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四十九节 愿否?

第八百四十九节 愿否?

    蒲妖的左眼,飘浮着一团黑雾,雾气中,仿佛有万鬼嚎哭,凄厉刺耳。然而无论蒲妖还是卫,都对不绝于耳的尖叫无动于衷。

    黑雾飞出,没入墓碑中。

    墓碑剧烈颤动,丝丝缕缕的黑雾,从墓碑底部飘浮出来,缭绕在蒲妖和卫身旁。墓碑缓缓上升,露出一个古朴的祭台。

    就在此时,浑身披甲的卫上前,提起手中的厚剑,猛地朝墓碑斩去。

    轰!

    墓碑被卫从中一分为二。

    被斩开的墓碑里面缓缓缓升起一团黑色雾气,翻腾的雾气,隐约可见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孔轮廓。瞬间,一种奇异的力量笼罩在全场。

    雾气中传出一个苍凉的声音,仿佛亘古长存,带着难以言喻的沧桑和直指人心的力量。

    “守吾之礼,执吾之心,行吾之誓,愿否?”

    “原否?”

    “愿否?”

    ……

    最后两个字,如同雷霆滚滚,不绝于耳。

    然而蒲妖和卫,却似乎对这个声音熟视无睹。

    卫有引起感慨道:“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能救我们出来?没想到你这样天性凉薄的家伙,也会舍己救人,啧啧,想不到想不到……”

    蒲妖冷冷道:“房租欠了太久,总还是要还。”

    “也对。”卫点头道:“这小子这次可不妙,反正也是个死嘛。我觉得吧,死在那里面比较好,没那么痛,我一向怕痛。”

    “别废话了,干活。”蒲妖冷冷道。

    “好!”卫也不废话,站在蒲妖身旁。

    两人面对那团雾气,肃穆而立,天空“愿否”之音不绝于耳。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愿意!”

    “愿否”之声嘎然而止。

    黑雾里蓦地飞出两道黑光,没入两人体内。

    卫身上伤痕斑驳的铠甲立即变得焕然一新,而蒲妖身上,亦多了件铠甲。蒲妖身上的铠甲,看上去纤细精致,丝丝缕缕的火焰,从铠甲上冒出来。

    两人的铠甲上,多了许多红色的三角纹,若是精通远古祭祀的人,便可以认出来,这些三角纹常常意味着祭品。

    蒲妖和卫把自己成为祭品。

    强大的力量,充斥在两人体内,在所有的祭祀中,把自己当作祭品,能够得到的力量无疑也是最强大的。两人身上都是墓碑甲,由于两个只不过是魂魄,而无实体,一旦把自己献祭出去,他们便被会拘入墓碑之中,永镇墓碑。

    除非绝世强者,能够打破墓碑的禁锢,才能救他们出来。

    “来吧!”卫蓦地一声大喝,他扬起手中大剑。

    “来吧!”蒲妖冰冷的声音如刀,黑色的火线,从他手中放出。

    黑色的火线,射中卫扬起的大剑。

    火焰立即攀附上大剑,转眼间,火焰立即笼罩大剑。

    源源不断的火焰从蒲妖手中放出,当最后一朵火焰离蒲妖的手,蒲妖脚下一个踉跄,才勉强稳住身形,身上的铠甲光芒黯淡,布满碎痕。

    蒲妖紧紧盯着卫手中的大剑。

    卫全身的铠甲陡然放万丈光芒,光芒如同流动的水流向他手中的大剑。

    咔咔咔!

    碎裂声,从他的足部铠甲开始,不断向上蔓延,小腿、膝、大腿、腰……直到他握剑的手腕。

    身上的铠甲灰白没有一丝光泽。

    卫蓦地一声大喝,高举在头顶那把流淌着无数光芒和火焰的大剑,猛然用力插入地面!

    轰!

    左莫的识海瞬间四分五裂。

    那些汲取满满太阳炽流的太阳神纹,仿佛顿时失去最后的束缚,它们开始向左莫头部生长!

    丝丝缕缕的太阳神纹,如同扎在土壤中的根系,它们进入左莫的头部,撑满根系的力量,让它发生质的变化。

    金色的幼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左莫原本识海的位置,迅速生长。

    不断生长的幼苗,让根系内的太阳炽流有了突破口。在左莫体内激荡的太阳炽流,以惊人的速度,被布满全身的神纹源源不断汲取,送到左莫的脑部。

    一株金色的幼苗,在不断地生长。

    幼苗下,一座墓碑,无声耸立。

    ※※※※※※※※※※※※※※※※※※※※※※※※※※※※※※

    左莫感觉周围的温度在迅速下降,他的意识立即变得清醒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

    狂暴欲炸裂的身体,终于安静下来,当左莫探查自己的身体,不由大吃一惊。体内的太阳炽流,减少了近二分之一。

    那左莫看到那株金色的树苗时,差点傻眼了,太阳树,这不是太阳树么?

    怎么回事?

    识海呢?

    蒲妖和卫呢?

    左莫很快发现太阳树下的墓碑,光洁平整的墓碑上,浮现两个身影,一个浑身笼罩在火焰,另一个浑身披甲。

    左莫如遭雷殛!

