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七十六节 尸
    若不是那张脸,左莫绝对认不出来眼前的尸。尸的身体,原本仿佛从中裂开,有一边色彩斑斓,然而如今他的身体温润如玉,释放惊人的波动。唯独那张干枯的脸,还是那么熟悉。

    尸似乎更强大了。

    但是不知为何,左莫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越是强大的人,对力量的控制,会越是精细,力量绝不轻易外放。尸此时却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虽然炽烈,但却给左莫不能持久之感。

    当左莫的目光无意中扫过尸的双腿,顿时愣住,尸双腿自膝盖以下,空荡荡的,有一截已经淡如虚影。

    左莫一呆,结结巴巴地问:“尸,你的身体怎么……”

    在左莫的心目中,尸是无所不能的,没有人比尸更强大,连天環大长老也不成。如此绝世的强者,怎么会变成这样?

    尸看到左莫,露出笑容,这让他灰白的脸庞,看上去有些怪异可怖:“我已经活得足够长了。”

    “可是……”

    左莫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猛然醒悟,在封绝战场消耗了上万年,尸的生命难要走到尽头?

    距离封绝战场相遇,已经过去十多年。当年尸送给他的太阳晶种,救了他很多次性命,他能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太阳晶种居功至伟。

    他记得,当年分别的时候,尸说要去寻找他的家乡。

    似乎看出左莫的难过,尸眼中闪过一丝柔和的光芒,他笑道:“再强大的强者,也不可能抵抗时间的宿命。我已经比他们活得长太多,没有什么不满足,你不必替我难过。”

    左莫默然,片刻后,他抬起头:“尸,你找到你的家乡了吗?”

    “这里就是我的家乡。”尸笑道。

    左莫一愣:“啊,这里就是你的家乡?”过了片刻,他陡然反应过来,表情僵在脸上,再度结结巴巴道:“你你你……是冥王?”

    尸看到左莫一脸见鬼的模样,开怀哈哈大笑:“这很奇怪么?”

    左莫完全失去语言的能力,他没有想到,尸竟然就是冥王!但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又觉得理所当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不声不响地一统冥境,左莫觉得,除了尸,好像没有人能够做到。

    尸对自己能让左莫如此震惊,十分开心。他上下打量左莫两眼,有些惊讶道:“你进步速度非常快,竟然已经神级了,不对,你受了伤?”

    说到最后一句话,尸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现在还有这么强大的强者?”

    左莫便把与天環大长老之事,详细地说了一遍。尸听完之后,点头道:“难怪,你的运气不错。你不需要担心,这里非常适合养伤。看得出来,你在这方面已经有所领悟。冥的真义不是死,而是生。这是我当年修炼的神诀,到我手上,已经去芜存精,全部完善了,你拿去看看,对你养伤有帮助。不过你没有必要修炼,冥神力与你太阳神力,有冲突。”

    旋即扫过他的神木棺,道:“你能找到万生神木,这运气,真不错!他们几个,我可以帮你唤醒。”

    “真的吗?”左莫心中狂喜,睁大眼睛:“你能唤醒他们?”

    “其实你已经摸对门路了。”尸解释道:“不过,你领悟尚浅,你若想唤醒他们,精研我给你的神诀,只需要十年便可。”

    “十年……”左莫讪讪,连忙道:“还是你来吧!”

    尸的目光灼灼,带上一丝笑意,但旋即神情变得认真起来:“但是你要答应我几件事。”

    “只要我能完成,你尽管说!”左莫把胸脯拍得啪啪作响。其实哪怕尸不能帮他,需要他帮忙,他也不会皱眉头。

    尸沉吟道:“等你的伤养好,你就是真正的神级,虽然刚踏入神级,但是已经勉强能够继承我的位置。”

    “啊!”左莫呆若木鸡,过了半晌,他才迟迟艾艾道:“你说的是冥王么?”

    “没错。”尸点头道:“我花了那么多力气,才把他们统一起来,我不想一死,他们就分裂。”

    说完,尸似笑非笑地看着左莫:“你赚大便宜了。莫云海若再上冥境,你已经具备一统天下的资本了。”

    左莫挠头:“按理说,我是占大便宜了。不过,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尸哈哈大笑,旋即认真道:“有几个原因。第一,你有这个能力。有神级的实力,又有莫云海支撑,你有坐稳这个王座的能力。我不希望我死后,冥境陷入动乱。第二,你人不错。莫云海在你的统治下,挺不错。你对魔族也没有偏见,这点我很放心。第三,你运气好。”

    左莫依然感觉踩在棉花堆里,这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

    “权力对我没有意义,之所以统一冥境,只是因为这是我的家乡。”尸淡淡道。

    左莫很快清醒过来,他有些不可思议道:“这外面东冥府和阴陵卫,正打得如火如荼,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

    “没有一种幸福,是不经历痛楚的。”尸淡淡道,瞥了左莫一眼:“我自有安排。”

    左莫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你布的局。你就是想看看谁要跳出来,对吧?”

