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三十五节 昆仑魂

第七百三十五节 昆仑魂

    一具完美的身体缓缓从药池里浮起来。

    修长的身体,每一个块肌肉分明而匀称,英俊坚毅的脸庞上双眼紧闭。他睁开眼睛,好似深邃浩瀚的星辰,让人不自主地迷失其中。

    他自然地坐起来,身上的池水就像荷叶上的露珠,滴溜溜滚落。

    他完美无瑕,是上天的杰作,所有的长老眼中都流露满意欣慰之色。

    “感觉怎么样?”眉须皆白的掌门问,林谦却能听出掌门话中的关切。

    他没有马上回答,尝试着活动一下身体,表情似乎有些疑惑。

    掌门见状,毫不犹豫道:“去试剑场。”

    试剑场。

    当林谦毫不费力地一剑把坚硬无比的试剑石有如切豆腐般切开,所有的长老都不自觉地倒抽冷气。

    试剑石是天下最硬的石头之一,这块试剑石亦是昆仑最大的一块,高一丈有余。哪怕是掌门,他鼓荡全身的灵力,也绝无可能把这块试剑石从中一分为二。

    林谦并没有注意到长老们的神色,他沉浸在一种奇特的状态之中。

    这具有些陌生的身体,蕴含了惊人的力量,他举手投足间,神力自然流转,说不出的得心应手。他尝试着把剑意融入其中,没有半点迟滞,威力暴涨。

    然而很快,他手中的飞剑却无法承受强大的神力,融成铁水,不断滴落。

    这让林谦露出意外的神情。他手中的飞剑,是昆仑的名剑之一,名为【天殒】,七品,没想到竟然也无法承受神力。

    众位长老也皱起眉头,神力的确强悍,但竟然连七品的飞剑也无法承受,这问题就有些麻烦了。

    “看样子,远古遗迹之行,我们要早点实施。”一名长老沉声道。

    “没错,七品飞剑竟然会融成铁水,只怕八品也无法发挥出神力的威力。”另一名长老叹道:“若是【天使具装】能到我们手上就好,真不知道两者结合,能有多大威力。”

    “何必舍近求远?那么多遗址,肯定会有一两件神兵。只不过我们以前,没怎么重视而已。”

    ……

    掌门眼中露出思索的表情,忽然道:“明长老,你来试试。”

    “好!”一名发须花白长老点点头,走到从中被剖开的试剑石前,催动神力,一剑斩下,剑没入试剑石一半。

    各位长老都是聪明绝顶之辈,顿时个个出思索之色。

    “果然没错!”掌门威严的双目光芒凛然,沉声道:“一旦踏入返虚期,再修炼神力,虽然实力亦能够增加,但是比起没有进入返虚者,却要弱许多。”

    明长老闻言,神色一肃,阖目沉思片“掌门言之有理。踏入返虚之后,与天地已通,浑若一体,再改弦易辙,实力增涨有限。”

    他看着手中的飞剑,神色颇有几分黯然,他手中的飞剑亦是七品,然而却完好无损。从这点,便能看得出,他的神力比林谦的神力,要弱不少。

    “莫非这神力修炼,亦是越早越好?”一名长老不由问道。

    “林谦,说说你的想法。”掌门忽然道。

    林谦沉吟片刻,才缓缓开口:“弟子觉得不是。我们的神力,和远古时代的神力其实已经并不太相同。我们的神力,自灵力演变而来,可以看成以灵力剑意为基础的新力量,自成体系。灵力依然是基础,金丹之前,灵力不稳,返虚之后,周天自成,弟子猜测,应该以金丹、元婴期弟子为宜。元婴巅峰,只怕也会有影响。不过,最后结果,可能我们要试过才知道。”

    “言之有理。”

    诸位长老无不颔首。他们个个修为深厚,对修炼的理解比林谦更深,林谦一点破,顿时个个恍然大悟。不少长老神色黯然,能够成为长老的,不是返虚期,那就一定是元婴颠峰的准返虚。

    他们修炼的神力,无法像年轻弟子转化那般精纯,也注定了他们修炼神力的潜力有限。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苦苦修炼到头来,反而成为影响他们更进一步的阻碍。

    气氛顿时有些消沉。

    “林谦!”掌门忽然开口。

    “弟子在!”林谦连忙恭声应命。

    “神力自你而悟,虽然有各位师叔伯帮你完善,但你不可懈怠,需日日精研不辍。”

    “是!”