    蒲妖和卫!

    他对两人熟悉无比,两人就是烧成灰,他也认得。墓碑上的两个身影,虽然并不清晰,但是左莫一眼便认出蒲妖和卫。

    转眼间,他明白是怎么回事。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

    然而,眼泪刚脱离眼眶,便化作一团水汽,只在他的脸颊留下极短的淡痕。

    左莫忽然看到太阳树上,挂着一小团黑火。

    他脸上闪过惊喜之色,他对这黑火熟悉无比,蒲妖身上的黑火!这是蒲妖留下来的!

    难道……

    他强忍心中的欣喜,招来黑火。

    黑火没入他身体时,他身体不由微震。

    “变强后来救我们。”

    几个字,却让左莫心头狂喜。蒲妖没有死,卫没有死!

    刹那间,希望充斥他心中,他紧握拳头,暗暗发誓,我一定会来救你们!

    左莫猛地偏过头,在那边!

    他朝正在战斗方向狂奔而去。

    体内充沛的太阳炽流让太阳神树疯狂生长,从幼苗迅速成年,再到挂满一颗颗小太阳。此时它终于停止汲取太阳炽流,它已经达到极限。

    左莫此时体内还剩下约一半的太阳炽流。

    失去太阳神树的汲取,左莫体内温度再度上升,剧烈的痛楚感,再次从身体各处传来。

    左莫并没有失去意识,这种程度的痛楚,他还能忍受。哪怕一半的太阳炽流,也不是左莫现在能够承受的,左莫觉得此时他的身体,几乎快被撑爆。

    但是左莫还是察觉到变化。虽然痛楚依然让人濒临崩溃,快撑爆的感觉也一如刚才,可现在左莫却发现自己体内有一股力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这股力量来自神纹。

    或许,确切地说,来自那棵太阳神树上的小太阳。太阳神树如今占据了左莫原本识海的位置。狂暴的太阳炽流,经过如同根系般神纹,传到太阳神树,再传到那一颗颗小太阳上。

    这些小太阳能够释放纯正无比的太阳神力,而且这部分太阳神力,就仿佛左莫自己修炼的一般,指如臂使。

    这部分神力并不受太阳炽流的排斥,它们同本同源,能够很好地共存。

    强烈的痛楚反而让左莫更加专注,他知道此时自己处在什么样的绝境。意志薄弱的人,此时只怕还在痛苦之中煎熬挣扎,但是左莫却没有放弃,在痛楚中绞尽脑汁,寻找哪怕一丁点机会。

    他很清楚,哪怕这一丁点机会,也是大家用生命换来的。

    大师兄、阿鬼、蒲妖、卫……

    自己没有资格挥霍,没有资格放弃!

    可以死,却不能让大家的牺牲毫无价值!

    他转身朝正在战斗的方位奔去。

    全力奔跑的左莫,心中的战意如同燃烧的火焰,他的脸庞坚定沉静,他的眸子流露逼人光芒,他的拳头握得紧紧,他一往无前。

    全力奔跑的左莫速度惊人,比飞行更快,矫健的身影把金色的火焰拉得长长。

    周围符纹不断地向他飞来,他没有停下脚步,包裹着火焰的拳头,把阻挡他所有一切都轰得粉碎!

    一枚神纹挡前方,锋利的红光,雨点般暴射而来。

    左莫没有停,他猛地把双臂挡在面前,整个人继续朝前奔跑。

    啪啪啪!

    雨点般的红色光芒打在左莫身上,左莫周身的火焰,陡然向上一窜。

    雨点般的红光被太阳神火扫过,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乎是瞬间,左莫出现在神纹旁边,一拳轰在神纹上!

    左莫手上陡然亮起一圈只亮的红色光芒。

    太阳炽流!

    这枚神纹的品阶本来就不高,一丁点太阳炽流的便足以把它摧毁,呼,神纹化作灰烬。

    左莫脚下没有停,继续朝前冲!

    然而左莫的目光,却落在拳头那圈红色光环。

    这是太阳炽流!

    刚才那一拳,他只不过像往常一样把神力灌入拳头,没想到竟然有一丝太阳炽流,竟然混杂在神力里。

    神力能够调动少许太阳炽流!

    这一拳之威,陡然倍增!

    左莫眼前一亮,太阳炽流狂霸无比,无物可挡,这不就是最好的武器吗?

    越想左莫越是兴奋,任何一滴太阳炽流,都包含无数太阳神火,哪怕大长老挨上一丁点,都同样吃不消。

    恰在此时,眼前又出现一枚神纹。

    左莫二话不说,像刚才那般,又是一拳轰出!

    一道火龙呼啸地神纹扑去。

    神纹陡然喷洒出无数光芒,打在火龙身上,然而金色火龙却没有崩溃,它浑然无事般,直接轰在神纹上。

    火龙中一道极细的红光微不可察地一亮。

    轰!

    神纹当场破碎。

    左莫长啸一声,火焰暴涨,猛地朝前冲去。

    他就像一只蛮不讲理的火焰巨龙,碾碎挡在他面前所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