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七十九节 苍凌雪

第七百七十九节 苍凌雪

    夜色中,苍凌雪沉默不语,她就像木偶般,一动不动。姣好的脸庞,浮现淡淡的哀伤,她把自己丢给黑暗,失去平日的威严和约束,她就像普通的十七岁少女,坐在那里,望着远处的山丘。

    连绵的灯火,就像天上的星辰。她想起前些年,这里的灯火是何等稀疏,如今的苍家,比起那时,要兴旺发达许多。

    她心中没有太多的骄傲,只有累。

    此时的她,褪去坚强,她就像无助的小猫,蜷缩在角落。

    “大人。”一名沙哑的男子在黑暗中响起。

    她没有抬头,她对这个声音实在太熟悉,熟悉到不需要在他面前伪装,她轻轻地嗯了一声。

    “昨晚有人拜访了二长老,二长老送对方到门口。”男子低沉道,他平淡的声音蕴含难言的愤怒:“三长老的儿子,被送到第一妖术府。”

    苍凌雪扯动一下嘴角,漠然道:“这不是正得逞他所愿么?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一直是他一块心病。”

    “大长老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男子低声道:“听大长老的管家说,他们昨天收到不知来历的威胁,威胁的目标是大长老的孙女。大长老很有可能在这件事上,保持沉默。”

    “众叛亲离,呵呵。”苍凌雪笑了笑,只有此时,她那淡漠的笑声才体现出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沧桑。

    男子沉默半晌,他忽然开口:“大人,逃吧!”

    “逃?往哪里逃?”苍凌雪有些茫然:“苍家怎么办?商会怎么办?”

    “这个时候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男子的语气变得焦急:“大人若不再逃,只怕……”

    “只怕什么?”苍凌雪凄凉地笑了笑:“放心好了,活着的我,比死的我,要更有价值。无论是吞并商会和苍家,还是成为他们的赚钱工具,都需要一个活的我。”

    男子沉默不语。

    苍凌雪自言自语道:“长老们太怯懦,若是能够坚持下去,商会并非没有与那些人讨价还价的筹码……”

    “大人,如果我们抛开商会呢?”男子忽然问道。

    “抛开商会?”苍凌雪一怔,忽然皱了皱秀气的眉毛,坐直身体:“谁告诉你这话的?”

    “昨天晚上,我盯梢二长老,在回来的路上,被人擒住。”男子平静道。

    “啊!”苍凌雪大吃一惊,脸上的严肃和威严顿时消不见,急声关切地问:“没有受伤吧?”

    男子心中一暖,他摇头道:“没有。对方只是托我带这话。”

    苍凌雪神色稍松,但心中亦是凛然,严叔的实力,在她眼中深不可测,无论再艰难的任务,严叔都能完美的任务。严叔是父亲留给她最后的倚靠,若没有严叔,她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掌握苍家。虽然严叔从没有说他到底有多强,但言语间她能够听得出,严叔以前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

    “对方什么来路?”苍凌雪有些好奇地问,她的脑子飞快运转,她并不惧怕新的势力加入。事实上,任何一个变数对于此时近乎绝望的她来说,都是好消息。

    因为局面不会比现在更差。

    “看不透。”严叔语气低沉,透着一股罕见的忌惮:“对方对黑暗世界的手段非常清楚,我遇到的实力不逊于我的,起码有三个。黑暗世界实力能达到这个地步的,不会无名无姓,但这些人的来历,我看不透。”

    苍凌雪精神一振,她冰雪聪明至极,严叔的话里透露出很多信息。对方的实力很强,如此众多的高手,绝对不是普通的小势力。对方让她抛开商会,那显然是看重了她经营的能力。抛商会,而不是抛开苍家,说明对方有自信能够保住苍家的安全。

    这令她感到震惊,若不是这个消息,是她最信赖的严叔带回来的,她绝对不相信。严叔看着她长大,和她情同父女,绝对不会背叛自己。

    对方是谁?

    她知道那些向自己施加压力的家族,之所以令她感到绝望,是因为他们背后的靠山,是长老会的实权长老!

    那不是她、苍家、商会能够抗衡的。

    这个神秘的势力,竟然有如此自信,这令她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有这么强的黑暗势力么?”她喃喃自语。

    “没有。”出乎她意料,回答的是严叔,他的语气充满肯定:“黑暗世界并不大,也没有传言的那么神秘,几家比较大的黑暗势力,背后和长老会,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他们哪来的底气?”苍凌雪有些不解。

    严叔犹豫了一会,道:“他们未必是黑暗势力。”

    苍凌雪一怔:“怎么说?”