    “从今日起,你出任剑阁阁主,自行组建剑阁。”

    林谦身躯一震,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长老脸上都情不自禁地浮起讶色。剑阁,在昆仑中,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每一任剑阁阁主,都将出任下一代掌门,他需要自己组建剑阁,包括阁主在内,剑阁成员为九人,这将是他继任后的班底。

    剑阁平时大多虚置,只有在掌门认为需要明确接班人的时候,才会开启。

    尽管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昆仑的下一代掌门必然会是林谦,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掌门修为深不可测,威严极重,深得众人信任。

    “各位长老,可有异议?”掌门目光环视诸位长老。

    “无异议!”

    “无异议!”

    ……

    所有长老神情肃然,态度出奇一致,谁都明白,林谦出任剑阁阁主,是众望所归,无可阻挡。

    “弟子定不负师傅重望。”林谦没有推却,神情也恢复平静,没有慷慨激昂,但是掌门却听出他话里的坚决,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

    掌门神情凛然威严,双目光芒令人无法直视,雪白的发须无风自动,声音如剑杀伐铿锵。

    “旧的平衡已经打破,新的时代开始了。我昆仑的未来,在他们这些年轻人身上。只有他们能在这个乱世之中羸下来,昆仑才能羸下来!那些遗址,我们不能用弟子们的性命去填,每一位弟子,都是昆仑的一份希望。该到了我们这些老家伙给他们铺路时候,各位,我们的光芒已经快要黯淡,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用我们还锋利的剑,用我们剩下的光热,用我们剩下的生命,给他们的未来,多加一分胜算!”

    风猎猎地吹,试剑场上空,掌门凛冽的话语激荡不休。每一位长老都听得很入神,他们不自主挺直身体,脸上浮现神圣、激动之色。刚刚因为他们修炼神力难进一步的沮丧消散得无影无踪。

    “我们是昆仑,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使命,我们责无旁贷。如果注定要牺牲,那只应该是我们,我们这些老家伙!从今日起,涉及【炼躯神池】的材料、涉及结丹的材料,全部停止供应长老和掌门。已查到七处远古遗址的线索,每处遗址,将由三名长老同行探索,我这把剑,也该动动了。剩下的长老,奔赴前线,替换所有金丹期以上的弟子。金丹期弟子全部召集回门派,开始修炼神力!我们需要从中找到有天赋者,悉心培养。”

    “我们要为他们争取时间,让他们成长起来!当他们成长起来,昆仑的未来,必然光明!”

    威严肃杀的声音,充满一向无前的气势。

    “各位,拜托了!为了昆仑!”掌门深深一躬,长长的雪白剑眉垂地。

    所有长老神情肃然而狂热,他们同时躬身,带着深深的尊敬和强自抑制的激动,异口同声沉喝:“谨尊掌门令!为了昆仑!”

    林谦鼻子一酸,眼睛模糊,他连忙低头,双拳却不自主地攥得紧紧。

    昆仑!

    ※※※※※※※※※※※※※※※※※※※※※※※※※※※※※※

    束龙神色难掩疲倦,身边的苦卫睡得东倒西歪,营地安静无比,只有鼾声此起彼伏。以苦卫强悍的身体,只有在体力极度透支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眼前的景象。他抬头看了一眼泛白的天际,不过处断壁残垣显示着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无比的战斗。

    卫营的行军速度,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问题。尽管金乌营想尽办法,各种法宝用在他们身上,但效果都不明显,他们修炼的是魔功,并不擅长利用法宝。后来还是淳于成大人豢养的灵兽,解决了这个问题。

    但是比起朱雀营,还是要差得多。

    所以公孙差给他的任务,便是护住侧翼,亦是重要的资源界,砂界。夺取砂界并没有费什么功夫,这个时候,悬空寺已经没有多少力量来守卫砂界。

    但是富裕的砂界,却有不少势力觊觎,到目前为止,束龙已经率领卫营击溃八支不同势力的战部!

    连续的苦战,便是意志坚韧无比的卫营,也感觉疲倦欲死。

    忽然,一只纸鹤飞来,落入束龙手中。束龙精神一振,打开纸鹤,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金乌营的人终于来了!

    很快,卫营诸将纷纷被叫醒,大量探哨被分派出去,以防止小股敌人渗透,对金乌营造成伤害。

    没多时,浩浩荡荡的船队出现,天边出现无数个黑点,每个黑点都是一艘宝船。

    宝船队靠近,过能扩音符阵传出来的急促的高呼、怒吼,此起彼伏,清晰可闻,热闹非凡。

    “快快快!准备好材料箱!准备好下船!各队顺序不要乱,动作要快!”

    “全都打起精神,谁要这个时候掉链子,可别怪小爷不客气!”

    “找到标记,布设主符阵,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

    ……

    船队刚停,无数人群,无数箱子,如同无数洪流,轰然从各艘宝船舷口喷涌而出。地面上的苦卫们只觉天空一暗,眨眼间,整个天空密密麻麻,遮天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