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四十九节 从头再来

第七百四十九节 从头再来

    左莫觊觎百芒界已久,因为神晶。

    这几年,左莫不断地派人潜入其中,找到了神晶矿的大致位置。但是神晶矿埋藏得极深,开采不易,而且它上面被厚厚一层的碎星铁隔绝,这也是为何这么多年,这些神晶依然没有被发现和开采。

    百芒界在魔帅联盟的统治范围下,想要开采这些神晶,只有一个办法,那只有占领百芒界。

    魔帅联盟这几年来发展极为迅猛,以笛帅为首的魔帅们,本身家底就十分厚实。能够修炼成魔帅的,每一个都极其厉害的人物,自从目睹左莫与妖族长老一战,他们对神力有着新的认识。

    他们大多选择闭关潜修,创造属于本族的神力。

    魔族种群众多,每一族都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特血脉。与魔神殿的神力不同,魔帅联盟却走上了优化血脉,以魔体为基础,激发其本源神力的道路。

    这种神力修炼方法迅速成为魔界主流,它最大的好处,能够发挥他们魔体的威力,而不需要从头开始修炼。英豪盟也同样采取的这种修炼方法。

    由于魔体的不同,直接导致大家的神诀也截然不同。各个家族亦深知神诀对本族的未来至关重要,无不集中最强大的力量,攻克难关。

    这类神力,被统称为魔神力。

    相反,在神力走在前方的魔神殿,反而成为另类。但这并不影响魔神殿的地位,三大魔神这些年来所向披靡,地盘急剧地膨胀,一跃成为百蛮境最强大的势力。

    强大的魔帅联盟并没有令众人感到畏惧,左莫一确定目标,以公孙差别寒为首的战将们,立即高效运转。

    围绕着攻占百芒界的目标,战争计划逐渐悄然成形。

    ※※※※※※※※※※※※※※※※※※※※※※※※※※※※※※

    蒲蒲战将之家如今在妖族战将之中,颇有几分声名。除了几名战将之家的学员,在弈战棋对抗着有着出色的发挥,连续打败了几名实力不错的在编战将,让它声名大噪。

    但是,并没有人对此太过于在意,就连那几名被打败的在编战将,也并没有把失败太当回事。弈战棋做得再逼真,和实际的战斗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弈战棋厉害的战将,在实际战斗中十分狼狈,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且像此类松散的组织,在妖族多得是,蒲蒲战将之家吸纳的成员,大多都是那些实力低微的战将,这些人在妖术府里的成绩都相当一般,有些甚至不过勉强合格而已。

    像这类学员,往往很难进入战部。倘若没有强硬的背景,想进入战部,那就需要过硬的本领。

    蒲蒲战将之家对成员的管理也很松散,进来容易,想退出也完全不费事,这样的组织自然不会有谁注意。

    蒲蒲战将之家最有名的成员,就是凉微。

    但是对这名退职的战将,没有一支战部对他抛出橄榄枝。辞退凉微的是安石军团长,安石军团长是真正的实权人物,资历在整个妖族都屈指可数,背景极硬,没有谁愿意冒着得罪安石军团长的风险,把凉微招至麾下。

    而且凉微好战、桀骜的个性,在许多人看来就是刺头,很少有人喜欢自己麾下有一个这样的刺头。

    凉微赋闲在家六七年,竟然无一战部招揽。

    对凉微各种奚落和嘲笑,愈发肆无忌惮。相应的,蒲蒲战将之家在妖族战将圈子里的“废物集中营”之名,也越来越响亮。

    自恃有几分实力的战将,对这个地方不屑一顾。而自从有几名在编战将被打败之后,更没有人愿意来。打胜了没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地方,但若是输了,可要被同僚嘲笑许久。

    受到波及,许多意志不坚定的学员,纷纷离开,剩下的都是不受外面风言风语影响的学员。

    和外面充满嘲讽的风评相反,蒲蒲战将之家内部的学员,却平静异常。

    这些学员,大多都在蒲蒲战将之家学习三年以上。

    他们绝大多数人,平日都有自己的工作,只有晚上的时候,才有时间上来。一旦进入不了战部,学习战将的学员,并不好找工作。

    他们最感兴趣的,是每周实战棋。

    到现在,他们依然不知道蒲蒲战将之家创始者的身份,但他们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水平厉害无比。

    这种感受,在实战棋中尤其深刻,因为每当这个时候,蒲蒲就会亲自上场。

    所谓实战棋,比弈战棋更加逼真,每一位第一次参加实战棋的学员无不惊叹无比。但是很快,他们便被实战棋深深吸引。

    而那位名叫蒲蒲的家伙,诡异百变的战术风格,高深莫测的战斗力,每次都让他们感到绝望。每周大家讨论最热烈的,就是谁谁谁今天在蒲蒲手上挣扎了多久。

    最高纪录保持者,始终是凉微。

    今天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凉微依然在对方铺天盖地的攻击中苦苦支撑,哪怕他其实已经习惯对手的强大,但每次面对时,那种无可抵御的压力,依然令他感到窒息。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已经开始能够承受这种窒息感。

    完败!

