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八十九节 孽部 【第一更】

第七百八十九节 孽部 【第一更】

    情况和以前已经发生了变化。

    左莫如今手上掌握着五件信物,也就是说,包括他在内,可以有二十五个人进入。看上去人数增多了,但是把握并没有增多。之前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还存在混水摸鱼的可能性。但如今,养元浩他们与莫云海的交易,心叶禅门等人早就知道。

    心叶禅门为首的几个禅门,莲尊寺无法阻止,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但毕竟大家表面还没有撕破脸。倘若在这个关节眼上,心叶禅门他们真的分裂九大禅门,那么现在的平衡会立即被打破。

    左莫他们从暗处转为明处,成为所有人的目标。他们是所有进入遗址的队伍之中实力最强者,但他们亦是所有人的敌人,无论是谁,想要得到神兵胚胎,必需先干掉他们。

    群狼环伺。

    左莫他们却只有一条道路,踏着其他人的尸体向前走。不过,看上去要险恶许多,但是也不是没有好处。双方阵营泾渭分明,除了他们二十五人,其他人都是敌人,根本不需要担心暴露身份、识伤什么的。

    很快,左莫便定下基调,一旦进入遗址,所有人都将成为他们的敌人。想要得到神兵胚胎,只有一个办法,干掉其他人。

    左莫随行都是莫云海的精锐,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十分出色,而且纪律性极强,精熟战阵。

    战阵的威力大小,和人数规模有直接的关系。一般来说,人数越少,战阵的威力就越小。二十人可以组成的战阵,威力绝对超过五个人组成的战阵。

    对方虽然在人数上占据优势,但是分属不同势力,彼此没有默契,也不能相互信任,更无法组成规模稍大点的战阵。

    而左莫却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除了他、阿鬼、韦胜、宗如、曾怜儿、罗离几人,其他人完全可以组成战阵前进。他们的实力或许比起其他势力精心挑选的一流高手有所不如,但是他们都经过小娘的调教,一旦让他们组成战阵,却绝不是那么容易撼动。

    远古遗址如期的开启。只要有信物,一旦靠近遗址,便会被遗址吸入其中。

    左莫等人则从莲尊寺早就安排好的山谷,进入遗址,这条山谷由莲尊寺重兵把守,留一条安全通道。

    左莫等人只觉眼前一花,周围景色顿时变了模样。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到处弥漫着雾气,脚下地面是刻着远古鸟兽的青石砖。这些雾气颇为古怪,其中隐现彩芒,似乎带着一种难言的力量。

    然而,当看清周围,左莫脸色微变。

    他们被分开了!

    他周围只有阿鬼。

    该死!

    左莫立即意识到不妙,他们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一旦力量分散,就危险了!他原本的打算是凭借强大的实力,一路碾压过去。现在计划泡汤了,他们被分开,毫无疑问,莫云海的人,是其他人第一个意欲清除的目标。

    他连忙用莫云海所特有的法诀,来与其他取得联系,然而法诀却有如泥牛如海,没有任何反应。

    他心往下一沉。

    他转过脸看了一眼阿鬼,二话不说,从戒指里取出两套普通的神装,给阿鬼和自己穿上,让两人看上去不那么扎眼。

    虽然左莫对自己的信心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一旦陷入被围攻的境地,那也同样危险。

    “走!”

    左莫率先朝冲去,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其他人。他们几个神力高手还好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可是那些侍卫,他们的个人实力在这里面并不算强,如果没有战阵,他们的处境就非常危险。

    虽然左莫贪图神兵具装,但他不想用兄弟们的命去换。

    这些人跟着他的时间最长,也是感情最深的一批人。

    左莫和阿鬼,迅速没入白茫茫的雾气之中。

    ※※※※※※※※※※※※※※※※※※※※※※※※※※※※※※

    安息岛,位于云海界偏僻的角落,人迹罕至。岛宽不过三百里,长不过七百里,在云海界诸岛之中,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岛。

    在以前,这个小岛并没有名字,后来是别寒把这个取名为安息岛,它才因为得名。

    安息岛周围,布满禁制,任何人都无法闯入。想进入安息岛只有一个办法,传送阵。安息岛有一处传送阵,这处传送阵的另一端,是别寒的卧室。

    安息岛,只有别寒一个人会来,岛上只有一处祭殿。

    七层高的祭殿,是别寒亲自建成,祭殿内,供奉着一张张灵位牌,布幔被阴风吹动,让这里看上去鬼森森。

    别寒在祭殿上,左手握着一张空白的灵位牌,右手手执朱砂笔,一笔一划认真地把一个个名字写上去。

    他默默地书写着,在他身后,只剩下不到一半的孽部,排着残缺的队伍,像死物一般,无声地矗立。

    当最后一个名字写完,别寒弯下腰,小心地把灵位牌一张张摆好位置,点上香。

    他没有叩拜,而是静静地站着,像往常审视自己的战部一样,审视着这一张张排列整齐的灵位牌。

    他神情冷酷,注视良久,忽然,他对着灵位牌,自言自语。

    “不知道你们抽走的魂魄,会不会飞回来。你们也累了,睡吧。我走了。”

