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五十一节 宗如出关

第七百五十一节 宗如出关

    “师兄!这就是云海界!”伊正带着几分骄傲道。

    师兄听出伊正语气里透出的骄傲,心中有些惊讶,一抹微笑浮现在略显苍白的脸上,毕竟这说明这几年师弟在这过得不错。

    沿途不断地遇到有人停下来向伊正行礼,每逢此时,伊正都停下来,认真地回礼。

    师兄看得出来,那些人对师弟的尊敬都是发自内心,这令他更加高兴和欣慰。回想以前,那个顽皮倔强的少年,似乎还在眼前。

    自师傅逝后,师弟几乎是他手把手带大,但自从他修为全废后,师弟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努力刻苦。他一方面为师弟的转变而高兴,又为自己感到自责。而自从师弟失踪之后,这种自责更加深深吞噬着他的心。

    他只能每天以禅定来安抚自己的心灵,虽然修为尽失,但是禅定之功,反倒是日益深厚。

    当师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的禅心,瞬间失守。

    “我以前传授过他们禅修的一些内容,他们那时的实力,可是相当糟糕,我当时给宗师傅打下手,虽然忙了点,但还是很开心。心里记挂着师兄,但那时的钱少,师兄的灵丹都凑不齐。”

    伊正满是缅怀,满是遗憾。他虽然现在已经配置了灵丹,但是却没有效用,他索性带着师兄回到莫云海。说实话,当他看到师兄的古寺破败得几乎倒塌了一半时,心中的难过和愤怒,几乎让他险些当场失控。

    师兄对伊正十分了解,看伊正满脸愧疚,心中雪亮,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宗师傅?也是禅修么?”

    提起宗师傅,伊正精神一振:“是啊!别看宗师傅野路子出身,大佛寺可没有人能够与之比肩。”

    “哦,这么厉害?”师兄微笑道,他看得出来,师弟对这位宗师傅由衷地尊敬。

    “是啊,宗师傅可是修成了愿力的。在寺里面,修成愿力的也没几个啊。”伊正四下扫了两眼,见没人,压低声音道:“是弃佛死愿。”

    师兄悚然而惊,弃佛死愿,这四个字,让他下意识地摒住呼吸。

    虽然灵力变成神力,虽然时代在变化,但是弃佛死愿,依然令人动容。

    “他现在呢?”师兄眼中忽然亮起一丝希望的光芒,倘若能够得到这样的大师点化,说不定自己的伤势还有几分希望。

    伊正的情绪有些低落:“从七八年前年,宗师傅闭死关,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闭死关!”师兄的目光陡然圆睁,脸色终变。弃佛死愿、闭死关这两个词,让他仿若看到一位无畏、执着、不给自己留一丝退路的禅修。

    “是啊,如果宗师傅出关了就好,师兄的伤宗师傅一定有办法。不过还好,宗师傅的佛灯没有熄。”伊正有些遗憾有些庆幸道。

    话音刚落,忽然天边亮起光眼的光芒。

    天空中所有人都停住身子,震惊地看着远处,光芒耀眼,偏偏没有半点声音。

    悠远浩瀚的气息,忽然暴发!

    云岛周围的云海,陡然扬起数十丈的云浪,云海翻滚,气势轰隆,犹如无数雪白怪兽洪流嘶吼咆哮,轰然向四周扩散。

    “不好!”伊正脸色微变,眨眼间,云浪就排山倒海般呼啸而至,数十丈高的云浪仿佛一面碾压而至的云墙,让人生出无可抵御之感。

    伊正身上忽然亮起一抹光华。

    只见淡金色的鳞甲,如同水波般泛起,笼罩全身,不知何时,金刚杵在手。脸上金色的面具,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一如佛陀。

    神装!

    师兄的瞳孔猛然一张,他虽然所处之地封闭,但是神装之名,还是听说过。

    只见伊正手中金刚杵往脚下轻轻一顿,左掌竖立,口喧禅号!

    淡淡金光,如同涟漪般,在他脚下泛起,似缓实疾地把两人笼罩在内。眨眼间,一个球形的金罩成形,金罩表面,无数经文如同蝌蚪般游走不定。

    这是……

    师兄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师弟身上的力量极其古怪,他说不出名字,但是有一点他万分肯定,那就它绝对不是大佛寺的所传。

    忽然,两个字如同天际划过的闪电,照得他的脑海中一片雪亮

    ——神力!

    他没有注意到,周围空中的其他人,竟然身上都现出神装,因为这波声势骇人云浪,已经冲到面前!

    轰!

