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四十二节 白热化

第七百四十二节 白热化

    左莫彻底进入暴走状态,曾怜儿等人自发地远离,她们可是见过暴走的左莫是何等凶残可怕。唯独没有动的,便是阿鬼,身着骨甲的阿鬼,仿如雕塑般立在那,一动不动。

    明月夜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如此局面。

    笑摩戈必然会成为长老会心腹大患,当这念头突然冒出来,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谷梁刀的威胁在她眼中应该更大才对,出自西玄的谷梁刀,加上双雨这样顶尖高手相助,极有可能夺得西玄的控制权。

    可笑摩戈呢?

    几支战部,几块小地盘,个人勇武,这些东西在长老会面前,不过是个笑话。再看看笑摩戈的行事插件面,莽撞、愚蠢、没有任何理智可言,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家伙,怎么可能对长老会构成威胁呢?

    可偏偏这个想法是如此强烈,强烈到明月夜无法忽视。

    但眼前的局面让她无法去细思,为什么自己会有如此荒诞的想法,双方一触即发。她开始担心叶长老能不能取胜。

    她忽然低声问灰衣长老:“有什么办法能够影响禁制么?”

    灰衣长老姓林,是长老会中少数几位中在禁制方面有深厚造诣的长老,明月夜这次带他前来,本来是想让他鉴定一下【天使具装】的真假。

    林长老也知道眼下的情况危急,刚才那波阴火神珠虽然被挡下来,但在场众人无不灰头土脸,若再来一波,光想想他就头皮发麻。

    “如果影响一下,还是可以的,但时间很短,估计只有二十息。”

    “足够了。”明月夜断然道,这个时候,她可顾不上公平不公平之类的问题。

    林长老会意,他手上多了一枚黑色的妖核,一脸肉痛。但他没有浪费时间,立即把黑核扔了出去。

    黑色妖核落地,便化团一团黑色雾气。

    迅速,黑气便有如剧毒般,把空中飘浮的符纹魔纹染上一丝黑色。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黑气沿着符纹魔纹,迅速蔓延扩散。

    转眼间,符纹魔纹形成的斑斓云雾,变成漆黑如墨的云雾。

    便连那空中剔透的阴珠,也染上几缕黑丝,它们僵在空中,一动不动。

    明月夜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语气中多了一丝责备:“这是什么?有这么好的东西,刚才怎么不拿出来?”

    林长老露出苦笑:“这是【黑钝烟】,是一种妖核,它能够让禁制变得迟钝,但是作用也很有限,只能二十息。一旦使用,下次再用,需要把它浸入专门配制的药液一个月之后。”

    “二十息足够了!”明月夜言语间,对叶长老充满信心。

    其他长老脸上无不是欣喜若狂,就好似他们羸得这场一般。

    ※※※※※※※※※※※※※※※※※※※※※※※※※※※※※※

    左莫第一时间,便察觉到【黑钝烟】,王禁之池就仿佛一个精密的机械生满锈一般,备感生涩艰难。

    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东西?他心中闪过一丝诧异。

    “哈哈,怎么样?不行了么!小子,你逃不掉的,我要杀了你!”

    叶长老也立即察觉到王禁之城的变化,语气中充满杀气和暴戾,他一步一步朝左莫走来。每一步,气势都像风涨火势般,不断地变强!

    左莫没有时间去清除这种古怪至极的黑气,叶长老正满脸狞笑地朝走来。

    他毫不惊慌,脸上蓦地浮起冷笑,吐出两个字:“白痴!”

    手中一晃,多了一件奇怪的法宝,赫然是小莫宝盏。

    这是左莫手中唯一一件顶阶法宝,七枚龟纹宝钱,在水面上滴溜溜飞快地滚动,不时擦出一溜火星。

    比起【天使具装】,小莫宝盏稍逊一筹,但那只是炼制手法上的差距,小莫宝盏在材质上反而更胜一筹。

    但是比起逆龙爪和三千烦恼丝,小莫宝盏已经毫不逊色。

    当小莫宝盏出现在左莫手上,叶长老心头陡然升起一股强烈的危险直觉,他脸色微变,二话不说抽身疾退,而在同时骈指如剑,指尖亮起一团耀眼的光芒。

    他闪电般在虚空处划出一个三角形,神术!

    就在此时,一抹有如雷电般的光芒,倏地从左莫手中飞中。

    吸食了惊人雷罡的小莫宝盏所蕴含的雷电达到一个极其恐怖的级别,而左莫全力施为,没有半点留手,小莫宝盏成形那日所吸食的所有雷电混杂着他体内的神力重重轰出!

