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四十七节 最后的稻草

第七百四十七节 最后的稻草

    一阶阶石梯,仿佛望不到尽头,通往地底深处,幽黑不见底。四周的墙壁,刻满各种符纹,有些已经开始剥落,显然年头已久。

    沿着石梯而下,连续飞行了两个时辰,但眼前的石梯依然看不到尽头。

    “掌门……”最前方的长老嗫嚅地嚷了一句,在一片压抑的死寂中,异常清晰,把其他人吓一大跳。一些胆小的长老脸色微变,神色浮现几分惊惧。

    “怎么?”掌门没有停,嘴角却浮起一抹讥讽之色:“怕了?”

    众长老默然,没有人吭声。

    “怕也没办法。听听外面怎么说,哈,我们西玄就是第二个悬空寺。西玄三杰,啧啧,就没一个在西玄。外面都说我无能,也没说错,不过今个儿派里什么情况,没人比你们清楚。谷梁刀是谁逼走的?双雨我说要笼络,嗯哼,结果呢?没一家舍得吐出点肉。”

    掌门冰冷尖刻的话在地道内回荡,说得众长老脸一阵青一阵白,没有人吭声。

    “战部在你们手上掌握着,战将呢,全是你们的子侄弟子。嘿,这也没啥,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懂。麻烦你们也挑有点本事的,啧啧,看看,一个月有三支战部战败,难怪别人说我们是悬空寺第二!”

    “我们事先没有得到消息……”有长老狡辩。

    “敢情别人打你,还得先和你打个招呼?”掌门冷笑:“瞧瞧,打败我们的都是什么势力,连名号都叫不出来的小势力。内斗倒是个个行家里手,和外面打起来,有一半内斗水平,啧啧,本派早就一统四境天了吧。”

    众长老脸色青白交加,羞愧、恼怒之色混杂。

    在地道内,众人连续飞行了三天三夜,掌门和一众长老脸上,都浮现几分疲倦之色。

    石梯尽头,是一座青铜大门。

    “你们在外面守着吧。”掌门淡淡道,其他长老无不松一口气,纷纷点头应命,他们看向青铜大门的神色,充满深深的恐惧和敬畏。

    掌门深吸一口气,推开大门,消失在门后。

    ※※※※※※※※※※※※※※※※※※※※※※※※※※※※※※

    “钟叔,看在我爹的份上,求您帮侄儿一次吧。”掌门低声下气,半躬着身子,悲凉道:“一个月连败三场,西玄糜烂虚弱暴露无遗,周围的势力已经蠢蠢欲动。下面的战部,我都调查过,都烂到根子里了。偌大的西玄,竟然无一可战的战部!”

    他面前的大汉,无动于衷,一脸漠然。

    大汉坐在椅子上,他的身体魁梧,犹如一座铁塔,哪怕是坐在那,依然给人极强的压迫感。短发如铁丝根根直竖,但是几乎全白,脸上的疤痕交错纵横,十分可怖,灰色的瞳孔,没有一丝感情。他身上但凡裸露之处,全是密密麻麻的伤痕,触目惊心。

    大汉身边,一左一右立着两位男子,两人身上也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伤痕。

    “你爹的情,我已经报了。”大汉淡淡道:“我要镇守煞渊囚牢,你找别人吧。”

    扑通。

    掌门忽然跪在地上,伏地而泣:“钟叔,西玄危在旦夕,求求您,救救西玄吧!您再不出手,西玄就要灭派了!钟叔,只要您出山,小侄愿意让出掌门之位。”

    大汉漠然,不为所动:“送客。”

    肃手立在旁的两人,陡然释放滔天杀意,如同海啸般,扑在掌门身上。

    掌门身体一颤,强忍着杀意刺骨,猛然停止哭泣,咬牙道:“若钟叔愿出山,小侄愿意在央土原上修云姬陵!”

    轰!

    掌门感觉如同被重槌撞上,整个人直接横飞数丈远。

    大汉灰白的瞳孔,浮起丝丝血色,漠然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波动。

    掌门却是不顾嘴角溢出的血迹,艰难爬起来:“云姬对我们西玄贡献重大,云姬陵建好,我会颁布掌门令,核心弟子以及各长老必须前来吊唁!”

    “你父亲临死前这样交待你的吧。”大汉恢复淡然。

    掌门脸色一白,心下骇然,他没有想到,钟叔竟然能猜到。

    “这么说,他当年就知道云姬是无辜的。”大汉自顾自道,他的声音苍凉:“我自请镇守渊煞囚牢,五十年了,没想到还要被你们父子俩算计。”

    掌门神色灰败。

    “她的灵骨在哪?”大汉忽然问。

    他感觉钟叔的目光如同铁钳般,死死钳住他,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下意识道:“在……在秘室里,父亲专门做了个法坛供奉。”

    浑身压力一松,他瘫坐在地,拼命喘气,惊恐无比地看着钟叔。

    沉默半晌,大汉忽然道:“我答应你。”

    掌门一怔,旋即狂喜:“多谢钟叔,多谢钟叔!”

