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三十七节 苍穹入城

第七百三十七节 苍穹入城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很久。

    当左莫睁开眼睛,有什么东西沿着他的脸颊无声滑落。很多很多东西塞进他的脑海中,多到他需要时间好好去整理,但他模糊的视野,却只有那个安静守在他身旁的身影。

    模糊的视野渐渐变得清晰,就像从梦境回到现实,左莫的情绪渐渐沉淀下来。

    他忽然伸出手掌,揉了揉阿鬼的头发。

    注视着阿鬼木然的脸庞,左莫目光柔和而坚定,嘴角笑容如涟漪扩散,轻轻道:“鬼鬼,现在轮到少爷来保护你了!”

    左莫站起来,他的气质变得更加深沉。找回的记忆碎片,大多数都是悲伤、绝望、寒冷,然而,现在的左莫,早就不是那个柔弱无助的小男孩。

    他是经过无数战斗洗礼、经过无数生死考验、以只手之力建立起莫云海的男人!

    记忆里的那些痛疼、悲伤、绝望,让他变得更加成熟。

    他依然会心怀恐惧,但却不会退缩,他会昂首挺胸勇敢向前,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依然会茫然彷徨,却不会迷失自我,他会伸开双手向前苦苦摸索,哪怕手掌被迷雾中的棘荆刺得鲜血淋漓。他依然会贪婪如故,但却知道,最珍贵最值得守护的是什么,他会永不放弃地守护,哪怕这需要付出他的一生。

    他开始明白自己的使命。

    他心中还有很多疑问,这些记忆还需要整理,全部的记忆找到回来,只怕还得来几次。而且中间缺失的那段,需要从阿鬼身上寻找。左莫记得老头说过,溯影魂丝草给阿鬼服力,对阿鬼也是大有好处。

    那个老头肯定和自己的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眼下不是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

    他的身世谜团,出人意料的庞大,庞大到他需要慢慢挖掘。

    ※※※※※※※※※※※※※※※※※※※※※※※※※※※※※※

    易安焦急无比。

    左莫让他安排拍卖会的事,他立即开始着手。他对这一套熟门熟路,开展得非常顺利。为了哄抬【天使具装】的身份,他把【天使具装】准神兵的消息暗中传播出去。

    最接近神兵的武器!

    这个说法立即在魔界引起轩然大波,【天使具装】是准神兵的消息在几方势力的默契下,一直没有传播开来。易安捅破这层窗户纸,人们恍然大悟,为什么那些鲜有露面的大人物,会对它如此感兴趣。

    神兵!

    这是一个多么遥远陌生的词,哪怕很多人对神力已经不陌生,但是神兵依然从未有人提过。

    没有人知道神兵是什么样子,它的年代久远到,人们已经很难找到相关记载。而哪怕天魔兵,每一件都有着详细的记载,人们虽然没有见过它的样子,却并非对它们一无所知。

    【天使具装】立即让原本热闹非凡的不周城沸腾。

    原本无意插手的势力以及各方高手,此时再也按捺不住。他们比普通人更加清楚,神力时代的来临,必然无可阻挡。

    在这个时候,【天使具装】的价值无以伦比。

    对那些苦苦摸索神力的高手们来说,【天使具装】能够给他们带来启发和借鉴,对他们领悟神力有着极大的帮助。而对于那些已经拥有神力的势力来说,他们却是希望通过【天使具装】来找到神兵炼制之法。

    神力威力强大,却非法宝魔兵能够承受。

    神兵才是以后炼器的发展方向。

    易安对自己一手安排的效果很是满意,看着整个魔界都因为【天使具装】而疯狂,他心中充满成就感。物稀堂最风光的时候,就从认识大人开始。

    然而,随着【天使具装】的热度越来越高,而大人始终不见踪影,易安心中的焦急也越来越重。

    便是妖族长老们,此时也不得不收敛起锋芒。因为从各方赶来的高手之多,已经达到一个极其可怕的水平。妖族长老虽然修炼神力,但是帅阶魔族依然能够对他们产生威胁,假如帅阶魔族手上有件地魔兵的话,这种威胁将足以致命。

    整个魔界近乎一半的高手,全赶向这里。明月夜再怎么自负,也绝对不会以为,他们能够抗衡这股庞大的力量。

    相反,她们需要时刻提防。一旦有人暗中推动,这些魔族高手群起而攻之,他们的处境就极度危险。再嚣张的长老,看到周围越来越多的帅阶,他们也不由自主地收敛起来。

    然而,这么多的高手云集,本身就充满危险。

    一个冲突、一次斗殴都极有可能引起大规模的混战,局面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那个结果,无论哪一方,都无法承受。

