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三十六节 死也不会忘呢

第七百三十六节 死也不会忘呢

    左莫打开盒子,有些意外:“怎么多了两根溯影魂丝草?”

    易安恭敬而小心道:“物稀堂希望得到大人的庇护。”

    “庇护?”左莫立即反应过来,沉吟片道:“你不用如此,蒯安是为了帮助我才杀死妖族长老,我不会坐视。”

    易安苦笑:“大人在时,自然无事。若大人离开,物稀堂大祸将至。”

    左莫一想也是,妖族长老会这样的大势力,倘若想要使点暗绊子,那也绝对不是物稀堂能够挡得住的,而他又不会在不周城逗留多长的时间。

    “你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左莫问。

    易安恭敬却又充满自信道:“大人是做大事的人,没有时间放在琐碎的事情上。物稀堂虽然并不是魔族最大的商会之一,但是在魔界也小有根基,无论是收集材料、物资流通、售贩货物,都能够成为大人的臂助。”

    左莫这下真的有些意外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易安的打算竟然是直接投奔自己。像物稀堂这样根基深厚的家族商会,本身就是不小的势力,绝不会轻易地投靠其他势力。

    “这件我可以答应你。”左莫想了想,沉声道:“但是你要想清楚,一旦你站了队,以后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清闲自在。”

    易安脸露喜色,毫不犹豫行礼:“属下考虑清楚,并非一时冲动。”

    左莫很满意,易安的物稀堂可真是意外之喜,无论是易安丰富的打理商会经验,还是物稀堂庞大的销售、收购渠道,对眼下的莫云海来说,都是急切需要的。

    这真是天上掉下大馅饼啊!

    “这件事暂时不要泄露出去。”左莫沉吟片刻。

    易安立即会意:“是!”

    左莫道:“外面太危险,你先留着在这,替我准备一下【天使具装】的拍卖会。”

    “大人打算把【天使具装】卖掉?”易安大吃一惊。

    “嗯,卖掉,只是一件准神兵而已。”左莫点点头,没有多说,只是很随意道:“随便准备一下就行。”

    说罢,便消失不见。

    只留下满脸震惊的易安,他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连妖族长老会也会来凑热闹。准神兵,【天使具装】竟然是准神兵!

    神兵易安没有见过,无法做出专业的评估,但是光这个名字,就足以令无数人疯狂。

    准神兵而已……

    大概只有大人敢如此说吧,易安脸上震惊化作苦笑。

    ※※※※※※※※※※※※※※※※※※※※※※※※※※※※※※

    盒子里是五根溯影魂丝草。

    左莫的心情不自主地激动起来,为了这玩意,他几乎闯遍大半个百蛮境。为了不受打扰,左莫特意来到地底祭坛。

    阿鬼和黑金符兵都守在地底。阴气对阿鬼身体极有好处,黑金符兵也非常喜欢阴气,学着骨甲,把阴气吞进去,再吐出来,玩得不亦乐乎。

    目光凝视着盒子里的溯影魂丝草,左莫不知为何,忽然心跳得有些快。

    莫名地,他有些紧张,。

    那些萦绕在他心头的困扰,反复出现在自己梦境的声音,马上就会揭开答案。自己的身世,以前的记忆……

    左莫直愣愣地盯着溯影魂丝草,一动不动。

    半晌,他身体颤动了一下,茫然的眼睛,终于恢复一丝清明,他木然的脸庞鲜活起来,瞳孔恢复焦距。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目光转向安静守候在旁的阿鬼,不知为何,心中的紧张和茫然瞬间消失不见。

    他对自己的懦弱自嘲地笑了笑,一片清明的眼睛恢复坚定和勇气。

    他往嘴里丢了一根溯影魂丝草。

    脑袋里像什么东西炸开,无数道光和声音,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轰!

    左莫脑中一片空白,陷入一片茫然。

    好像无数人在他耳边不断地说话,他完全听不清楚,他们说了什么。无数个画面,飞快地在他眼前掠过,他无法看清楚任何东西。

    太多太多的信息,陡然他记忆深处喷涌而出,把他包围。

    哪怕是身体强韧无比的左莫,也无法承受如此众多的画面和声音。

    斑斓模糊的画面和嘈杂混乱的声音,仿佛渐渐远去。

    左莫的世界,重新恢复平静。

    ※※※※※※※※※※※※※※※※※※※※※※※※※※※※※※

    角落的废墟,一个男孩瑟瑟发抖。

    “我们一定要得到它!”隔着断墙,男孩也能听到那个男人声音中的凶狠狰狞。

    “是么?”一个女人的轻笑响起:“昆仑就是昆仑,这气概,啧啧,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不过老太婆没死的时候,怎么就没听到昆仑这么霸气呢?”

    “哼!一边凉快去,看到你们悬空寺这套虚伪的调调就烦!”男人轻蔑道。

    “真让人家伤心,人家还想和你联手呢。若是那东西,落到天環西玄手上……”女子故作委屈道。

    “不用了。”男子傲然道:“我昆仑从来不需要和别人联手。”

    ※※※※※※※※※※※※※※※※※※※※※※※※※※※※※※

    “别费心了,用不了,上面的禁制解不开。”

    “妈的,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气,就得一个废铁?”