    两人瞬间被高高的云浪吞噬。

    金光罩一阵颤动,经文游走得更快,伊正怒目圆睁,显然正在全力抗衡。

    师兄却有些神游,他忽然想起以前自己护着师弟的情景,如今的师弟,已经能够保护自己。

    短短的一瞬,却似乎过了许久。

    伊正表情无疑显示他正在全力抗衡,师兄很快回过神来,闭上眼睛。他昔日修为深厚,曾是大佛寺年轻一代的天才之一,虽然如今修为尽失,但是每日把时间花在禅定上,他的感觉反而变得更加敏锐。

    一沉入心神,他顿时微微一惊,师弟如今的实力,竟然比当年他更胜一分。

    这让他异常吃惊。

    师弟的天赋他很清楚,绝对不是天赋异禀的那种,而当年的他,却是寺中翘楚。哪怕是如今的大佛寺,达到他当年水准的年轻一辈,亦没有几个。

    师弟竟然成长到如此强大的地步!

    陌生而强大的力量,忽然间,他对莫云海充满好奇。

    云浪一波又一波,仿佛无边无际,他们如同海啸中飘摇的木船,根本无法定住身形,连续扛住几波云浪,伊正的身体开始颤抖,细密的汗珠,开始在伊正的额头浮现。

    师兄神色一肃,轻声诵经。

    他的诵经声不大,但在这满耳呼啸轰隆声中,却字字清晰。师兄的诵经声中仿佛有着一股奇特抚平人心的力量,伊正只觉心境立即平静下来,身体停止颤抖,丝丝缕缕的力量忽然从体内深处涌现,他精神一振。

    就在此时,忽然天空响起一个悠扬的声音。

    “定!”

    刚刚还满耳呼啸的轰隆巨响,顿时消失一空。

    “散!”

    周围白茫茫的云海,仿佛冰雪般急剧融化崩散消失,转眼间,一个双手合什的身影,出现在天空。

    在他身后,一尊百丈高的光头佛陀,同样双手合,神色肃穆。

    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伊正却是身体一颤,脸上不可遏制浮现狂喜之色:“宗师傅!”

    师兄仰着脸,呆呆地看着宗如身后天空如同巨人般的佛陀真身,大脑一片空白。

    当他的目光,与佛陀真身的目光相触,身体不禁一颤。

    佛陀的眸子,竟然是灰色的!

    宗如出关,云海震动!

    ※※※※※※※※※※※※※※※※※※※※※※※※※※※※※※

    “好久没有回妖界了,真有点怀念啊。”苍泽感慨道,他脸上的稚气少了许多,人也变得沉稳不少。

    明决子摇摇头:“我觉得还是云海界好。”

    “我只是怀念一下。”苍泽自嘲一笑:“当然是云海界好。听说现在妖族乱得很,长老会内斗得厉害,明面上大家还客气一下,下面早就乱套了。”

    南玥一声不吭,听着两人的交谈,一时间,思绪飞舞。以前妖术府的朋友,不知道他们还好么?

    但很快,她的思绪就被后面传来的吵闹声打断。

    “我可告诉你们,这次可不要挡住本天才的路啊!好不容易能出趟任务,哇哈哈,又到了本天才光芒照亮尔等渺小身影的时候了!”

    橙发妖没心没肺的狂笑。

    阿文横眉冷对,嘴里吐出两个字:“白痴!”

    黑烟妖识趣地稍稍退后两步,离两人远一点。

    “废柴,说谁白痴?”橙发妖对阿文怒目而视,但旋即他就得意洋洋地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你这是嫉妒,你上次败给我了,哇哈哈,你渺小脆弱的内心,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我实在太厉害!”

    “你刚追平而已。”阿文冷笑:“不信你问老烟。”

    橙发妖一愣,转过脸问黑烟妖:“老妖,我刚追平么?”

    黑烟妖给出一个准备的答案:“嗯,他之前是六百二十二胜,你是六百二十一胜。”

    橙发妖顿时哇哇大叫:“啊啊啊!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来吧,废柴,我们现在就打一场,来看看谁更厉害!”

    “来就来!谁怕谁!”阿文毫不退缩,怒目而视。

    南玥一头黑线,这是一路上第几次了?

    她转过头:“老大说了,你们要在路上打架,回去禁足三个月。”

    两个人身体一僵。

    橙发妖嘟囔道:“这次便宜你了,要不是老大护着你,我就要让你尝尝第六百二十三败!”

    阿文反唇相讥:“要不是老大护着你,我取尔小命如探囊取物!”

    橙发妖一愣:“这句话你从哪学来的?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阿文强自按捺让自己的得意不要流露出来,但他的语气还是显露无遗:“老烟!”

    后面的黑烟妖顿时暗呼不妙,果然,还没他有所反应,橙发妖便像一阵风般冲到他面前:“老妖老妖,快想出一句比这更威风的话……”

    忽然,南玥一行停了下来,戒备地看着面前的一行人。

    为首者,是一个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少年,他安静而立。

    “恭候各位多时,我是尤琴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