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三十节 悄然而至

第七百三十节 悄然而至

    左莫疯狂地布设禁制,手间的法诀光芒如流水般倾泄而下,美丽繁复的魔纹和符纹,带着令人心悸的光芒在地上浮现、绽放、蔓延!

    进入状态的左莫,把外界的所有因素全都抛之脑后,他眼神专注无比,心神无比空灵。

    各种符纹、魔纹如同流水般从他心中滑过,再又从他指尖飞出。

    山川地势、河流地火、阴气波动,方圆五十里,全都在他心中,全都在他指掌间。

    曾怜儿从恢复中醒转,虽然手头上有左莫给她的太阳籽,但是她不舍得用。现在能够用来恢复神力的,绝对是宝贝中的宝贝。

    她抬头,仰脸看着天空中的左莫,目光幽然。

    那个身影,散着强大无比的自信,挥洒光芒间,没有任何停顿和迟滞。不知不觉中,曾怜儿的眼眸变得更加幽然深邃,仿佛笼罩一团雾气,没有人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

    青花雪的目光则简单许多,崇拜和惊叹,并没有让她的目光变得狂热,依然安静如水。

    蒯安脸色苍白,他大概是几人之中最震惊的。笑摩戈、萧云海,这两个身份,如今已经不是秘密,但他哪怕是亲眼目睹眼前这壮观的一幕,也无法把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和名字,放在同一个人身上。

    忽然,他一个寒颤。

    有点冷。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愣了一会,过了片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重伤,魔体削瘦到极点。

    他的眼角余光不自禁地往身后瞄去,眼睛倏地圆睁。

    不知何时,天空竟然下起雪。一片片灰色的雪花,纷纷洒洒,天地灰茫茫一片。

    这是……

    他伸开手掌,一片灰色的雪花落入手掌中,刺骨的冰寒让他一个哆嗦,但是紧接着灰色的雪花在他手中迅速消融,一缕精纯的阴气,消散在空中。

    阴气!

    蒯安眼中浮现惊骇之色,猛然回头,紧紧盯着天空中那个浑然忘我的身影。

    他、他竟然能够把阴气凝成雪花!

    但很快,蒯安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更多的疑惑掠上心头。整个方圆五十里,都开始下雪,大片大片犹如鹅毛般的灰色雪花,慢悠悠地飘下。

    这些雪花……到底有什么作用?

    ※※※※※※※※※※※※※※※※※※※※※※※※※※※※※※

    就在众人震惊于左莫神鬼莫测的手段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阿鬼不知什么时候,不见踪影。

    阿鬼出现在鬼将出现的阴气洞口。在她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黑金符兵,正在用他的金属拳头砰砰砰拍着自己的金属胸。

    黑金符兵一脸威武雄壮:“阿鬼你放心,什么鬼将,来一个我杀一个,杀一个吃一个!”

    注意到阿鬼转过脸看着他,他语气连忙一变,讨好道:“是杀一个,让阿鬼吃一个!阿鬼吃饱了,我再顺带着意思一下。”说到最后,一脸委屈地抱着肚子,可怜兮兮眼巴巴地看着阿鬼,泪花泛起:“阿鬼姐姐,小黑好饿……”

    阿鬼无动于衷转过脸,完全无视。

    见卖萌无效,黑金符兵只好转脸投向洞口,立即变得杀气腾腾、垂涎三尺:“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为了撑死……”

    啪,一只赤足踏上他的后背,黑金符兵一个跟头栽进坑洞,洞底传来一连串惨叫声。

    阿鬼纵身跃下。

    ※※※※※※※※※※※※※※※※※※※※※※※※※※※※※※

    坟鬼岗外,高手云集。

    笛帅看看着远处的坟鬼岗,不由感慨道:“这笑摩戈真是个厉害角色,无论走在哪里,都是一场风雨。”

    秦铭亦点头道:“嗯,不过成为众矢之的,殊为不智。英雄不立于危墙之下,眼前的局面,虽不是死局,却是困局,难有破局之法。”

    汤辰闻言笑道:“你们真是有闲心,咱们先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拿到神力吧。”

    几人脸上的笑意敛去,神色凝重起来。

    他们已经得到消息,魔神殿另外两位魔神正在全力赶往这里,最快明天就能到。妖族长老会是挡在他们面前的另一座大山,这座大山甚至比魔神殿还在庞大。

    看看那些妖族长老们,个个目光就舍不得从那道笔直的金色火线上挪开。明月夜的公然表态,更表露了他们对笑摩戈神力传承的觊觎。

    “笑摩戈在坟鬼岗里面搞什么鬼?”钟问天闷声问。

    秦铭若有所思:“没错,他在里面搞什么鬼?老汤,坟鬼岗这个地方你清楚么?”

