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百三十九节 战斗的理由 【第二更】

第八百三十九节 战斗的理由 【第二更】

    “我是莫云海之王!”

    ……

    “我是莫云海之王!”

    空中激荡的回音,大长老充耳不闻。

    大长老此时激动莫名,踏入神之领域,这种天下尽在掌握的美妙感觉,语言难以描述,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灵。

    然而此时吸引他所有心神的,却并非刚刚踏入神之领域的喜悦,而是他的神力!因为大长老忽然发现,不仅天地万物尽在掌握,就连他体内正在燃烧的神力,也尽在他掌握之中。

    之前难以洞察的奥妙,此时却清晰无比地浮现在他心神之中,无数天地至理,如同流水般在他心间流过,诸多疑惑不解之处,此时豁然开朗。

    全新的境界,全新视野。

    他忽然心中一动,重新审视自己的身体。

    无数信息出现在他心中,他心念一动,体内的神纹便悄然变化。疯狂燃烧的神力,竟然迅速地稳定下来。

    没错,稳定!

    神力依然处在燃烧状态,但是却变得异常稳定,没有半点刚才那般失控的感觉。而随着神纹的变化,刚才受损的身体,不断地被修复。与此同时,他血肉间的杂质,也迅速地被燃烧的神力炼化掉,而全身血肉筋骨不断地重组,最终形成一个奇异的神纹。

    以身为纹!

    前所未有强大的感觉,充斥在他体内每一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若到此时,大长老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就不是大长老了!强烈的喜悦迅速在他心中蔓延,他看着眼前几乎涣然一新的世界,他喜极而泣。

    谁能想到,踏入神之领域关键,竟然就是燃烧神力!

    自己苦苦摸索了那么多年的关键一步,竟然在自己决定牺牲之后,无意中误打误撞碰对了。原来只有燃烧神力,才能够让自己突破力量的桎棝,从而踏入到神之领域。

    神之领域的记载,只言片语,大多都是说其多么强大多么厉害,很少有实质性的内容,大长老也不知道神之领域究竟是怎么回事。作为唯一仅存的灵力时代绝顶强者,他的积累之深,是别人根本无法比拟的。他距离神之领域,只有一步。

    然而就是这么一步,却仿佛遥不可及。

    只有真正踏入神之领域,才真正明白神之领域的强大,天地皆在掌握的感觉。

    就那么一会,燃烧神力给身体所带来的破灭,就被他修复完全,他的境界迅速地稳定下来,他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大,只需要再给他一点时间积累,他会变得更加恐怖!

    因为,他已经知道如何让自己的神力快速增长。

    神之领域,这是一个分水岭。

    只有神级强者,才是真正最顶尖的神力高手!

    难怪大长老喜极而泣,他本已经作好牺牲的心理准备,没想到不仅不用牺牲,还成为万年来第一位神级强者。

    天環!

    天環前所未有的强大!

    踏入神之领域,他的元寿大大增加,可达三千年之久。

    可佑天環三千年平安!

    对于现在而言,神力高手无疑是最厉害的战略级高手,只要他一日不死,便是强如昆仑,也不敢向天環动武。神级强者,能够以一己之力,毁灭、禁锢一界!神级强者与非神级强者之间的鸿沟,是不可逾越的,根本无法用人数来填补。

    现在他一人之力,便能够把莫云海的这帮家伙全都是屠杀殆尽。

    “哈哈哈哈!”

    饶是大长老如此心如古井之人,此时也忍不住放声大笑。

    忽然大长老轻咦一声,目光从韦胜身上转到左莫身上,瞳孔骤然扩张。

    左莫的眼睛空洞无神,就仿佛被抽走魂魄一般。

    不好!

    大长老脸色微变,强烈的危险感陡然从心底冒出来。他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视野陡然一亮。

    轰!

    左莫所立之处,一道金色炽亮的火柱冲天而起,整个天空,就仿佛点亮,头层厚实的乌云,就如同棉花被点燃,被金色火焰迅速烧得干干净净。

    黑夜被驱散,一轮太阳缓缓升起。

    金色火柱里突然传出尖亢的鸟鸣,九只三足金乌,沿着火柱飞舞盘旋。

    火柱中的左莫,衣衫尽碎,犹如金汁浇铸的身体,飘浮在火柱之中。那双空洞的眸子,盯着大长老。

    惊人的火焰,从左莫的身体内轰然冒出,这道火柱的所有火焰,竟然全都是从左莫体内喷涌而出。

    好霸道的火焰!

    好强大的神力!

    大长老脸色大变,对面的火柱,仿佛就像一轮烈日!若是它的力量失去束缚,这一界便会失化作一片火海,没有人能够逃得掉!