    严叔解释道:“黑暗势力说白了就是爪牙,有些势力只是希望行事方便些,比如打探情报,还有一些事情不好处理,如果让黑暗手段,自然就方便许多。我们妖族的黑暗势力,基本上都是有靠山,他们有的时候,负责最开始的碰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若是有所进展,他们背后的势力才会浮出水平。”

    “难怪这些黑暗势力可以为所欲为。”苍凌雪终于明白过来,不由感慨道。

    “那只是误解,他们其实有很多忌讳的。”严叔道:“很多事情,都不能过线。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追究他们才能生存下来。而且一旦上面有什么事吩咐下来,必须完成。黑暗势力之间的竞争也很残酷。”

    不是黑暗势力,苍凌雪的精神也振奋不少。虽然已经到了这地步,她依然不希望沦落到与黑暗为伍。黑暗是条不归路,尤其对一个家族来说。

    “这伙黑暗势力严叔能打探出他们的来历么?”她有些期盼地问。

    若是能够打听出这些人的来历,那他们后面的靠山,也许会露出一丝破绽,

    这一盘死局,若是有人搅一下,说不定能活过来。

    苍凌雪重新充满斗志。

    严叔看到重新焕发斗志的苍凌雪,重重点头:“我试试看。”

    ※※※※※※※※※※※※※※※※※※※※※※※※※※※※※※

    左莫的手指有如笔一般,在面前空中不断地勾勒虚画,他不时停下来,思索一阵子。

    他已经有好几天进入这种入魔般的状态,他不断在勾勾画画,其他人知道他此时一定是在思考什么问题,没有打扰他。

    吃肉吃到快疯掉的左莫,本来是准备好好淬炼一下刚刚吸收的神力,然而当他在船舱里炼化时,他的眼前,忽然再次浮现左莫第一次灌注神力进入青丝时出现的那个独特的纹。

    这一次,他看得更清楚。

    许多上次没有看清楚的地方,被他重新发现。这个全新的发现,让他欣喜若狂。

    左莫已经断定,这个纹,就是神纹!

    神纹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已经并不是那么遥远。天環最早开始对神纹的参悟,他们亦是现在对神纹研究最为深刻的门派。天環的神力,便是以神纹为基础,衍生变化而来。很快,随着神力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修炼神力,人们对神纹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如果说,灵力的本质是符纹,那么神力的本质就是神纹。

    神纹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神秘,但是它依然是当今最深奥、最吸人的奥秘。

    哪怕是对神纹研究最透彻的天環,到目前为止,掌握的完整神纹,亦不超过五个。

    所以当左莫意识到这个让人看不懂的纹到底是什么时,他的精神陡然变得亢奋起来。

    对于神纹,左莫知道得比其他人更多一些。在远古部落,每一个部落,都会他们自己的神纹。比如太阳部落的太阳纹,青藤部落的青藤纹,这些神纹不仅和他们的神力息息相关,而且还关系到一个东西,那就是远古神兵!

    远古神兵和当今的神兵具装并不相同,远古的神兵的炼制,各个部落的大能们把神纹烙印打进兵器之中。而如今的神兵具装,却是左莫参考了更多的炼器手法,在没有领悟完整的神纹前提来,鼓捣出来的一套。

    如今的神兵具装,几乎完全沿袭了左莫的这一套。

    左莫掌握的神纹有两个,一个是太阳纹,一个是青藤纹。

    两个神纹,他在太阳纹上的造诣要深厚许多,而青藤纹则钻研得要少许多。但即使是他掌握的太阳纹,他依然有许多不解的地方。神纹和符纹不同的地方在于,神纹的每一处,都需要领悟,不领悟就根本不可能使出来,亦不可能画出来。

    一枚全新的神纹,顿时让左莫激动起来。

    虽然他还无法领悟,但是一枚新的神纹,它所蕴含的价值,顿时让左莫激动不已。

    随着这些年,大家对神力的追求,不断地四下发掘远古中遗址,各种残缺的神纹,也不断地涌现。

    黑市上,一枚残缺的神纹拓本,价值连城。

    只有领悟神纹,才能够制作拓本,而且每拓印一次,都会对拓印者构成极大的负担。因此市面上的神纹拓本,数目极其稀少。

    左莫很快沉浸在这枚全新神纹的参悟之中,他根据脑海中的图像,不断地尝试着勾画。

    忽然,他指尖蓦地一沉,传来异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