    “云姬陵必须在两年内建好。”

    大汉忽然似笑非笑地看着掌门,那张布满伤痕的脸,变得说不出怪异可怖:“你父亲千般算计,也想不到,我只剩下三年寿元。”

    掌门呆立当场。

    ※※※※※※※※※※※※※※※※※※※※※※※※※※※※※※

    左莫忙得直打转,他愈发觉得需要一名厉害的政务人才。如今莫云海的大管家何铭,是云海界当地人,由包易推荐上来的。包易小商人出身,感觉到压力巨大,头发都快愁白,恰好发现何铭的水平不错,便重点提拔,到后来更是由何铭担任大总管一职。

    而他依然回去守着仓库,日子反而过得滋润。

    云海界在何铭的打理下井井有条,然而如今的莫云海,比起那时规模大了不知道多少,何铭便有些难以支撑。

    如今的莫云海,规模达六十九界,其中包括物稀堂统治下的三界。

    这其中数目众多的资源界、频繁的物资流动、战部供给、人才选拔等等,复杂无比。

    左莫回来之后,何铭顿时松一口气,有些问题他可不敢拍板。

    比如生产问题,金乌营拥有强大的生产能力,是莫云海的最重要财政来源,生产什么无疑是最重要的问题,尤其是在这个剧烈动荡、变化迅速的时代,除了左莫,谁也不敢拍板。

    像类似的问题,全都堆到左莫面前,左莫焦头烂额。

    他迫切地渴望拥有一名出色的内政人才,此时他无比深刻地明白,一名出色的内政人才,其价值绝不逊色于一名顶阶战将。他无比眼红谷梁刀,晓虽然没有战力,但内政极其出色,谷梁刀这货如今完全甩手不管,专心练兵征战。

    何铭的才能不错,但比起晓,就要差不少。

    “内政人才?”蒲妖皱起眉头:“这种人不好找,也不好挖。”

    “想尽办法!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左莫呲着牙。

    “嗯,我会留意的。”蒲妖点点头。

    左莫忽然想起一件事,好奇地问:“你的蒲蒲战将之家呢?办得怎么样了?”

    蒲妖一脸得意:“有几个不错的胚子。”

    左莫兴趣更大,能让蒲妖说不错的胚子,那估计天赋不错,顿时一脸垂涎:“怎么样?要不要拉过来?我给他们建几支战部玩玩?”

    以如今的莫云海之富足,足以让左莫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我另有安排。”蒲妖毫不犹豫地否定掉左莫的建议。

    “你这样不好的哇……”左莫软磨硬泡。

    蒲妖瞥了他一眼:“我听说,战将府也有几个不错的苗子。贪多嚼不烂,好战将不是学出来的,是打出来。”

    左莫讪笑,他知道蒲妖说得没错,他刚刚只不过一时贪欲上来了,好在他脸皮厚,这不过家常便饭。

    “把南玥几个调给我用段时间。”蒲妖道。

    左莫点头:“好。”

    但凡是蒲妖这么正式的开口,那肯定是正事,若是什么坑蒙拐骗的坏事,这货绝对不会吱声。

    看着入定中的卫,左莫问蒲妖:“卫什么时候能醒?”

    “不知道。”蒲妖摇头:“他需要时间来适合你神力的变化,你实在是个怪胎,神力进步太快了!”

    蒲妖对左莫的进步速度,感到震惊,在这七年的时间里,左莫一直维挂着相当惊人的进步速度,这个进步速度始终没有半点放缓的迹象。

    左莫摇头:“你没看昆仑那几个家伙,我要是慢一点,只有吃灰的份了。”

    蒲妖默然无语。

    虽然千年之战中他与昆仑交过无数次手,然而昆仑,经历这么久的和平,却依然锐意进取。如此昆仑,连蒲妖这样的昔日敌人,也不得心怀敬意。

    昆仑这几年冲杀在最前线的,全都是长老。

    七年里,昆仑损失的长老数目,甚至超过了整整三百年里,昆仑长老折损的数目。昆仑整个长老层,如今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父辈、师傅、师叔们的牺牲,对昆仑的天才少年们触动无以伦比,不需要监督,不需要鞭策,他们疯狂而沉默地修炼,日夜不息,不惜性命。

    近三分之二长老、长达七年的牺牲,终于展现出它惊人的力量。

    昆仑开始涌现一大批年轻而且实力强大的少年。这些在前辈鲜血换来的时光中成长起来的少年,他们充满责任感,他们前所未有地团结,他们拥有惊人的纪律性,他们像他们的前辈一样,不惧怕牺牲。

    这样的昆仑,令人恐惧,令整个天下恐惧。

    便是左莫,也感受到来自昆仑的压力。

    忽然,一只纸鹤飞来。

    左莫面色一凝,招下纸鹤,打开。

    “西玄名将钟德复出,率渊牢战部,血洗央土原,十三名长老被诛,尸曝十日,株连七千余人,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