    但旋即大长老神色恢复如常,这一界是不是存在,他根本不关心。

    他的目光流露出淡淡的惋惜,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天才,就注定要殒命了。这样的燃烧,显然超出左莫身体承受的极限,最终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烧成灰烬。同样的燃烧神力,大长老之所能够踏入神之领域,是因为他的积累足够深厚,厚积薄发。而左莫的积累显然不够,如此燃烧,只会形神俱灭。

    不过,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这份担当倒真是不愧莫云海之王。

    大长老心中对左莫十分欣赏,若是天環有这般弟子,他定然悉心培养。

    可惜,他不是天環弟子……

    大长老此时彻底放松下来,左莫已经注定身死的下场,天環的心腹大患,也终于解决掉。失去左莫的莫云海,哪怕没有天環,也注定了分崩离析的下场。

    大长老对此时自己的实力,充满信心。

    他的嘴角浮现淡淡的笑容。

    ※※※※※※※※※※※※※※※※※※※※※※※※※※※※※※

    “少爷!”

    阿鬼盯着那个周身冒着冲天火焰的身影,她的眼睛,再也挪不开。

    她没有任何犹豫,紫火便爬上骨甲。

    幽然紫火,释放出惊人的气息,

    紫火愈来愈盛,气息变得愈发恐怖起来,她的目光紧紧地看着对面的左莫,神色平静,嘴角浮现浅浅的笑容。

    她没有惊慌失措,没有伤心,没有悲痛,她的眼睛,仿佛看透世情,平静如水。

    无论前方是什么,她都跟着少爷一起。

    不离不弃!

    即便是死,能死在一起,也是一种幸福呢。

    啪啪啪!

    代表不死神罚的紫色锁链,如同清脆的冰,从中断开。

    从中断开的紫色锁链,从阿鬼体内钻出来,如同诡异的紫蛇,缠绕上笼罩在紫焰中的骨甲。

    她周围的空间,一点点被紫焰吞噬。

    幽深无比的黑暗,从那个包裹着紫焰被锁链缠住的娇小身影扩散开来。

    灰白一点点占据眸子,目光却不曾离开火焰中的那个身影。

    愿陷黑暗身负枷锁,只为与你同行。

    ※※※※※※※※※※※※※※※※※※※※※※※※※※※※※※

    曾怜儿看着天空,惊骇一点点从脸上消失,上面四人的恐怖气息,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天環弟子无法承受如此惊人的威压,几乎都退出战场。

    威压太强大了,那种仿佛天地直接碾压过来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不过曾怜儿他们没有退。

    盯着烈火中的左莫,曾怜儿忽然笑了,自言自语:“我去凑什么热闹?这家伙都要挂了,以后就没有双修了,这一战,没有价值了,唔,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啊……”

    歪头想了一会,曾怜儿复又自言自语:“唔,身为魔族,临阵逃跑可是奇耻大辱,拼命打法魔族用得更多吧,好吧,为了魔族的荣耀,这个理由挺不错的……”

    “没办法双修了,这老头真该死,唔,这也是个不错的理由……”

    “莫云海那帮人挺不错的,那家伙也挺不错的,这个理由也不错……”

    “唔,好费劲,算了,懒得想了,这些理由就足够了!”

    曾怜儿抬起头,挺直身体,已经有些残破的深红大裙,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她如同寒冬中的玫瑰,便如此危险的时候,她那能颠倒众生的美丽,也让人无法忽视。

    曾怜儿的气势,不断地攀升!

    一轮清冷的弯月,出现在她背后。

    啪!

    弯月崩碎成无数块,呼地没入曾怜儿的体内。

    曾怜儿身体蓦地剧烈颤抖,紧闭双眼,剧烈颤抖的长长睫毛,显示着她正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片刻后,她的身体停止颤抖,恢复平静。

    一抹魅惑无比的笑意,浮现在她嘴角,宛如凛冬玫瑰初绽。

    她睁开眼睛,眼中两轮银月,光芒乍现。

    ※※※※※※※※※※※※※※※※※※※※※※※※※※※※※※

    宗如的目光看着天空,温暖如阳光般的目光,澄静微笑。

    那个在风雨雷电中依然坚定沉凝的声音,仿佛还在他心中激荡不休。

    “宗如发愿,誓不成佛,以金刚身,护佑大人左右!”

    弃佛死愿呢。

    以金刚身,护佑大人左右!

    这句话,早就深深刻在他本心之中。

    眼巴巴看着大人牺牲来保护自己,自己可做不到啊。

    护佑大人,才是自己的职责。

    宗如伸出枯瘦的手掌。

    一圈圈明亮的经文,仿佛缠在他手臂的绷带,从手指开始,沿着手臂,到肩膀,再到全身,一圈圈解开、飞出。

    三相宝杖在手,宗如神色庄严,惊人的气势轰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