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五十四节 结盟西玄

第七百五十四节 结盟西玄

    简君就像说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自然笑道:“钟大人在临行前曾对我说,西玄如今势弱,侧有昆仑天環虎视眈眈,九大禅门看似人多势众,但力散而不聚,外强中干。只有莫云海,兵虽不多,但有强将,域虽不大,但富甲一方,后力可期,可以为盟。”

    “钟大人抬爱了。”左莫礼貌地回了句。

    简君微微一笑:“我西玄孱弱已久,精英尽失,若无外力相助,只怕无法抵挡昆仑天環蚕食。而莫云海地处偏僻,有九大禅门作屏障,短期内无忧。然,昆仑天環一旦吞食西玄,每家近乎坐拥两境之力,浩浩荡荡,无人可挡。大人预言,若到了那地步,两大门派兵锋所至,九大禅门瓦解不过弹指之间。届时莫云海,退无可退。九大禅门可以降,莫云海却不可以降。”

    左莫耸然动容。不得不承认,钟德看得非常准确。九大禅门若不整合,绝对是一群乌合之众。若昆仑天環声势一般,说不定他们还会抵抗一二。若两大门派真的吞食了西玄,那光凭声势,只怕九大禅门就会不战而降。

    莫云海和昆仑之间的仇怨,早就传开。谁都知道莫云海和昆仑仇深似海。

    钳制昆仑天環的关键点,不在九大禅门,而在于西玄!

    这一点,左莫之前并非没有想到,只不过那时的西玄令人看不到半点希望。而横空出世的钟德,给腐朽的西玄,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简君继续道:“听闻些许左先生的身世,大人感同身受,当年涉事之人,尽皆斩之。另外,大人委托在下把此物归还于左先生。这本属于左家之物,今日归还左先生,也算得上物归原主了!”

    说罢,他取一件造型奇怪的物件。

    这件物件造型十分奇特,长约一人高,有如从树上折下的树枝,主干弯弯曲曲,有五处分枝,横七歪八,通体由金属炼制而成,哪怕经历了几十年,它依然光洁如新。

    “这是当年我们得到的部件,另外三件在昆仑天環和悬空寺手中。虽然归还并不能代表以前的事没有发生,虽然涉事长老我们已经处决,但我们并不希望借此获得您的原谅,只是想表达我们的歉意,并且西玄在这件事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

    简君神色肃穆,语气郑重。

    左莫看着这件神兵部件,有些出神。西玄在这件事并没有作假,简君一拿出来,左莫便感受到属于神兵的气息。

    在他不多的记忆里,这件造型古怪的东西,出现过几次。

    “请替我谢谢钟德大人!”左莫回过神来,神色如常道,刚才脑海中闪过的片断,让他的心绪起伏了一下,但很快,他便平定心神。身为整个莫云海首领的他,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影响到莫云海将来的发展。

    “关于结盟和订制神装,没有问题。但无论是了解贵方的神力,还是设计神装,都需要时间。”左莫道。

    简君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毫不犹豫拿出一块玉简:“这就是本门的神力,现在就交给您了!”

    左莫扫了一眼,沉吟片刻,心中大体有数:“神装的设计工作,大概需要两个月。价格要实际出来才知道。”

    简君随即问:“在明年八月份之前,不知能否完成三万件神装?”

    左莫沉吟片刻:“一年的时候,三万件,有点困难,但是两万件应该没有问题!”

    简君毫不犹豫道:“好!至少两万件,无论贵方生产多少,我们都要!”

    “没问题!”左莫爽快道。

    这是一笔利润丰厚的生意,假如有了两万件神装,西玄的实力大大增强,左莫乐见其成。而且如此大规模的订单,足以让莫云海的炼器水平大大上一个台阶。

    可谓一举数得。

    简君忽然开口:“还有一件事,要拜托左先生。”

    “请说。”左莫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简君虽然个人实力不强,但是风度和谈吐举止,都让人相当愉悦。

    “哎。”简君轻叹一声:“我们是想请左先生帮忙递个话。”

    “递话?”左莫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谷梁刀!

    “是,还请左先生把这封信交与谷梁刀,此信由钟德大人亲手所书。”简君递过一枚玉简,神色却有些尴尬。

    左莫郑重地接过玉简,点头道:“一定送到谷兄手上。”

    “有劳左先生了。”简君笑得有些勉强。本门杰出之辈,却因为门派相逼而叛出门派,这件事可不光彩。

    “简先生客气了。”左莫道。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建立传送阵的问题。

    建立传送阵,双方就能互通有无,虽然运送大宗货物非常昂贵,但却是眼下最安全最方便的联系方式。

    两人都心知肚明。

    一旦开启传送阵,莫云海的商品就会像潮水般涌入西玄,对西玄的冲击极大。但此时的西玄,已经无力亦无暇地整合这些,摆在他们面前是更严峻更残酷的现实。整合战力,才是他们眼下最迫切的需要。

    临走之前,简君忽然神色凝重道:“左先生,你们要注意昆仑和天環的动静。虽然莫云海炼器天下翘楚,但是昆仑天環亦丝毫不逊色。最近,昆仑天環正在全力寻找远古遗址,昆仑寻觅到一件远古神兵残件,他们已经打算重新开始炼制新的神兵。”

    这个消息立即引起左莫的注意:“可有更具体的消息?”