    他如同从水里捞出来,拼命地喘着粗气,他看了一眼时间,心中微喜,比起上次,又多了四分之一时辰。

    他正准备和往常一样从实战棋中退出来,忽然对面的蒲蒲突然开口。

    “实战棋已经无法让你再进步。”

    凉微一怔,他停下脚步,刚刚升起的那缕喜悦,立即消散得无影无踪。他忽然有些茫然,这几年,每天来蒲蒲战将之家,几乎都成为一种习惯。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在不断地进步,这才是这些年来他能够沉下心来的原因。

    倘若蒲蒲战将之家已经不能让自己再进步,自己再也不需要来这里,那自己去哪儿?

    除了战斗,他什么都不会。若不是前些年在战部的时候颇为积蓄,他连如何度日都成问题。

    当蒲蒲说,这里已经无法让他进步,在那一刹那,他心中竟然涌现几分茫然无措之感。

    但他到底是经历血火的战将,意志坚定远非常人能够比拟。

    他定了定神,问:“那什么能让我进步?”

    “真正的战斗。”

    凉微默然,渐渐,一抹苦笑浮上嘴角。他知道蒲蒲说得没错,虽然他始终没有见过蒲蒲的真面目,但他对蒲蒲始终心怀敬意。和其他学员不体,他毕竟见过世面,与不少实力派的对手战斗过。蒲蒲绝对是他所见过,最厉害的战将!

    他根本无法理解,一名绝世战将,在这里办一个战将之家,所欲何为。

    后来他觉得,蒲蒲可能和自己一样,要么不受上峰喜欢,要么受人排挤,或者有其他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办了个战将之家来消磨时光。

    “哪来的真正战斗?”凉微自嘲一笑。

    “只要你愿意,我能够想办法,不过,条件会比较艰苦,你要有思想准备。”蒲蒲道。

    凉微这下真的愣住了,过了半晌,才充满怀疑地问:“你有办法?”

    “你很有天赋,但如果再荒废下去,你再也没有希望踏入真正的顶阶战将行列。”蒲蒲的声音像是从十分遥远的地方传来,却一下子击中凉微的心。

    凉微忽然抬头:“你到底是谁?”

    “你在意我是谁吗?你心中只在意能不能进入战场!你只在意能不能报仇!只要我不是昆仑,其他的你会在意?”蒲蒲反问。

    凉微身躯微震:“你调查我?”

    “你的事迹还需要调查?”蒲蒲继续反问。

    凉微哑然,他的事情虽然不是人尽皆知,但在战将圈,知道的人却是不计其数。

    “你要我做什么?”凉微沉声问。

    “做你最擅长做的。”蒲蒲回答。

    “哪支战部?”凉微觉得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燃,蹿起来的火苗不断地灼烧着他的心脏,血液的温度不断地上升。

    “一群乌合之众,只受过最基本的训练。”蒲蒲没有丝毫美化。

    凉微有些失望。

    “你难道以为会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战部给你?看来你对自己的处境了解得并不深刻,如果你想重返战场,就得一切从头开始。”蒲蒲毫不客气。

    凉微点点头:“你说得没错。”

    “况且,只有你亲手组建的战部,才是真正属于你的战部。你所有的想法,都可以在他们身上实施,你将是这支战部的最高首领。”

    凉微觉得蒲蒲的话里,总有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短短的几句话,他怦然心动,竟然让他再度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灼烧感。

    这家伙真是个魔鬼!

    “好!”凉微毫不犹豫点头,接着问:“你确定我们会与昆仑战斗?”

    “这点你放心,我们和昆仑是死敌。”蒲蒲的语气也充满愉悦。

    “重头开始的话,我需要一些帮手。”凉微已经开始考虑实际的问题。

    “蒲蒲战将之家里的人,你随便挑。他们的实力相信你很清楚,把名单给我,我会去说服他们。”蒲蒲道。

    凉微信心立即增加不少,其他学员的实力中有几个非常不错的,关键是大家很熟悉,也能够相互信任,这样可以省掉不少麻烦。

    以这些人为骨干,搭建一支战部,真让人期待啊!

    “好,我需要回去想想,名单明天给你。”凉微觉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

    “没问题。”蒲蒲的回答非常干脆。

    当其他学员发现从实战棋中退出来的凉微,无不大吃一惊,眼前的凉微,就像换了一个人,浑身散发着无穷的斗志和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