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百二十七节 鬼将
    一个浑身披甲、阴气缭绕的鬼将,出现在洞口,它空洞的眼眶里,跳跃着两缕黑色的火焰。

    倘若左莫在这,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名鬼将的身上,竟然散发着淡淡的神力波动。

    鬼将忽然张口,阴气如鲸吸般,倒灌而入,眼眶中黑火劈啪地一声轻响,竟然暴涨一倍有余,鬼将身上缭绕的阴气化作细细的黑色火焰,吸附在它的铠甲上。

    除了是漆黑的火焰,鬼将和对峙的阿鬼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阿鬼眼中的紫火一跳,身形倏地消失在原地。

    鬼将眼中的黑火亦随之一跳,身形同时消失。

    砰!

    一黑一紫两只手掌,在空中相击。

    紫焰和黑焰细流四溢,两人浑然未觉,双掌闪电般相击,砰砰砰!空中只看到两道虚影,不时乍亮的光芒不时照亮大地,到处四溢的紫焰黑焰细流,一沾染上什么东西,立即烧成灰烬。

    偌大的动静,终于惊动了空前专注的左莫。

    略一凝神,左莫明白情形,此时禁制已经完全一半有余,他没有马上出手,而是在暗中观察片刻。

    这名鬼将实力不凡,让左莫没想到的是,它身上竟然明显有神力波动。这也是它能够与阿鬼火拼良久的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它看似木讷,但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许多变招和应变,都让左莫暗自凛然,它生前一定是一位极厉害的高手。

    观察片刻,左莫心中更加明了。鬼将的实力比阿鬼略逊一筹,之所以能够与阿鬼斗个旗鼓相当,得益于它丰富的战斗经验。

    但是,依赖本能作战的阿鬼,没有任何主观情绪,在极短的时间,便开始学习模仿对方的战斗方式。很快,阿鬼开始渐渐占据上风。

    左莫感到好奇的是鬼将身上的神力波动,它的神力透着浓郁的死亡气息,迥异于左莫见过的任何一种神力。这种神力,金叶上没有任何记载。

    一种全新的神力!

    左莫心中一动,如今的他,很清楚一种全新神力所蕴含的价值。

    屈指连弹,数道光芒没入地下。

    逐渐被阿鬼压制的鬼将,见势不妙,正欲转身逃进洞内,忽然周围的阴气陡然变得紊乱。鬼将大惊,四周浓郁的阴气一直是他借力所在,突然毫无征兆地紊乱,顿时让它一阵手忙脚乱。

    对战斗技巧大进的阿鬼来说,如此良机怎么可能错失?

    身形一晃,两个阿鬼突然出现在鬼将面前,鬼将一怔。

    忽然脖子一紧,眼前一花,一只笼罩紫火的手掌硬生生把它提起来,狠狠掼在地上!

    阿鬼这一下灌注了神力,力量奇大无比,鬼将整个身体完全深深嵌进地面,眼眶内的黑火被砸得一阵摇晃不定。

    它还没来得及清醒挣扎起来,两只布满紫火的手指正对它眼眶内的两团黑火。

    鬼将顿时噤若寒蝉,那张阴气缭绕的脸,露出恐惧之色。

    左莫很快出现在阿鬼身旁,蹲下来,好奇地看着鬼将。

    鬼物煞魂之类左莫干掉不少,但是却没有什么研究。即使在修真界,这类修者也十分偏门稀少,由于阴气太重,不受人欢迎。

    能和阿鬼打那么久,这名鬼将的实力颇为不凡,左莫更好奇的是它身上的神力。左莫十指连弹,几道光芒没入鬼将体内,鬼将身体一僵,动弹不得。

    阿鬼收回手掌,立在一旁。

    鬼将望着左莫,恐惧异常,左莫身上的气息,是它的克星。太阳神力至阳至刚,恰是这等阴气而生的鬼物的天敌。

    这也是左莫为什么发现这里阴气浓郁,而心中丝毫不惧的原因之一。

    检查片刻,左莫心中有些吃惊。鬼将身上的神力是生前残留,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虽然已死,但是生前的神力却并未完全消散,而是保留了一部分。保留下来的这部分神力和阴气不断地结合,从而形成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全新神力。

    鬼将的灵智不高,依循本能战斗。

    左莫忽然心中一动,转过脸望向阿鬼,阿鬼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罕见地露出一丝渴望之色。转眼间左莫便明白过来,这种充满死亡气息的神力,对阿鬼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阿鬼的神力是不死神力,来自不死神罚,虽然名为不死,却与死亡同源同宗,但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种极端。

    在传统死亡一系的观念里,死亡是终点亦是起点,归寂与新生,有如孪生。

    而不死神力,却以不死的方式,永不得解脱,使之陷入无穷绝望与痛苦的死亡之地,可谓不死之死。无穷无尽的痛苦、煎熬、绝望,便是不死神力的源泉,同样属于死亡之力。然而,若能从绝望死亡之中挣脱,那就是不死之生!

