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五十六节 矿脉
    左莫点点头,然后指着守在门口被击倒的两位仆从:“你挑一部简单的神诀,教给他们。”

    其他仆从眼中立即充满羡慕,被打昏一次,就能赚一部神诀,赚大了!他们暗自下定决心,以后遇到危险,一定不能退缩。

    其他仆从的神情变化左莫尽收眼底,奖罚公正,对他来说,已经娴熟得很。虽然他不准备花太多时间在这些仆从身上,但见惯了莫云海纪律和向上的风气,他都下意识地这般做。

    左莫转过脸,对城主道:“你慢慢说,不得遗漏,不得隐瞒。”

    城主到此时已经心服口服,眼前这位白发少年前辈,可不是那些修炼得脑子迂的老家伙。他连忙详细解释起来。

    ※※※※※※※※※※※※※※※※※※※※※※※※※※※※※※

    城主府外,无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这一幕。

    “吴老头要翻身了。”一名中年人摇头感慨。

    “这老家伙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另一名看上去有些阴柔的男子憋了半晌,忍不住道,他此时的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两人都以为吴家只怕在劫难逃,没想到却横地里杀出一个厉害得恐怖的高手,转眼间,逆转之势便形成。

    “查出来那个白发少年的来历么?”阴柔男子皱眉道:“虽然吴老头一口一个前辈,但我总有种感觉,他年纪并不大。”

    中年人沉声道:“他是从寒冥沼泽里出来的。最先出现在小幽镇,据当地的居民说,此人刚到小幽镇时,拖着五架棺木!”

    阴柔男子吓一跳:“五架棺木!难道他是炼尸魔?从寒冥沼泽里出来……”

    他显然真被吓倒了,吴歌城距离小幽镇没有多远,寒冥沼泽什么情况,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谁都知道寒冥沼泽里面天材地宝无数,无数人觊觎,但从来没有人能够深入其中。只有当地的一些猎人,能够在寒冥沼泽的外围生存。

    寒冥沼泽腹地,是不折不扣的死亡禁地。

    从死亡禁地之称的寒冥沼泽深处,拖着五架棺木走出来的家伙,大概呼出的空气都是带剧毒的吧!

    这样的家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是能够招惹的对象。

    中年人的嗓子也有些发干,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吓懵了。他强忍心头惧意,沉声道:“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强者,只怕他的实力,未必比之阴陵卫的盖元亦毫不逊色。”

    “盖元!”阴柔男子失声惊呼:“怎么可能?盖元大人实力何等深不可测,这些年阴陵卫的威风,可都是他一手打下来的!那白头发的家伙再怎么强,也不可能和盖元大人相提前论。”

    “咱们可得想好啊。”中年人也不反驳,只是提醒道:“这里面的水太深,一个不小心,咱们两家可全搭进去。”

    阴柔男子沉默下来,他知道对方说得没错,他们本以为吴老头铁定这次要完蛋,没想到却出了一个看上去很厉害的搅局者,形势立即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要不,我们再看看?”阴柔男子拿不定主意,一脸犹豫。

    中年人脸沉默不语,这件事的干系太大,大到足以影响家族的生死,他也不敢轻率下决定。

    ※※※※※※※※※※※※※※※※※※※※※※※※※※※※※※

    左莫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被卷入冥境的内斗之中。

    冥王自从一统冥境之后,便深居简出,而他上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是五年前。五年的时间内,冥王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就连四位冥主,也未曾见过冥王。

    而前不久,冥王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忽然提及继承人之事。

    要知道,冥王并无子嗣。到现在为止,冥王的来历都是个谜团,没有人知道。当年冥王横空出世,脚下所踏之处,势力归心,强者低头,成就无双霸业。

    若冥王有子嗣,这继续人之事,自然也就没什么余地。冥王战力无双,身体亦健康,活个百八十年,似乎一点问题也没有,更没有人敢起这个念头。

    可冥王并无子嗣,如今忽然提及这件事,似乎颇有几分在生前这事定下来的意思。

    冥王开了口,下面人自然就活跃起来。

    最有可能继续的便是四位冥主,四位冥主每一位都是强横至极的强者,他们每一位都是当年冥王亲自降服,个个能征善战,功勋卓著。

    四位冥主各镇守一方,麾下皆是猛将如云智士如雨。更最重的是,四位冥主的年纪都是当打之年,无论谁继续王位,都是不错的人选。

    冥境顿时暗流涌动,冥境被封锁和此事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本来这种事,和小小吴歌城也没有什么关系。然而这场席卷全境的风波还是波及到这一界,上层的暗流涌动,对下面来说,就往往意味着开始摩擦,尤其是这种立场无法含糊的风波。