    被雷电和神力包裹的宝钱,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力量,化成一小团铁水。

    笔直的银芒耀眼炽目,狠狠撞在叶长老面前的三角形上。

    轰!

    众人只觉眼前陡然一片白茫茫,银色的光芒刺得人睁不眼。

    轰然四逸的神力乱流,如同细小而锋利的刀片,众人无不骇然,纷纷施展防护。然而无论是魔功,还是妖术,在这些细小的神力乱流面前,脆弱得超乎想象,无不破碎当场。

    转眼间,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多了几处细小的伤口。

    很多人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们上一次受伤是什么时候?很多人已经记不清楚。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明白神力的强大!

    神力时代!

    没有修炼神力,就会被这个时代抛弃,哪怕是曾经高高在上的他们,亦是如此。

    无论左莫,还是叶长老,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俩的火拼,却让在场的诸人都坚定了寻找神力的决心。这些前段时间,还站在这个时代巅峰的高手们,他们的骄傲,让他们无法容忍他们有一天会像蝼蚁般被屠杀而无还手之力。

    光芒散尽,两个人的身影再次呈现在众人眼前。

    叶长老的左臂无力下垂,一个焦黑的小洞贯穿他的左肩。左莫的模样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手中的小莫宝盏光芒尽失,布满裂纹,而他的脸色也有些发白。

    为了能够发动最强一击,左莫拼命地朝小莫宝盏内灌输神力,这一击固然强横无匹,但是小莫宝盏承受太多的神力,也受到无法修补的损伤。

    关键是,左莫体内的神损耗相当大。

    叶长老盯着左莫的目光充满怨毒,那模样,恨不得把他活吞进肚子里。他心中充满愤懑,他的神力明显被笑摩戈要强,可是却被笑摩戈死死压制,对方的手段层出不穷诡异莫测,越打他越觉得憋屈愤怒。

    明月夜的脸色发白,她吃惊无比地看着笑摩戈。

    不光是她,所有的妖族长老们,全都像见鬼一样看着笑摩戈。

    叶长老,可是长老会十妖之一啊!

    和普通人的理解不同,妖族长老会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组织,里面的长老也各司其职,但是十妖却是整个长老会最特殊的存在,因为他们是长老会个力实力最强大的十位长老!他们有的身居要职,有的却什么职位都不担任,但是所有长老,都对他们充满了敬畏。十位长老的实力,注定了十妖的地位,便是明月夜这样的长老会实权人物,也对他们恭敬有加。

    叶长老,便是长老会第十妖!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受伤?

    “哈哈,来啊!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叶长老仰头狂笑。

    话音未落,忽然不远处突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

    “不!”恍如野兽般的嘶吼挟杂着轰然气浪,席卷而至。

    叶长老脸上笑容蓦地一滞,左莫眼中寒光一闪,两人不约而同转过脸庞,两人瞳孔倏地圆睁。

    诡异而无尽的力场,从一个笼罩在白色火焰的身影为中心,向四周释放。

    风信子!

    ※※※※※※※※※※※※※※※※※※※※※※※※※※※※※※

    深陷禁制的风信子只觉得浑身的禁锢要小许多,黑钝烟就像致命的毒素,感染着所有的魔纹和符纹,他周围的斑斓云雾,也被染成黑色。

    风信子心中一喜,这是脱困的绝佳良机!

    只要脱困……

    他抬起头,不经意间,看到明月夜苍白的脸色和眼中那抹惊惶。在那一瞬间,他如遭雷殛,脑海中轰然一片空白。

    她从来都是那样镇定自若,她从来都是那样坚强,她从来都是那样骄傲……

    从茫然中回过神来的风信子,刹那间,只觉得心如刀割。好像一把刀,不断在他的心脏上一刀一刀割着,直到鲜血淋漓。

    风信子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殷红的血迹顺着他的嘴角蜿蜒而下,他浑若未觉。

    那张带着惊惶的苍白脸庞,映入他的眼帘,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那个无助、惊惶的身影,是他曾发过誓言,一身要保护的人啊!

    风信子英俊阳光的脸庞剧烈地扭曲着,他低着头,眼眸深处,是刻骨的痛楚和深深的自责。

    自己真是无能……

    无能!

    他心中充满了愤怒,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他天才的外衣在这一瞬间被剥得干干净净,紧握的关头青筋暴绽,他的身体不自主地颤抖,因为愤怒而颤抖。

    从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从来没有!

    忽然,像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一下子被点燃,轰,剧烈的灼烧感充斥他全身,鲜血好似在那一瞬间沸腾,他感觉自己好像在燃烧!

    在意识一片空白中,他本能地发出不甘心地嘶喊:“不……”

    包裹着他的白色娇嫩风信子花,倏地被升腾而起的白色火焰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