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三十四节 远古神兵

第七百三十四节 远古神兵

    左莫动作极快。

    刚刚在【王禁苍穹】有所领悟的左莫,一出手便是杀招。一抹金光,突然从他手上浮现,悄无声息地伸掌,朝牛首怪一拍。

    一道金色的掌印,脱手而出。

    倘若犀角魔神看到这道掌印,一定惊得眼珠子都会瞪出来,除了是金液一般的掌印,而非血掌印外,其他的完全一模一样。

    【魔神蛮掌】!

    无论是大魔神还是犀角魔神,他们都想不到,【王禁苍穹】最强大最核心之处,并非“禁”,而是“王”。禁制中的左莫,是整个禁制的“王”,他才是整个禁制中最强大最核心的所在。

    整个禁制所有的变化,每一处细微的变化,都会传到他心中。

    被禁锢的【魔神蛮掌】,它的变化,被左莫摸得七七八八,这一出手,赫然有七八分相像。不过他修炼的是太阳神力,出手便是金掌,凶狠蛮厉之气大减,相反,刚猛炽烈之意,却是暴增。

    地底阴气浓郁得令人,而左莫的太阳神力却恰是至阳至刚,这一出手,顿时如热汤沃雪。

    牛首怪眼中闪过一丝惧意,小小的金掌印所蕴含的恐怖力量,令他感到由衷的惊骇。他抽身疾退,毫无征兆,一只紫色手掌,倏地洞穿他的头颅。

    左莫和阿鬼配合默契无间。左莫出手声势惊人、有若雷霆,让对方心神俱颤,而且阿鬼来去鬼魅、一击致命的特点恰好发挥得淋漓尽致。

    如法炮制,左莫阿鬼两道,一金一紫光芒夺目,很快便收拾鹰首怪。吸收了两怪体内神力的阿鬼,眼中暴烈的紫焰反而渐渐敛去光芒,重新恢复黯淡,但是她的额头,浮现一个淡淡的痕迹。

    左莫心中一动,莫非这就是不死神印?

    想起老头的话,左莫连忙拿出结痂香。阿鬼似乎闻到了结痂香的气味,眼中露出一丝渴望之色,左莫便把结痂香递给阿鬼。

    结痂香每一颗约蚕豆大小,形状各异,形状灰白,一拿出来,满室生香。这是一种非常特独、难以形容的香味,便是左莫,也不自禁地喉头动了动。

    黑金符兵伸长脖子,盯着阿鬼手中的结痂香,那模样就像把面前的羊首怪给忘了一般,嘴角都能看到几点晶莹。

    羊首怪也停下来,直勾勾地盯着阿鬼手中的结痂香。

    阿鬼直接把结痂香吞了下去。

    黑金符兵嗷呜惨叫一声,满脸悲痛,转过脸恶狠狠地盯着羊首怪,嘴里劈哩啪啦道:“我的我的我的……”

    还没有回过神来羊首怪,顿时被黑金符兵打得抬不起头。

    左莫看了一会,觉得黑金符兵不需要帮忙,便收目光。阿鬼吞服结痂香后,立即盘膝坐下,浑身紫光不时闪烁。

    阿鬼的神色平静,左莫稍稍放心下来,他的目光,重新投向高台上的那具骨甲。

    一个闪身,他便出现在骨甲上。

    靠近端详骨甲,才愈发觉得骨甲的不凡。这处祭坛选择极为巧妙,祭坛下面是一条阴脉的洞口。便是普通的骨甲,经历数万年阴气这般洗炼,质地也会脱胎换骨,变得极为出色。

    更别说这骨甲本身质地就不像凡物,虽然左莫也无法辩认出这究竟用什么骨头制成。

    祭坛是远古时期的产物,距近已有上万年。根据金叶记载,祭坛的规格固然和它的大小有关,但并非绝对,许多独特部落的祭坛,并不一味追求华丽和宏伟。但有一点,却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守卫雕像。

    但凡是拥有守卫雕像的祭坛,就意味这个祭坛对部落十分重要。

    远古时代距今太过于遥远,左莫对它们的认知,大多是通过金叶和青霖留给他的记忆而获得的。金叶晦涩难懂,青霖经过上万年的消磨,许多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

    远古时代的材料,和现在有着极大的不同,那个时代是荒兽横行的时代,各种珍稀材料到处都是,而能够经历数万年保存至今,它的质地更加非凡。

    每一块骨头有如灰水晶一般,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质。这条阴脉的规模显然非常庞大,所蕴含的阴气极其惊人,喷薄的阴气犹如激荡的水流,不断地冲刷洗炼着骨甲。

    极度浓郁的阴气,让左莫都有些不适应。

    和那个时代的其他物品不一样,骨甲造型异乎导常的精美。细小的骨片,被打磨得极薄,层层叠叠,如同鸟翎般。最引人注意的,却是手臂处斜插的两把短骨刃。

    和其他骨片晶莹如灰水晶的质地不同,短骨刃却是通体雪白,没有一丝瑕疵。怪异诡异的弧线,便是左莫,也觉得心中一阵发冷。

    左莫伸手摸向骨甲,眼看就要接触到骨甲,忽然,嗤地一声,指尖传来一阵剧痛。

    左莫瞳孔猛然圆睁,满脸震惊,他把手指拿回眼前,只见指尖被多了一处极细的伤痕。左莫脸上震惊之色更浓了几分,他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体有多么强悍,便是普通的飞剑,砍在他身上,还未砍伤他,飞剑只怕先崩断。

    是阴气所化的气刃。

    然而,左莫震惊的却并非阴气刃,而是他终于搞清楚眼前这尊骨甲为什么会供在祭坛。

    神兵!