    生机永远需要从死亡中孕育!

    那就是不死神印!

    陡然间,左莫恍然大悟,然而心中复杂莫名,这条路之艰险,比起传统死亡一系,不知要艰难多少。

    生永远比死要艰难!

    左莫没有流露自己的情绪,却退到一旁,把鬼将让给阿鬼。

    阿鬼没有犹豫,手掌拍下,鬼将浑身缭绕的阴气顿时崩散,露出最精纯的两团黑火。阿鬼张嘴一吸,黑火顿时被吸入阿鬼口中,阿鬼眼中紫火暴涨。

    左莫抓过阿鬼手立即探查起来。

    阿鬼体内正在孕育的东西,变得更加清晰了几分。这些精纯无比、饱含死亡气息的神力,对阿鬼大有裨益。

    左莫心头微松一口气。

    虽然他心中好奇,洞内会有什么,但是眼下时间紧张无比,却不是地底探幽的好时机。反倒是这个不断喷涌阴气的洞口,能够给禁制带来帮助。

    阿鬼守在洞口,那模样,就像馋极的孩童,让左莫不禁莞尔。他在洞口附近布下几处禁制,以防阿鬼遇到什么危险。

    谁知道洞里面还有什么。

    布置完之后,左莫开始继续布设禁制。

    具备雏形的【王禁苍穹】,开始散发令人心悸的力量。

    ※※※※※※※※※※※※※※※※※※※※※※※※※※※※※※

    蒯安淡漠的脸上布满伤痕,他眼中如同燃烧的两团火焰,手中的蓝虻紧握,枪尖上挑。

    “没有用的。”徐长老居高临下,面无表情,他额头棱晶泛着纯净的蓝色,里面隐隐有汪洋的流动,海浪的声音,若有若无。

    徐长老的神力并不强,但透着如同大海般浩瀚的气息。

    他扬起手掌,若有若无的海浪声骤然变强,如同汪洋起风暴。

    蒯安眼前一花,突然置身于汪洋怒涛之中,恐怖的力量从四面八方传来,不断撕扯扭曲着,他几乎难以定住身形。

    大海,真正的大海!

    蒯安心中惊骇,这不是妖术!

    神术!

    这两个字如同炸雷般在他脑海中激荡不休。

    曾怜儿眼中光芒一闪而逝,对方的实力很强。神力还不是很精纯,这和对方走的道路有关。神力和妖术融合,形成一种全新的神术!

    果然不愧是妖族长老会成员啊,能够创造出如此奇特的神术,委实厉害。妖术本来就变化多端,融合神力之后,保留了它变化的优势,亦大大增强了它的威力。

    不过,这种新神术并非没有弱点,不够精纯,便是它最大的弱点!

    曾怜儿修炼神力时日长久,深知最纯正的神术,并没有复杂的变化,精纯的神力能够让简单的变化威力无俦。

    不过,这种全新的神术,让妖族学习起来更加容易,也可见妖族在神力方面的研究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若是这些家伙都修炼成神力,那就麻烦大了!

    曾怜儿心中暗惊,看着在神术挣扎的蒯安,她眼中光芒闪动,正欲动手。

    蒯安突然一声暴喝!

    手中的蓝虻猛然光芒暴涨,幽蓝的光芒,把汪洋映照得一片剔透。

    噗噗噗!

    一根根尖锐的骨刺从蒯安身体内破体而出,骨刺约五寸长短,筷子粗细。眨眼间,密密麻麻的骨刺,布满蒯安全身。

    紧接着骨刺一根根脱离蒯安的身体,飘浮在蒯安周围。每根骨刺尖端,都亮起一点白色光芒,密密麻麻令人头皮发麻。

    曾怜儿眼中闪过异色,按捺插手的冲动。

    枪猬魔体!

    她没有想到貌不惊人的蒯安,竟然是枪猬族。枪猬族是天生的枪类高手,他们最负盛名的便是枪猬魔体。

    传言中能把枪类魔功发挥到极致的顶级魔体之一。

    而他手中的蓝虻,亦是最顶尖的枪类魔兵之一!

    曾怜儿的好奇心瞬间被提了起来。

    嘭!

    散着幽蓝光芒的蓝虻陡然炸开成无数万计细小的蓝芒。这蓬蓝芒就像一群细小而庞大的蓝色鱼群,在汪洋之中遨游。

    汪洋之中恐怖力量,并没有给它们造成任何困扰。

    与它们相反,飘浮在蒯安周围的骨刺却以惊人的速度往他手中汇集,一支由无数骨刺绞成一束而形成的骨刺枪出现在蒯安手中。

    汹涌的海浪,四面八方碾压而来的巨力,都无法阻止它的成形。

    当骨刺枪成形的刹那,幽蓝的鱼群蓦地静止。

    蒯安睁大眼睛,无视周围的海水,循着感觉,一个标准有如教科书般的拧腰刺枪!