    “没有。”简君摇头:“只知道为了这件残兵,昆仑死了三位长老,掌门重伤。”

    左莫悚然而惊,这样的代价,哪怕对昆仑来说,都是极大的。

    “神兵发展极快,也许一两年内,大家就可能会拉开距离。”简君语重心长道:“借法于古,胜过闭门造车。贵方也要多多留意,我们若有遗址的消息,一定会通知贵方。”

    “好!”左莫认真点头,简君的话说得没错。

    每个新时代拉开序幕的时候,往往是发展得最快最迅猛的时代。一时的懈怠,就有可能被人远远地拉下。与灵力体系的成熟完善不同,神力刚刚起步,虽然能大致看到轮廓,但是还粗糙得很。

    昆仑愿意花费如此惊人的代价,那足以说明,他们的收获超过这个代价。

    左莫感受到强烈的危机。

    ※※※※※※※※※※※※※※※※※※※※※※※※※※※※※※

    谷梁刀看完信,久久沉默不语。

    “大哥,难道钟德那老头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双雨忍不住问道。

    谷梁刀摇摇头,把玉简递给双雨:“你看了就知道。”

    双雨接过玉简,看完之后脸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他随即把玉简递给晓。

    谷梁刀自嘲笑道:“请我们回去,让出大权,所有反对势力,他先清洗一遍。”

    “这……这不会是假的吧?”双雨迟迟艾艾道,信上的内容,无论如何,看上去都让他觉得无法相信。

    “是真的。”谷梁刀的目光有些茫然,眼中浮现挣扎和痛苦之色。

    “那我们回不回去?”双雨有些兴奋地问。他相信,若是大哥回去执掌西玄大权,那西玄绝对能够起死回生!

    “阿晓,你怎么看?”谷梁刀忽然问。

    晓沉默片刻,忽然道:“很难说。钟德说他只有三年元寿,估计不假,他会让出权利也不假,因为只有我们能保下西玄。所以到现在为止,他杀了那么多人,我们的亲属他却一个没有动。”

    谷梁刀继续沉默。

    “可是然后呢?”晓冷静道:“钟德死了,大哥大权在握,然后呢?掌门能够容忍钟德,他能容忍大哥么?”

    双雨的表情僵住,变得沉默不语。

    “掌门擅隐忍。长老势大,把持西玄多年,掌门一声不吭。现在回头再看,掌门未免有故意纵容之嫌。我怀疑,大哥当年被逼出门派,掌门只怕在暗中推波助澜。”

    “不会吧?”双雨瞪大眼睛,一脸不信。

    晓冷笑道:“掌门登位年幼,不敌众长老,形势所迫。你想想掌门这些年在干什么,日日笙歌,不问派中要事,闲散自在。你再看看这次掌门所为,虽然不是杀伐决断,却也绝对是城府极深。钟德不出世五十多年,却能在一夜之间把长老们的势力连根拔起,可不是光会杀人就能办到。”

    “你的意思是说……”双雨也不傻,有些反应过来。

    “没有一个熟悉情况的人,绝对不可能办到。只怕很早以前,掌门就开始调查了吧。据说掌门身边的护卫,杀了一半。隐忍至此,真是可怕!”

    晓的声音冷峻无情:“若这封信是掌门所书,倒也罢了。可它是钟德所书!钟德如今势大,掌门会顺从,钟德死后呢,我们与掌门与斗么?”

    “斗就斗,反正不怕他!”双雨嘟囔道。

    晓笑了:“那我们何必呢?如今我们形势不错,地盘不大,但根基不错,何必受那气?”

    “晓说得对!”谷梁刀眼中阴霾一扫而光:“出来了才知道自在,再回头,我可不愿意!我们怎么回信?亲属在钟德手上,怎么才能把他们接回来?”

    当时叛逃出来,绝大多数手下的亲属都被拘禁起来。接回这些亲属,才是关系到他们根本的大问题。

    晓自信一笑:“这事不难,钟德没有向他们动刀,就不会拿这为难我们。不过这事,我们还得找左兄弟帮忙。”

    “左兄弟?”谷梁刀眼前一亮,脱口赞道:“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