    他转过身,带着剩下的孽部,走进传送阵。

    回到住处,他便来到淳于成的云岛,找到淳于成。

    淳于成虽然平时有些犯浑,但是那也要分人,在别寒这样的杀神面前,他还是相当配合的,而且别寒求他的事,也不是太复杂。再说,这些血珠子都是左师兄炼制的,淳于成也很好奇,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喏,它们生长得很好。”淳于成指着血池里的一个血团,有些皱眉道:“它们已经开始具备一些魔骑的特征了,但还很初级。”

    别寒一言不发,眼睛只是盯着血池里的血团。

    这里的血池连绵不绝,每一座血池里面,只生长着一个血团。

    “血珠子里面封存了他们的战斗本能,所以有很强的攻击性,一个血池里面如果有两个血团,它们之间必然会厮杀不休,直到一个死亡。搞得我不得不挖了这么多血池,我得先和你说清楚,这部分费用得由你付。”淳于成喋喋不休。

    “好。”别寒惜字如金。

    “成长成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我都有点好奇了。”淳于成忽然左顾右盼,见没有人,压低声音道:“我分到几颗神晶,也丢进去了,这东西很有用。不过,你知道的,神晶现在还是稀罕物,我手头上就这么几颗,你到时要双倍还我……”

    “好。”别寒忽然问:“神晶有用?”

    “是啊,非常有用,它们能够吞噬神晶,你看看这几个,吞噬了神晶的,明显个头就不一样吧。而且后面金乌营那边,炼制起来也更容易。说好了啊,你得赔我双倍,要不然我可亏死了……哎哎哎,你别走啊……”

    淳于成还没说完,别寒掉头就走。

    “我又没说现在要……咦,干嘛杀气腾腾的呢?”淳于成望着别寒的背影,一脸费解。

    约摸过了几个时辰,别寒再次出现在淳于成面前。

    哗啦,倒出一堆神晶。

    淳于成的眼睛立即直了:“我的老天……”

    ※※※※※※※※※※※※※※※※※※※※※※※※※※※※※※

    左莫和阿鬼两人换了模样,就没有那么扎眼。不过眼前的雾气,十分古怪。每当左莫打算向四周探索的时候,他的神力,仿佛受到极大的阻碍,难以寸进。

    这种情况极其罕见,要知道,他修炼的是太阳部落的太阳神力,何其霸气,放在远古时期也是极品神诀之一。

    连太阳神力都受到影响,这个遗址绝不简单。

    就在此时,忽然傻岛从左莫的戒指里钻了出来,紧接着小塔、小火、小黑和黑金符兵全都接二连三从戒指里钻出来。

    队伍立即膨胀了数倍,有几分浩浩荡荡的味道。

    傻鸟一出来,一双鸟目怒睁,浑身轰地冒出鲜红的火焰,全身翎羽根根直立,似乎面前的白雾中,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小塔好奇地四下张望,蓦地张嘴一吸。

    只见四周白雾,如鲸吸百川般,以惊人的速度钻入小塔的嘴里。

    小塔黑白分明的身体变得更加黑白分明,还多了几分光泽。难道这雾气其实是什么好东西?

    左莫可是很清楚小塔的嘴可刁了,不是好东西,这厮绝不会张口。而且看小塔一脸享受的模样,只怕这雾气不是凡品。

    难不成,这雾气也有什么来历?

    左莫二话不说,拿出一玉瓶,手掐法诀,瓶口对雾气,只见雾气仿佛受到一股强力牵扯,一颤,却并没飞过来。

    邪门!

    左莫心中觉得更加古怪,手中的玉瓶,可是专门炼制用来收取这类材料的磁元瓶,竟然没有吸动?

    左莫一发狠,神力涌动。

    白雾终于抵抗不了磁元瓶的强大吸力,顿时源源不断地钻入瓶中。

    转眼间,四周立即空出一大块,周围的白雾似乎受到一种力量的阻止,并没有向这边扩散,左莫他们所立之处,就像切出一大块蛋糕一般。

    左莫的注意力,很快便从雾气上转移过来。

    他们面前清空的地方,露出一件奇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