    但是,大人迟迟不露面,易安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外面那些远途而来的高手们,耐心在迅速地被消磨。

    局面在不断恶化,大人再不出来……

    每次想到可能出现的场面,他头皮就一阵发麻。

    当易安看到左莫时,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大人……大人……”

    “拍卖会都安排好了吗?”左莫想起自己临走时安排下的事情。

    易安连连点头,详细地把最近的情况禀报,还说出自己的担忧。

    左莫笑着赞了句:“做得不错,这样想来能卖个高价。”

    易安苦笑,大人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左莫沉吟道:“如果这样的话,那再等一会。”

    “还要等?”易安的脸色更加苦涩。

    左莫笑了笑,也不废话,直接从戒指里取出一些材料,当着易安的面便开始炼制起来。

    易安识趣地闭上嘴。

    火焰在左莫手掌中跳动,宛如有生命一般,不断投入火焰中的材料不断地融化成颜色各异的铁水,蜿蜒流转。

    左莫的目光沉静,那些在他心头流过的模糊碎影,不断清晰。

    除了阿鬼,他记得最清楚的,便是那些形形色色风格另类的禁制,学自父亲的遗物。

    时间仿佛回到原点。

    一座巴掌大的方形城池,在他的手中成形。

    易安张大嘴巴,吃惊地盯着左莫手中成形的城池,小小的城池,精美无比,连绵庭宇相连,探出的飞桅挂着小小的铜铃,连城墙每一块墙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只能做到这地步了。”左莫轻叹一声,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

    这是他循着记忆里,小时居住的地方,仿制而成。

    从父亲给他的玉简里,他才知道那座城池是他父亲所建。小的时候不了解,此时回忆起来,他才惊觉,父亲玉简里的那些禁制符纹,许多内容,就连现在的他都觉得深奥难解。

    父亲的玉简里,把城池的所有禁制标注得很清楚。那是他童年的乐趣之一,循着父亲的标注,找到一个个隐藏家里不为人知的秘室,然后破开禁制。秘室里有许多父亲留下来的东西,那是他小时候的玩具。

    可是,哪怕那些禁制相关的回忆他都找回来,但是他依法无法完整地炼制出来一座一模一样的池城。

    不过,已经够用了。

    左莫收敛自己的心神,轻轻把城池抛向天空。

    安静漂浮在坟鬼岗上空的明亮符纹,骤然一阵涌动,倏地如同飞蛾扑火朝涌向天空中小小的青色城池。

    数以百万计的斑斓光点,齐齐涌向巴掌大的城池,那一幕壮观至极。

    天空光痕如雨,辉煌灿烂!

    原本守在坟鬼岗外的各方高手顿时被惊动,无数人飞上天空。

    巴掌大的青色城池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疯狂地吸取着天空的光点。

    只不过数十息,方圆五十里内的斑斓光点一扫而空,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城池,飘浮在天空,它周围缭绕着朦胧有如星云一般的斑斓雾气,美丽而神秘,

    人群一阵骚动。

    忽然,城池以惊人的速度变大。

    这个变化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每个人盯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当城池变得超过一里范围,还在不断地变大,骚动的人群开始变得安静下来。

    五里……十里……

    一座横纵五十里的青色城池出现在人们眼前,整个人群鸦雀无声。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法宝,也不是没有见过禁制,横竖五十里的城池,只是一座最小的城池。但是当它以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却不由让人大为震撼。

    青色的城池,笼罩着朦胧斑斓的云雾,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它缓缓下降,轰然降落在坟鬼岗的地面。

    惊人的阴气,从地底源源不断地被城池汲取,城池内河和湖泊,开始出现水迹。阴气凝成的水流,犹如地底汩汩流淌而出的溪水,缓缓注满城内的内河和湖泊。

    城内正中央的宫殿,左莫推开门。

    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场景,无数画面在他脑海闪现,难言情绪浮上心头,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向阿鬼的头发。

    手掌传来坚硬的触感,让他一愣,转过脸朝阿鬼看去。

    地底祭坛上的骨甲,不知什么时候到了阿鬼的身上。骨甲仿佛专门为阿鬼打造一般,贴合无比,把阿鬼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有如灰水晶般剔透的骨甲,把阿鬼笼罩得严严实实,凭增几分神秘气息。

    左莫一笑,摸了摸阿鬼的头甲。黑金符兵贼头贼脑,他本来就偷偷溜出来,唯恐左莫秋后算账。曾怜儿、青花雪、易安则是目瞪口呆,被眼前一幕惊得呆。

    左莫眼中的深沉敛去,重新恢复昔日的得意洋洋,声音远远传开。

    “欢迎各位光临王禁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