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七十二节 闪耀 【第二更】

第七百七十二节 闪耀 【第二更】

    黑色的夜空,被法诀、神术飞掠过的光痕照得雪亮。无数法诀、神术在空中激烈地碰撞,如同最绚烂的烟花,轰隆的爆炸声,震得人耳膜生痛,一波波气浪,扭曲着夜空,人们视野所及,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是扭曲。

    禁制里,每个人都是神色极度亢奋,他们的脸庞狰狞,青筋毕露,全神贯注。

    “注意!注意!甲字号群,注意切断对方的左翼!”

    “丙字号群,控制你的神力,不要打得太猛,注意轮换!”

    “丁辰号禁制,没吃饭么?打得有气无力的?给我往死里打!要放走了一个,我饶不了你们……”

    ……

    麻凡冷静地注视战场,他的命令如同流水般,不断传入禁制防线的每个角落。

    在莫云海的诸将之中,擅长防守的战将有好几位,比如束龙的卫营,比如唐菲的唐字部,然而麻凡却在这些人之中,非常另类。

    他是最擅长禁制战线防守的战将。

    当年因为与成功防住的悬空寺战部,让麻凡在防守方面的天赋被发掘出来,随后他驻守在兰里界,依托禁制要塞,他对如何更好地利用符阵禁制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而符阵禁制,一直是莫云海发展的重点,左莫的乌龟流深深地影响着大家。大感兴趣的麻凡长年泡在金乌云岛,研究海量的禁制符阵。

    任何一道符阵防线在他手里,都能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他洞悉每一种符阵的弱点和优点,能够合理地利用它们,而他当年战斗核心的经历,也让他的对符阵禁制群的运用,有着极佳的大局观。

    而他的副手年绿,精于计算,能够给他很大的帮助,而雷鹏却是隐藏在乌龟壳里的斧头。

    战场正在悄然变化。

    这种变化十分细微,在纷乱复杂的战场里,几乎没有人察觉,但麻凡敏锐地察觉到。

    对方两支战部,在配合上并不够默契,出现了一个空档。

    麻凡眼神陡然变亮,他的音量下意识地提高,命令变得简洁。

    “甲丑,全力攻击!”

    “丁号群,拖住你的敌人。”

    “庚号群,减弱攻击,放他们进来。”

    “丙号群、己号群,注意,准备绞杀!”

    他麾下的队员十分熟悉他的变化,所有人知道,每当大人的话变少的时候,就意味着战斗的节点出现了。

    所有人的精神顿时一振,符阵防线立即发生变化,如雨点的法诀之中,这种变化同样难以察觉。

    雷鹏全副武装,莫云神装把他威武雄壮的身躯包得严严实实,手上提着金琉大剑,他就像从远古传说中走出来的巨人,浑身散发着嗜血、残暴的气息。在他身边,两百名精锐,同样全副武装,沉默肃杀而立。

    他蓄势待发,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

    “他们进来了!”

    “大鹏,杀!”

    雷鹏眼睛陡然变亮,气息暴涨,重重的金琉大剑被他轻若无物地提起,他如同一头愤怒的犀牛,轰然冲进符阵防线!

    “杀!”

    两百名精锐同时发动,齐声怒吼:“杀!”

    队伍如同一把锋利重斧,被高高抡起,狠狠剁进被无数细网捆住的猎物。

    被放进来的战部,完全没有想到,对方防线竟然会冲出敌人。猝不及防之下,血肉横飞,雷鹏就像一头远古凶物,横冲直撞,势不可挡。

    他身上的神装,是专门根据他的特点炼制,它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让雷鹏的力量加大五倍!

    雷鹏天生神力,镌刻魔纹之后,更是力大无穷,他修炼的法诀也早就被左莫换成魔功,使用魔胎之后,更是炼成力量型魔体,让他的力量再度提高数倍。左莫也是铁了心让他走力量路线,这个时候的雷鹏,力量已经达到极其恐怖的程度。没想到,之后修炼莫云神诀,雷鹏的力量,竟然再上个台阶。

    雷鹏的神力,是一种最简单、最直接、最粗暴、最没有技巧、最单纯的力量!

    他手上如同门板一般的金琉大剑,挥舞起来,没有人能够挡住他一击。他不喜欢用刺,金琉大剑在他手上,就像一把厚重的斩马刀,他最喜欢的是砍。

    往往一剑下去,对方连人带魔骑,硬生生劈开。

    杀得兴起,他甚至会直接用剑身当成铁棍,抽、拍都用来,但只要挨上一点,对方便会如同被蛮犀正面撞上,横飞出去,身体诡异地凹陷一大块,七窍流血。

    铛!

    雷鹏手上一颤,开战以来,第一次有人挡住他的剑!

    虎目血光暴涨,他看清挡住自己的人,赫然是其中一名魔帅。

    此时正是雷鹏战意最浓的时候,即使对方是魔帅,他夷然不惧,怒吼一声,抡起金琉大剑,连人带剑,向对方狠狠斩去!