    汤辰摇头:“不清楚。”

    秦铭有些讶然,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过,彼此非常熟悉。虽然后来汤辰因为家族的原因,回到家族。在秦铭看来,汤辰做事细致,为人谨慎,这坟鬼岗距离不周城不过数百里,近得不能再近,汤辰竟然没有摸清楚,这令他很吃惊!

    汤辰苦笑:“不是我不想,而是这地方有些邪门。”

    “邪门?”众人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来,能被帅阶称之为邪门的地方,那只怕真的有点邪门。

    “我之前派了不少人去,但回来的没几个,我就亲自跑了一趟。”汤辰神色凝重:“里面阴气极其浓重,有魂煞厉鬼出没。继续深入,阴气浓郁到极点,没想到阴气突然沸腾。若不是亲身体会,真的很难想象那个场景,周围所有的阴气,全都沸腾,稍施展魔功,便会引起阴气爆炸。那一次,我险些逃不出来。”

    说到此处,汤辰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众人面面相觑,个个露出骇然之色。

    “难道里面另有高人隐居?”秦铭忍不住问。

    汤辰摇头:“不知道,但是从那之后,我就再没去过那里面。没想到笑摩戈竟然跑进去,不知道他在里面鼓捣什么。”

    就在此时,忽然坟鬼岗内传来一阵强烈的波动。

    众人心中一惊,连忙转过脸。

    只见坟鬼岗宛如活转过来一般,山川河流在不断地蠕动。轰隆隆的声音遥遥传来,暗红炽热的地火喷出一道道火柱。

    更诡异的,却是坟鬼岗的天空,飘扬着茫茫一片灰色的雪花。

    难以言喻的波动,掠过众人心头。

    ※※※※※※※※※※※※※※※※※※※※※※※※※※※※※※

    悬空寺主峰,看上去和平日没什么不同,但是弟子们脸上的惊惶和恐惧,却怎么也遮掩不住。长老团几乎全灭,在这个时候,对悬空寺的打击是致命的。

    若在平时,沉寂数十年,悬空寺不是没有可能缓过劲来。但是如今天下动荡无比,群雄并起,人们看出悬空的羸弱。悬空寺周边摩擦不断,各种战事,愈演愈烈。那些势力,就像狡猾残忍狼群,一块一块地从悬空寺庞大的身躯上撕咬下皮肉。

    所有悬空寺弟子都意识到,门派到了生死存之际!

    “昆仑参战了!”

    这个消息传回来,所有人面若死灰。他们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昆仑一旦参战,将会成为压死悬空寺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且,这并不是一根稻草,而是一座大山。

    果然,当天下午,之前一直保持克制的天環,闪电般攻占了悬空寺的四界!

    昆仑、天環这两个悬空寺当年的盟友,亮起明晃晃的屠刀。

    所有势力都明白,这场盛宴最高潮的时候到来!几乎所有的势力同时发力,他们红着眼,拼命地进攻。

    战斗惨烈无比。

    生死存亡之际,悬空寺的许多战部几乎抱着与敌同亡的心思,玉石俱焚的战斗到处都是。惨烈、绝望的反击全面爆发,展现悬空寺千年大派的根基和勇气,也同样展现出它的虚弱和穷途末路。

    此时的主峰,只剩下一些日常杂务的弟子。稍有战斗力的弟子,都被派往前线,抵挡敌人的攻击。

    人心惶惶,稍有见识的弟子都明白,眼下悬空的困境,哪怕有多几名返虚期高手,也无可挽回。

    当整个天下,都来瓜分悬空寺,就注定了这个千年门派的灭亡结局。

    没有谁能阻挡整个天下,连昆仑也不可能。

    势一旦形成,它就具备了力量和惯性!

    昆仑和天環的参战,浇熄了悬空寺弟子心中最后一丝侥幸,而最致命的,却是他们没有想到,昆仑和天環竟然如此急不可耐!

    这两把致命的屠刀,来得如此之快!

    明性心情糟糕至极,他不想为门派陪葬,眼下最好的前途,莫过于另投明主。悬空境除了悬空寺,还有另外九大禅门,都是不错的出路。

    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想投奔别派,这样空手绝计不行。

    想到藏经阁和禅宝阁,一个大胆的念头,无法遏制地冒了上来。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这个要快,估计打他同样主意的人不少。只要捞到一两件好东西,日后自然有容身之地。

    打定主意,明性没有犹豫,趁着夜色,悄然摸到藏经阁。

    藏经阁今天异常的安静。

    明性心中闪过一丝不安,但他咬紧牙关,悄然潜进去。平日里,这里都有师叔守卫,如今师叔全都被调走,这里只剩下禁制。但他对这些禁制,十分熟悉。

    小心避开各重重禁制,他终于摸进藏经阁,他顿时激动无比。

    然而当他看清眼前的情景,顿时如遭雷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