    尸笑了笑,却不回答,自顾自道:“你先养伤,早点把伤养好,说不定,有要你出面的时候。”

    “好。”左莫觉得也是。若是全部恢复,对于尸的帮助,一定更大。

    他其实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尸的膝盖以下,正在逐渐崩溃湮灭,就好像有张无形的口,在一点点吞噬蚕食尸的身体。左莫知道,尸的生命真的走到尽头了,这一切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挽回。

    便是拥有神级境界的左莫,也对这种无法阻止的彻底湮灭,感到恐惧。

    左莫的心里难过至极。

    虽然知道,再强大的强者,也终有死亡的一天;虽然知道,活了上万年的尸,心中平静安详,他早已经看透世情。

    可是,为什么自己还会悲伤?为什么还会难过?

    回光返照的尸,此时大概是他这一生之中最强大的时候,因为他的生命在最后的燃烧。尸没有平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而选择了在最后时间里,燃烧仅存的生命。

    尸想做什么?

    他一定有什么极力想完成的心愿吧?

    左莫不清楚,但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尸对这片土地,有着难以言喻的深沉情感。

    家乡么?

    左莫默默地想,这个词对他有些陌生。

    但无论是为了什么,他都会全力以赴,帮助尸完成最后的心愿。

    尸指左莫死中炼生的关键,左莫听得很仔细,只听了一会,左莫便感觉受益匪浅。尸在这方面的造诣,比起左莫来,不知要精深多少,往往一语便直指精髓,听得左莫如痴如醉。

    尸整整向讲解了三天。

    在这三天的时候,尸整个人的光泽愈发明亮,他的气息愈发强大,整个人就如同炽烈的烈焰,让人无法逼视。

    然而,尸的膝盖在虚化消失了。

    左莫强忍心中的悲伤,努力地修复着身体。

    死眼中的死气池,经过无数岁月的积累,那些死气纯净如水。经过尸的指点,左莫很快便找到要领。很快他便发现,从死气池的池水中炼出的生机,竟然比冥鬼阴沉木里的生机还要精纯。

    他的伤势很快就能恢复。

    ※※※※※※※※※※※※※※※※※※※※※※※※※※※※※※

    尸坐在王座上,呆呆地出神着。

    “你们害不害怕?”尸忽然问沙偶。

    沙偶瓮声道:“不害怕。”

    “我死了,你们也会死的。”尸道。

    “那就死吧。”沙偶瓮声道。

    “铁牛,你跟了我多少年了?”尸转过脸问。

    金属蛮犀歪头想了会,道:“一万两千四十二年。”

    “一万多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尸感慨道,他忽然道:“如果我想你们活下来呢?”

    五道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他,殿内温度骤降,杀气四溢。

    尸哈哈大笑:“好吧,你们活着,肯定也会觉得乏味无聊。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做一件事吧。”

    杀气消失。

    “他来了。”黑雾忽然道。

    “让他进来吧。”尸淡淡道,在这一刹那,他就像威严的冥王。

    来者一见到尸,立即激动莫名,拜伏在地:“王上!”

    他的声音哽咽,激动得语无伦次:“太好了!太好了!王上!王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起来吧。”尸淡淡道。

    他注视着面前这位大汉。眼前这位浑身刺青的大汉,便是四大冥主之一,掌管西狱府的安漠。

    “安漠,这段时间辛苦了。”尸神色平静道。

    “属下不辛苦。”安漠摇头道,他旋即有些担忧道:“王上,东冥府和阴陵卫打得很激烈,双方的死伤惨重。我们不要插手吗?”

    他说这话时,眼中精光四射,哪有半点受伤未愈的模样。

    “加曼的野心,我早就知道。”尸淡淡道:“尤哲如此,亦在我预料之内,海心冰让我失望了。”

    安漠心中一寒,他知道王上,已经宣判了加曼和海心冰的死刑。只要王还活着,没有人能够与王抗衡,四位冥主联手都不可能。

    “王上,您下令吧!西狱府上下,枕戈以待,随时可以出击。”安漠大声道。

    “等几天,你见见下一任冥王。”尸不为所动,接着瞥了安漠一眼:“我希望你能像辅佐我一样,辅佐下一任冥王。”

    安漠虎躯一震,失声惊呼:“下一任冥王?”

    *****************************************************************

    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