    这是一件远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神兵!

    这才是真正的神兵!

    左莫脸上难以抑制喜色,这样的好事,竟然能被他遇到。骨甲性质纯阴,并不适合他,但是却非常适合阿鬼。阿鬼身上的不死神力,本身就是死亡的性质,而骨甲同样具备死亡的气息,两者再合适不过。

    醒转的阿鬼,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左莫身旁,眼睛盯着骨甲。

    左莫心有所感,转过脸,阿鬼额头的印记变得更加清晰,是个结印。淡紫色的细锁链,打成一个奇特的结。

    咦……

    阿鬼好像变漂亮了!

    左莫一愣,认真端详起来。这一细看,果然,阿鬼脸上的疤痕,几乎不见,脸上新生的皮肤,细腻白皙。秀气温润的脸庞,尖尖的下巴,左莫依稀见到那个禁锢在虚空中之中的少女,下意识地,左莫伸出手掌,伸向阿鬼的脸庞。

    阿鬼一动不动,没有闪避。

    滑腻、异样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左莫心脏莫名一跳,阿鬼的脸忽然微微朝左莫的手掌靠了靠,把脸庞埋在左莫的手掌中。

    左莫心脏跳得更加厉害,然而手却没舍得放下来。

    比起【王禁苍穹】的时间静止,时间在这一刻,才是真的凝固。

    “哈哈!这味道!就是这味道!太美妙了!”

    黑金符兵的狂笑声传来,他刚刚把羊首怪干掉,吸食了它的神力。左莫蓦地惊醒,脸上顿时烧得慌,他连忙缩回手掌,一把抓起阿鬼的手掌,装模作样检查起来。

    不过很快,装模作样消失,左莫脸上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阿鬼体内神力比之前,强大数倍,神力之澎湃,让左莫有些心惊胆战。好在阿鬼体内的神力仿佛认识左莫一般,对他的太阳神力,没有丝毫敌意,反而欢快地迎上来。

    然而,左莫脸色却更加凝重。

    禁锢阿鬼的紫色锁链变得更细,但是锁链上面的花纹变得更加细密精致,锁链上不时冒出幽幽的紫色火焰。

    更加强大的不死神力,对阿鬼魂魄的禁锢,变得更加封绝。不过让左莫稍放下心来的是,阿鬼的魂魄似乎同样变得凝实了许多。幽腐转生莲和结痂香,对她帮助极大。少女白衣如雪,神态安详,额头同样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紫色结印。

    这次阿鬼魂魄没有察觉到左莫。

    然而,当视线触及到白衣如雪的阿鬼嘴角露出几分羞涩的笑容,左莫的心脏莫名一跳。

    就在此时,忽然他眉头一动。

    易安来了!

    ※※※※※※※※※※※※※※※※※※※※※※※※※※※※※※

    火线外,易安心情从未有过的无比,他身后,无数道视线汇集在他身上,他如芒在背。但是眼下,他却不得硬着头皮撑着。

    魔神殿折戟而归他恰好看到,他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之心都烟消云散。魔兵师协会这样的新兴势力,易安并不惧,但是妖族长老会这样的庞然大物,物稀堂绝对连一丝生机都无。

    唯一的生机,便是抱紧萧云海,哦不,是笑摩戈!

    这两个名字,代表着截然不同的意义。萧云海是魔兵大师,代表的是利益,而笑摩戈是神力高手,是一方豪强,代表着生存的实力。

    无论什么时候,生存都远大于利益。

    易安是生意人,他很清楚,要对方接纳自己,他就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物稀堂的价值。别看蒯安是为了笑摩戈而与妖族长老会结仇,但若是对方不想惹麻烦,一样能够视而不见。

    眼下,最能让笑摩戈看重的,就是溯影魂丝草!

    笑摩戈愿意用地魔兵换溯影魂丝草,就足以说明,溯影魂丝草对他的重要性。

    他静静地站在火线外,等待笑摩戈的召唤。

    众目睽睽之下,这样的表态,意味着,他再也没有其他退路。身后妖族长老会不善的目光,让他咬牙坚持住。

    而且他站在火线旁这么久,妖族长老们都没有人出手,足见他们对笑摩戈的忌惮。

    这让蒯安多了几分信心。

    但他更多的信心,却在他手中的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