    “来得好!”

    魔帅冷哼一声,也不见什么变化,他手中的枪陡然炽亮如银,一点极其耀眼炽白的光点,陡然在雷鹏眼前亮起。

    这点银芒来得极快,如同闪电一般。

    方圆十里范围内,所有人的心神,都被这一枪吸引。雷鹏周围的队员,仿佛生出一种错觉,仿佛那个银色光点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他们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地向银点飞去,如同扑火的飞蛾。

    极度危险的感觉,瞬间笼罩他们心头,他们不禁骇然失色。

    就在此时,一声如同野兽般的怒吼,骤然在他们耳边炸开。

    “杀!”

    雷鹏怒目圆睁,身上神装亮起鲜红的光芒,他身体的每一块魔纹,甚至每一块肌肉、骨头、筋肉里面的每一涓滴的力量,都汇集在他手中的金琉大剑上!

    纯粹得没有一丝技巧的力量!

    只有力量!

    咚!

    沉闷如鼓音的撞击声,像厚厚云层里响起的闷雷,百里之内,尽皆可闻!

    惊人的气浪,如同钢壁铁墙,以无可抵御之势,轰然向四周碾压过去,周围五里内的符阵禁制被摧毁得七零八落。反应稍慢的人,硬挡这股气浪,立即吐血受伤,而聪明点的,顺着气浪的力量向外横飞。

    方圆五里之内,空无一物。

    金琉大剑支离破碎,雷鹏如同沙包般重重抛飞,他身上的神装四分五裂,鲜血从里面如同小溪般流淌而出,有如血人。

    而刚刚交锋的地方,魔帅持枪而立,巍然不动。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惊世骇俗的碰撞而深深震撼。

    忽然,啪搭一声,一块碎片,从长枪上剥落,掉在地上。

    这仿佛是个信号,哗啦,整支长枪,彻底粉碎。

    魔帅如同岩石般,一动不动。

    所有人惊疑不定地看着魔帅,心提到嗓子眼。

    就在此时,魔帅轰然而倒。

    “大人!”无数魔族战士不能置信地嘶声悲呼。

    然而倒下的魔帅,没有任何回应。

    “哈哈哈哈!咳……”

    雷鹏狂笑着挣扎爬起来,他猛地把身上破碎的神装撕裂,人们这才骇然发现,雷鹏浑身全是血,他们甚至能看到他遍布全身的大大小小伤口,正在汩汩不断地往外冒血。

    雷鹏却浑若无事人一般,从戒指里取出一套全新的神装,也不管浑身正在流淌的鲜血,就直接把神装穿上。

    接着他又从戒指里取出一把如同门板大的大斧。

    提着大斧,鲜血在他脚下汇集,雷鹏一步一步向前走,突然扬起手中的重斧,如同野兽般怒吼:“杀!”

    符阵禁制里,年绿抹着冷汗:“这家伙今天打疯了!”

    麻凡却皱起眉头,他的实力最高,看得最清楚。魔帅太托大,他大概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走这条只追求蛮力的路线,而且还能走到这地步。雷鹏那一击,汇集了他所有的力量,哪怕以力量著称的老大,都不会选择硬接。

    一力破万法,讲的就是这种。

    比技巧比境界,魔帅甩雷鹏几条街都不止,然而却和雷鹏硬碰力量,这不是找死么?

    麻凡摇头,他其实知道魔帅的意图,魔帅是想通过此举重新振奋战部的士气,没想到却遇到雷鹏这个蛮不讲理的家伙。

    “让他下来。”麻凡不容置疑道。

    符阵群被轰出一个宽约五里大小的口子,这意味着之前的布署需要重新调整。残破的防线,意味着破绽更多,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高阶力量足以左右战局。而且,对方付出了一名魔帅,从折损上来说,他们占大便宜了。

    对方失去的并不仅仅只是一位魔帅。魔族的战斗方式注定,一旦魔帅阵亡,那这支战部的战斗力会锐减,有如一盘散沙。

    倘若说,一位魔帅的阵亡,是折其一翼的话,那么动摇其根本的,却是士气。

    士气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对胜负的影响至关重要,越是激烈的战斗,这种影响便越容易凸显出来。

    哪怕对方还有一名魔帅!

    麻凡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士气低落,而且另一位魔帅也被这一战的结果惊呆了,并没有第一时作出反应。

    敌人出现短暂的混乱。

    机会!

    麻凡毫不犹豫调整自己的命令。

    混乱的魔族战部,立即遭受到猛烈的攻击,当剩下的那位魔帅反应过来时,他这才发现,他的战部被对方牢牢黏住,若是此时撤退,伤亡的数字会非常恐怖。

    该死!

    怎么会这样!

    他的脸色灰败。

    *******************************************************************

    PS: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