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九十九节 埋伏
    左莫心情不好。

    刚才那股剑意,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昆仑距离此地,何其遥远,那股剑意竟然能够波及到此处,连图腾魁场层层禁制,也未能阻挡它,何其恐怖!

    左莫陡然意识到,当个人实力强横到一定地步,同样能够改变世界的格局。

    说实话,左莫对高手的培养并不是太重视,莫云海还是走的以炼器来发展的道路。这种类似天環的发展路线,对高手的培养并没有太直接的好处,但是整体水平的提升非常有利。

    莫云海之所以打手众多,只不过是在灵力时代转神力时代的这个关键节点上,占取了几分先机。

    但随着昆仑天環很快反应过来,这分先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然而即使如此,莫云海依然处在一个相当有利的地步。

    顶阶高手虽然比以前更厉害,但是整体水平的提升同样巨大,双方的差距不仅没有拉大,反而缩小。顶阶高手能够左右战争的胜负,但是却无法成为战略级的存在。而随着神装的普通,以及神兵具装的稀有,这种差距拉得更小。

    再厉害的高手,也无法抗衡一支精锐的战部。

    这种情况,就在刚刚被打破。

    如此恐怖的剑意,绝非这个时代的剑修所能拥有,定然是远古遗留下来的绝世神剑。鬼雾童说是太古神剑,左莫还有心存几分疑虑,哪怕远古的神兵,也不可能有如此惊人的威势。

    左莫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韦胜手中的弑神血剑,同样也是远古神剑,然而双方的威势简直不在一个等级上,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玄虚。

    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但是左莫却能够敏锐地察觉到,一个全新的节点出现。

    如此强横的威势,哪怕昆仑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那也足以把一支战部抹去,而若是再厉害点,直接毁掉一界,左莫也不会太吃惊。

    这就意味着,一种全新的战争形态出现。

    想想吧,若是林谦神不知鬼不觉,潜到云海界,然后一剑把云海界毁了,那对莫云海来说,可就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左莫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

    太可怕了!

    偏偏这种事,根本无法可解。大规模的战部调动,无法掩人耳目,但是几个人的潜入,任何一个势力都无法杜绝。

    怎么办?

    左莫摒除心中的惊惧,脑子飞快转动起来。他的脑子灵活,一向狡诈多智,但是这次,却有些无计可施。当双方的实力相差太悬殊的时候,什么计谋策略,那都是浮云。

    他揪出鬼雾童,劈头便问:“太古神剑想要有这般声势,如何才能达到?”

    鬼雾童一头雾水,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小脸皱成一团,苦苦思索,方道:“只怕需要用绝等的精魂养剑,才有可能达到这地步。”

    小莫哥心中一动,忽然问:“弑神血剑,你可曾听说过?”

    鬼雾童的脸上浮现几分惊惧之色:“难道主人拥有此剑?不好!此剑大凶!乃第一凶剑!每一任剑主无不横死,主人切切不可贪图此剑威力!”

    左莫摇头:“此剑在我师兄手上,我师兄意志如铁,坚不可摧,你不需担心。我只是想问,此剑比太古神剑如何?”

    鬼雾童脸上忧色不减,但还是道:“弑神血剑号称天下最凶之剑,饱饮无数强者之血,比之太古,并不逊色。”

    “我若想要此剑达到刚才那般威势,该怎么做?”左莫觉得自己找到一个好办法。

    既然你昆仑的太古神剑厉害,那我们只要把弑神血剑也提升到同样的地步,那不就成了么。如此一来,我防不住你,你同样防不住我,双方在战略上,便能够处在一个同等的水平上。

    鬼雾童明白左莫的意思,却摇头道:“想要弑神血剑提升到如此境界,需要无数强者精血,而非精魂。但是,此剑是亘古第一凶剑,其剑魂嗜杀暴戾,主不祥。若是它变得如此之强,便再也无人能够驾驭,只怕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左莫默然,鬼雾童所说的道理并不复杂。左莫见过师兄的弑神血剑,那把剑的杀意之浓郁,的确天下无双。若是弑神血剑的威势真的变得如此之强,左莫觉得只怕师兄,也未必驾驭得了。

    兵强主弱只会有一个结果,那便是反噬其主。

    左莫陡然意识到其中关键,猛然问道:“那太古神剑不会反噬吗?”

    鬼雾童想也不想道:“若实力不强,那自然也会。”

    “实力需要多强?我这般,会被反噬么?”左莫反问。

    鬼雾童有些怕得罪左莫,但又不敢撒谎,犹豫了一会,方点头道:“会。”然而接着补充一句:“若是主人实力再增涨一些,那就不会了。”

    左莫直接无视了他后面那句,林谦的实力虽然比他强,但是绝不会比他强多少。那么说,林谦也会被反噬!

