路的左莫,游刃有余,用的时间比刚才更少。

    很快,柱子彻底崩碎湮灭,一道身影冲出来,甫一冲出来,便朝蒲妖扑去,怒喝声震得左莫耳膜生痛:“我杀了你!”

    左莫一看不好,要是让两人这般闹下去,估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他身形一闪,出现在蒲妖身后,啪,抓着蒲妖的衣领。再一闪,出现在卫身后,抓住卫的衣领。

    “小子,放开我!你竟然敢如此对待堂堂天妖……”蒲妖大怒。

    “落魄天妖不如狗!”卫冷笑道,但接着语气一转,咬牙切齿道:“阿左放开我!我要把这个狗屁天妖剁成天狗!”

    “切,我让你一只手,哼,天妖之怒,血洗四海……”

    “洗你妹……”

    两人怒目而视,唾沫横飞。

    左莫听得大汗,幸亏现在哥比你们俩都厉害。若是当年,两人这般胡搅蛮缠,自己只有远而避之,现在自己却能一手提一个。

    刹那间,左莫无比满足。

    提着蒲妖和卫冲出墓碑,左莫便把两人扔进雾眼圭里,然后便飞快远遁。没一会,鬼雾童也一脸惊骇地跑了出来,原来两人此时在里面打得如火如荼。

    左莫中嘴角不自地露出微笑。

    ※※※※※※※※※※※※※※※※※※※※※※※※※※※※※※

    五座神木棺,摆在满是死水的死气池里。精纯的死水,不断地渗入神木棺,化作源源不断的本源神力,没入五人体内。

    尸忽然取出鬼火。

    鬼火飘浮在他面前,鬼火女的身影浮现,她拜伏在地,眼前的给她无以伦比的压力,她从内心深处感到震颤和敬畏。

    “你寄生于鬼火,执念未消,说吧,有什么未完的心愿?”尸淡淡道。

    鬼火女身形一颤,头不敢抬,却泪流满面,哽咽道:“奴婢只是想知道,儿孙究竟过得如何?”

    尸点点头,他手指一勾,只见一点光粒从鬼火女体内飞出。尸嘴里喃喃轻语,手指在面前虚空勾画,只见这点光粒蓦地炸开,化作一团光芒。光芒中,画面浮现,而画面中的男子,与鬼火女脸庞有些相似。

    鬼火女激动无比,她紧紧地看着画面中的男子,眼中泪流满面。

    画面中的男子看上去约四十上下,他身边带着一个孩子,正在街上慢行。

    画面约维持了一柱香的时间,便啪地消失不见。

    鬼火女抹了把眼泪,她脸上焕发着异样的光芒,她向尸再度拜伏在地:“奴婢心愿已了。前辈若有差驱之处,赴汤蹈火,亦不退缩!”

    尸点点头:“你明白事理,很好。我送你一份人情给你,若你愿意,你的儿孙家族,必定香火不绝。”

    鬼火女坦然道:“前辈请讲。”

    尸指了指其中一座棺木:“那处棺木所躺的女子,是新冥王喜爱的女子,她身受不死神罚,想要苏醒,十分困难。我欲把你之魂魄,代她受刑。如此一来,她不仅能够挣脱神罚,与你心意相通,还能执掌不死神罚。神罚如狱,日子定然不好过。但你的付出,能够恩泽你的子孙后辈,想必你也明白,我且问你,你可愿意?”

    鬼火女毫不犹豫道:“奴婢愿意代主母镇守神罚!”

    尸眼中闪过赞赏之色:“好!”

    说罢,也不废话,一挥手,阿鬼的那座神木棺便掀开。尸虚空一点,鬼火便没入阿鬼额头的紫色锁链印记。

    阿鬼身体一颤。

    缠绕在她身体上的紫色锁链,蓦地钻入她的身体里,消失不见。

    阿鬼脸上、身上的疤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淡化,她灰白脸色恢复红润光泽。强大的气息,骤然勃发,神木棺滋生的本源神力,源源不断地没入阿鬼的体内。

    阿鬼的气息愈发惊人。

    尸一挥手,把棺木重新合上,他眼中闪过一丝倦色。

    但他却没有停止,手上拿起龙心,走到韦胜的棺木前。龙心在他的掌中跳动,强而有力。

    看着沉睡中的韦胜,尸不由自言自语:“龙心加弑神血剑,真让人期待啊!只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说罢,他轻轻摇头,满脸惋惜遗憾。

    指尖在韦胜右边胸膛一勾,右边胸膛上便被划拉出一个大口子。尸轻轻地把龙心放入其中,手掌在韦胜伤口处抹过,伤口便消失不见。

    韦胜的脸庞蓦地红得仿佛要滴血一般。

    尸指尖飞出几枚光点,没入韦胜体内,韦胜身体一颤,便一动不动。

    尸重新合上棺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