    “他们可能有所察觉。但他们绝对不舍得让它变成废铁,一定留有后着。”

    “莫非有漏网之鱼?”

    “好像有个小孩,还没找到。”

    “混帐!怎么出这样的纰漏?”

    “他是个废物,不喜欢修炼,听说不受老太婆的待见……”

    “他是老太婆什么人?”

    “老太婆的孙子……”

    “你这个白痴!快去找!不管怎么样,也要给我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

    阴暗潮湿的密室,小男孩如痴如醉地看眼前的神秘花纹,不知为何,他对这些神秘花纹,有些着特殊的亲近感。尤其是,许多玉简上面,都有那个让他感到亲切而温暖的名字。

    “谁带你进来的?”冰冷尖锐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小男孩手一哆嗦,玉简掉在地上。他转过身,一个神情漠然冰冷的老太太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

    “我……我……”小男孩脸色煞白。

    “说!”老太太厉声喝道。

    “我、我解、解开了上面的禁制……”恐惧充斥小男孩的心中,他牙齿磕磕碰碰。

    老太太沉默。

    “你很喜欢这些东西?”

    半晌,老太太忽然开口,她神色依然冷漠,但是不知为何,反而不像刚才那么凶。

    “是。”小男孩恐惧消去不少,嗫嚅低头道。

    老太太的目光,让小男孩如芒在背,不敢抬头。

    “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我不赞同,但你既然进来了。从今天起,这里就属于你。”

    老太太面无表情说完,转身离去。

    ※※※※※※※※※※※※※※※※※※※※※※※※※※※※※※

    “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鬼。”

    老太太身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神色怯怯的小丫头。

    “什么是鬼?”小男孩有些畏惧嗫嚅地问。

    “保护你的人。”老太太面无表情。

    “保护我的人?”小男孩似懂非懂:“为什么要保护我?”

    “因为我会死。”老太太冷冷道。

    ※※※※※※※※※※※※※※※※※※※※※※※※※※※※※※

    “鬼鬼这个名字不好听。”小男孩嘟囔道,手上动作一点不慢。

    小女孩歪着头:“鬼鬼觉得很好啊!”

    “修炼那么乏味的事情,你干嘛要那么用力?”小男孩一脸不解,小心地处理小女孩脚上的伤口。

    小女孩因为痛疼眼里泛着泪水,声音夹杂着一丝哭音,却异常的坚定:“因为只有变强了才能保护少爷。”

    “这里很安全,根本不需要保护,我也不喜欢出门。”小男孩头摇得像拨浪鼓。

    “万一有那一天呢?”小女孩歪着头。

    “你想太多了!”小男孩作大人状啪地拍了小女孩脑袋一下。

    “哎哟!”小女孩捂着脑袋。

    “老太婆教你什么东西啊?怎么每次都会受伤?”小男孩愤愤道:“她是不是打你了?”

    “不许你那样说婆婆!”小女孩顿时气鼓鼓起脸颊。

    “好了好了,不说就不说,反正她不喜欢我。”小男孩有些沮丧。

    “婆婆很关心你的。”小女孩连忙安慰道。

    “不,我知道的,我不喜欢我。”小男孩的语气低沉:“因为她不喜欢我妈妈,我知道的。”

    “你说得没错。”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老太太面无表情,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

    树枝打在脸上生痛,小男孩咬紧牙关。阿鬼背着他已经跑了好多好多天,多到他记得不住数字。

    阿鬼脚下一个踉跄。

    扑通。

    他只重重摔出去,头晕眼花。

    阿鬼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连滚带爬到他身边,带着哭音:“少爷少爷,摔着你了么?”

    他竭力让自己脸上的笑容变得轻松:“没事,我没事!”

    “少爷,我真没用!”阿鬼紧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是少爷没用。”他伸出手掌,像往常一样揉了揉阿鬼的头发:“鬼鬼你快跑吧。”

    “不!”阿鬼斩钉截铁地摇头。

    他轻叹一声:“他们用了一种秘术,在我的意识里留下了标记。不管我们怎么逃,我们也逃不掉的。”

    “不!”阿鬼一怔,忽然撕心裂肺地悲喊,眼泪夺眶而出。

    他笑着揉了揉阿鬼的脑袋:“快跑吧,鬼鬼,带着我那一份,好好活下去。”

    阿鬼伸出乌黑的手掌,抹了把眼泪,忽然一把提起他放在背上,一言不发狂奔。

    “鬼鬼,没用的,放下我吧。”一路上,他劝了很多次。

    不知跑了多少天,阿鬼最后一丝体力也消耗殆尽,两人摔倒在地上。阿鬼的脸色苍白,她的力量,消耗殆尽。

    她努力挣扎着,爬到他身边。阿鬼脸色苍白如纸,她摸着他的脸颊,喃喃道:“少爷,你会忘了阿鬼吗?”

    “当然不会。”他无力地笑了笑,他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少爷,一定不能忘了阿鬼啊!”阿鬼忽然泪流满面。

    眼泪滴在他脸上,滚烫滚烫,他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嘴里含糊不清。

    “嗯,死也不会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