    左莫心中一动:“若想不被反噬,当如何?”

    鬼雾童一愣,脱口而出:“那除非他亲人之类,心甘情愿,舍身以魂入剑,以助其镇剑。不过这不太现实,以魂养剑,魂魄必然受尽煎熬,而无法解脱,永世不得超生。”

    左莫默然无语,不由看了一眼身边的阿鬼。

    阿鬼的不死神罚,不就是如此么?

    他见识过昆仑的狂热,对于这帮疯子,这种事绝非做不出来。不过,这事他做不出来,他也绝不会同意。

    他终于搞清楚,昆仑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搞清楚了,他却没有多少办法。任何人的敌人是一群拥有信仰的疯子,都不是件痛快的事。

    就在此时,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两个身影一闪。

    左莫如梦初醒,这个时候,可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左莫心中涌现强烈的危险感,他对这件神兵胚胎,更是志在必得。

    一件神兵具装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莫云海在战略级高手上的劣势,但是却能够缩短双方的差距。

    片刻间,左莫心中作出决断,眼中杀伐之意更是重了几分。

    来者不是自己人!

    左莫没有丝毫犹豫,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其中一人身侧。

    对方没有想到,刚刚走出来,就遭遇攻击。而且左莫发动毫无征兆,没有一丝声息,就像隐藏在阴影中的毒蛇,骤然暴发致命一击!

    一层层薄薄的太阳神力笼罩他的手掌,一把小巧的光斧,幻化成形。倘若说,之前左莫与鬼雾童战斗的太阳神斧是千斤重斧的话,那现在他手上,就是一把扁平小巧的飞斧。

    暗金色小斧巴掌大小,异常轻薄小巧,斧面的太阳纹,却精致细腻,代表太阳光芒的刺纹,几乎占据整个斧面。

    左莫手一抖。

    小斧悄无声息化作一道流光,直指来者的腰际。

    等对方反应过来的时候,堪堪鼓荡起神力,然而却已经晚了。太阳神力何其锋锐,此人猝不及防之下,薄弱的神力有如纸糊一般,根本无法阻挡,小斧没入其体内。

    来者身体一僵。

    片刻后,发出一声惨嚎,耀眼的金光从他体内陡然绽放,一缕金色的火焰从他体内冒出来,顷刻间他便化一团火人。

    阿鬼的动作同样利索,左莫动手的同时,阿鬼的手掌,已经捏到另一人的脖子,咔嚓一声,对方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一命呜呼。

    鬼雾童目瞪口呆,等他反应过来,只觉一股寒气,陡然从脚底直窜而上。

    好狠辣的手段!

    杀人不眨眼!

    左莫蹲在地上,搜刮战利品,而阿鬼拎起尸体,砰地丢到左莫面前。

    是韦陀寺的人。

    左莫神色未变,片刻便把两人身上的东西一搜而空。两人身上的货色都很普通,唯独有一件残破的韦陀杵,倒是有些年岁,看上去像远古之物。左莫掂了掂,半截残杵,却极其中沉重,其中隐隐有风雷之声。

    倒是有几分家底,左莫如是想道。

    九大禅门分裂之势已经难以阻挡,今后的九大禅门,将会分裂成两派,以雷音寺为首的一派,是亲莫云海一派。而韦陀寺、心叶禅门等门派,却是被昆仑和天環掌控。

    所以对韦陀寺,左莫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忽然,左莫觉得,这里可是一个绝妙的战场。

    既然大家都要到这里,那先到这里的他们,无疑有着绝对的优势。

    只需要像刚才那般如法炮制……

    左莫顿时有些兴奋起来,他问鬼雾童:“这里你能够施展么?”

    鬼雾童从刚才的震惊回过神来,连连点头:“能能能!”

    左莫比划着:“你用雾气,把这里全布满。我们把这里,布置成一个雾气大阵。”

    鬼雾童打起精神,这可是在主人手底下第一战,要大大露脸,才能让主人对他刮目相看。二话不说,立即鼓荡起雾眼。

    只见雾眼圭喷出浓浓的白雾,没多时,雾气便布满整个大厅。只有四个宫门门前三丈范围内,没有雾气。白雾一靠近宫门,便会被驱散。

    左莫也不管,把黑金符兵和小塔也从戒指里拎了出来。没有战斗能力的小火小黑则被塞回戒指里。

    埋伏偷袭什么的,最让人兴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