    吴歌城虽然不大,但是有一种特产,名为黑冥铁。黑冥铁是用来炼制冥甲的材料之一,虽然用料不多,但却非常关键。

    对于小小的吴歌城来说,这就让他们的处境变得十分糟糕。

    阴陵卫的驻地距离吴歌城最近,所以第一个过来要求吴歌城献出这条矿脉。吴歌城自然拒绝,双方不欢而散。随后又有几方势力来和吴歌城商谈,这引起阴陵卫的极大不满,双方之间的摩擦迅速升级。

    听到这,左莫有些奇怪:“阴陵卫难道就不需要顾忌?”

    吴歌城城主露出苦笑之色:“前辈有所不之,阴陵卫虽然不如四大冥主甚多,但也同样有其他特殊性。阴陵卫是王早期的战部之一,深得王的信任,被派驻守幽冥万坟陵。”

    “幽冥万坟陵?”左莫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吴歌城城主解释道:“幽冥万坟陵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埋骨之地,那里坟堆密密麻麻,不计其数,是冥界冥气最重所在。阴陵卫虽然建制不大,但地位却极高。”

    左莫到这大致明白了,十有八九是阴陵卫想得到吴歌城的黑冥铁矿脉,只要拿下这条矿脉,对阴陵卫来说,最不济也能增强几分筹码,以应对接下来的风波。

    匹夫无责,怀壁其罪,吴歌城有这么一条令人垂涎的矿脉,却没有保护它的实力,自然招来祸事。

    “你们放弃黑冥铁矿脉岂不就完事了?”左莫问道。

    吴歌城城主再度苦笑:“可海心冰冥主已经发来命令,要求在三个月内,上交三万斤黑冥铁,否则……”

    “否则怎么?”左莫饶有兴趣地问。

    “否则全族当诛!”吴歌城城主欲哭无泪:“晚辈也想交出矿脉啊,可是,海心冰大人一向律法无情,若是到时没有交出三万斤黑冥铁,阴陵卫只肯要矿脉……”

    左莫一脸同情,心中却在思索着。很显然,那个海心冰也看上这条矿脉,阴陵卫不肯帮吴歌城城主挡下海心冰的问责,可怜的吴歌城城主夹在中间,自然就是最惨了。

    阴陵卫和海心冰之间的争斗,显然还处在一个试探期。悲剧的是,吴歌城就是双方挑选的试探对象,双方都试图用吴歌城来试探对方的底线。

    “你要我怎么帮你?”左莫问吴歌城城主。

    吴歌城城主拜伏在地:“晚辈愿把矿脉送给前辈,只求前辈能保在晚辈全族周全!”

    “我要你矿脉干嘛!”左莫哭笑不得,忽然心中一动,却沉吟起来。

    恰在此时,阴陵卫的那位领头战将从昏迷中醒转,闻言勃然大怒,怒声道:“吴老头,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勾结外族……”

    左莫随手一挥,啪,领头战将就像被鞭子抽得飞起来,重重摔了出去,再度昏迷不醒。

    “好,矿脉我收下来了。”左莫抬起头,朝吴歌城城主道:“至于你族人的安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着我,另一个,我与他们交涉之后,让他们不为难你。”

    “晚辈全族愿追随大人!”吴歌城城主毫不犹豫道。

    他看得极清楚,他现在就像一根被抛出来的肉骨头,最终必定会被人啃掉。他已经不在意矿脉,只求保全族人。他恼怒的是阴陵卫想得到矿脉,却又不肯保下他的族人。

    与其如此,还不如把它交给前辈,换来族人安全。

    至于两个选择,更是再容易不过。以他对阴陵卫的了解,前辈一离开,他们绝对会打击报复。

    左莫倒是有些意外眼前这个老头的决断,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

    “不错。”左莫点点头:“让青晓去你族里挑十位年轻人,以后就跟着青晓学吧。”

    吴歌城城主大喜过望:“多谢大人!”

    他庆幸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大人并非那种刻薄之人,有青晓大人的指点,这十名族人,前途必然不可限量。青晓大人的实力,他可是亲眼目睹,委实深不可测。

    左莫随即淡淡道:“派人去告诉阴陵卫和海心冰,矿脉在我手上,让他们来和我谈。”

    听着左莫淡然平静的话语,不知为何,吴老头心中惊惶一扫而空,躬身应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